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灵天幻梦 > 第二百零六章 起源初现(二)
    与此同时,军委和监察部联合行动的对帝都起源组织的搜查也在悄悄地展开,由于安小语的不断出现吸引了起源安排的人手,监察部终于找到了起源组织在帝都当中潜藏的蛛丝马迹。

    就像安小语所想的那样,虽然军委和监察部这些帝国机构,虽然结构臃肿,行动缓慢,但是从人手到资源上,都远远不是她所能够想象的。或者裴虎这些人在安小语的面前,表现得人畜无害。

    甚至有些人还带着各种逗逼的属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帝国的这些工作人员,在严格和成熟的办事流程下,完全可以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在这样的整体面前,起源这种依靠利益形成的组织,简直不堪一击。

    为了针对起源的各种高手,修行总盟出动了。据说米黄亲自出面,请求四大修行世家派出了他们得力的子弟,各处修行学院和修行机构也开始运转起来,派出了大量人手。

    神谕院当然不会缺席,帝都驻军自从魏京昌下台之后,也开始走上了正轨,守备军队开始遍布帝都的每一个角落。监察部潜伏在帝都各个企业、世家,各个阶层的间谍组成员,也开始行动起来。

    许何如、许时、魏方圆三个人,成为了这次行动当中监察部、军委和修行者的各自领导者,开始根据影子和米黄设计好的方案,在帝都展开了他们的阵势,准备彻底将起源这个毒瘤,从帝都拔除。

    魏方圆此人,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异类。

    分明不是修行世家的人,但是天赋极高,又很好运。据说年轻的时候出去旅游,在一座古观的神像下面,找到了一个暗格,获得了他现在修行的阴阳双修**。

    从此魏方圆一飞冲天,不出二十年就越过了大师境界,直接到达的宗师的境界。虽然修炼过程不堪入目,但是修为境界的提升确实有目共睹,甚至修行总盟里都有些人羡慕。

    而从第一魏家出来之后,魏方圆直接到了军委任职,只是个挂名的职务,军委的人却都知道,只要有针对修行人的任务,魏方圆总是第一个上蹿下跳的人。

    在这次的行动中,他又直接脱离了军委的体系,直接受到了米黄的任命,统领所有的修行者,执行这次重要的任务。

    有人曾经猜测,魏方圆的双修功法在提升修为境界的同时,很可能导致了他的心境修为不足。所以他经常需要和修行人对战提升自己的心境,这才形成了一旦有事他就跳出来的特色。

    好在魏方圆运气极佳,实力又强悍,每次的任务都执行得很完美,所以上面对他这种作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的行动,还真的是上面第一次主动任命他作为领导者去办事。

    所以魏方圆的兴致很高,尤其是对于这些起源的人。

    起源组织发展时间很长,早在雪涟遇到起源的发起者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只不过帝国发现的比较晚,普通民众中获知率也不高,所以一直是作为暗地里的存在。

    帝国曾经也想过将起源在帝都的分部彻底拔除,一是因为找不到任何线索,二是没有一个契机,三也是因为没办法牵扯出修行家族出手,在帝都又不能大规模动用机甲,所以军委有心无力。

    现在事情就好办了。

    起源如此大规模地在帝都行动,就是为了百岁、陆宇琪和安小语。现在百岁和陆宇琪被掳走,军委和朝阁都被惊动,安小语前去调查,最后身受重伤,如果不是管理员出现,便是不可挽回的局面。

    把安小语当成宝贝的四大修行世家在第二安家的号召下,开始协助军委和监察部行动,甚至连宗师都派出了四位,加上魏方圆这个宗师境的大修行人,整整五个宗师的阵容。

    就问你怕不怕?

    起源的帝都分部,经过调查,被发现就在一座堤坝的下方。

    当初起源组织的人以长生的利益勾结朝阁官员,在建设河坝的时候悄悄建设了河坝下方的秘密基地所在,并且在建成地下部分之后,认为引发了一场事故,将之前施工的人全部抹杀掉。

    而朝阁上报的是情况确实意外事故,于是事情很快被人淡忘了过去,又一批工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继续建设了河坝的主体结构,完成进度很完美,河坝运转也很正常。

    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个河坝的下方,居然藏着如此一个巨大组织,在帝国心脏处的毒瘤。

    魏卿玄作为三千帝国机甲系学生当中的佼佼者,申请参加了这次对起源的铲除行动。跟随在大部队的后方,魏卿玄将随着主力进入河坝下方的基地当中,进行最后的扫尾工作。

    整个队伍首先由少量机甲强势突入,随后是修行者与武装士兵的混合编队,进行攻防交叉的阵地占领,抢先占领入口位置的有利地位,然后由整编军队进入,缓慢向基地内推进。

    而修行者在完成阵地占领之后,就会从各个方向扩散到基地当中,起到侦查排除和制造混乱的作用。配合配备机甲的军队缓慢推进,一点点地取得整个基地的控制权。

    而五位宗师,则由两位随同军队进入压阵,剩余的三位在基地的上方防备,防止外来支援和内部人员从上空突围。

    行动进行得很顺利,起源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帝国将对他们进行打击,在基地当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人员。被留下来的人,大多都是接触起源核心并不多的弃子,还有一些准备干他娘一炮的死士。

    机甲很快地突入到了基地当中,守卫抵挡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节节败退。随后,修行者进入,军队开始向前推进。

    魏卿玄跟在大部队的后面,本来预想中的炮火连天并没有发生,一切都似乎变得顺利了起来。当军队全部进入基地并进行展开之后,魏卿玄所在的队伍开始从入口开始,进行清理工作。

    首先要将受伤的士兵送往救护处,接着把地上留下的尸体安置在特定的区域,由专门的人监管。随后要收集一些起源的相关信息,搜查一下基地当中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然只是扫尾,但是任务也并不安全。

    魏卿玄亲眼看到就在距离自己身边不到五米的地方,正在搬运尸体的战友,被假装尸体的敌人三枪打在了胸口。当魏卿玄一枪打爆敌人的头之后,他看着自己的战友在血泊当中缓缓地死去,眼神当中逐渐失去了光彩。

    这样的经历,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魏卿玄并未胆战心惊,也没有太过悲伤,作为世家的大少,作为世家培养的继承人,他有相当的心理准备,要面对自己所选择的的道路上理应遇到的所有困难。

    包括看淡生死。

    随着队伍逐渐推进,魏卿玄总共救助了五名队友,处理了七具尸体,而随着他队伍的突进,整个基地开始在帝**人的掌控当中。

    在前进的时候,魏卿玄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说是基地的下方有几名被俘的帝国民众,需要一个扫尾小队的人进行救助和接应。

    本来就是为了调查陆宇琪被掳走的事件才报名参加这次活动的魏卿玄马上要求自己的小队前往救援,很快就得到了批复。于是带着三千学院大二的四个同学,魏卿玄脱离了大部队,穿越了刚刚发生战斗区域,前往了基地的最下层。

    当魏卿玄到达基地下层的关押所的时候,关押所的门已经被士兵用工兵身上所带的工具破开了,四个普通人在关押所的门口,地上还落着已经被解开的铁质锁链。

    魏卿玄眼前一亮,看到了百岁和陆宇琪。

    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带走?魏卿玄一边好奇一边走过去。陆宇琪看到魏卿玄之后,脸上露出了喜色,但是也很难掩盖她脸上的憔悴。

    刚刚经历了假酒和跳楼之后,陆宇琪再一次被人掳走,估计什么都没吃,也不敢睡觉,时间再长一点的话,恐怕她缺乏锻炼的身体就要坚持不住了。

    看到魏卿玄到了之后,陆宇琪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直都很坚强的女孩扑到了魏卿玄的怀里,在他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哭了出来。

    魏卿玄手忙脚乱地安慰着陆宇琪,几个同学带着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走到了其他三个人的身边。

    百岁拒绝了别人的帮忙,甚至还想申请携带武器随同大部队一起进攻基地的深处,但是请求被驳回,原因是百岁并不属于帝都驻军的一员,而且没有进行过战前部署,此刻的身份也只是被救援者。

    垂头丧气地跟在了三千学院学生的身后,百岁实在是有些不甘心,看着大部队的离开,再看看抱着陆宇琪的魏卿玄,跟旁边的两个学生提议说:“不如我们在这边清理一下?”

    两个学生一愣,感觉他们都是扫尾部队,在哪清理不是清理,于是欣然点头,留下两个人照顾另外两个普通市民,魏卿玄安慰陆宇琪,他们三个带上了武器开始清理这一片区域。

    百岁的想法其实很简答,既然自己不能跟着大部队向前,总想要为这次的战斗做些什么事情,正好魏卿玄他们来了,也正好陆宇琪那个状态不太适合直接送走,不如把力所能及的事做一做。

    说实话,在帝都的这些日子,百岁感觉无聊到了极点。每天不是休息就是在裴虎的门口站岗,偶尔被白茑抓壮丁,整理一大堆自己看都看不懂的文件,每天行动还要受限,也没有熟人。

    这样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想想之前自己在垆坶县驻扎的时候,轮班休息的时候还可以往山上跑,和山上的猴子一起玩。有的时候帮县里的大爷大妈干点家务活,然后蹭上一顿美味的饭菜,快活至极。

    叹了一口气,百岁从地上搬起了一具尸体,扔到了一边的空场上摆好,仔细检查了脉搏和呼吸,甚至还想补上两枪过过瘾,但是想到虐尸违纪,还是算了。

    走到了角落的房间,百岁发现了一处布满了服务器的屋子,里面的服务器还在运转。

    这里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或者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将资料清理完全呢?

    百岁走进房间,把枪背在身后,看着面前的服务器,上面用标号牌写着从1到25的分区,走到中央的显示屏旁边,百岁打开了光屏,查看着服务器里面的资料,发现里面的东西果然全都被删除得一干二净了。

    摇摇头,百岁抬手就要关上光屏去下一个地方。

    突然,他的手停在了键盘的上方,有些纳闷地看着光屏上显示的信息,往下翻了翻,结果发现,整个屋子里一共有二十五个分区,而光屏上显示的分区,则只有二十三个。

    剩下的两个分区是怎么回事?

    百岁顺着标号牌找到了第二十四和第二十五分区,抬起头来看着上面如正常一般闪亮着的灯,伸出手将其中一块存储器拉了出来。

    当存储器的全貌出现在百岁面前的时候,百岁整个脸都变得苍白起来,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的时候,百岁疯了一样的跑向了外面,一把抓住了魏卿玄的手。

    魏卿玄都要疯了,陆宇琪就算了吧,你一个大男人过来凑什么热闹啊?

    但是看到百岁布满汗水的脸,魏卿玄瞬间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松开了陆宇琪放在旁边,问百岁:“发现什么了?”

    百岁颤抖着声音说:“定时**……两个冰箱那么大的定时**!”

    魏卿玄的脑子“嗡”的一下,失去了思考能力。

    定时**的消息从魏卿玄和百岁这边传到所有人的通讯器的时候,**的倒计时已经剩下了不到半分钟。

    敌人的时间算计很精确,加上基地当中留下的死士进行时间的调控,定时**的时间被精确控制在了军队全部进入基地内层,而无法从容撤退的时间范围。

    魏卿玄带着陆宇琪,百岁和其他几个人带着剩下的两个普通民众,直接朝出口的方向跑去。

    就算不能够逃离,如果尽量远离爆炸威力最大的范围,就算被掩埋在废墟底下,等待救援还能够有一线生机。

    然而起源会让他们得逞的吗?

    爆炸在逃亡路上瞬间发生,强大的气流从身后冲击而来,然而还没有等爆炸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中消散,巨大的水流声紧接着传来。

    基地的六处爆炸点,并不是为了通过爆炸来对帝**方进行杀伤,而是为了将基地下方的薄弱点爆破,引导河水灌入基地内部,依靠坍塌的基地和倒灌的水流,将进入的军队全部留在地下。

    巨大的水流从身后涌来,振荡和冲击将魏方圆九个人拍在了地上,他们挣扎着站起来,看着已经没到了腰上还在不断上升的水面,魏卿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怎么办。

    这个时候百岁扯住了魏卿玄的手臂,转身就往回走:“留在这里必死无疑,我们从爆炸的洞口逃出去!”

    魏卿玄眼前一亮,跟着百岁冲进了汹涌的水流当中。

    随着六处爆炸点的爆破,整个基地的底下支撑已经扛不住上层水坝的重量,楼顶在水压和重量下不断崩溃。就在魏卿玄和学生们带着人质冲进洞口喷入的水流时,整个楼顶轰然坍塌。

    魏卿玄带着陆宇琪,百岁自己一个人,两个学生带着一个市民,穿过湍急的水流,终于游到了河道里面,摆脱了身后水流倒灌的吸力。

    陆宇琪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河坝的外壁上已经破开了几个巨大的洞口,其他各处也开始龟裂,整个建筑的摇晃崩塌,在水面和水下带起了一阵阵的冲击。

    上层掉落的石板和碎块,从水面上掉下来,如同陨星天降一般。陆宇琪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其他的人也在转身看着基地的后方,几个学生担忧着基地里士兵的安危,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

    几个人终于找了一个平缓的岸边,钻出了水面。不知是不是上天悲悯,今年秋天的第一场雨突如其来,乌云在转瞬间遍布了天空,豆大的雨点落在了魏卿玄他们几个人的头上。

    他们都没有躲避,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看着远处已经只剩下废墟的河坝,默然无声。

    魏卿玄因为带着陆宇琪,被水呛了两口,这时候咳嗽起来,吐了两口胃里的水,叹了一口气,对他们说:“走吧,先回去再说。”

    其他人沉默着点点头,陆宇琪心里很复杂,抓着魏卿玄的手臂,感觉他走路似乎有些摇晃,不知是不是因为亲眼看到了这样的惨剧,心里备受打击。

    说实话,就算是陆宇琪,心里也很难受。明明被救的是自己,明明如果军队不来,应该死去的只有他们四个人,现在那座废墟当中,不知道死去了多少陌生的恩人。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能接受。

    回到河坝之后,魏卿玄很惊喜地发现魏卿玄和几个学生都活了下来,人质也被解救了出来。听着百岁汇报的发现**的过程,魏卿玄和许时的眉头皱了起来。许何如已经开始调了救援机械,冒雨开始搜救废墟当中的人。

    被救下的人质和几个学生被安排在了临时的安置所,很快被人带了下去,许何如、许时和潍坊原则正在和几名宗师一起协助救援,同时商量着如何向上面汇报和掩盖消息。

    魏卿玄在旁边看着搜救工作的绽开,久久不愿离开。

    陆宇琪站在魏卿玄的旁边,在雨中抓住魏卿玄冰凉的手,站了良久。

    突然,魏卿玄的身体晃了两晃,陆宇琪慌忙抬头看,只看到魏卿玄倒地不起时委顿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