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灵天幻梦 > 第三百四十章 管千川(二)
    雷帝的沉默,让管山桐压力山大。

    像雷书失窃这样的大事情,雷帝一言不发的态度,让人难以捉摸。

    很多人都在背地里猜测,雷帝已经对管山桐失去了信任,甚至想要将管山桐撤离雷子的位置,另外寻找一个继承人。

    毕竟这是第一次雷帝将家族的事务全权交给管山桐来自己办理,而且还不止涉及到第一雷家,牵扯到三千学院、军委、朝阁,涉及到第一雷家与帝国的和谐统一。

    甚至还带上了玉守灵尊。

    灵尊,这是帝都修行界对于玉守的尊称。

    万物灵长之尊位,就连太古万族当中的老家伙对这个称呼都没有任何的意见,当然,这个称呼也只能在私下里说一说,因为玉守好像不是太喜欢灵尊这个名字。

    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了这么多的方面,而管山桐到现在也没有拿出一个切实有效的解决办法,只能被人带着向前跑,到处追查管千川和点墨。家族当中开始有了不同的声音。

    那些在闭关当中的家族人物在动乱当中纷纷醒来,因为他们在闭关修炼,等出来的时候事情已成定局,所以他们很爽快地抛开了自己的责任,开始背地里对管山桐指指点点。

    管山桐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单纯地依然在查找着管千川,等待着安小语的消息到来。但是背地里,管山桐其实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在派自己的人手进行着另外一项方案。

    起源带走了雷书,而灰绳带走了钥匙,就像安小语说的,他们绝对不会成为合作关系,至少在现在不会。

    然而起源想要得到雷书,就必须要拿到钥匙,这势必要和灰绳产生冲突。

    而如今起源在帝都的形势和地位,决定了他们只能依靠现在的这个时机与灰绳进行任何一种方式的交流,不然等到这场大战过后,起源连管千川这样的底牌都开始掀开,过后必然没有在帝都再次肆无忌惮的能力。

    届时起源于灰绳必然产生冲突,只要他能够先他们一步,就能够趁机将雷书和钥匙同时夺回来。

    但是这个计划有一个关键,那就是到底应该如何事先得知起源与灰绳见面的地点。

    而这个关键的根源,就在于灰绳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带走钥匙。

    难道灰绳想要进入修行世界?想来并不可能,冒着得罪修行界最大势力的风险得到一个进入修行界的机会,这不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所以说,灰绳带走了雷书的钥匙,所求方一定是第一雷家而非起源。而牵扯到起源,灰绳也就更能将钥匙的筹码放在天平最倾斜的一段,加重自己的筹码。那么灰绳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

    管山桐其实在期待着安小语的调查结果。

    根据安小语的了解,次元空间简易门的研究,现在还只限于帝都,只限于三千学院,提供使用的场所,也只有各个空间实验室和监察部这样的部门。

    想要窃取一张空间简易门,就只能从这两方面入手。

    监察部肯定是不可能了,里面全都是整个帝国最人精的家伙,从来都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被人许诺就陷入了麻烦里面。所以只能是三千学院下属的空间研究所里有人偷了简易门,然后卖给了灰绳。

    这样的事情在整个帝国数见不鲜。

    就像是百省会战之前安小语抓到过的那个摄影爱好者,只是因为在网上被骗了,然后就去拍了禁止拍摄的实验室。

    如果能够找到当初将简易门卖出去的人,那么安小语就很可能顺着这条线,找到当初交易的场所,再顺着交易地点和交易人身上的气息,还有些希望能够找到当初拿走简易门的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即使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管山桐现在所缺少的,只是一个范围的缩小。

    只要安小语将灰绳的总部范围确定在帝都的某个区域,靠着第一雷家的人脉和人手还有各种奇人异士,很快就能挖掘出灰绳真正的老巢到底在什么地方。

    当然,管山桐也并没有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安小语的身上。

    寻找管千川的行动依然还在进行,目前为止,管山桐认为雷书还放在管千川手中的可能性极高。管千川并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就这样干脆地将雷书交给起源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生命。

    他不是魏方寸,他还有着宗师境界的实力,没有任何人能够直接威胁管千川,只能任由他坐地起价来去自如,除非你派五个以上的宗师高手同时围攻,还有可能拿下他。

    但是之后呢?管千川会将雷书带在身上吗?笑话!

    所以另一个办法就是,比起源和灰绳先一步找到管千川,问出他的目的,许一承诺。

    毕竟对于雷家人来说,雷家的承诺还是可信的,在诚信度上,雷家相比于起源和灰绳这两个邪门歪道占据有绝对的优势。

    可现在的问题是,不管是灰绳的总部还是管千川,都不是那么好寻找的。

    管山桐在不停地想着办法,根据整个帝都的形式判断方向,同时调整着部署。但是在外人看来,管山桐就像是一直坐在那里沉思,手足无措只能在原地装模作样。

    而安小语和仲密的冲突,也在这个时候彻底爆发了。

    仲密的态度相当坚决,一定要安小语跪下道歉,然后才会将自己的得知的消息告诉他们。安小语怎么可能向这种人下跪?下跪就不用说了,道歉都不可能。她的态度同样坚决。

    仲密冷声拂袖而去,安小语冷冷地看着仲密离去的背影,知道这个人不会这样善罢甘休,既然他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消息,没有和他们分享,必然是要自己去行动。

    安小语想了想,直接叫来了招收叫来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安家的人,低声吩咐了两句之后,安家的人直接运转伏地魔身和伏地魔影朝着仲家的队伍追了过去。

    那边的先不去管,安小语直接和宇文岚带队搜查了整个三千帝国的空间科技实验室,很快就找到了实验室当中曾经伪造实验数据偷取过空间简易门的人,甚至还有一个副教授。

    副教授倒是很清白,因为他一直在实验室工作,还没来得及将简易门带出去。按照他的说法,是自己家的夫人娘家距离这边实在是太远了一点,想要用这种东西来送个东西啥的。

    而且从数量上来看……

    副教授毕竟是副教授,负责一整个实验室,直接偷了厚厚的一沓简易门,而且都是全新的,pass。

    安小语打开了感念,询问了每一个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偷简易门的研究员,居然是个年轻的女子。

    事情的经过也很简单,长年混迹于研究所底层的研究员,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所以迷上了一些精神药物,很快就产生了依赖性,发现自己的口袋里没有钱之后她开始动起了歪心思。

    就在这个时候,灰绳的人找到了她,很爽快地说让她偷一套只剩下两三次的建议门出来,报酬是一大堆的精神类药物,而且还是非法的大剂量产品,这种药物对灰绳来说简直就是自己的大白菜。

    然后,她就伪造了一个实验数据,趁着加班的时候将简易门给偷了出去,交易成功。

    研究员被护卫队带走之前,安小语记下了他们当初交易的地点,还有和她碰面的人的样貌,直接孤身一人来到了当初他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那个小酒馆,乌烟瘴气的一看就是灰绳的产业。

    当带着黑色面具的安小语走进小酒馆的时候,旁边两个手臂上纹着青龙的人悄然地看向了安小语,但是她混不在意。突破大师境界之后,安小语能够感觉到,自己对于力量的把控甚至超过了虚神境界,甚至连凝聚了灵神能够稍微运用法则之力的人她都能够抗衡。

    在整个帝都,除了那几个大势力的老窝,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小语去不得的?

    肆无忌惮地走进了酒馆,找到了当初他们交易的时候坐的那个位子,安小语打开感念,很快就找到了次元空间简易门的气息,还有两道微弱的,过了很久就要消散的人的痕迹。

    空间们留下的痕迹是很难磨灭的。

    当初起源在帝都进行空间传送打开的空洞,在安小语的感念里面甚至到现在还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焰一样,就在那座楼顶上变幻着形状。

    空间简易门虽然收束了空间之力,留下的空间痕迹也不像是空间虫洞那样的耀眼,甚至微不可查,但是这种奇妙的空间波动,还是能够被安小语敏锐地察觉到。

    记下了和那个女研究员同时出现的另一个人的气息,安小语顺着空间的痕迹朝着一个方向追查了过去。

    看到安小语走进店里,在桌子旁边站了一会儿又走开,胳膊上纹着青龙的壮汉还有些差异,但是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他们这些地方,有很多嗑药嗑多了的人,神经都不太正常,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而安小语追着空间的痕迹,很快地就找到了当初那人带着空间简易门离开的路线,也到了当初的目的地。

    就是在这个地下停车场里面,空间简易门的痕迹消失掉了。

    地下……又是点墨。

    安小语有些无语,叹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四周,本来都有些丧气了,但是却突然发现,就在停车场的一个角落里,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连下面的引力放大器的缓冲垫都破裂了,露着里面锃光瓦亮的电磁铁停在一边。

    这辆车上面,有着另一个人的气息。

    车里没有人,安小语看了一下,但是显然,车的主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上面最新的气息残留还很浓郁,顺着停车场一直走向了电梯,然后在电梯的十二楼按钮上,留下了一个新鲜的停留。

    十二楼的楼道里,气息向前延伸过去,一直进入了一扇门里面,安小语没有贸然走过去,而是找到了最近的洗手间,将自己关在了单间厕所里面,神魂离开了身体,穿过了墙壁,来到了那扇门后面的房间……

    管山桐的好运终于要到了,灵脉一支的太上大长老坚持不懈,终于确定了管千川的所在地点。

    带上了第一雷家水脉的好手,管山桐走出了雷家大宅。

    看着面前的这个破旧的酒吧街,管山桐皱起了眉头。根据灵脉一支太上大长老的消息,管千川就藏身于这个酒吧街的一个角落里面,雷书并没有带在身上,并不知道他将雷书藏在了什么地方。

    然而就在管山桐来到这片酒吧街的时候,他开始意识到,他们陷入了骗局当中。至于这个骗局的背后到底是灰绳,还是起源,还要等打过了再说。

    在酒吧街的角落里,隐藏着很多气息隐晦的修行者,普遍的修为境界都在大师境,甚至还有一个虚神境界。

    将对方的实力全部放在眼中,管山桐不由得纳闷了。不管是起源还是灰绳,是不是都太看不起他管山桐了?就靠着这些人,就想要阻止第一雷家前进的步伐吗?

    然而下一刻,管山桐的眼睛直接眯了起来。

    就在他们查看情况的时候,无数道蓝色的激光束直接从他们的背后抄了过来来。

    在目前为止,人的身体想要抵挡激光武器仍然是一种奢望。修行人想要减少激光武器对自身的伤害,除非达到了灵神境界,利用天地法则的效果来即将激光武器的杀伤力削减。

    但是大师境还是一打一个窟窿。

    虽然激光武器一直都被作为对生物打击的最无效武器手段,但是那也只是单兵武器的情况。毕竟在有限的体积和重量下,一个士兵能够承受的武器重量,限制了激光武器的发射威力,将激光的半径控制在了十毫米一下。

    而且激光产生的高温会瞬间灼烧伤口,将人体洞穿之后,伤口焦糊,根本不会造成出血,因此激光武器单一对付生物的时候,除非能够做到一击毙命,不然很难快速起效。

    可现在的情况是,这里有至少上百支激光步枪,就算是撞运,也能打死几个人吧?谁又知道被打死的不是自己?

    管山桐带人开始在酒吧街隐蔽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分散和隐蔽,之前隐藏在酒吧街里面的那些人,也开始悄悄地摸向了他们的身边,呈合围之势,向他们包围了过来。

    管山桐心里暗道不妙,如果被他们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他直接冲天而起,朝着远处那些手持激光武器的人飞了过去。飞了好一会儿,管山桐几乎要骂娘了,他们居然是狙击武器,射程长度几乎达到了一公里,而且相当的分散,想要一下解决根本不可能。

    整个半空当中瞬间湿润了起来,水脉一支的能量从管山桐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扩散到了天地之间,几道落雷从天空瞬间划过,直接在隐蔽的角落,将手持武器的人劈成了焦炭,然后是下一个。

    但是就在管山桐处理这些人的时候,酒吧街另一个角落里面,悄悄地摸出了一个人影。

    “你是什么人?”仲密直接抓住了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老头身上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满身都是酒气,还带着长久没有洗澡的酸臭,白花花的头发蓬乱地顶在头上,都擀毡了,沾满了尘土,甚至还带着几个饭米粒在后脑勺上。

    听到仲密的叫声,听着前面的雷鸣和激光光束射到地上和建筑物上面的 声音有些瑟瑟发抖,带着黑眼圈和潮红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大人,我就是……就是昨天喝多了没醒过来,您行行好,我保证什么都没看见!”

    仲密看了两眼老头,觉得这种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关注,就算他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也断然不会有人相信。

    随便挥了挥手,仲密有些嫌弃道:“滚吧!快点!敢说出去一句,你知道下场。”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老头连滚带爬地赔笑离开,仲密重新看向了前方的战场,脸上的兴奋不言而喻。

    “加快速度,一定要将这些灰绳的叛逆抓起来,夺回第一雷家丢失的宝藏,到时候,我们就是第一雷家的功臣!抱上了雷家的大腿,什么第二安家,都不再是我们的一合之敌!”

    仲密呼唤着,带着仲家的人,朝着前方被激光武器压制住的对手,亮出了手中的刀兵。远处的轰隆声震天,仲密却丝毫都没有想到,自己想要下手的这些人,就是他们想要抱上大腿的雷家

    就在这个时候,仲密的心里还在不停地想着,如果自己将雷家的宝藏寻回,那么自己在家族当中的地位就会一步登天,直接上升到和家主平齐的位置。

    当初排挤过他的那些政客,当初嘲笑过他的那些族人,都将在自己的脚下委曲求全,到时候……

    想着想着,仲密都要笑出声了。

    就在他们向前摸过去的时候,连滚带爬离开的白发老头,已经到了一条小巷的拐角,只要除了这条小巷,就离开了这条酒吧街。

    他站在拐角的位置,看着已经开始爆发战斗的酒吧街,嘴角冷笑了起来,完全不似刚才那副颓废萎靡的样子。看了一眼仲密,又看了看远方的落雷,白发老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酒吧街。

    很快,一个全身缠绕着黑色绷带的人出现在了白发老头的面前。

    “东西!”点墨在阴影当中冷声说道。

    白发老头笑了:“东西藏在一个谁也猜不到的地方,现在,我要加价!”

    “不要得寸进尺!”点墨身后的阴影,化为了无数的尖刺。

    然而白发老头却不以为怵,身上隐约缠绕上了青黑色的电光,在空气中滋啦作响。

    “你以为我管千川这么多年是吓大的?”

    “我要加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