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奴妃之倾尽天下 > 第六章 尔雅
    一张英气不失美丽的脸。

    东魏女子脸型较为宽大,但眼睛深邃迷人,黑眉浓密,唇色艳丽。

    尔雅从人群中间向三人走来,上身穿着蓝紫色短褂,上面绣满了繁复的花纹,多是深蓝和红色的图腾,下面一件及膝的同色褶裙。

    空中有细沙扑在脸上,周围一片杂乱,但阿融明显感受到眼前女子锐利不善的目光。

    刚靠近,一条黑色的软鞭便甩过来,阿融自然被吓到。

    但奇怪的是,阿融发现这个女子并不是用皮鞭打她,而是在她周围的地上甩打了几下,鞭子弯弯绕绕,带起黄沙和灰尘。

    单于敖看着她的动作,并未责怪,但脸上的高兴之色已全无,他对阿融解释:“这是我们东魏人向未谋面之人行的大礼。”

    “王上,大妃和尔雅归来,听朵蒙说你来了闹市看沐神节,便也过来瞧瞧,”尔雅不过不屑地瞧了阿融几眼,掩住对阿融惊人容貌的嫉妒,走到单于敖身边便是亲昵交谈,“王上不是一向只在魏宫过沐神节?这次为何来了闹市?”

    “还有,王上,此人是谁?”

    阿融听单于敖解释尔雅的“大礼”,但眼前这位公主对她并未有半点欢迎之意,语气也是毫不遮掩对她的不喜欢和试探。

    单于敖往系马处走,拉过阿融,边走边道:“孤来闹市自是有事,她是孤从南楚带回来的人,孤回魏宫还有要事!尔雅,你自己回雅达宫。”

    尔雅神态气恼,想起一事,连忙道:“王上,今日是沐神节,夜间会有篝火舞,尔雅自请为沐神一舞。”

    单于敖鹰眼前时不曾看过尔雅一眼,听了她的话,霸气的面孔冰冷的神色缓和许多,转头看她:“孤知道了,尔雅公主最会跳祝蹈舞,此事就交给公主了。”

    单于敖对尔雅公主的态度再明显不过,阿融有些惊讶,她并不了解魏宫王室与下属部落之间的事,但隐隐察觉得出单于敖对这个尔雅公主有芥蒂。

    布泰也跟着上去,徒留尔雅公主瞪着眼在原地,她已然被忽略,这次她的怒气比往日任何一次更为大。

    从前王上如何不愿与她亲近,她会热情地主动找他,也不见他如此冷漠陌生。这次,他居然在她面前牵着一个南楚女人的手毫不理会她离去!

    三人骑马走后,侍女其格从街头不远处跑过来,这侍女模样端正,浓眉大眼,但嗓音过于粗气。

    “公主,你让其格一顿好找!”

    “走,我们回雅达宫!”

    尔雅双眼喷火,这时的闹市依旧人声鼎沸,拥簇着沐神的人群并未散去,吵吵嚷嚷的,听得她更是恼火。

    夜空如幕,高高的天顶低垂,一颗颗微亮的星星一闪一暗点在头顶,白白的光芒散在天际,朦朦胧胧,像极了青青草地上扑闪的萤火虫,只不过时节未到,正值春季,不是盛夏,何况就算是在南楚,这个时候也是未有这种漂亮的虫子的。

    楚王宫的花园此刻必是繁华盛开,站在洁白楼宇的栏杆往下看去,光秃秃一片,层层黄沙遍布,魏宫内无一朵春花,夜色漆黑,更是什么都看不到。

    哈格见阿融神态惆怅,担心地拉过她的手问:“阿融姐姐,你不开心吗?”

    往日南楚唯一真心陪伴阿融之人唯有妙兰,在她伤心之时,痛苦之时,担心慰问她,而到了这异乡之地,陪伴关心她的人就只有哈格。

    转头,哈格瘦小的身体站在门口,大眼亮晶晶地看着阿融,他的病已好,阿融心里有愧,哈格之言更是让她心头一暖。

    阿融难过道:“哈格,姐姐害了你,没将你带出魏宫,还害得你受伤……”

    哈格摇头:“不怪姐姐,是魏王害了姐姐!不让姐姐回到故乡去!”

    哈格的语气带着不平和怒火,如今面对单于敖的霸道强留,阿融无可奈何,摸摸他不长不短的细软黑发,叹气道:“哈格,那你呢?你还有亲人吗?”

    “哈格从小到大都没有亲人,只有姐姐!”

    阿融动容,哈格无父无母,孤零零艰难长大,他将自己视作亲姐姐,她如何不为他心疼?

    二人回到房中,朵尼和朵蒙下午单于敖和阿融回了穆达宫后便被布泰带走办事,单于敖也未来穆达宫,房内只余另外两名侍女服侍,阿融喂哈格吃了治伤药,便有一名侍女来报,说是请阿融参加篝火晚会。

    那位尔雅公主在闹市上的沐神节与单于敖交谈时,提起夜间会有篝火舞会,阿融知晓单于敖定是要她作陪,哈格也知道有篝火节一事,见哈格想去玩,阿融便带着哈格一同随两名服侍的侍女去了。

    厚布围成的高大帐篷一个个置在平坦的沙地上,用铁钉牢牢钉在黄沙里,粗大的铁钉上还压着从戈壁处搬来的大石,这样,夜里再大的风也吹不动帐篷。

    一圈圈围在一起,中间留下的偌大地方便是燃烧篝火的处,那名侍女引着阿融和哈格到了一间帐篷,服侍她的两名侍女突然要将哈格往别处带走,阿融不明所以,忙拉住她们问:“你们要将哈格带去哪儿!?”

    一位侍女恭敬回:“姑娘,王上为哈格准备的小帐篷为他更衣,奴婢们一会儿便带哈格来找姑娘,姑娘你先进帐换衣吧。”

    两名侍女刚走,背后便传来一声喜悦的叫唤:“阿融姑娘,朵尼和朵蒙等你很久了,快请进来,我们为姑娘更衣。”

    朵尼和朵蒙站在帐篷门口,朵尼一手掀着帐布门,朵蒙则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阿融。

    高大的黄布帐篷内隐隐可见烛火微光,随她们进去,阿融只想快快换好衣服见到哈格,任她们剥去自己日常的衣物,换上沐神节的沐服。

    放在毛毡子上的落地铜镜里倒映出一名身形婀娜的女子,面容绝色,目光冷淡,一身鲜黄连襟长裙,风韵美好。

    朵尼高兴扶着阿融出了帐篷,脚刚迈出一步,便闻一道锐利英气的嗓音:“尔雅来共祝王上沐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