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相思尽染 > 第六十六章 夜宴
    是夜,叶在宫中设宴款待两国使者。

    这三国之会原本是皇帝亲自来参加,有时也会顺便结个亲或是结个盟什么的。

    只是那也只限于第一代的皇帝,后来各国君主的野心越发膨胀,这名义上联络三国之谊的三国之会也就不怎么重视了,甚至有时还会在会上生出点摩擦,而除了东道主外,皇帝基本上也不会来参加了,派臣子出使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云国太子到,楚国武安侯,长宁长公主到。”

    随着一声通报,南宫瑾恒及夜子宸夫妻缓缓踏入灯火通明的大殿,向叶见礼:“见过炎皇陛下。”

    “不必多礼,请上座。”叶笑容可掬地说道。

    “多谢炎皇。”

    这三个人一进来,殿内的人不由被他们的容颜气质所惊。当然最让他们惊艳的便是沐染,以前他们一直觉得嘉敏长公主已经是很美了,而今日见这长宁长公主,才知什么是倾国倾城,心里不由感叹,这样好的容颜恐怕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几个人随着太监的指引坐好,随即殿内歌舞升平,好不欢快。

    “这次的三国之会是朕初次承办,若有不周之处,还请各位谅解。”叶说道。

    “炎皇言重了。”南宫瑾恒道,“听闻炎皇年仅十六登基,承担起治国之责,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叶笑道:“哈哈,太子谬赞了。不过朕记得与太子并非第一次见吧。”

    “哦?是吗?可请恕孤愚钝,实在不知在哪里与炎皇见过。”南宫瑾恒状似疑惑,只是他还真未料到叶会在这时候提起他以前的身份。

    叶的失望之情顿时溢于言表:“太子此话还真是让朕伤心啊,朕可是把太子你记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太子转眼间就把朕忘得一干二净,刚刚还说朕不凡来着,现在看来也不过是诓朕的吧。”

    话音一落,南宫瑾恒的脸色变得有些晦暗不明,他实在难以想要,一国皇帝竟然会是这样的。

    下面的大臣不由一阵汗颜,这皇上平日里在朝堂上这么跳脱也就罢了,没想到在这种场合居然还不知收敛,他们真的深深为有这么一个皇帝而感到苦恼不已,真是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沐染心下也是惊诧不已,虽然那日酒馆初遇他也是很不正经的样子,然而他在这种场合仍是那般模样,可真是令她始料未及。

    她小声地对夜子宸说道:“这炎皇怎么是这种性子?”

    夜子宸表示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叶从小就这样,谁知道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不过好在他们现在也不是经常见面,否则的话若是叶天天在他面前乱说,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一掌劈死叶。

    而一旁的皇后沐清舞也惊呆了,叶在她面前一直都是比较正经的,谁曾想他还有这么一面?

    “炎皇这话,倒还真是让孤无话可说。”南宫瑾恒缓了缓心神,道。

    叶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既然太子没有想起来,那就让朕帮太子想想。还记得那日楚国先皇大寿,朕也去参加了的,而太子刚好也在那大殿之中,就连坐的位置朕也能记得一清二楚,就是长宁长公主的旁边。”

    话落,叶还骄傲的挑了挑眉,似乎是在众人炫耀他的记性很好。

    在座的人对于南宫瑾恒的来历多多少少都有了解,毕竟当初那件事也着实是令人震撼。只是没想到叶居然这么损,就这么把人家的过去给抖了出来。

    “炎皇好记性,孤拜服。”南宫瑾恒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道,既然他现在已云国太子了,那肯定就不会喜欢有人提到他的过去。

    身边的臣子小声地提醒道:“殿下息怒,兴许炎皇就是故意想激怒殿下。”

    “孤明白,你不用担心。”南宫瑾恒冷冷地回道。

    “哈哈,多谢太子夸奖。”戏弄了南宫瑾恒,叶又对沐染道:“听闻长宁长公主与云国太子曾经是表兄妹,如今昔日的表兄已经成了他国太子,不知长公主心里有何感想?”

    沐染不料叶突然将矛头对准了她,她勾唇正准备还击回去,却听夜子宸已经先她一步开口:“炎皇陛下似乎管得多了些?”

    此话一出,在座之人心里都忍不住为夜子宸点了个赞,不是他们不想帮着自家皇帝陛下,实在是这陛下的嘴毒的呀真的是让他们苦不堪言,却又不敢顶回去。如今终于有人顶了回去,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叶听到夜子宸如此不客气的话语,面色并无任何变化,揶揄道:“朕不过好奇问了句,武成侯便如此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朕对长公主做了什么呢。”

    “那请问炎皇,武成侯这么说有错吗?若是有错,又是错到哪里了呢?”沐染问道。

    “这……”叶突然词穷了,是啊,他问沐染的感受,而他与沐染又非亲非故,沐染又凭什么要告诉他?

    等等,非亲非故,看着旁边的皇后,他突然想起来这沐染与他的皇后还是姐妹呢。

    叶振振有词地道:“呵呵,长公主与朕的皇后乃是亲姐妹,这么算起来长公主可是朕的小姨子,朕关心一下小姨子的感受,何错之有?”

    沐染当即反驳:“就算有这层关系,可长宁是楚国公主,您却是炎国皇帝,若不是因为这次三国之会,长宁与您恐怕是终身都不会见面的,说本宫与炎皇非亲非故那也是一点都不为过吧。”

    “这话,不知皇后你怎么看?”叶转而问沐清舞。

    “陛下,臣妾认为长宁说得没错。”沐清舞直接拆了他的台。

    叶一愣,看着沐清舞的眼神复杂,而后故作受伤地说道:“好吧,既然皇后都这么说了,那是朕自作多情了。”

    “皇兄此言差矣,臣妹认为,皇嫂与长宁长公主姐妹情深,又久未见面,所以皇嫂难免会偏帮自己的妹妹。在臣妹看来,皇兄本来就是长宁长公主的姐夫,关心一下也没有错。反倒是长公主这么说,倒是有点不把咱们炎国陛下放在眼里了。”一旁的叶拂烟突然说道。

    “嘉敏,不得无礼。”叶轻斥道,这丫头出来插个什么嘴?他又对沐染道,“舍妹年纪小不懂事,长公主可别跟她计较。”

    “炎皇言重了。”沐染毫不在意叶拂烟的话,不过这公主还真有点伶牙俐齿。

    叶拂烟不高兴地撅了撅嘴,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沐染,心里嫉妒不已,自从这女人进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她也不觉得这长公主比她生得好看,不过一副狐媚相。

    果然和她姐姐沐清舞一样都是令人厌恶之人。

    再见夜子宸这么优秀的男子在她身边嘘寒问暖,她也觉得刺眼得很。

    叶拂烟坐在她对面,沐染明显感觉到了她目光中的敌意,心中不免疑惑,她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长公主啊。

    而后发现叶拂烟的视线一直在夜子宸身上,她想她大概明白了。

    “武成侯,多日不见,近来一切可好?”南宫瑾恒嘴角噙着笑意,端起酒杯问道。

    夜子宸举杯:“多谢云太子关心,一切安好。”

    “哈哈,那便好。不过孤近几日倒是有件事颇为烦心,烦请武成侯为孤解惑。”南宫瑾恒道。

    “太子请讲。”

    “孤有日在云国的宫内,碰到了父皇的静妃娘娘,当时孤便觉得他与孤见过的一个人很像,只是当时孤一时没想起来。而今日孤见到了武成侯,突然发觉,武成侯与静妃娘娘可是有七八分像,这实在是令孤惊奇不已啊。”

    他今日一见到夜子宸便想到了那日见到的静妃,说实话,这让他受到了不小的震动。

    而南宫瑾恒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夜子宸,包括沐染。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这并不足为奇。”夜子宸的容貌的确肖似其母,所以听南宫瑾恒提起静妃,夜子宸便知他要说什么。

    “武成侯此话也不无道理,孤只是觉得武成侯一个男子却和一个女人长得很像,这除非是有亲缘关系,否则还真让人感到奇怪啊。”

    叶当即道:“太子此言差矣,朕当年也见过一女子与朕颇为相似,当时朕还以为那姑娘是朕流落民间的妹妹呢,后来查证,却是与炎皇室毫无关系。所以太子也不要感到困惑了。”

    南宫瑾恒没料到叶会发声,微微一愣,道:“是吗?那是孤见识浅薄,所以大惊小怪了。”

    虽然叶为夜子宸解了围,但夜子宸心里却有些不安。本来他已想好了如何应对,但是叶横插进来,明面上是帮了他,可是这更会引起南宫瑾恒的怀疑。

    夜子宸想得没错,此刻南宫瑾恒的疑心是更重了。叶与夜子宸本是两个国家的人,按理说两人应是素不相识,而且叶也完全不像是一个乐于助人之人,那他帮夜子宸用意何在?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