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回档1995 > 137、父母
    天气好的时候, 黎舟经常会到顶楼玻璃房那儿晒太阳, 他不觉得自己有多脆弱, 但是黎江小心照顾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水晶做的,一碰就碎。

    虽然看不到外面, 但是光躺在玻璃房那的躺椅上仰头就能接到阳光,晒得人身上都暖起来。

    黎江坐在一旁,已经给他盖了三次毯子, 好像只要他一安静下来这人就开始不安。

    黎舟拍了拍他的手,让他大概形容了一下这里是什么样子的,听着弟弟说完, 笑着道:“和妈妈那边的玻璃房一样?”

    “形状不一样,妈妈那边是三角形的,还种了很多花, 这边只有你。”黎江也跟着笑了, 像是想起了有趣的事,握着他的手摩挲几下。“大哥要多晒太阳, 多喝点水。”

    黎舟挑眉:“你拿我当花养?”

    旁边的人就低声笑起来。

    半下午的时候,略微有些冷了, 黎江拿了厚一点的毛毯过来给他替换,看着被毛毯裹在里面的人一时有些心痒, 借口道:“是不是还冷?我抱着你吧。”说着就连人带毛毯一起抱在了怀中,蹭过去贴着对方温热的耳畔感受了一下,才满意道:“嗯,是热的。”

    黎舟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亲密, 没有觉得不自在,转头看向前方道:“好像比刚才冷了一点。”

    尽管是看着前面,但那双眼乌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只是习惯性的抬头去看着。

    黎江低头看他,凑过去轻轻亲了眼尾一下,那双眼睛就眨了眨,转头看向他:“黎江?”

    “嗯,下雪了。”

    “什么样的?”

    “雪很大,外面很冷,唔,冷到大哥得躲到我怀里来那种。”黎江从后面抱着他,在耳边低声轻笑了一声。

    黎舟握着他圈在腰上的手,又转头看向外面,“家里应该也下雪了。”

    每年冬天黎舟会跟着陆老大和叶红玉回绿岛那边,尤其是过年的时候,走亲访友,如今陆老大的船队越做越大,事业铺开之后,忙得脚不沾地,但过年要回家团聚的习惯一点都没有改变,一有谁提点意见,他就会用粗厚的嗓门嚷嚷道:“老子赚那么多钱,咋,还不给我个时间花钱啊?”

    陆老大对亲戚朋友们很好,但最好的,还是自己的老婆孩子。

    他在外面对谁都大嗓门,但惟独在叶红玉和黎舟面前,满脸都是笑容,他们母子两个说什么他都应着,要什么给什么。

    黎舟在这边时间长了,难免有些想念他们。

    黎江觉察到了,低声问道:“要不我拿电话过来,你再给陆叔他们打个电话?”

    黎舟摇摇头,道:“今天早上打过了,现在家里应该是半夜,打过去他们要吓一跳。”

    黎江试着道:“那就再等几个小时,陆叔他们起的早,五点多就能醒,我上回翻窗户进去找你的时候差点被他撞上……”

    黎舟听见笑了一声,还是摇头道:“真不用,两三天打一个电话就够了,打多了他们肯定要觉得有事。”

    黎江问道:“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陆叔他们?”

    黎舟想了一下,道:“再等两天看看吧,等好一点再说。”

    这段时间黎江陪着他去做复查,医生说恢复的情况不错,偶尔几次也能感觉到一点光线,只是时间很短,黎舟自己都不太确定是不是看到了。

    医生和黎江倒是很乐观,黎舟就在心里盼着能好一些,多少好转一点之后再跟家里人说。

    其实这两天陆老大和叶红玉就问的有些多起来,学校里的同学们陆续回去,黎舟已经不能再拿学校当借口,最近都是说在这陪着黎江,等他处理完国外的一些工作兄弟两个再一起回去。

    陆老大那边信了,但多少有些失落,问了好几次他们回来的时间,应该是瞒不了多久。

    日子拖一天算一天,黎舟放平了心态,把推脱解说的事情都交给弟弟去做,忙碌了这么多年,倒是难得有了这么一段彻底放松的假期。

    不知道是不是他心态好,精神也跟着放松的关系,接下来几天看到微弱光亮的时候也多了几次。

    一天早上,黎江还在睡着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伸手去摸,就碰到了大哥的手。

    手指顺着他脸颊,又轻轻触碰过鼻梁,轻轻刮了一下,像是逗弄小孩儿。

    黎江习惯性握住了,放在唇边轻轻咬了指尖一下,眼睛都没睁开就笑了一声道:“怎么不再睡一会?”

    “天亮了,睡不着。”

    黎江轻轻咬着他指尖,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睁开眼睛就瞧见大哥也在看着自己,他不错视线地小心问道:“哥,你能看到了?”

    黎舟看着他,点头道:“能看到一点,不是很清楚。”

    就算是这样,也让黎江欣喜不已,他立刻起身陪着一起去了医院,做完检测之后,医生都对他的恢复状态有些惊讶。

    “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能感知到光线就代表有恢复的可能,尤其是黎先生说的情况,再观察一段时间,配合治疗,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医生补充道,“可能距离完全恢复有一段距离,但会越来越好。”

    这已经比黎舟想的要快很多了,有了这么一份检查结果,他也可以跟陆老大他们开口去说,这段时间他也实在瞒不下去了。

    临近年关,黎家和陆家打电话来问他们的次数越来越多,尤其是叶红玉,大约是母子连心,她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每次电话里都带着焦急。

    以前的时候叶红玉接到黎舟的电话,总会小心问上一句“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这次黎舟给她打了电话,刚一提到受伤,叶红玉那边立刻就急道:“我就说这段时间特别不踏实,总睡不好,小舟,你跟妈妈说啊,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就是额头那碰到一下,出了一点小意外,过几天就养好了……”

    叶红玉焦虑到不行,坚持要亲自过来。

    黎舟没有拒绝的理由,想了一下答应了他们,他原本叶红玉安顿一下公司的事,怎么也要过几天才来,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就见到了父母。

    陆老大是和叶红玉一起过来的,他们几乎是挂了电话就开始订票,g市直飞的没有了,转机去了京城,再飞了十几个小时过来,一天一夜没合眼,被黎江从机场接回来之后瞧见黎舟好端端坐在那,才略微放了心。

    黎舟只能模糊看到门口站着的三道人影,从高矮上勉强分辨出他们是谁,“爸,您也来了?”

    陆老大放下行李,先过去看了看他,“来了,你出了这么大事也不跟我们说,你妈要一个人来,我哪儿能放心啊,我一天瞧不见你们娘俩这心都得提起来……”他看到黎舟往前迈步的时候绊了一下,立刻伸手扶住了,陆老大看着大大咧咧但有些时候也敏锐的厉害,他伸了手过去试探着在黎舟眼前轻晃了两下,“小舟,你眼睛怎么了?”

    叶红玉也立刻走了过来,紧张道:“眼睛怎么了,不是说只磕到了额头吗,我看看。”

    黎舟握住她的手,轻笑道:“妈,没事,我能看到,就是有点看不太清楚,医生说过两天就好了,需要一个恢复时间。”

    叶红玉试了几次,确定他能看到,只是眼前模糊不太清楚,心疼的差点掉了眼泪。

    她扶着黎舟去沙发上让他坐下,这才注意到茶几边角都做了防护,地上也铺了厚厚的地毯,她瞧见也没说破,只仔细打量了一遍儿子,对他道:“行,那咱们就养着,多休息好的快,我和你爸在这住下陪你。”

    黎舟有点惊讶,转头看向陆老大:“爸也住下?”

    陆老大毫不犹豫道:“住下。”

    黎舟问他:“那公司的事……?”

    陆老大心疼的够呛,眼圈都红了:“公司的事儿谁爱管谁管,老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拿多少钱都换不来!”

    叶红玉给陆老使了个眼色,陆老大不敢说话了,她安抚黎舟道:“别听你爸胡说八道,来的时候给阮三他们打过招呼了,具体的事等来了之后再确定也不迟,可以开电话会议,也有专人负责,总不会我们走几天公司就乱套了,这你放心。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给你养伤,等你好了,咱们再一起回家去。”

    黎舟有点迟疑,但还是点点头,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快,或许过段时间可以先回国。

    陆老大和叶红玉在这边住了下来,黎江亲自提着行李给他们送到房间去,这边有专人打扫,房间收拾的整洁,东西也准备的齐全。换了平时叶红玉肯定说两句客气话,但现在她一颗心都挂在黎舟身上,只匆匆放下东西,又去看了儿子。

    黎舟从受伤以来一直都是被弟弟照顾,已经觉得很细致了,但是等叶红玉接手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无微不至。

    叶红玉来了之后,陆老大负责买菜,她就亲手做一些黎舟他们喜欢吃的饭菜,每天醒过来都有汤喝,吃饭的时候陆老大和叶红玉就坐在对面看着他,黎舟用勺子,他们就在一旁不停鼓励:“对对,舀半勺就行,慢慢喝啊!”

    黎舟看不太清楚,但是光听就能听出陆老大他们语气里的欣慰,好像他能自己喝半碗汤是多了不起的事情一样,黎舟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对面是一对新手爸妈,有种时间倒置的错觉。

    过了两天,这种感觉更明显了,因为陆老大跃跃欲试的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你这样不方便,要不,爸喂你吧?”

    黎舟果断拒绝了:“不用,我自己能行。”

    他刚拿到勺子的使用权没几天,并不想交出去,这也就是陆老大他们来了,要不然他现在还被弟弟抱着喂饭,他都这么大了,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做这些事。

    陆老大有点遗憾,但也没有强求,坐在对面津津有味的看儿子用勺子吃饭。

    除了吃饭,换衣服的差事,叶红玉也抢了过来。

    她来的时候匆忙,没有带什么衣服,出去一趟买了不少,一小半是给自己和陆老大的,另外的都是黎舟的。

    黎舟看到叶红玉抱着一些东西进来,瞧着轮廓就猜出是衣服,起身道:“妈,我自己来。”

    叶红玉立刻道:“那怎么行,你别动啊。”

    她照顾的特别小心,帮着黎舟换了一身衣服,又给他整理了衣领,折了一下衣袖,对他道:“这是刚买的几件,现在天冷了,过几天还要下雪呢,得穿厚一点了,你房间里这几件都太薄了,也就只能在家里穿穿。”

    “我平时不怎么出去。”

    “我听黎江说了,不出门也好,你每天在家里养着我才放心呢!”叶红玉抬头看了他,轻声笑道,“就是怕你在家闷着,偶尔让你爸或者黎江陪你在院子里走走,你以前不是最喜欢下雪吗,过几天雪厚了,在咱们院子里给你堆个小雪人。”

    黎舟笑了一声,父母总拿他当小孩子,但是在他看来,更喜欢堆雪人的那个应该是陆老大才对。陆老大送了他很多玩具,有些时候给他做示范,自己撸袖子玩儿的不亦乐乎。

    叶红玉问他:“现在眼睛感觉怎么样,平时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还行,能看到。”

    叶红玉心疼道:“之前呢?”

    “之前有点不方便,不过弟弟在照顾我,他对我很好。”

    叶红玉再问起怎么受伤的时候,黎舟就淡声道:“路上不小心,磕碰了一下,额头上有淤血,没想到会影响到眼睛。”

    叶红玉看着他额头上的痕迹,拆了线之后痕迹还明显,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消下去。她没说什么,手指碰了碰那儿,眼睛有点发红。

    黎舟看不清她的表情,视线里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能养好,你多吃饭,再每天喝一碗汤,妈妈跟你保证,很快就能好了。”叶红玉柔声说道。

    黎舟笑了一声,这话他听过,这几天弟弟每次哄他吃饭的时候都这么说。

    外面,陆老大也在和黎江在书房低声说话。

    黎江没有瞒着陆老大,把事情说了。

    陆老大脸色难看,坐在那连着抽了几支烟,桌面上一个半圆形工艺品雕塑临时做了烟灰缸,已经盛满了小半。

    陆老大抽了两口,拧着眉头把那半支烟直接按灭在里面,抬头对他道:“你做的很好。”

    黎江道:“这是我应该做的,陆叔,等回国之后……”

    陆老大摆摆手,道:“这事儿没完,等回国之后你不用管了,我找人和你这边的律师对接一下,剩下的我来。”

    黎江想说什么,陆老大打断他的话道:“你们还小,没见识过什么叫人心险恶,这些事儿本来就不是你们这个年纪该瞧见的,但咱们既然遇上了,就要解决好,这事儿你甭插手了,平白脏了你们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