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这只是个游戏。 > 92、GAME.89这幻世什么录?【76】
    第二天,雷欧纳德一如既往的很早就出门了, 哪怕是换了地方, 他对部下的严格要求还是没有变化、

    只不过他临走的时候,特意给了我一个早安吻,导致我又很不争气的脸红了。

    ……啊啊啊!

    深呼吸!冷静!没什么的!

    咳!尽管昨晚的事情还让我的心情有点纠结。

    不过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他这样做会很高兴, 也觉得没有什么了。

    至少我知道他是真的很喜欢我, 就像是我那么喜欢他一样。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不再是我一个人认为他是我特别的人了, 现在我在雷欧纳德的心里, 应该也是特别的吧?

    曾经只想离他近一些, 想要被他认可就好了, 结果现在的发展却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所以只要他觉得高兴就好了, 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 节操什么的。

    从我成为勇者的时候大概、可能……或许就已经不存在了吧?

    早上我在客厅里写计划书的时候, 席德尔说了一声就去克莱茵城处理交流的事务了, 而塔克斯正在花园里用水系魔法给植物浇水……他真的是非常喜欢园艺呢, 要知道自从他搬进来之后,不仅是他房间里的盆栽都被照顾的生机勃勃, 连整个家里的绿化带他都没有放过。

    其实早在大半月前, 我还在家里被禁足时候, 看书的时候忽然想起忘记给后院的药园和果蔬菜地浇水了,结果刚一走到后院,我就发现整个土地都是湿润的, 这意味每天都有人来灌注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我当时就猜到是塔克斯顺便给我浇的,晚上问他的时候,他没有否认,并且表示如果不介意的话,他乐意每天来照料。看着他那很享受园艺的乐趣的神情,我没有拒绝,表示以后浇水的工作就都麻烦你了,塔克斯欣然接受。

    为了让他能够更多的充足了解到他的兴趣,我特意找系统那里兑换了一些有关汇园艺与种植相关的书籍,还有不少花卉的种子和工具。趁着晚上休息的时候一股脑的塞给有些愣住的塔克斯。

    我告诉他自己看着喜欢种什么,如果有什么喜欢想要种的、或者缺了什么就跟我说,反正兑换种子和工具对我来说并不会消耗多少积分。

    塔克斯笑着全部收下来了,并告诉我,其实不需要那么麻烦,如果他真有喜欢的植物,他也会直接告诉我的。

    怎么说呢,这次这么顺利的就送出去了,倒是让我有点惊讶。原来他肯定又会很感动,或者觉得不该收有些为难的,可现在他就像是朋友一样,完全不会因为我送他什么而特意道谢了。

    当时我就忍不住对他直接感叹道。

    “塔克斯,你真的对我坦率了很多啊?”

    “小主人,这样不好吗?”金褐色的眼睛对着我微微眨了眨,他像是有些迟疑,但还是坚定的问道。“你不喜欢这样我的吗?”

    “不。”我摇摇头,也笑着说。“我很喜欢!”

    “那就太好了,我希望自己被小主人你所喜欢。”塔克斯斯笑起来还是那么温暖,他认真地说。“我会让自己被你更加喜欢,而努力的。”

    “!!!!”

    ……好了,我已经有抵抗力了!

    塔克斯你醒醒!别再对我使用你的无形攻略技巧了好吗?

    万一以后被克罗蒂知道了,你可就要从唯一有官配的男人也沦落到单身狗的地步了啊喂!

    尽管我内心疯狂的吐槽,但在塔克斯那样柔软温和的笑容下,那是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很没出息的溜走了。

    不过这样真好啊,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着他们在我身边的日子,似乎也渐渐习惯了现代的事物。

    大家现在一进屋先把铠甲武器什么的挂门口,然后穿拖鞋,回房换上家居服,一气呵成。

    甚至他们连睡觉也喜欢穿着睡衣了。

    席德尔最喜欢丝质的睡衣,而塔克斯喜欢棉,而雷欧纳德……他现在更喜欢光着上身睡觉。

    这是我在某一天无意发现的。

    因为我不知道是不是新房间的保暖效果太好了,有天半夜起来的时候,发现他热的揭开了睡衣的口子,大半个精壮结实的胸膛都露了出来。

    第二天我主动询问后,他也干脆的告诉了我原因——原来的宿舍房间很凉快,床也只是刚刚好睡下我们两个,为了避免自己光着膀子抱着我睡觉的时候,身上的汗会流到我身上,所以他才穿着衣服睡觉。现在换了新家,床也特别大,被单什么的也很舒适,所以就会觉得很热。

    雷欧纳德问我,如果我很介意,他就不解开扣子了。

    我当然不会介意啊!

    在家里肯定是怎么舒服怎么睡啊,特意为了照顾我的心情,那种事情我肯定不会希望的。

    所以我表示,他想怎么睡都可以,就算他裸……不,这个还是暂时不行,我受不了。

    男神天天裸睡在身边,我大概会英年早逝的。

    活着不好吗?为什么总要作死?

    虽然我在关键时候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给打断,还咬到了舌头疼的不行,但我总觉得雷欧纳德他还是听见了,因为他强忍着笑意,帮我看了看咬伤的地方。

    ……啊,好丢人,真的不想回忆。

    总之,他们越是习惯现代化的一切,我就越是欣慰,至少说明他们真的没有抗拒接受新的事物,这样将来我带他们走,也会安心很多。

    坐在沙发上我开始精神奕奕将昨天有进展的目标进行整理和写成计划。

    和雷欧纳德聊过之后,关于人才的出处,倒是让我对人员的挖掘地,有了一个新的思路。

    没错,就是佣兵。

    在这个大陆上,因为过于贫乏的土地与阶级系统,许多种不起地,也吃不起饭的平民会选择当兵来赚钱薪水。而很多被刷下来没有资格的人,或者是不愿意被国家束缚的人就会选择成为佣兵,靠自己的实力赚取佣金。

    就像是雷欧纳德所说的,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或许喜欢不一样生活挑战的人,他们会用生命作为最后的筹码,为人干着卖命的买卖,所以这些人里面也有许多值得培养和挖掘的人才。

    不过按照雷欧纳德说法,能够打动他们的东西,无非就是两种——财富和归属感。

    财富?钱?

    我现在可是穷的只剩下钱了好吗!

    说句夸大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至于归属感……

    我觉得能像雷欧纳德他这样任性又有实力的佣兵可不多,而如同琥那样温柔又负责的简直稀少。

    所以我理解的话,大概是就是自己能不能被那些佣兵们认可,让他们自愿的跟着我。

    至于人格魅力什么的,算了吧。

    我选择第一条。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我就不信砸个一堆金币下去,还没有愿意来的。

    ……咳!

    我最大的目地,还是想要找琥。

    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非常出色的射手,就冲着他是雷欧纳的搭档计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因为我是这么考虑的,席德尔未来会有雷特相伴,塔克斯以后也会有克罗蒂,而雷欧纳德……我有点私心不想让他和缇娜见面,但至少要把他的挚友找来陪着他吧!

    琥是个非常少见的半兽人。

    但弓术精湛,是非常强大的远程输出。

    因为身份而备受歧视,只有雷欧纳德并不在乎他的血统,把他当做伙伴一样尊重。

    在幻世录的原著里,琥和雷欧纳德在佣兵界共称为‘双头的死神’。

    他也是雷欧纳德彼此无比信任的挚友。

    这对当时已经失去信任之心的雷欧纳德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以说在故事里,他是唯一能够让雷欧纳德真心相信的伙伴,也是毫无理由愿意信任雷欧纳德一切的人。

    还记得他当初在游戏里的介绍,说他原本是中立巴格拉姆自由都市的军人,然后在法鲁西翁之乱的时候,受雇于巴格拉姆,却因为杀死了无能的上司,救下了部队的同伴,

    结果却因为以下犯上而被通缉,才变成了佣兵,那时候他刚好又碰上了同样被沃斯菲塔流放的雷欧纳德。

    两个有着相同命运的人就这么组成了日后让佣兵界闻风丧胆的‘双头的死神’。

    所以我要找琥的话,就必须前往巴格拉姆了!哪里也算是最大的佣兵之地,不正好一箭双雕吗!

    而且既然已经去了巴格拉姆,那么在走一段距离就能够到

    【系统:恭喜勇者触发隐藏任务,搜集原著人物!】

    【系统:恭喜勇者开启人物收集成就系统!】

    【系统:触发关系谱相关成就!】

    【系统:攒齐符合要求的人物后,将可以解锁相关角色羁绊与格外加成,具体功能能自行摸索。】

    ……等等!

    没想到除了成就称号以外,游戏里必备的集邮和成就控的任务终于都出来了。

    我听着耳边久违的系统信息,它真的很久没出来了,所以我挺高兴的,忍不住想要多问系统一些事情。

    或许系统的心情也不错,这次它居然没有嘲讽我,还跟我说了很多信息!

    搜集搜集原著人物,就是我没解锁一位原著里的人物在我的阵营里,我就可以得到该人物的一些特长属性,而凑齐了一定数目,还会有连锁加成。

    例如雷欧纳德最高的属性是体力、席德尔是魔力、塔克斯是速度,他们现在是我的部下,所以我格外被系统增加了这三方面的属性值。

    以此类推,当还有其他原著的角色成为我的部下时,我也能够得到相应的属性,这算是一种另类的增强方式。

    而关系谱,就像是原人物之间的关系能够激活彼此之间的加成。

    像是席德尔和雷特是兄弟,如果我把雷特收入队伍,那么他们就能够激活关系谱行兄弟这一栏,两个人在战斗的时候都能够获得额外的buff。

    塔克斯和席德尔是四魔将,但这个成就是灰色的,因为还缺两个,所以加成不多。

    雷欧纳德身为主角,他的关系网则是非常的大,几乎和所有人都有所关联。

    他和塔克斯竟然是亦敌亦友,而与席德尔则是宿敌……这简直定位准到让我感叹啊!

    系统让我自己研究,在稍微认真看了看说明会,我就发现了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无论谁和谁的关系激活,我都得先把人找出来才行,否则什么关系都是虚的!

    而且就算找到了,我也得想办法让对方心甘情愿的加入我的阵营,才能够有效的除非这些加成。

    ……总的来说就是坑。

    不过我都习惯了,也没啥。

    我就当是附加的赠品好了,有就享受,没有就随缘。

    先干正事才是最要紧!

    *******************游戏画面切换中**********************

    *******************游戏进度加载中**********************

    于是吃过晚饭,趁着大家都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我朝着他们提出想要离开的想法,结果塔克斯和雷欧纳德还没说话呢,席德尔就首席直接的的强烈反对。

    “绝对不行。”

    “为什么!”

    “你到底对自己的身份有没有一点的理解?”席德尔淡淡地说。“我早就警告过你了,那可那鲁在监视你的行动,所以你是打算亲自送上门是吗?”

    “我又不是去那可那鲁!”

    “只要你一出国境,哪里都是一样。”

    “可是总不能因为别人盯着我,就不让我出门了吧!”我发出了抗议。“我可是要拯救世界的勇者啊!总不能连让我看看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有吧!”

    我觉得那可那鲁的问题也得早点解决,不然去哪里都被翼人盯着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好。

    “在你能够一个人足以消灭一个军队之的实力前,没有。”

    席德尔冷酷无情的说道。

    “你你你……”我简直被他说的无语了,随后转向了塔克斯,试图从他那里找到突破口。“塔克斯,你觉得呢?”

    “唔……小主人,恕我直言,现在你的确不适合随意离开沃斯菲塔共和国的国境。”塔克斯温和地说道。“之前针对你的不法分子虽然已经被陛下肃清了,但还有更多未知的危险没有确定,我不建议你这个时候离开国境,更不能让你一个人独自前往,正如席德尔所言,太危险了。”

    我怀疑自己的实力在他们眼里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一击,才会导致他们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你们都对我有点信心啊!”我感觉自己的实力被严重鄙视了,忍不住询问唯一可能会理解我的雷欧纳德发出了求助。“团长,你不会也反对吧!”

    他没有直接拒绝,只是笑眯眯的反问了一句。“你希望我说实话?”

    “……不用说了。”

    已经充分感受到了,我被他们这同仇敌忾的态度整的无话可说。

    ……所以到底为什么啊!

    只是出个国而已,为什么弄得好像我随手都要面临牺牲了的威胁一样!

    我气鼓鼓的看着他们,试图用眼神抗议,结果他们完全不受影响,气定神闲的模样更让我无语了。

    于是感到挫败的我随手捞过了抱枕在怀里搂着,心里开始转动了起来。

    我是那么会容易放弃的人吗?

    当然不是!

    ……你们不让我去,难道我就不会偷偷的去吗!

    好歹我现在的速度一流的!翻墙越野都是能够做到的好吗?

    还没等的我暗自打算好小算盘,我就发现塔克斯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下意识抬眼望去,却看到他很是无奈的样子。

    “小主人……”塔克斯轻轻叹息。“请不要妄想避开我们的耳目了。”

    “!!!”我惊了。“你……你怎么知道……”

    我要自己跑啊!

    “呵。”席德尔发出了一声冷笑,怎么听都感觉好刺耳。

    “放心,晚上我会看好他的。”

    雷欧纳德对着另外两个人说了一句,我的脸就黑了。

    这些人!

    简直不给我活路是吗!

    “你们!”我把抱枕往雷欧纳德身上一扔,他笑着接住了。我卡了一下,然后开始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气呼呼的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尊重一下我啊!我才这里职位最大的人啊!你们不该是听我的吗!”

    “除了放任你找死以外,我什么没有听你的?”席德尔反问了一句。

    意识到好像的确他真的超级配合我,除了有时候我会勉强自己还不知觉的情况下,他才会强制插手。

    虽然他说的没错,只是……

    “我才没有找死!”我忍不住对点提出了抗议。

    “小主人,请你体谅一下为你的安危所担忧的我们吧。”塔克斯好脾气的劝道。“如果你非要前往,那也请带着我一起。”

    果然像是塔克斯会说的话,但席德尔似乎还是不认同,只不过他刚想说什么,我就抢先脱口而出了。

    “不行啊,你长得太好看了,在哪里都很瞩目啊,这样我就不能低调行动了。”

    我一开始不是没想过带着他,但就冲着他的脸和气质,无论走哪里都是一个发光体啊!

    更何况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麻烦他,陪同这种小时就别屈才了。

    “…………”

    塔克斯僵住了,然后目光黯然了下来,一脸我委屈但我不说的表情。

    呃,得我顿时特别内疚。

    “哈哈哈……!!!”雷欧纳德笑着的拍着桌子,然后毫不犹豫的收货了来自其他人的眼刀。

    到底哪里好笑了!

    我明明很认真的在说啊?

    塔克斯的颜值太高了。

    这不是开玩笑,他本身气质出众,一看就是身进百战的战士,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混进佣兵的世界里呢?怎么想都觉得太违和了,所以我宁可他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而席德尔大事没有表示和我一起去,他对自己翼人的身份十分有自知之明,别说是出国境了,若非必要他都不会在出现人前。

    于是周遭就陷入一阵诡异的气氛里,除了雷欧纳德有些醒目的笑声外,都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看着我,似乎在我没打算改变主意之气,他们都不会放弃说服我的念头。

    这让我更加不愿意放弃了,我希望他们能够多信任我的能力一些,至少我要做的事情,他们可以尝试相信我能够做到,而不是为了顾及危险,让我避开,只为了保护我的安慰……那不是我想要的关系。

    是的,我并不想成为被他们所保护的对象,而是能够和他们并肩同性的伙伴啊!

    所以这次我绝对不能妥协,等让他们知道我的信念!

    就在我决定干脆豁出去要坚决表面决心时,雷欧纳德却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好了,我觉得这件事情,也不是绝对不行嘛。”

    我呆了一下,刚刚凝聚出来的气势就这么散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他居然松口了?

    闻言,塔克斯和席德尔都向了他,前者目光不善,后者皱了皱眉头。

    “你们也知道小家伙真正打定了主意的事情就很难改变了,这次他对想去巴格拉姆的念头这么执着……你们真觉得他会轻易放弃?”雷欧纳德完全不在意其他的表情,自顾说着自己的话。“想想看,认识他开始,他会放弃的都是些什么事情,不会放弃的又是什么……我想,不会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了吧?”

    席德尔和塔克斯的表情不约而同地微微一变,似乎雷欧纳德话让他们联想起了什么,

    “一味的劝阻只会引起反弹,说不定哪天他一急之下就真的自己跑掉了,而我们又不可能时时约束他的行动,毕竟这里真正做主的是他。”雷欧纳德再接再厉。“如果他真心想跑,你们真的认为我们能看得住?”

    咳,这话没错。

    如果我真心想要跑掉的话,有系统在,我总能找出一两个后门的。

    ……我只是想光明正大的走,不想让他们担心。

    只不过我感觉雷欧纳德的好像似乎是在帮我说话,可话里透出的含义怎么听都那么奇怪?

    “你想说什么。”席德尔冷淡看着他,直接发出了质问。

    “好好想想吧,他一直以来尽力的哪些事情不是充满了危险和刺激?”雷欧纳德也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他只是仍然用着随意有轻松的态度说道。“我们总不能把他放在手心里去护着吧?他可不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小家伙,哈,说不定物极必反,他若是固执起来,那我们才更要头疼好吗?”

    “…………”

    “所以啊,你们都别搞错了,他到底有什么能力,你们都心知肚明,他要做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

    “既然他是我们所共同选择的人,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多相信他的决定?”

    在雷欧纳德说完这句话,席德尔和塔克斯陷入了沉默,而我也有些感动,眼睛直直的的看着他。

    ……是的,果然还是雷欧纳德他最了解我。

    哪怕他也会担心,会阻止我犯险,但只要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他就会支持我。

    他将我想要说的话,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出来,真好。

    或许是我看向雷欧纳德的目光过于热烈,席德尔忽然转头看向我,再次问了一遍。“你就那么想去?”

    我收回了视线,认真的点点头。“恩。”

    “告诉我们理由吧,说不定能够说服这两个家伙。”雷欧纳德再接再厉的补充道。

    “唔……虽然很难解释,但这次我去巴格拉姆要办几件事情,对我未来的机会有所影响,而最重要的是……”我说道。“是我必须要亲自去,才能完成的事情。”

    “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事情?”席德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关你神明?”

    “恩。”我点了点头,系统告诉我触发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想去就去吧。”雷欧纳德收起了笑嘻嘻的表情,难得神情认真的看着我,提出了一个介意。“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

    “哎?”我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点头。“好。”

    其实我也有考虑和他一起去的,但又不太想给他添麻烦,所以就一直没有提及。

    但雷欧纳德他现在愿意主陪着我,这是一件好事,至少琥是他的挚友,说不定能够更顺利找到对方。

    “小主人……”塔克斯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轻声问道。。“为什么他就可以去。”

    “呃……”我刚想解释。

    “他不是说了吗,因为你长得比我帅。”雷欧纳德一本正经的说。

    塔克斯用犀利的目光凝视他,冷淡的说道。“阁下何必恭维我,论姿容,你未必会屈居我之下。”

    ……虽然从塔克斯口中听到他夸雷欧纳德的话有点奇怪,但他没说错。

    “不不不。”雷欧纳德伸手出来晃了晃,语气肯定地说道。“是气质。你这种一看就受过良好教育的正统骑士,怎么可能轻易混进龙蛇混杂一群粗俗的佣兵世界?”

    塔克斯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层,而我连连点头,表示就是这个原因。

    “而我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哪怕我换了一身军装,也掩盖不掉曾经是从最底层爬出来这个事实的本质。”雷欧纳德悠然自得的说道。“如果是和贵族打交道,你和席德尔哪一个都强过我百倍,而想要真正融入底层和那些亡命之徒打交道,你们的经验是两个加起来也比不上我的。”

    席德尔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否认,而塔克斯也垂下的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如雷所说的那样……”我趁机补充道。“如果你们不放心我的一个人的话,他的确是最适合陪我去的人选,而且有他在我身边的话,你们也应该能够放心些了吧?”

    听到我这么说,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倒是稍微缓和了一些,而雷欧纳德却是看起来心情很好,惹得其他两个人又用眼刀子扫他。

    我担心刚刚才有所缓和的气氛,又让雷欧纳德给挑起来了,他这个坏习惯还真是随时就能兴起啊!

    不行!我得赶快想办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才行!

    所以我立马执行了备用的其他计划。

    “你们其实也别想闲着哦,因为我也有事情其他的要麻烦你们。”我说道。“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席德尔兴趣被勾起来了,饶有兴致的看向我。“恩?”

    “我和团长会先一步前往巴格拉姆,但之前的情报也说了,拉尔斯似乎又在异动。而我到底目地后,会召唤你的,席德尔……我要你以我的名义前往自由都市和他们协商。”

    席德尔瞬间就明白了我的用意。“你想先做好准备。”

    “恩,任何风吹草动都是前兆。”我叹了一口气,试图给他们透露一些消息。“虽然承认感到很无奈,但人类的确是最容易充满野心的存在。如果我的消息和判断没有错的话,最多两年内,拉尔斯帝国一定会对巴格拉姆先动手的。”

    实际上,应该是一年,但我不能说的太精准,否则会被系统警告的。

    在我说出这个消息后,所有人的表情的都凝重了起来。

    “哈。”雷欧纳德讥讽的说了一句。“又是因为人类的**所引发的战争吗……”

    “我知道了。”席德尔看向我。“需要我做到什么程度。”

    “至少让他们对拉尔斯有所警惕。”我说道。“我们不属于任何势力,同为中立,我想市长会很清楚其中的考量。到时候我和团长找到了人,也会去和你汇合的。”

    席德尔点了一下头,我完全不担心他的能力。

    “塔克斯,我也不能让你闲着。”我看向了一直沉默聆听的塔克斯,笑着说。“其实我不能带你一起去的原因,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麻烦你。”

    “请尽管下达命令吧,小主人。”年轻的骑士的脸上扬起了笑容。“能给为你分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恩,这件事情的确挺难的。”我故作神秘是的说道。“你必须瞒着陛下哦。”

    “!!!”塔克斯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大概他没想到我会给他安排这样事情?

    “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做任何对不起陛下的事情啦,反而还要陛下一个惊喜。”我安抚的说道。“我是不会让你做任何为难的事情。”

    “……不,小主人,我并没有怀疑过你,只是没想到你会让我做这么重要的事情。”塔克斯轻柔地笑了。“无论你让我做什么吗,我都会竭尽全力的达成。”

    “恩,那么就麻烦你前往亚比雷斯带回一件宝物。”

    亚比雷斯是法鲁西翁大陆上的精灵族真正的隐居地,也是克里欧司出生的地方。

    “护送么。”塔克斯轻易的就猜到了我的想法,真不愧是他。

    “恩,我会写一份信给目前担任精灵族的大长老,你知道将信件以勇者的名义交给他,如果他选择相信我,就会交给你一件宝物,将其带回来,并且别让任何人知道,等我回来处理。”我很仔细的吩咐道。“如果他不信任我,叫你回来,那么你就不必留在那里了,直接回来。”

    我只是想先试着从一些小细节的方向去改变世界的历史,然后去做一些可以做到的事情。

    如果这次塔克斯能够成功将我希望他带回的宝物带回来,就说明我这种方式可以行得通……那么之后我就能够更加放手大胆了。

    “如果你回来之后,我们还没有完成手上的工作,那你就直接前往薛维斯港,我们会在那里等你。”我早就做好了打算,雷欧纳德一个人是转职,

    “是,我明白了。”塔克斯点头。

    “港口?”席德尔闻言打量了我一会。“你想出海”

    “恩。”我点头,又说道。“你也一样,席德尔,无论你有没有完成目标,我们都在港口汇合……我会先等你们,如果时间来不及,那么我就直接进行召唤!”

    听到这里,他像是有些惊讶,没想到我会这么打算。

    但席德尔也没有多问,他点点头,表示会一切配合我的行动。

    *******************游戏画面切换中**********************

    *******************游戏进度加载中**********************

    我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同意我离开沃斯菲塔了,而且雷欧纳德这次也会一起陪着我,算是格外的收获。

    他们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听我说了一些关于收拢佣兵的计划,以及分配个他们的任务的详细信息。

    “你就这么能肯定……你能够找到你想要找的人?”

    席德尔忽然开口问道,听起来像是有些好奇。

    “找不到也不会影响我的主要计划啊。”我说道。“找人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我去寻找的时候,也可以做其他事情啊,这样就不会耽误了。”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雷欧纳德轻笑道。“有点刺激嘛。”

    “说下棋也太高端了吧……”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是习惯提前做好各种预测和准备而已,比较万无一失才能够有备无患。”

    这是我玩游戏所养成的一种习惯。

    不同的游戏有不同的玩法,可以凭着感觉随心所欲,可以为了刺激挑战自我,也可以为了轻松寻找捷径。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游戏的方式。

    就像是很多玩家被称为肝帝,他们热衷沉迷游戏里追赶和达成目标的兴趣,为此他们可以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哪怕不被人所理解,他们也乐在其中。

    也有想佛系只为娱乐而娱乐的玩家,他们被成为咸鱼,他们只是纯粹的享受休闲时间里在游戏里的时光,数据和游戏方式不过是给他们选择的不同方式而已。

    我一直记得,自己好像认识的一对朋友,她们两个就是肝帝和咸鱼的组合。

    虽然我想不起来她们是谁,但我直觉的告诉我,她们是女孩子,而且还是很厉害的女孩子。

    也和我的关系很好才是。

    ……不对,我的思维怎么又转移到奇怪的地方去了,现在不是像这种事情的时候。

    是的,就像是我自己。

    在玩游戏一般会在反复通关后,就开始寻找最高效率的玩法。

    就像是我决定去找琥,就算是没有再打,我既然带上了雷欧纳德,那肯定是他带去命运神殿转个职啊!

    他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并不像塔克斯和席德尔一开始就解锁了所有的限制。如果他想要突破自己,变得更强的话,那就必须皆有这个世界的法则来进行成长和变强,所以转职是必须的!

    “很奇怪吗?”我疑惑的看向他们,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他们不希望我太累,所以我才继续说到。“我在这个世界只剩下一年左右的时间了,所有要做到的事情都该提前做好准备,那样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必须提前想好下一步的计划,这样就算我们现在的势力还很弱,人员不足的情况多想好一些备案,就不会浪费其他人的心血和时间。”

    “我已经在脑海里做了很多的备用方案,无论我们怎么行动,都可不会偏离我的构造太多。你们都有自己的擅长的能力,而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你们能够在追恰当的位置发挥,这样才不会让你们屈才。”

    “能够一次性成功就最好,但任何事情都会有失败的可能性,在这个之后立刻做出其他选择就能够避免陷入被动的环境。”

    实际和理论还是有一定区别。

    但我的理论如果够多的话,也就是意味着实践的时候有更多的选择。

    多学习一些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好,备案越多至少能够减少临时思索的时间。

    本来我就不是很擅长灵机一动的人,用自己的能力去做踏实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所以应急方案、备案什么的,都是必不可少的。

    不知不觉,我发现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他们三个人都用着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

    ????

    我顿时就满头的雾水,莫名其妙。

    这个走向不太对啊,按理来说不是大家可以一起说话的吗,怎么就变成我一个人的发言了。

    “……你们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我被看的有些发毛,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呃,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难道是我每次说话的时候,如果太专注了就会显得很奇怪吗?

    “你的确很有才能啊。”雷欧纳德轻笑一声,语气里听不出情绪。“陛下果然好眼光,看得比我远多了,这点我完全处于下风……这就是眼界的限制吗。”

    “哎?”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提起了克里欧司。

    “我可以勉强认同翼人王曾经提出那个愚蠢的建议,现在来看的确是个远见。”席德尔像是赞同的点点头,说出来的话却让我一寒。“只要能够得到你,的确是就算是冒着开战的风险也该全力夺取,甚至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等、等等!你不要忽然说出这么可怕的话!”

    他的语气超认真的!要不是他已经离开了那可那鲁,我总感觉他会想尽办法把我抓起来圈养起来的错觉……

    “小主人,思考这么多事情,你不会很辛苦么?”

    塔克斯关切的目光让我感到有些温暖,他还是老样子。

    “不会,我已经习惯了。”我笑着摇摇头,“比起克里欧司陛下一直以来思考,并努力所做的那些,我所思考的事情,也只能算是尽力做好自己能够做到的部分吧。”

    克里欧司为了这个大陆可是付出了比百倍千倍的努力和心思,而我只是个有系统帮助才能做到一些事情的外挂,本质上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我是没有资格说自己辛苦的。

    眼下所拥有的一切,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够做到的,而我能够做到的就是不要辜负对我抱有期望的人,也不让自己后悔。

    “小主人,我会为你奉献一切。”塔克斯说道。“只要你需要我。”

    “嗯!”我点点头。“当然,我一直都很需要你!”

    “…别给我过劳死就行了。”席德尔的语气已经比曾经温柔太多了,只是语言还是老样子。“驭人也是一种能力,我认为你这方面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我会的。”我笑着说。“而且你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帮我吗?”

    席德尔微愣,然后目光柔和了下来,他随口‘嗯’了一声。

    雷欧纳德没说什么,他只是嘴角带着笑意,静静地看着我。

    ……我觉得他其实也应该很高兴吧?

    到不是能和一起行动,而是他可以去暂时脱离责任,重新回顾一些佣兵时代的感觉。

    是的,我能够从昨天的谈话里感受的到。

    虽然过去给雷欧纳德留下了很多不好的回忆,但他曾经也拥有一些值得他喜悦回顾的经历才对。

    毕竟他活着就是一个能够创造传奇和故事的男人啊。

    “那么,暂时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准备一下,三天后就动身吧!”我做出了宣布。

    “不行。”席德尔再次否决,但我还没来得发出疑问,他就说道。“你需要休息,至少一星期。”

    “啊……”我意识到他是在担心我,毕竟我和他才从悲叹之胡回来没有多久。

    只不过我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真的希望可以尽量行动,我对席德尔说道。

    “没事的,你要相信我的身份,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所以也让我在离开这里之前,尽量做到最满意的地步吧!”

    席德尔看到了我眼中的坚决,他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在说什么了。

    我知道这是他的默认的妥协,这样就够了。

    “那就这样决定了!”

    这次没有人在出声反对我,大家都为了自己接下来的任务要做好准备。

    而我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雷欧纳德单独一起行动啊!真是想想就感觉有点激动的睡不着了。

    看着雷欧纳德也似乎充满了跃跃而动的表情,我在心里轻轻念了一句很久没有喊过的称呼。

    ……团长。

    我终于可以试着和你并肩而行了吗?

    *******************游戏画面切换中**********************

    *******************游戏进度加载中**********************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准备开启双人副本!!!

    下次啥时候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会尽快的!

    没意外,每月我都会努力连续日万一下……

    最近涨了不少收藏,有点懵逼,这么冷居然还有人收藏???

    感谢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