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前满 > 16、Chapter 16
    付经理在满足了程城的八卦后,道了声歉,“我过去一下,还要麻烦两位设计师稍微等一会儿,设计方案最终还得要周总拍板。”

    沈来点了点头,开始整理资料和图纸。虽然住院耽误了几天,不过最后她在病床上也没忘记画图,周既的工期很赶,而沈来并没因为这是周既的项目就带着情绪。她太需要一个代表作了,是冲着报奖去的,所以很用功,也花了大量心思和心血。

    程城望着窗外正往这边并肩走过来的周既和郑欣,朝沈来道:“你就一点儿不担心?”刚才他已经网上搜索过了郑欣,一个优秀得让人没法拒绝的女人。看肢体语言,好像跟周既很熟稔。

    沈来抬起头看了看程城,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不过也是,现在的女孩子很多时候也不是冲着结婚去的。”程城又道。

    沈来眯了眯眼睛,听明白了程城的语气里的贬义,说得她好像是周既的小情儿似的。

    沈来转头望了望窗外的周既,这个男人比几年前,事业已经更上了好几层楼,成了金字塔顶端的那群人,跟她之间的距离已经远了。不过站得再高,也是人模狗样。

    本来沈来是想用周既来挡一挡程城的,但是现在看来此路不通,她没必要为了拒绝程城而故意让人误会贬低自己。

    沈来合上笔记本电脑,“周既是我前夫。”

    程城惊讶得张开了嘴。

    沈来耸耸肩,“想说什么?跟土豪结婚的悲惨结局我已经领教过了,他出轨甩了我,所以我对出轨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说周既出轨甩了她,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真话,但沈来知道一听周既是她前夫,每个人都会那么想的。因为有钱的男人离婚似乎就只有那一种原因似的。

    在沈来坦白后,程城对她就再没有阴阳怪气了,怎么说呢,带了同情,也带了点儿畏惧吧。身为男人,他以己推人,如果是男人的错,那他对前妻通常都是会有所照顾的,难怪周既会把康养山庄的项目给绿源,其实就是为了给沈来。

    周既和郑欣一起走进会议室。他虽然有资金,但是康养山庄的项目太大,靠一个集团容易资金链断裂,而且他并没有酒店管理经验,引入美家集团算是双赢。

    周既先替郑欣介绍了沈来和程城,说是绿源的设计师,负责一期工程园林的设计。

    绿源设计院虽然在江城算是最出名的设计院,但放到全国也就不算什么了,更不提和世界上其他知名工作室比较了。

    “听说一期主体工程你请的是丹麦的设计师团队,怎么园林这一块没请他们一起设计啊?”郑欣好奇地问。

    “我还是更喜欢我们的古典园林风格,所以决定在国内找设计院。”周既道。

    郑欣美眸流盼,“这样啊。我认识贝先生,他对古典园林风格其实也很有体悟,要不要帮你引荐?”

    周既笑道:“谢谢,如果一期工程盈利不错的话,可以考虑,现在毕竟还是要讲性价比嘛。”

    郑欣没再多说,又看向沈来道:“沈小姐很年轻,能负责这样的项目,应该拿过不少奖吧?”如果没有出众的实力,郑欣实在想不出周既为何会同意让这么个美得不靠工作吃饭的大美女任主设。

    沈来有些脸红了,她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毕业设计的确拿过奖,不过并不是国际大奖级别的,在郑欣这样的接触过很多大设的人面前提起来并不长脸。

    这一刻沈来才真切地意识到,如果她不是周既的前妻,她的确拿不到这样的项目。

    沈来看了看周既,对方并没有给自己解围的意思。沈来看着郑欣的眼睛道:“还没拿过奖。”

    郑欣愣了愣,笑着耸了耸肩,似乎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周既,露出个了然的神情。

    沈来替郑欣脑补了心理活动:看来是美色上位。

    “好了,沈设计师可以开始了吗?”周既对沈来道。

    “可以。”沈来走向投影屏旁边的时候,背对着众人给自己提了提气才转过身,她相信自己这个作品将来一定能得奖。

    程城看着前方那个自信得浑身发光的女人,即使有郑欣这样的女人在,她也一点儿不怯场不逊色。程城才意识到,他之所以被沈来吸引并不完全是因为她的美貌,如果只是因为美貌,对他这样的男人来说是不值得用婚姻来作赌注的。

    郑欣其实也有点儿惊奇,对沈来也多了两分欣赏,她以为经过刚才那一段之后,沈来至少不该是现在这样眉飞色舞。但沈来的作品的确打动了她,或者说她的那种自信投入的精神打动了她。

    不过打动归打动,郑欣还是针对性地提出了许多问题,甚至有比较尖锐的。她这样的人身居高位惯了,早就习惯对下属提出的一切方案吹毛求疵,不这样似乎就不足以显示她为何能位居高位。

    程城在旁边听着,知道沈来已经成功一半了,郑欣的问题虽然多,不过都不是原则性的。

    偏偏沈来这个主设却一直跟郑欣据理力争。对沈来而言,她设计的每个点都是她的心血,而她才是设计师,郑欣这个外行,提出的很多问题甚至有些可笑。所以沈来一定要捍卫自己的设计。

    如此一来结果自然就不那么美好了。

    第二天沈来就接到了周既助理南婷的电话,请她到周既的办公室。这么正式自然是关于公事的。

    周既的办公楼在江城cbd区,大厦内占了两层楼,从他办公室的大片落地窗望出去,江水滚滚,江对岸是江城的标志建筑电视台,地理位置绝佳。

    沈来还是第一次来周既的这个办公室,是她极喜欢的设计风格,进门是一面极简现代风的灯墙。离婚前他还没搬过来,但设计师是沈来给周既推荐的,她心中最爱的室内大设的手笔。

    真是深得她心。几年后的今天再看,依旧引领时代潮流。

    周既正在打电话,看见南婷引沈来进去,握住电话筒对沈来做了个稍等的嘴型。

    沈来在沙发上坐下,周既的黑色羊绒大衣随意搭在一边的沙发扶手上,身上穿着灰黑色开衫毛衣,脸上架着度数不高的无框眼镜,典型的斯文败类模样。

    周既结束电话后,在沈来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道:“郑欣对你的设计很不满意,她想让你重新做一份方案,再不满意的话她就要求更换设计师。”

    沈来道:“她这是故意刁难我,她昨天提的问题都是些小问题,为什么要重新做方案?”

    周既冷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傻子呢,原来你什么都懂。”

    沈来不说话了。

    “既然你知道她提出的都是小问题,你当她的面跟她争什么?沈来,原来你都是这样做业务的?难怪你的工作室要关门。”周既不客气地道。

    沈来气结。

    “回去重新做一份方案,三天之内拿出来,务必让郑欣满意。”周既道。

    沈来讽刺道:“恐怕怎么做她都不会满意。”

    周既蹙眉看向沈来。

    沈来气呼呼地道:“周既,这个项目的设计我用了百分之两百的心,你能不能请郑小姐不要因为拈酸吃醋就随意否定别人的努力?”

    昨天周既和郑欣之间的互动不仅程城看在了眼里,沈来也看在了眼里,而且女人在这方面的感觉可能更为敏锐。虽然远远地不知两人说了什么,但是看郑欣的身体姿势,和她朝周既倾斜的角度,沈来就知道这两人之间暧昧肯定是存在的。

    郑欣过来之后更是对她的设计指手画脚,挑三拣四,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沈来倍觉不爽。

    周既好笑地看向沈来,“你哪只眼睛看出来郑欣是在拈酸吃醋了?甲方对你的设计稍微提点儿意见,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却说别人拈酸吃醋?沈来你能不能专业一点儿?”

    周既对郑欣的维护直接让沈来火冒三丈。可她还没说话,就听周既又道:“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设计就天上没有,地上无双?一点儿瑕疵也没有,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你昨天那什么态度啊?别说郑欣,我看着也窝火,你是觉得外行人都不配谈设计是吧?你的臭毛病还没改呢?”

    沈来不说话了,她是有这方面的小毛病,她妈妈看过她的设计也说过她一两次。当初周既也说过她,不过那时候沈来私下讽刺她的客户不懂设计,周既总是维护她的。

    可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毛病是一回事,被周既用这样鄙夷的口吻说出来,沈来再好的脾气也得炸,何况本来就不好,她“腾”地站起身道:“行了,不满意你就直说好了,老娘我还不爱伺候了呢。”

    沈来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待重重地摔上周既的门之后,心里就升起了悔意。周既已经不是她丈夫,而这个社会以她刚才的态度的确是混不下去的,简直是自绝于人。

    沈来走出电梯,在一楼大厦的大堂临时休息区坐了下来,开始反省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