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含泪做攻 > 62、没告诉家人的事
    “你们真的要过来?”温临的态度显然引起了那边家人们的不满, 他连忙又努力补救,“不是的,妈,我怎么会嫌弃你们呢?只是觉得没必要这么麻烦,我在这边过得挺好的……什么,你们已经把火车票都给买好了?”

    夏迁倚靠在卧室门边,看着他这副慌里慌张的样子, 不禁失笑。

    “你们还准备直接到我的学校去?”温临越讲越是惶恐,“等等,别去我学校,我现在已经不住在学校了……”

    不知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 温临额头上的汗都眼见着快滴下来了。

    “好……好吧……我明白了……到时候我去火车站接你们。”偏偏温临还得强颜欢笑,“我怎么会不高兴呢?好久没看到你们了, 我现在高兴极了。”

    终于,温临挂掉了电话,发出了长长一声叹息。

    无论他怎么说,家人的到来似乎都已经成了一个定局。

    “你这可不是高兴的样子。”夏迁哭笑不得地走进卧室, “干嘛这副样子?你的家人是因为想念你才会过来看你, 难道你不想念他们吗?”

    “我当然也挺想他们的, 但是……”温临欲言又止, 止言又欲,最后痛苦地捂住了脑袋,“要是我前几天没有忘记过节,没有忘记回家就好了。”

    夏迁笑, “你连吃饭睡觉都快忘了,这么可能还记得过节?”

    温临一声叹息。

    “说白了,”夏迁坐在了床沿,含笑看着他,“你不过是因为有太多事情隐瞒了家人,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吧?”

    “我该怎么办啊,迁迁。”事实便是如此,温临也不逞强,直接扑到夏迁身边开始撒娇,“我连休学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过他们,他们要是知道我已经休学了,搞不好会打死我!话说回来,就连我最开始和赵廉一起开公司的事情,都是一直瞒着他们的……”

    夏迁问他,“为什么瞒着?”

    “当时我还在读大学,一口气拿二十万出来给人开公司,想想我的家人就不会同意。”温临望天,“从我还在家的时候就是这样,甚至只要我不好好学习,开始不务正业做私活,他们就会很有意见,不管我有没有赚到钱。”

    夏迁看了他好一会,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这都不是事。”

    “是吗?”温临忐忑不安。

    “他们希望你好好学习,不愿意你分散精力去做别的事情,其实都只是在担忧你的前程而已。”夏迁道,“而如今墨匣多多少少已经走上了正轨,你也算得上是事业有成了,比他们原本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前程还要好,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们只会为你而自豪。”

    温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所以不管是开公司的事情,还是休学的事情,你都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他们,甚至直接带他们去公司你参观参观。”夏迁又笑着道,“哪怕他们表面上会因为你的隐瞒而生气,内心深处也一定是会高兴的。”

    温临连连点头。听着夏迁这么分析,他那颗原本满是担忧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甚至不禁对家人的即将到来产生了一点期盼。

    没错,他要让家人因他现在的成就而高兴。他要带着家人去参观墨匣公司,他还要将夏迁介绍给家人们认识……

    正当温临高兴地开始畅想时,他却猛地听到夏迁又说了一句话。

    “真正不能让你的家人们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夏迁笑着道。

    温临起初还有点不解,直到愣愣地盯着夏迁看了好一会,他才渐渐反应过来。夏迁口中所说的,唯一不能让温临的家人知道的事情,便是夏迁他自己。

    “好了,安下心来好好休息吧。”夏迁又揉了揉温临的脑袋,“你明天起床后安排安排时间,最好能把最近这两天给空出来,好好陪着家人在a市玩玩转转,免得他们还得担心你工作太辛苦。”

    “可是迁迁,你……”

    “我最近也得请几天假,去办一点我自己的事情。”夏迁又歪着头想了想,露出一个微笑道,“嗯,大概也就是这几天了。很抱歉,我这几天不准备留在a市,不能陪着你一起去见你的家人了。”

    说完,夏迁就将温临给搂在了怀里,歪倒在床上,准备结束这一天的辛劳。

    “等等,迁迁!”温临却猛地直起了身体,瞪着夏迁的眼睛,声调里隐隐含着一种委屈与不满,“你是在故意避开我的家人吗?”

    夏迁叹息了一声。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告诉他们的!”温临拔高了自己的声音,“公司的事情能说,休学的事情能说,你的事情当然也能说!”

    “这不一样……”夏迁道,“这不一样的,温临。”

    “没有什么不一样!”温临坚持道,“墨匣是我的自豪,你也是我的自豪!”

    这句话让夏迁安静了半晌,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温临难得满脸愤怒,双手紧紧握在夏迁的肩膀上,用那种仿佛咬上了就不松口般的视线牢牢瞪着他。

    夏迁知道,在温临看似温和怯懦的外表下,一直都深埋着一种执拗。此时此刻,这执拗显然又翻涌了上来。

    “我不是故意要避开你的家人。”夏迁默默用双手将他整个圈住,轻轻地安抚着,“我是真的有事。”

    “什么事?”温临闷闷问他。

    “我母亲的忌日快到了,我要去扫墓。”夏迁道,“她当初不是葬在a市。”

    温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愣了好一会没有说话。

    “你们现在这么忙,我本来也是准备找个时间请几天假,自己过去扫墓的。”夏迁继续安抚道,“真不是故意挑在这几天的。”

    温临终于软和了下来,将脑袋埋在了夏迁肩上,神情却还是有点抑郁。

    夏迁将手搁在他的背后,一下一下轻轻拍着。

    过不了多久,已经劳累一天的温临便有些控制不住地闭合了双眼,随着轻轻的呼吸起伏而进入了梦乡。

    夏迁却仍旧醒着,睁着双眼看着沉睡中的温临。

    他刚才所说的,当然并非完全的事实。那些话半真半假,他确实准备这几天去给自己的母亲的扫墓,但原本是准备让温临也找出几天空闲,陪他一起去的。虽说如今温临挤出的空闲要去陪伴温临自己的家人了,但如果夏迁坚持,两边的时间是可以错开的。

    “抱歉,临临。”夏迁用微不可闻的嗓音低声道,“你比我更有勇气,我比你更加怯懦。”

    他已经和自己的家庭决裂,他不希望温临也遭遇到同样的事情。

    他畏惧着温临家人可能会有的反对,怕得手都在抖。

    ……

    第二天刚起床,温临便收到了家人的短信,“他们今天就到,我下午就要去火车站接他们。”

    “那我们今天上午就得把公司的事情给尽量安排好了。”夏迁表示,“我也是今天的飞机,中午就得走。还好这周除了一如既往的工作之外并没有什么大事,不然还真怕公司里吃不消。”

    温临不说话,默默地看着他。

    夏迁避开了视线。

    温临叹了口气。若说昨天他还能在突兀之下险些被夏迁给骗过去,如今已经冷静了一个晚上,他自然不难体会到夏迁真正的想法。

    夏迁开始收拾离开a市时换洗的衣物。

    “迁迁……”温临道,“或许你不用这样。我的家人见过你,他们对你的印象都很好,我觉得他们是能够接受我们的事的。”

    夏迁收拾地动作轻轻顿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温临问,“难道不是吗?”

    “那也得找一个时机。”夏迁盖好了行李箱,“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

    时机?能有什么好时机?这种事情,家人们接受就是接受,不接受就是不接受,反正迟早都是要有这么一遭的,早说晚说能有多大的区别?

    但温临的想法说服不了夏迁。

    在花了一个上午和温临一起安排了公司里的工作之后,到了午饭的时间,夏迁还是走了。

    夏迁不仅自己走了,还带走了车钥匙和家门钥匙,只帮温临在公司附近另外租了一间的屋子。

    这屋子本身倒是挺不错,两室一厅,窗明几净,不比夏迁的住处差上太多。据夏迁说,他本来就一直感觉自家住得离公司太远了,忙起来时来来回回太耽搁时间,时常让温临住在公司也不是个事,所以老早就物色好了这间屋子,就算没遇到这事也是迟早会租下来的。

    可温临下午一个人在这屋子里默默坐了一个多小时,始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

    约莫三点的时候,温临出了门,半小时后到了火车站。

    在火车站外面等了半个小时,他便看见那汹涌的人潮中跳出了一个小姑娘,穿着一身极显眼的橘红色连衣裙,呼啦一声跳了过来,猛地扑在了温临身上,“哥!又是半年没见了,想我不?”

    “大姑娘了,矜持一点。”温临笑着将她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迎向了后面那两个已经头发花白的中年人,“爸,妈。”

    温爸爸十分高兴,笑得一脸褶子。

    温妈妈自然也是高兴的,看到温临后却又板起了一张脸,“你昨天说你现在已经不住在学校了?老实给我讲,为什么搬出去住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温临从他们手上接过了行李箱,笑得有些无奈。

    父母们原本还以为他只是嫌弃学校里住得不好,另找了个地方而已,闻言却感觉到事情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不禁都有些讶异,“怎么,难道还有别的事?”

    温临沉默了好一会儿,握在行李箱上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虽然夏迁已经自己先逃掉了,虽然夏迁的意思是如此明确,但温临还是不甘心。

    “对不起,爸,妈,我这段时间,真的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们。”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禁放慢了自己的语速,“很多……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