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造作时光 > 90、宴席
    大庭广众之下, 阿大不敢与大理寺的人动手,今日的京城守卫森严,他就算是插翅也难飞。

    在他死士生涯中, 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处下口的憋屈。

    “这个人看起来不简单。”京兆府的捕快开口道, “请你们大理寺把他带回去吧。”

    “我们大理寺的牢都塞满了。”大理寺捕快皱眉道,“不要什么都往我们那里塞。”

    “大人,我们也不想。”京兆府捕快讨好一笑,“可咱们京兆府的牢房, 哪里有贵部门的牢房防守坚固,万一被这恶贼逃跑了怎么办?”

    大理寺捕快知道他们是怕担责任,扭头看了眼被抓后却不慌不忙的男人,点头道:“罢了, 你们继续去巡逻, 我们把人带回去。”

    阿大看了眼戴在身上的手镣:“诸位大人, 不知小民犯了何罪, 为何要抓我?”

    大理寺的捕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不要着急,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然而大理寺捕快的态度越平稳, 阿大心里的猜测就越多, 他刚才从公主府出来的时候,有没有人发现他?

    他若是出事, 会不会牵连家主?

    越想他心中担忧的事情就越多,他扭了扭被反绑住的手腕,连把藏在身上的毒药吃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又有人进来?”狱长看着大理寺捕快犯愁,“兄弟几个, 咱们这快关不下了。”

    “没事没事,大人,我可以跟他挤一挤。”云寒旁边的犯人听到狱长的话,赶紧讨好道,“你们放心,我绝对不欺负新人。”

    “行,等会就让他跟你挤一挤。”大理寺捕快把人带进旁边的审问室,把他全身搜查了一遍。

    “袖箭、伤药、匕首……”捕快翻看了一遍桌上的东西,“说吧,你叫什么,家住哪儿,家里还有什么人?”

    阿大沉默不言。

    “不说?”捕快抬了抬手,“关进牢里,让他先清醒清醒,镣铐不要取。”

    阿大在心中暗暗疑惑,这些大理寺的人是什么意思,发现他身上带了这些东西,竟不继续问下去?

    “兄弟,在京城里竟然还敢带兵器?”跟阿大关在同一间牢房的凡人见阿大进来,热情地坐到他身边,“还是你厉害,这胆子……呱呱的。”

    阿大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不过跟他同牢房的犯人,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冷淡,降低说话的热情,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当年我也算是街头巷尾的一霸,要不是跟世家贵族的下人发生冲突,一刀砍断了他的腿,也不会被关进这里。”犯人拍了拍胸膛,“当初只要提到我的名号,谁不唤我一声大哥?”

    “闭嘴!”阿大终于忍无可忍,他就没见过这么能说的人。

    “兄弟,你终于说话了?”犯人高兴道,“我还以为你是哑巴或是聋子,能听到我说的话就行。”

    整整一个下午,阿大都在听这个人吹嘘自己当初有多风光,就连村头的小姑娘都要多看他两眼云云。

    “还有,我的祖上也曾阔过的。”犯人摇头,“可惜三十年前,家里人犯了事,弄得家破人亡,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三十年前……

    阿大多看了此人一眼:“三十年前,你家里人在朝中做官?”

    “那可不是。”犯人掏出脖子上戴着的一颗珠子,“我娘说,这是宫里一位娘娘赏下来的,要我留着做传家宝呢。”

    三十年前,宫里的娘娘……

    那便是先帝的后妃,那时候犯了事至今都没有平反起复的官员,恐怕是与当今太后作对的那一系。

    曾有传言说,先帝死得不明不白,就连传位诏书,也被当今太后与皇帝调包了。当今皇帝,根本就是靠着篡改圣旨,才坐上的帝位。

    夜色慢慢降临,前往宫中的马车络绎不绝,无论是他国的使臣,还是大晋的权贵,都在皇宫门前排好队,依次进入这座辉煌的宫殿。

    玳瑁国公主艳羡地看着前方相携前行的男女,只觉得生活在晋国的女子,实在太幸福了。

    在他们玳瑁国,重大场合是不能有女子出席的,就算有幸能够出席,也是男女分开入座,就算是夫妻,夫人也没有资格与丈夫同坐一桌。

    她在晋国念书的这几日,称得上是大开眼界。这里不仅有女子做将军、做医官,还有一些权贵之女豢养面首,一生不嫁。

    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玳瑁国,就算是公主也是不允许的。公主与驸马成婚后,若是几年内没有孩子,驸马想要纳妾,公主若是不同意,都会被御史指责。

    前两日一位跟她一起念书的郡主,问起玳瑁国的一些事,听她提到这个规矩,晋国郡主似乎惊呆了。

    “驸马敢纳妾,就算公主能容忍,你们的皇帝陛下能同意吗?”

    她疑惑地反问:“女子五年无所出,驸马纳妾是为了家中香火,为何要反对?”

    “他既然能做驸马,说明不会是家中独子。就算他与公主没有孩子,也不算是断了香火,为何要纳妾?”晋国郡主道,“这要是放在咱们大晋,这样的驸马早就全家倒霉了。”

    玳瑁公主觉得这位郡主说得太过凶悍了,可是心里,隐隐又有几分羡慕。

    晋国的女子,生活得似乎比玳瑁更加自由。

    不过她出门在外的机会不多,对晋国女子平日的生活还没有直观的感受。光是看到大街上有很多女子走来走去,宫里有男女并肩前行,已经足够让她震惊了。

    “各位使臣请往这边走。”有宫女上前引路,微笑道,“晚宴在未央殿举办,尊贵的使臣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奴婢等就好。”

    “多谢。”玳瑁国众人连忙客气道谢,怕晋国人以为他们傲慢。

    “请。”宫女福了福身,领着他们进了未央殿。未央殿中,宾客已经来了近半,玳瑁国使臣注意到,金珀国来得比他们还要早,一个个老老实实地坐在角落里,让人不敢相信,这会是飞扬跋扈的金珀大臣。

    “殿下,我们可要过去打个招呼?”玳瑁使臣甲小声问。

    还不等贺远亭发话,玳瑁使臣乙先开口道:“金珀刚与晋国休战,我们此刻若过去打招呼,让晋国误会我们跟金珀有染怎么办?”

    “殿下,我们还是不要去了。”玳瑁使臣乙道,“此处人来人往的,走来走去也不方便。”

    有礼部的官员过来引他们入座,玳瑁使臣发现三皇子与公主的位置竟然在一起,他们刚想说这不合规矩,可是见其他桌上,也有女郎与儿郎合坐的,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其他小国的使臣见金珀与玳瑁这两个大国,都老实坐着不吭声,于是更守规矩了,有些使臣已经在心里把各种赞美之词默默背诵了好几遍,以便等会拍昌隆帝马屁的时候,能够超长发挥。

    随着几位晋国皇子的到来,不管他们对这些皇子了不了解,都纷纷露出赞赏艳羡的表情,用或流利或蹩脚的晋国官话,大肆夸奖一遍。

    赞美他人,是永不过时的讨好手段。

    这种重要的宴会,所有受邀的国家都很守时,还不到开席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到齐。

    就在众人小声交谈时,他们发现身边伺候的晋国奴仆们突然恭敬地垂首行礼,抬头往大殿门口望去,只见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与一名少女相携而来,年轻男子穿着锦袍,头发用龙纹金冠束起,衣服上也绣着若隐若现的龙纹。

    “太子殿下。”权贵们赶紧起来给太子行礼,他们实在怕太子突然发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们难堪。

    “诸位大人不用多礼。”太子对权贵们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

    众权贵心里更紧张了,太子殿下今天有点不正常啊。

    “诸位使臣远道而来,辛苦了。”太子对各国使臣微微一笑,“我大晋向来热情好客,请诸位使臣不要拘谨,大家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使臣们赶紧送上一波马屁,把太子从头夸到脚,还有人好奇太子身边的少女是谁,偷偷猜测是不是哪位公主。

    “这是孤未来的太子妃,福寿郡主。”太子似乎知道他们在猜测什么,十分善解人意地说出了花琉璃的身份。

    “这位姑娘恍若仙女下凡尘,小臣方才还在想,这样美丽的姑娘,要怎样的儿郎才匹配得上,原来是太子殿下。”一个小国使臣连忙道,“也唯有仙女般的人物,才与太子殿下最为般配。在见到太子与郡主以前,小臣不知何为天造地设,今日才总算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

    其他小国见状,不愿让此使臣独自出风头,各自献上了精心准备的马屁。

    最夸张的是一个使臣自称是他们国家的国师,最擅看前世今生。

    “太子与郡主乃是永生永世不分离的好姻缘。”这位自称国师的人,毫无底线地说着虚假的恭维。

    花琉璃觉得,自己还是见识太少,多跟这些使臣学几招,以后五皇子让她赏画时,她就不用担心词汇量不够用了。

    “多谢这位使臣大人吉言。”太子似乎对这些马屁十分受用,牵住花琉璃的手,在她耳边小声道:“听到没有,你跟我可是永生永世的情缘。”

    “知道了,知道了,乖。”花琉璃指了指太子的专用位置,“你快入座,我去找父亲母亲了。”

    “等等。”太子抓住花琉璃的手,小声问:“能不能陪孤一起入座?”

    “殿下,你是太子,不要撒娇。”花琉璃见太子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舍不得转身就走,开口劝道:“乖了,这是国宴,我过去坐着不合适。”

    “你是未来太子妃,坐在我身边有什么不合适的?”太子还在挣扎。

    “你也知道是未来太子妃。”花琉璃掰开太子拽着自己手腕的手指,“我可不是祸国殃民的妖妃。”

    “我明白了。”太子松开花琉璃的手,笑眯眯地俯身在她耳边道:“琉璃在暗示我,早点把你娶回家是不是?”

    花琉璃:“……”

    手有些痒,忍住!

    她可是病弱美少女。

    “你放心,我明天就去催钦天监,让他们算一个最快的好日子。”太子可怜巴巴道,“下次再有这样的场合,我就不用孤孤单单的坐着了。”

    花琉璃心头一颤,她偏头一看,发现几位皇子虽然都没成婚,但是他们陪坐在母妃身边,母子之间言笑晏晏,很是温馨。

    想到太子从小就独自孤单坐着,她心里又酸又软,伸手握了握他的手指:“等一会儿我就过来招来,好不好?”

    “说话算话?”太子轻笑出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没事,孤跟你说笑呢,快去跟两位将军汇合吧。”

    “没骗你。”花琉璃对太子笑了笑,才转身走到花应庭卫明月身边,挨着他们坐了下来。

    花应庭看着花琉璃,惊讶道:“这是哪家的小闺女,怎么坐到这里了?”

    “花将军与卫将军捡回来的小闺女。”花琉璃捧着下巴对花应庭笑,“还要不要?”

    “那就勉为其难地要了吧,虽然这个小闺女瞧着好看的太子,就走不动道了。”花应庭摇头感慨,“爹不嫌女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她就是未来太子妃?”玳瑁公主从花琉璃一进殿,眼神几乎没从花琉璃身上移开过。

    对方虽然看起来十分娇弱,但是身上那股鲜活劲儿,实在太吸引人,她忍不住想多看一看,再多看一眼。

    看到她与太子那么自在地在殿上说话,没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她,玳瑁公主忍不住笑了笑。

    真好啊。

    “父皇的意思,本想让你做太子的侧妃。”贺远亭对这个没有存在感的妹妹,并没有什么兄妹情,“太子似乎对未来太子妃满意得很,你就算进入了东宫,也不会受重视。。”

    玳瑁公主胆怯地小声道:“三皇兄,他们之间那么好,我不想去做那个恶人。”

    贺远亭嗤笑一声:“你放心吧,你就算想做恶人,也没这个机会。”

    玳瑁公主心中一喜,不过见三皇兄面色不太好看,她不敢把脸上的喜意表现出来。

    “你要想清楚,父皇把你送到晋国,就没有想过把你接回去。”贺远亭垂下眼睑,语气平静,“若是晋国皇帝不愿意纳你进宫,太子又不愿娶你为侧妃,你就要以学习的名义,在晋国待一辈子,这样你也愿意?”

    这个妹妹是父皇送给晋国的礼物,不管晋国是什么态度,都注定了妹妹无法再回去的命运。

    玳瑁公主脸上渐渐失了血色,她看着对面笑颜如花的福寿郡主,缓缓地坚定地摇头:“晋国文化令人向往,我愿意在此地学习一辈子。”

    没想到这个懦弱的妹妹,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贺远亭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没有再勉强她。

    他朝晋国的奴仆招了招手:“我听闻贵国有两位长公主,为何今日只来了一位?”

    “回尊贵的使者,乐阳公主与她的驸马身体不适,不会出席今日的宴席。”

    贺远亭扭头看了眼端坐在上方的太子,笑着点头:“原来如此,多谢告知。”

    作者有话要说:  使臣们:拍马屁大赛,开始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胖了一点的马蹄,开心!、明珠逢时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日更不过万蝴蝶胖十斤【黑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蝴蝶喜欢花花吗~喜欢呀】、皮这一下很开心【→_→】 2个;miny、芮蕊、艾凌玲、五音不全的鸟、熊宝、没有晓琪这个人、只要敢远飞【就会累】、demeter、子非虾、murasaki、本宝宝称霸全场、25350185、孟鹤堂周九良都是我的【做梦的孩子越来越多了】、巍澜cp可逆不可拆 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