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之桃夭追夫 > 第一五五章 墨离的脉象
    又过了两日之后,墨离也回来了。只是墨离的状态很不好,整个人显得非常的虚弱,精神似乎也有些恍惚。刚进门便晕倒了。于是众人手忙脚乱的将墨离送回了房间。

    恰巧玉容还未离开,所以为墨离看诊的事情也自然落到了玉容的头上。只是玉容把脉的时间越长,眉头就皱得越紧。看得围在周围的众人也是心惊肉跳的。

    “墨离他究竟是怎么了?”虽然之前的时候,因为兮梅的关系,桃夭对墨离很是失望,甚至也曾想过,如果自己不那么执拗的选择重活一世,是不是才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只是如今看着他惨白的面孔,她心里还是会止不住地疼。原来有些人一旦放进心里,便拿不出来了。即便你会恨他怪他怨他,但是你却仍旧希望他一切安好。那些所有的恨、怪、怨不过是因为你还爱着他。

    “恕我无能,我实在是诊不出墨离的脉象有何不同。他也许只是过于劳累了。我明日再为他看看。”

    桃夭对于玉容的这个诊断是不信服的,即便是墨离劳累也断不会如此啊。墨离的情况,反而更像是身体遭受了什么重创。只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等明日再看看。

    兮梅最初看到墨离这个样子的时候,也是心惊不已。在听到玉容的诊断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她一方面希望玉容能诊断出墨离的脉象,一方面又希望她诊断不出来。因为她自己是十分清楚的,墨离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凝砂的作用。她怕玉容诊断出来原因,从而推断出是自己害了墨离(虽然这一切并不是她本意)。可如今玉容诊断不出来,她心里却更担忧了。玉容可是岱舆山的首席大弟子,如果她都诊断不出来的话,这说明墨离恐怕真的离不开加了凝砂的琼香了,而自己也要一直受明华的控制了。最重要的是倾巢之下,焉有完卵。通过魔修攻打方壶山这件事情,她也忽然明白,若有朝一日,自己对于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自己就会被她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谁叫自己因为贪念,导致了这一切呢?可是墨离是无辜的,她已经因为自己的私欲害了一个昔日的姐妹,如今难道又要搭上最爱的人的性命吗?可是即便她心里有千万般悔意,也是无从对人言的。在没有解决墨离的事情之前,她还要对明华马首是瞻。

    她离开方壶山前去岱舆的时候,她就遇到了半路等着的明华。

    “你没有投毒?”明华的声音带着狠辣,还有一些经历世事的沧桑。兮梅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回答一个是,立刻就会成为她手中的亡魂。

    “我确实将药粉放在了饮水之中。整个方壶山没有中毒的只有我和墨离。其余的人则是因为服用了桃夭手中的解毒丹。解毒丹虽然不能解毒,但是却压制了毒性。所以,那些魔修是你派来的?”

    “嗯!”明华低沉的应了一声,但是听得出来,声音中带着不快。

    “我们之前说的不是这样的。你并没有说会派人攻打方壶山。”

    “哼!”明华冷笑一声,“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只需要做我交给你的事情就行了。诺,这是你要的琼香。”明华对着兮梅的方向看也不看的就扔了过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兮梅能不能接住。

    不过也好在兮梅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你这次出行是为了什么?”

    兮梅打开看了一下明华给的盒子,里面大约有几十颗,然后才回答道,“他们让我去岱舆山求人来帮忙解毒。”

    “此行......算了,你还是去吧,省得他们对你生疑。”明华好像是想哟阻止她去求救的,但是最终却同意了。“之后若有事我会联系你的,我希望你放聪明些,别做些糊涂事,否则丢了性命的恐怕就不止你一个人了。”

    兮梅怎么会听不出她口中的威胁之意,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

    ......

    经过玉容为墨离诊脉这一事,兮梅更不敢贸然反抗明华了。

    晚上的时候,众人都回房休息,桃夭虽然想留下来照顾墨离,但是兮梅一再的出言相讥,桃夭只好离开了。只是出门之后心里仍旧放心不下,便掉转头回去,隐藏了气息,栖在了墨离的屋顶上。

    她掀起了屋顶上的一片瓦,看到一直坐在墨离旁边的兮梅,起身到了窗边。只见她从袖兜中拿出了一块香料点燃放在了香炉中,桃夭见状撇撇嘴,她从来不知道兮梅还是生活如此考究的人。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顾得上去点上一块熏香。因为知道兮梅并不会伤害墨离,因此便也没有动作。只是坐在屋顶上,梳理这几日以来所发生的事情。远处的天漆黑而朦胧,似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

    第二日清晨,桃夭迷迷糊糊地听到有声音靠近,猛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了。此时的人声正是玉容和清风一行人过来的声音。

    她从屋顶上跃下,然后又从外面随着众人一起进到了院子中。

    屋内的兮梅听到声音,为众人打开门。

    “墨离的情况如何?”玉容开口询问,她实在是觉得墨离的情况有些诡异。

    “还未醒来,不过看起来好多了!”兮梅一边让玉容一行人进屋,一边为玉容解释。

    “哦?我来看看!”玉容听到这个有些着急,作为一个医者,她自然对于这些奇怪的病症感兴趣。

    玉容看了看墨离的脉象,依旧探不出什么差别。只不过面色确实看起来好很多了。“当真是奇怪呢。你可有喂他些什么东西?”

    “没有!”兮梅摇头。

    桃夭看墨离的脸色确实好了很多。昨天众人走后,她一直栖身屋顶,后来是见到兮梅趴在床头睡着了,自己后来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可以确定墨离在那之后确实从未服用过任何东西。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看着玉容一脸愁容的模样,桃夭也不知道墨离这种状况究竟好不好。

    “我也不敢确定。不过,墨离现在没有什么危险就是了。你们可以放心!”

    众人听到这个才慢慢地放下心来。

    “咳咳......”这时候床上传来几声咳嗽声。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墨离醒来了。

    “墨离你没事吧?”众人开口询问。兮梅和桃夭冲到了最前面。

    “我没事。可能是这几日有些累了。现在觉得好多了。”墨离觉得睡了这阵子以来最踏实的一觉,连日以来的烦闷也消失了,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畅快的了。

    如今听到墨离亲口说,桃夭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墨离,你查探的情况如何?”清风见墨离气色不错,便询问事情的结果。

    “蓬莱山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我询问过蓬莱山的小弟子,自从我们离开之后,五位仙尊就一道去了别处,至于究竟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分辨了。”

    “什么不好分辨?”清风没头没脑的话,让墨离很是疑惑。

    清风看了一眼桃夭,才对着众人说道,“囚清撤退之前曾说过咱们师尊不知所踪,我与桃夭怀疑,师尊可能落入了魔修的圈套之中。”

    “怎么可能,你别开玩笑了。”月瑶觉得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博衍仙尊的修为,是这凡间无人能出其左右,又怎么能被人算计了呢。

    直到看到清风和桃夭严肃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才慢慢僵住。“真的?”

    “我也不希望是真的,只是师尊的修为,水人不知谁人不晓,囚清如果编造这样一个谎言,岂不是很容易被戳穿?”

    清风的话让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墨离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清风会让自己去一趟蓬莱山。

    “那师尊碧彤仙尊是不是也出事了?”片刻之后,玉容问道。

    清风摇头,“不好说。目前几位仙尊都没有音讯,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联系不到。最关键的是,我觉得魔修那边绝对不会就此罢手的,肯定还会有别的动作。现在各位仙尊行迹不明,又面临这样的难题,恐怕人间免不了一场浩劫啊。”

    “这可如何是好?”皓月在一旁直转悠。

    然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更让人头疼的事情。玉容收到了山上其他师妹的传信,说是员峤和瀛洲那边也出现了中毒现象。玉容要尽快赶去帮忙。

    桃夭送玉容下山,她站在方壶山顶,看着山脚下,隐约可见的房廊屋舍,天下又要大乱了。很多的时候面对命运她有一种无力感。从前因为要让命运的轨迹回归正常,她眼看着百姓受尽苦楚,如今,魔修与仙修一战避无可避,又要牵连这无辜的百姓。其实他们何其无辜,左不过命运二字罢了。

    清漪还没有归来,桃夭只希望到时候清漪带回来的消息是好一些的。只是,她心里隐约明白,恐怕再难有什么好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