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回到家里也有几个月了, 可是她发现,她还真的是没有见过她家大姐安蓉的那个传说中开出租车的老公,朱大伟。

    就连上一次, 安妈妈的五十大寿, 这位传说中的姐夫都没有出现。

    虽然说开出租车的确是挺忙的, 但是这也太忙了吧。

    回回都没有参加他们安家的聚会,反正安夏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而听着安夏这么一说, 其他人也觉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是啊,大伟呢?我感觉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了,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安妈妈也是有些疑惑地朝着安蓉看了过去,同时, 她的心中比安夏要想的更多。

    一开始因为忙于小女儿突然回来, 然后又是开农家乐,这一系列的事情接踵而来,让她忙碌的, 都没有空闲去想她家大女儿的事情了。

    现在经过安夏这么一说, 她还真的是反应过来了,她家那位大女婿,她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了。

    见着所有人都关注起了她的事情, 安蓉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大伟啊,大伟最近一直很忙, 生意最近很好,所以一直在外地开呢,都没有空回来。”

    只不过她这话能够骗过单纯的安夏, 却没有办法骗过结过婚的安妈妈。

    但是现在在饭桌上,也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所以安妈妈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将这件事情给掠过了。

    大家又是热闹的吃起了晚饭,并且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莫嘉树身上。

    “我们家的乖孙子长得可真好,我就没有看到有哪家的孩子有咱们家嘉树长得这么好看的。”

    “嘉树后脑勺又圆又鼓,一定是个聪慧的孩子。”

    “小嘉树只在我们这里过一个暑假吗?真的是太少了,那姨妈一定要好好地带你出去玩玩。”

    ……

    面对着如此浓厚的亲情与疼爱,莫嘉树心中真的是暖暖的,整颗心都被爱给填充的满满的。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想要放弃所有的仇恨,放弃所有的一切,不去管陶梓欣,不去管他爸爸,不用去管莫家的所有财产,就这样的,就这样的跟着他的妈妈,他的外公外婆,他的舅舅姨妈们,一起蜗居在这个小县城里,在这个花园中住一辈子。

    只要,他们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就好……

    所以,当吃完了晚饭的时候,莫嘉树将安夏拉到了一边,小声又谨慎的,告诉了他的母亲,安蓉在饭桌上说谎了的事情。

    “妈妈,其实姨妈骗了你们。”

    “啊?”

    当安夏听到了莫嘉树的话时,她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莫嘉树。

    “其实,姨妈的那个老公一直都没有出现,可能不是因为太忙了,而是因为……他出轨了。”

    虽然莫嘉树也并不是很了解安家的事情,但是,他当年醒悟的时候,回来找过安家人,也从其他人的口中得知了,他唯一的姨妈,安蓉早就离婚了。

    准确地说,是被她的老公给抛弃了。

    详细是什么时候被抛弃的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姨妈不能生育,而那个男人在外面跑出租的时候,带了一个私生子回来。

    不过安蓉并不知道,只当是男人捡来的孩子,于是无法生育的她,便将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养。

    可是谁知道,却是一直在帮小三在养孩子。

    后来,小三回来了,男人就抛弃了安蓉,另外娶了小三,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了。

    而他的姨妈,却是因为大受打击,脑子有些不太清醒了……后半辈子一直是安家两兄弟在照顾着她……

    可以说,安家人的日子,过的是真的不好。

    如果不是他看到安蓉对那个男人还有情分,还想要得过且过的过下去,瞒过安家人,莫嘉树真的是不打算说的。

    因为,安家人这样的未来,实在是太惨了。

    他也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听到这些‘未来’的事情而伤心,反正这些事情,有他在,都不可能会发生了。

    听着莫嘉树的话,安夏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莫嘉树是重生回来的,他肯定是知道每个人在未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她真的是没有想到,安家两姐妹竟然都这么惨,竟然都遇到了渣男。

    “……我先去找你姨妈谈谈去。”

    安夏虽然在知道了莫嘉树知道了安家人未来的事情,想要了解更多的事情。

    但是,现在她的心理更在意着,她家大姐的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在从莫嘉树这里得知了大概的原因后,便急匆匆的去找安蓉了。

    “爸,大姐呢?”

    “哦,你大姐跟你妈在厨房洗碗呢。”

    从安强胜那里得知了安蓉在哪里后,安夏快步的便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而就在她走到了厨房的门口时,忽地,耳边便听到了安妈妈和安蓉两人交谈的声音。

    “蓉蓉,赶紧给大伟生个孩子吧,有了孩子,你们小两口的关系才能更紧密。”

    “妈,我也想给大伟生个孩子,但是我真的生不出来啊……结婚都五年了,可我就是没个动静……”

    “唉,所以我也不敢去你婆婆家。要不妈陪你去医院看看?”

    “妈,我看过了……医生说我可能是因为卵泡有问题……受孕比较困难……”

    “什么?!这大事你怎么都不跟妈说……”

    “我这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吗……”

    “你这个傻孩子啊!这种大事情,你在朱家肯定都受了不少委屈了吧……”

    “妈……我没事,没受什么委屈,我觉得挺对不起大伟的,是我没用,不能给他生个孩子……”

    站在厨房外的安夏在听到了安蓉的这些话后,她顿时就明白了,刚才莫嘉树说的那番话的可信度肯定是百分之百了。

    虽然后来莫嘉树也说了,他也不确定安蓉的老公是在什么确切的时间出轨的,但是现在想来……应该是**不离十就是现在了。

    “大姐,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谁说不能生孩子,就是没用了!”

    十八岁的安夏,虽然没有结过婚,也没有生过孩子。

    但是她的三观告诉她,女人的作用并不是生孩子。

    而当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男人时,那也不应该是以为了男人生下一个孩子为目的的。

    “小妹?!”

    “夏夏?!”

    安家母女都没有想到安夏会这么的出现,而且,也更加的没有想到,她在听到了这些话之后,反应会那么的大。

    “大姐,你老实告诉我们,大姐夫现在对你是不是很不好,是不是经常不回家?”

    “没有没有,你大姐夫对我挺好的,每次跑车回来都会给我带礼物补偿我……”

    看着安蓉极力的在为朱大伟说好话的模样,安夏心里只觉得不舒服极了。

    “大姐,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想让你好的,你不要说谎,跟我们说实话吧。”

    在安夏的紧紧追问下,本来不打算说实话让自家人担心的安蓉,只得是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安妈妈才明白了,她家的大闺女现在的处境竟然这么的艰难。

    因为被检查出来,她不能生孩子。原本就因为五年没能生出一个孩子,而看她不顺眼的婆婆,对待她的态度上,那就更加的不好了。

    每日里安蓉不仅是要出门上班,还要把家里的家务活给全包了,伺候婆婆一家人。

    而朱大伟,更是每日里都不怎么回家,以前好歹还两三天回家一趟,现在是一个星期都可能不回来一趟了……

    “离婚!”

    虽然安蓉说的还有所保留,但是光是听着这些,安夏就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

    这太恐怖了,她大姐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哦!

    不就是因为没法生孩子吗?至于对她家大姐那么苛刻吗?

    “大姐,那个家你还能待吗?我们家现在日子这么好,何必要去别人家里受那个罪。”

    然而,令安夏没有想到的是,她提出了离婚这个词后,不仅仅是她家大姐不同意。

    就连最疼爱孩子的安妈妈,也没有同意安夏的提议。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你大姐那是跟你姐夫过不下去了吗?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日子是慢慢磨合出来的。”

    听着安妈妈的话,安夏只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不赞同的安妈妈,她震惊的说道。

    “这还没有过不下去吗?我大姐现在在那个家里不就是一个被人使唤的佣人吗,而且,那个男人都一个星期不回家了,还算是老公吗?这样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可怜的安夏同学,她可不知道,在‘大人’与‘长辈’的世界中,那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女人不能给夫家生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大罪了。

    而这样,男方家里都没有嫌弃女方要离婚的话,那就更不能离婚了。

    “你这孩子懂什么,你姐夫一没有家暴你大姐,二也没有对不起你大姐,好好地,离什么婚。而且你大姐又不能生孩子……”

    一听着安妈妈说她大姐不能生孩子好像是什么罪过一样,安夏就觉得脑袋疼。

    “停!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啊。大姐不能生孩子怎么了,这是什么错事吗?”

    但是看着安妈妈和安蓉的脸上却是好像在回答着,‘这就是错事’的模样,安夏无奈了。

    她下意识地,就将朱大伟可能出轨的事情给说了。

    “妈,我那个传说中的大姐夫,他出轨了,他对不起我大姐了,你说怎么办吧。”

    “什么?!出轨?!蓉蓉,大伟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当听到了出轨那个词后,安妈妈再也不能淡定了。

    她的目光震惊的看着安蓉,诧异的说道。

    而此刻,安蓉的脸上也是震惊的神情。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夏,疑惑地说道。

    “夏夏,你说什么呢?你姐夫什么时候出轨了?”

    “大姐,你不知道吗?”

    安夏见着安蓉似乎是不知道的模样,她狐疑的反问道。

    “你跟他可是最亲密的夫妻啊,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出轨了吗?”

    听着安夏这句反问的话语,安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嘴巴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

    “蓉蓉?”

    “我……”

    安蓉张了张口,但是却有觉得憋闷,没法说出话来。

    以前是她忽略了的,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她的老公朱大伟在跑出租的时候,经常一个星期不回家,一回家了,就是将所有的衣服扔给她来洗。

    而她在给他洗衣服的时候,从他的衣服上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儿,甚至有时候,还有女人的头发丝……

    可她一直觉得,那可能是她丈夫的乘客无意间留下来的。

    但是今天……她家小妹那么确定的说她老公出轨了,她有些动摇了……

    “蓉蓉,夏夏说的都是真的?!大伟真的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这一回,安妈妈总算是有了安夏心目中那个疼爱自己的孩子的母亲的模样了。

    但见着安妈妈将手里的洗碗布一扔,特别霸气的说道。

    “离婚!朱大伟那个混蛋竟然敢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蓉蓉,离婚吧!这个男人,咱们不要也罢。”

    面对安妈妈的霸气,安夏只想啪啪啪的为她家妈妈鼓掌打call。

    “妈……如果大伟真的出轨了的话,那也不能怪大伟,要怪,也只能是怪我没用,不能给她生孩子……”

    安蓉却是难受的低下了头,痛苦地说道。

    此时,安夏听着自家大姐的话,只觉得自家大姐的脑回路也实在是太神奇了。

    男人出轨还能怪女人不能生孩子?这明明是道德上的问题嘛!

    怎么能怪的到女人的头上!

    “大姐,你能别这样说吗?你这样说我感觉特别生气。如果说,那个男人真的在意你不能生孩子的话,那他完全可以选择跟你离婚,在去找一个能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啊。可是他没有,他没有跟你离婚,而是选择了婚内出轨,这真的完全不怪你。要怪的话,只能是怪那个男人太渣了。”

    安夏愤愤不平的在为自家大姐讲道理,想把她错误的观念给掰回来。

    “恩,夏夏说的对。妈本来也是想着,你不能生,朱大伟还能跟你过下去,说明这人不错,即使你婆婆待你苛刻点,也还能忍下去。

    但是,如果说朱大伟外面有别的女人了的话,那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听着安妈妈和安夏的话,本来一直小心翼翼生活在朱家屋檐下,一直在隐忍着自己情绪的安蓉,总算是爆发了。

    一直以来,因为她不能生,婆婆对她的辱骂,老公对她的冷暴力,让她自卑而又愧疚。

    因为她觉得,一切都是因为她不能生,一切都是她的错。

    但是现在,当她的母亲,和她的妹妹告诉她,这些并不是她的错……

    “妈,可我跟大伟到底还是结婚五年了,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我想在给大伟一个机会……”

    ……

    在安蓉的哭声中,安夏决定,将战场还是留给她家的母亲吧。

    她啊,还是去她家儿子莫嘉树那里,好好地打听打听,她家大姐的婚姻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而当安夏去了解了之后,那是,再一次的被刷新了三观。

    “什么?!朱大伟那个渣男竟然将小三的儿子抱回家里给我大姐养?!”

    “什么?!我大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辛辛苦苦的养了小三的儿子几年,小三还有脸回来抢老公抢儿子?!”

    “什么?!朱大伟那个死渣男竟然抛弃了我大姐跟小三结婚了?!”

    当从莫嘉树的口中得知了这些事情之后,就算是安夏这么温和淡定的一个小姑娘,那都是炸了。

    “离婚!必须离婚!”

    这样的渣男,早离早好!跟那样的渣男生活在一起,简直是地狱啊!

    不管她大姐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可一定是要让她大姐离婚,好早点脱离苦海。

    只不过,她该怎么让她家大姐对那个渣男彻底死心呢……?

    安夏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就将目光放在了莫嘉树的身上。

    “嘉树,你有什么意见吗?”

    可惜,纵然莫嘉树有千百种弄死渣男,让渣男跟他姨母离婚的方法。只不过,在他家母亲的面前,他还是得要装成守法小清新的模样。

    “要不……请个私家侦探先调查一下在说?”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有点晚,小可爱们可以先去睡觉,明天早上再来看,啾咪mua!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