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回档1995 > 108、陈老板
    霍桐很快弄来了两张邀请函, 自己用了真名, 而黎舟那份用了他身边一个助理的名字, 黎舟换了一身朴素些的西装,中规中矩的跟在霍桐身后, 多数时候都低头保持安静,头发垂下来一些遮住眉眼,倒是也不容易发现他的存在。

    起初霍桐还有些紧张, 但是到了之后瞧见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就不怎么担心了,一个订婚宴请了这么多人来, 门口招待的服务生都不够用,他带着黎舟过去递了请帖,就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霍家在京城有些门路, 江心远之前能和霍家老爷子说上话, 完全是看在黎家的面子上,现在也搭不上霍家这条线, 顶多就和霍家旁支的几位不怎么重要的公子哥有些联系,霍桐能来, 完全出乎霍家人的意料,入座不久之后就有人特意过来请他去坐在前面。

    “不知道霍少今天会来, 招待不周,您可以带着您的助理一起过去,前面的位置要更宽敞一些……”来请他们的是陈家的一位,满脸带着笑意。

    霍桐看了黎舟一眼, 两个人对了下眼色之后,他就站起来道:“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随便给我助理安排个位置,哪儿都行,主一会恭喜完主人家我还要回公司有些事等着处理。”

    对方连声答应,就带着霍桐去了,只随意打发了一个服务生过来带黎舟去了角落的位置坐下,那边坐着的有几位和他一样,也夹杂坐了两三个纹着花臂的大汉,有一个还剃着秃头,穿戴随意看起来并不像是能进入这种场合的人,那几位特助自觉受了冷遇,脸上带着不忿,互相没有攀谈的意思。

    黎舟倒是觉得这样正好,他略微坐了会就起身离开了,同桌的人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离开的不止他一位,江陈两家这个订婚宴办得中不中,洋不洋,看起来一点格调都没有,现场瞧着都乱糟糟的。

    休息室内,陈家的几位长辈也在小声议论外面的客人,时不时皱着眉头。

    陈小瑶坐在梳妆台前正在补妆,她脸色也难看的厉害,化妆师动作都有些不太顺畅,刚想再给她上一点腮红提亮一些气色,就听到旁边传过来的几句话。

    “陈琢玉把他那些朋友请来是什么意思?我听说有几个可刚出狱,这算怎么回事啊。”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江家明明是和咱们家结亲,怎么一直顺着陈琢玉说话?门口迎宾的也是,什么人都放进来。”

    “别提了,陈琢玉发出去上百张请帖,还不知道一会要来多少呢!今天大好的日子,都被他搅合了。”

    ……

    化妆师有些尴尬,她只是来给准新娘化妆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豪门私密,尤其是听起来还这么恩怨情仇。她努力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给陈小瑶补了一点腮红,小声道:“用这个显气色好,红润些有喜气。”

    气垫刚扑在脸上,陈小瑶盯着镜子里盛装打扮的自己,一双眼睛里的火苗越烧越旺,她忽然伸手抓过化妆师手里的腮红一把扔到了镜子上,“哐啷”一声把镜子从中间砸出一道道蛛网裂纹!

    休息室里的几个人吓了一跳,她们都是陈小瑶的亲戚,知道她大小姐脾气骄纵互相看看不敢去劝,最后一位姨妈叹了口气走过来小声劝了两句,“瑶瑶,别生气,今天大好的日子何必为了其他人气伤了自己身子啊。”

    镜子里的女人一脸愤怒扭曲,陈小瑶看着骂了一句:“是他陈琢玉不让我好过,他瞧不得我有一天风光,他明明直到今天对我有多重要,弄这些人来分明是想让全京城都看我的笑话!他当年怎么没死在外面!”

    那位姨妈变了脸色道:“瑶瑶,不许胡说,你知道些什么!”她呵斥住陈小瑶,又让化妆师和其他那些女眷出去,自己留下半是安慰半是警告地对她道:“下次不许在外面说这种话,听到没有?再犯,我就让你爸爸来亲自给你说了!”

    陈小瑶咬了咬唇,一双眼睛泛红含了泪,眨眼就掉了大颗的眼泪下来,“姨妈,难道我就白白受他的欺负吗!他爸妈死了是他自己的命不好,当初如果不是爸爸站出来帮他把公司管理这么多年,就凭他自己一个小孩早就败光了。”

    那位姨妈皱了下眉头,她并不是恶人,即便是自己亲姐姐的女儿这么说,她也听着有些刺耳。当初陈家老人把遗产给了姐姐和姐夫,但是很快就败光了,反倒是二房的陈琢玉一家自己从头开始做出了一份事业,陈二夫妻两个因车祸去世,只留下一个幼子和公司,虽然陈小瑶的父母一直帮扶照顾,但他们也占了那孩子的家产十数年,早就该双手奉还了。

    说到底,人家那份家产也不是继承来的,是陈二夫妻自己赚下的,理应归陈琢玉所有才对。

    陈小瑶并不这么想,她自幼就长在家中听多了父母的言论,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丝毫过错,恶毒道:“我们家养了陈琢玉这么多年,他不但不感激,现在还闹出这么多事来,说到底就是为了钱,姨妈,他为了钱连亲情都不要了,简直就是无赖流氓,我妈妈说的没错,他这么胡闹,早晚要进监狱,和他那帮狐朋狗友一个德行!”

    姨妈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劝了两句,但陈小瑶完全不听,认准了陈琢玉是在报复她,“以前他就是那样,睚眦必报,一个大男人半点气度都没有,哈,现在巴结上有钱人了立刻就变了一副面孔对我们颐指气使的。”她握住那个姨妈的手腕,压低声音满是恶意对她道,“姨妈,我跟你说,外面都说陈琢玉得了陈家一位移民新加坡的长辈的帮助,那个富商根本就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

    姨妈吓了一跳,她家里也和陈家生意多有挂钩,这两年一直都传陈家多了一棵大树,陈琢玉就是依靠这棵大树彻底翻身,她们跟风投了不少钱,一半是真的吃到了红利,另一半则是相信有那位富商撑着,陈家会越来越好,如今听到没有关系立刻慌了神,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就没有关系了,瑶瑶,你不会是听错了吧?”

    陈小瑶冷笑道:“我没有听错,那天我爸妈在书房说我亲耳听到的,那个富商会帮忙,是因为他买了陈琢玉十五年。”

    姨妈怔愣道:“什么?”

    陈小瑶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十五年啊,陈琢玉把自己卖了十五年,还卖给一个老男人,哈!”

    那位姨妈完全没有防备,听到这个一下反应不过来,好一会才“啊”了一声,“他怎么,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哎呀,这太丢脸了,传出去可怎么得了。”

    陈小瑶拿起前面的粉饼,对着裂开的镜子仔细补妆,她心里一口恶气出去,终于畅快了许多,她不是最可怜的,陈琢玉才是。

    黎舟离开之后尽量走在光线暗的地方,江心远一如既往喜欢讲排场,包下了整个公馆来举办订婚宴,公馆房间颇多,黎舟尽量贴在走廊的阴影里寻找陈琢玉,霍桐给他看了财经杂志上陈琢玉的照片,而他记忆里也有关于陈琢玉的一些印象,只要看到,就认得出来。

    他顺着木楼梯往上走,走到一半忽然看到有人逆光而下,脚步散漫发出哒哒声响,映入眼中的先是那双花里胡哨的皮鞋,紧接着是贴身的西裤,以及紧身马甲和衬衫,外套随意披在肩上并没有穿,对方脸色略有些苍白,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瞧见他的时候目光流动,紧跟着饶有兴味地吹了一声口哨。

    轻浮地想当直白,就差在脸上写“我对你感兴趣”几个字了。

    黎舟脚步停住,看向他道:“陈先生是吗?我有些事想跟您谈。”

    陈琢玉走近了两步,停在高他两个台阶的位置上,含笑道:“想谈什么?不如去我房间,我们详细谈谈。”

    黎舟:“……”

    黎舟硬着头皮道:“我是黎氏的人,想必您也听过,不知道对一桩生意有没有兴趣,是关于恒能电器的,陈家这段时间收购了部分股票,我想陈先生对这家应该有些兴趣,或者说它背后的恒远地产控股感兴趣。”

    陈琢玉看了他一会,像是重新认识了一遍他,眼里兴味更浓,“你查我?”

    黎舟道:“不过是一些公开的商业信息罢了,我这次来是想和陈先生谈合作的。”

    陈琢问道:“你叫什么?”

    黎舟想了想,还是报了自己对外的名字:“陆亦舟。”

    陈琢玉走近了两步,鼻尖凑近了在他身边嗅了两下,黎舟下意识汗毛都竖起来了,退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

    陈琢玉笑了一声,摸着鼻尖道:“有趣,我闻到你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你是医生?”

    医学生也算是医生,黎舟微微皱眉,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陈琢玉道:“一个医生,翻翻报纸杂志就能分析出这么多,又打着黎家的名号,让我猜一下啊,g市黎家我只知道一位太子爷,不过倒是有一位和黎家交好的陆老板,他的儿子学医,好像叫这个名字?”

    黎舟点点头。

    “其实也不是猜的,是黎江告诉我的。”陈琢玉看着他,带着期待的目光。

    黎舟不明所以,但斟酌片刻还是谨慎开口:“既然你认识黎江,那么应该知道我和黎江的关系,我这次来只是为了加深合作,陈家和江家联姻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恕我直言,陈家现在并不适合你的发展,陈先生有没有想换一家的打算?”

    陈琢玉道:“你挖我啊?”

    黎舟道:“不算,只是想邀请陈先生出来共同创业,资金好说,我看中的是陈先生的人才,不应该拘泥在冀州这一个小地方。”

    陈琢玉笑了,“陆医生说话可真好听,不过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不如我带你去见见我家老板。”

    黎舟对陈琢玉身后有位外商的消息也略有耳闻,点点头道:“那麻烦陈先生引荐。”

    陈琢玉笑得更开心了,对他道:“不麻烦,陆医生跟我来,我家老板就在三楼。”

    黎舟跟着他一路上去,三楼空荡荡的一层没有人,走在走廊上仿佛都能听到自己脚步踩在木地板上的回响,黎舟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陈琢玉带着他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公馆装饰得古色古香,连门都是雕刻了繁复的花纹,陈琢玉笑着对他道:“陆医生稍等片刻,我去问问我家老板方不方便啊。”

    黎舟点头应了,站在门外等着。

    房间里光线暗了一下,紧跟着就传来摔了盘子的声音,听着像是发了脾气。

    黎舟抬头去看,却看到陈琢玉先走了出来,他衣袖上沾了些水,但是全然不在乎,站在那含笑道:“让陆医生久等了,我家老板没想到有客人来,实在有些突然他也没什么准备,不如你先去我房里,我们两个单独聊聊……”

    他正说着,一盒烟就从房间里毫不客气地扔了出来,正砸在他头上。

    房间里传来一声粗哑的声音,压了怒气低声道:“进来!”

    黎舟抬步要进去,陈琢玉叫了他一声,凑在耳边小声道:“陆医生,我家老板是暴脾气,人上了点年纪嘛脾气不好,也没办法,有些规矩,你进去麻烦多配合一下。”

    黎舟点头道:“我知道了。”

    房间里只在门口开了两盏小灯,在灯罩里发出一点昏黄的光,房间里面模糊能辨认出桌椅等物,具体的就看不清楚了,黎舟走进去之后想着陈琢玉的提点,也没有多问,也没开灯,见到里面坐在檀木椅上的高大身影就客气道:“陈老板。”

    这也是霍桐帮他查到的,这位两年前突然出现的富商似乎和陈家有些亲戚关系,尤其和陈琢玉关系亲密。

    那位陈老板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用很缓慢的声音道:“陆医生。”

    三个字他念的缓慢,像是在嘴里把这三个字细细嚼了一遍,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尾音上扬,隐隐有些讽刺。

    黎舟想开口跟他说并购电气公司的事,他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陈琢玉家中那个堂妹陈小瑶和江彭亮联姻之后,陈琢玉和江心远有不少来往,陈琢玉这人永远跟着利益走,当年他在江心远身边安插了人手,就听到过不少他卖给江心远的消息。既然是以利相交,那么只要给陈琢玉和他背后的人足够多的利益,对方自然会选择和黎家交好,跳过江心远这个可有可无的棋子——何况如今的江心远,已经远远不如之前了,价值鸡肋,根本不值得什么。

    黎舟搬了刚才对陈琢玉的那套说辞,但是这位陈老板显然对生意上的事颇有些敷衍,只听了几句就打断道:“陆医生,抱歉,我有个习惯还请你配合。”

    黎舟道:“自然,陈老板请说。”

    对方点了点靠近窗边的一张小桌,道:“麻烦你站在这里,手放在桌上,背对我站好。”

    黎舟愣了一下,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他刚过去放好了手,对方就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后,黎舟想转身,但是下一刻就被那位陈老板按住了,按在他肩上的那只手戴着一副雪白的薄手套,力气很大,黎舟完全挣动不开,额上冒了细汗道:“陈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身后的人轻笑了一声,道:“陆医生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想来跟你说几句话。”

    黎舟淡声道:“您放开我,一样能说。”

    “抱歉,我以前做的生意有点见不得光,所以必要手段,还请谅解。”对方声音沙哑,腿上也有金属咔哒的声响,像是半条腿慢半分走路。

    黎舟低头慢慢向后看,但几乎是立刻就被人按住了肩膀,从后面捏着脖颈又转回去,威胁他别看。

    “年轻时候争强斗胜,伤了腿,让陆医生见笑了。”

    黎舟刚想说话,就被背后那人接下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对方身形高大,牢牢把他按在那一只手钳着他双手,另一只则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走,介于抚摸和搜身之间的动作,让黎舟浑身寒毛都炸起来了,他想挣动,下一刻对方的腿都卡进来,哑声道:“别动,我只是摸一遍。”

    黎舟飞快道:“陈老板要是不信任我,可以换人来跟您商谈,我今天来本来也只是碰巧,不如我们改天约个时间再谈。”

    背后的人嗤笑了一声,“陆医生怕什么,我只是确认我们彼此的安全。”

    黎舟心里觉得这人特别不对劲儿,简直比刚才带他上来的陈琢玉还要邪气得多,而且比他高了半头完全在体型上的压制让黎舟有些不安,他拧了拧眉头,对方似乎是能感知他的心情一样,立刻退开了一点淡漠道:“好了,说吧。”

    黎舟放松了点,刚想转身,就听到对方开口道:“就趴在那说,别回头。”

    黎舟:“……”

    黎舟忍耐下来,趴在那说了江彭亮的事,又说了他们和黎家合作的好处,“据我所知,您支持陈琢玉,他和陈家其他人不合,陈小瑶家人当初抢了他的家产,用一个不稳固的联姻并不会给陈老板带来什么好处,您在这里做的费时费力,不如一开始就找最好的合作伙伴。您听说过前年的中海并购案吗,那一年黎氏新增土地储备653万平方米,不到一年时间,又拿下了冀州和京城的279万平方米,这都是黎氏现在的当家人黎江做的,他年轻,但是更有魄力,如果可以我愿意为您引荐。”

    他说了很多,但是背后的人一直保持沉默。

    黎舟几乎要怀疑对方完全不想合作的时候,对方忽然开口道:“你说的不错,但是比起刚才说的这些,还不如你的声音打动我。”

    黎舟怀疑自己听错了。

    背后的高大男人贴近靠拢,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霸道的气息,“黎医生也给我点好处吧?”

    黎舟沉声:“您什么意思?”

    后面的人笑了一声,从身后靠近了过来贴在他耳边用沙哑声音道:“黎医生不知道吗,就算是男人,也是能让男人快活的。”

    黎舟不再忍耐,愤怒挣开他靠拢的怀抱想要离开。

    对方却贴过来,仗着身高优势把黎舟圈在怀里肆无忌惮地抚摸了一阵,那双手即便是带了手套也灼热的厉害,黎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力气不如对方,只能骂了两句。他平时极少骂人,急了也只能蹦出几个英文单词,倒是把身后的男人逗笑了。

    “我不喜欢用强的,”背后的男人咬了他耳垂一下,舔了舔,“我比较喜欢你情我愿。”

    作者有话要说:  陈琢玉:巧了,我也是cp粉。

    而且还是能前线第一时间拍照片(500w肖像画)和开站(房)子(间)给我追的cp玩儿的那种。

    ——————————

    谢谢营养液,二更合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