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妃难当:夫君很腹黑 > 南宫璃篇(5)
    目送着她那彷如凶神恶煞一般,冲他扔下冷声威胁的八位兄长领着她猖狂而去的背影,他弯唇缓缓笑了出来。

    他怕吗?他的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她此次来岭北可不是岭北开集的时候,她是避开岭北看守犯人的守卫军,偷偷来见的他,很明显她已经对他动了真情,而她此次回去,必定会大闹上一番!他无需再等多少时日,就能见到猫儿了。

    一如他所想,在她又来了两次之后,他终于顺利进入了雪国。

    时隔近四年,他终于见到了猫儿!在见到猫儿的那一刻,他心中激动得恨不能直接冲过去,将她抱入怀中,可他不能,不能!且让他生气的是,猫儿的身边伴着的,那位像头熊一样的壮汉,竟然能得到她如水一样温柔的目光注视。

    猫儿,猫儿,他的猫儿,他的猫儿真的忘了他了吗?

    他扬声唤了她一声,“果果。”

    她果然即刻便扭头朝他看了过来,只不过在看到他的时候,她的脸上除了震惊过度,不见分毫的惊喜之色可言。

    猫儿,他的猫儿没有忘记他,她只是对他已经没什么情意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心瞬间便剧烈地痛得他想发疯!可没用,猫儿根本就不给他告诉她,他对她的情意与愧疚的机会!她不但不给他机会,她还说她压根就不想再见到他,让他赶紧滚!

    他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求得她的原谅,唯能不吃不喝的立在她的院门外,以期此举能令她心软,而原谅他了。

    可仍旧没用!

    所以当丽雅闹起来的时候,猫儿的那句绝情的话出口之后,他在问了句,“灵儿,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当看到她将头扭过去,来了个默认之时,他丝毫都没有犹豫就摸出匕首捅了自己。

    既然猫儿想看到他死,那他就死在她的面前,如此她解了恨,而他也解脱了。

    没有了猫儿,他还活下去做什么?这人世除了猫儿外,已经再没有他想要的人,他所感兴趣的东西了。

    可他却意外的没死成!他在痛苦绝望之际,捅的时候只顾着看猫儿,而没能扎中要害!

    他醒过来的时候,猫儿正在刮他唇畔刚冒出来的胡子,他一时间没能反应得过来,以为是在做梦,直到猫儿开口问他要不要喝点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不是在做梦。

    猫儿,他的猫儿已经原谅他了吗?

    他并不敢确定,他更不敢问。直到当猫儿说要送他回岭北,而她却不回去的时候,他一时情急没能克制住,而发起疯来之后,猫儿说她并不曾怨恨过他,他这才彻底放了心。

    可猫儿确实对他没什么情意了,她不但对他没什么情意了,她居然还喜欢上了戴立晟!且在戴立晟被布林杀死后,她给他留了封断情信,跑回了雪国为其报仇!

    他不是不知道她有仇必不放过的个性,也曾在心里面想过她很有可能会为了戴立晟返回雪国,可谈何容易?杀了戴立晟的可是雪族的第二大家族,更不说岭北已有窦家军驻扎,她过不去。而他又时时刻刻都在看着她,她跑不了。

    可他却忘了,猫儿可是胆大包天至敢拒绝一国太子的厚爱,敢劫持一国之君,面对雪族两大家族势力都毫不畏惧,能把麋叫出来,能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安全带出雪族的人!试问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她办不到,不敢做的事情?

    已经对他没什么情意的猫儿,他又凭什么深以为,她不会对他出手?他可真是自以为是过了头!

    若非窦如风在他因为猫儿跑回雪国,要与他来个自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而发起疯来的时候,将戴立晟的棺柩挖出来,欲鞭其尸身之际,他为了阻止他,而朝他吼出的那句,“王爷若是想让她自此再不理会王爷,王爷就动手!她可是为了替戴立晟报仇,不顾一切的连命都能豁出去的!若是让她回来之后知道了,王爷认为她还会愿意再见王爷您?!”,他这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对!不错!她关照过刘忠,她会回来。只不过她回来之后,可是要与他来个老死不相往来的!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猫儿,她可真无情!说断就能当机立断!可猫儿她想得未免太美了点!当初可是她先招惹的他!若非她又是摸他,又是抱他,又对着他哭哭笑笑的看了他三天,他怎么可能动情!他可是个早就心冷情也冷的人!

    是她先招惹的他,可她却想在给予了他真心与温暖,让他体味了被人全心全意的爱着是何种滋味之后,想收回就收回?说不要他就不要他了?她居然想丢开他,另觅他人?做梦!这辈子她都别妄想丢开他!

    他对着戴立晟的棺柩坐了一夜,思前想后想了许久之后,命人将戴立晟的棺柩埋了回去,铲平了之后,即刻便启程返回了鼎城。

    猫儿走之前不是交代了窦如风,舍不得她死,就把岭北集市打开吗?

    他得回去让三哥暂时绝了攻打雪族人的心思,再让三哥把岭北集市打开,否则猫儿很可能真的把命送在雪国!

    这只胆大包天,把无数人竟玩于股掌之间,城府深沉至令人发指,真话夹着假话一起说,欺骗了无数人的这只至清至纯,天下仅此一只,再不会有第二只的猫儿啊,他怎么能让她死在雪国!

    他在回到鼎城,顺利说服三哥之后,即刻便又返回了北荒,只不过他是瞒着窦如风,悄悄潜入北荒的罢了。

    以猫儿的心思,她在替戴立晟报完仇之后,若让她知道他人在北荒,她指不定连回来都不肯回来,自此留在雪国都说不定!

    只可惜,这次可不是她想不回来就能不回来的!

    果然一如他所料,九月底猫儿命幽萤将窦如风之子送了回来,而她本人却留在了雪国。他本来是预备捉了幽萤以此逼她即刻从雪国回来的,可就在他预备出手之际,幽萤在离开窦将军府之后,却并没有往北城门去,而是往南城门去了。

    他也就多留了个心眼,并不即刻将他拿下,而是悄悄跟着他,想看看他是不是奉了猫儿的命令,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却没想到并不是。

    他发现了幽萤的秘密之后,当即改变了主意,不捉他了,让他返回了雪国,只因雪国此时已完全进入酷寒冬季,随时都会大雪封山,他可不想猫儿为了幽萤,而连命都不要了的冒险归来。

    事态发展的一如他所想,第二年三月底岭北开集的时候,猫儿没有回来。可惜啊,猫儿,可不只有他,怕她自此长留雪国,三哥也怕的很呢。

    窦如风在岭北开集之际,通过雪族人之手,将三哥遣使者入风国求来的圣旨带给了她。

    猫儿,如此你还能不回来?

    果然,猫儿一如他所愿,回来了!

    只不过,让他震惊的是,猫儿居然打起了幽萤的主意来了!他在心底震惊之余,即刻便命廷云去将幽萤的妻儿绑至鼎城。

    猫儿!她想得可真美,居然想跟幽萤双宿双飞?做梦!她居然以为他会轻易就放过她,让她跟别人相亲相爱,相携到老?!她想的未免太美了些!

    哪怕她不爱他了,他也绝对不会放手!

    他一直知道,对付猫儿不能用硬的,表哥,父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这个人心软,唯有软招才管用,何况她还爱过他,她不可能对他狠绝的不顾一切!

    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哪怕他被她气得数次差点当场暴走,但好在他都克制住了,他不能做出伤害她的举动,一旦做了,那只会激起猫儿奋起反击之心。

    这只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猫儿,压根不知道这天下想要她的人多了去的猫儿,她居然傻乎乎的以为秦慕白吻她,只是在捉弄她而已!

    她也不知道他想要她,想得快疯了!她更不知道每晚抱着她入睡,对于他来说是何种甜蜜的折磨。

    这只霸气的,聪明绝顶的猫儿,却偏偏唯独在男女之事上迟钝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只因她心中不想,她对此人无意,就想当然的认为此人也不想,对她也无意。她这种理当如此,想当然的想法,真是能把人气疯!

    好在,好在,猫儿总算是他的了。

    陷在深远记忆中的南宫璃回神,翻身下床摸到桌边,摸来火折子在手,晃亮了之后,至梳妆台前的抽屉里面拿了枝蜡烛,点亮了。

    床上的人此时睡得正沉。

    他虽知道昨日睡得晚,今日起得又早,她又应付了秦慕白一整天,本已很疲倦,可他还是没能控制得住,折腾她直折腾到直至她睡着。

    他将手中的蜡烛放在床旁的高几上面,在床边坐了后,伸手捞起床上的人,抱在怀里,然后一手拉过她的左臂。

    果然臂弯处的印记消失了。

    她终于是他的了,真好!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个吻后,吹灭高几上的蜡烛,抱着她上了床。躺下之后,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安心闭眼睡去。

    猫儿,你永远都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