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 141、第 141 章
    看到邵仪婷脸上的泪水, 李定坤心疼地拿出纸巾轻轻替她擦拭。

    “别哭, 这不算什么。我说过要让你笑的, 你知道我见不得你流泪。”

    得了邵爸爸的嘱咐,李定坤站起身来, 他和邵仪婷一起坐到邵爸爸和邵妈妈的对面。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 邵仪婷一把握住李定坤的手。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牵起一个男人的手, 面对父母, 她只有担心, 根本没顾得上害羞。

    “李定坤,我和婷婷的妈妈凭什么相信你会给她幸福?就凭你搬来的这些礼物, 还是凭你口头上的保证?我们只有婷婷一个女儿, 自然是希望她能够幸福。”

    邵爸爸长叹了一口气,他如何不知道女儿的心已经偏向了对面的男人。

    当初邵仪婷和梁思博离婚,他们夫妻两人整整一个星期没睡好觉。梁思博是他们替女儿选的结婚对象, 结果事实证明,他们眼瞎,让女儿受到这么大的委屈。

    还好女儿没有因此消沉, 而是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生活。

    李定坤被邵爸爸的话给问住了, 他低头沉思。

    邵妈妈和邵爸爸对视一眼, 这个小伙子虽然没文化,但是刚才李定坤的态度还是让他们有所松动。

    活了大半辈子,他们知道男人爱护一个女人的方式,不外乎舍得为你花钱和舍得为你花时间。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女儿的眼里看到了对李定坤的爱恋。

    “叔叔阿姨, 我想清楚了。我现在就着手把工作全部转到北京这边来,以后我们就在北京定居。从现在开始,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转到婷婷名下。等通过你们的考核,我再向婷婷求婚。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

    听了这样的承诺,邵爸爸和邵妈妈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江夏得知邵家同意李定坤和邵仪婷交往,喜得让做饭的阿姨多张罗几个菜,让他们来家里吃饭。

    安安现在每天依然处于吃了就睡,醒了就吃的状态,因此李定坤和邵仪婷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呼呼大睡。李定坤和邵仪婷看过孩子之后,才跟着江夏来到客厅。

    “阿坤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仪婷姐回老家看看?”江夏接过阿姨手中的果盘,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李定坤笑着看了一眼邵仪婷,“下个星期就走,我这次回去打算挖个川菜厨子过来。李园的装修和改造差不多完工了,就等着配齐厨师和服务人员。”

    江夏知道李园主打川菜和粤菜,“回头我帮你问问胡大哥,看看他有没有认识想来北京发展的粤菜厨子。”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

    李定坤以前总觉得赚钱就是自己的第一要务,自从认识了邵仪婷之后,他把让自己变得更好放在了第一位。

    为了李园和房地产公司的事情,他没少向邵仪婷请教管理和法律方面的知识。

    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学历不如邵仪婷而觉得自卑,男人如果连面对自己缺点的勇气都没有,就不能算个男人。

    反而,他因为这么聪明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女朋友而骄傲。

    说起回老家,吴秀群见亲家和请来的阿姨能够很好的照顾夏夏和孩子,正打算收拾行李回家。刚好可以跟李定坤和邵仪婷一起回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仪婷姐,你这次跟阿坤哥回去,顺便见一见美嘉工厂的负责人彩灵姐,了解美嘉工厂的事情,彩灵姐早就说想要跟你见一面。”

    江夏看向邵仪婷,朱彩灵毕竟不可能一直管着美嘉工厂,邵仪婷就是她物色好的接班人。

    如果周海笙以后在北京创办个人工作室的话,朱彩灵夫妻肯定是要跟过来的。周海笙离京去参加比赛之前,跟江夏说过自己的想法。

    邵仪婷闻言点了点头,她扭头看了一眼李定坤,不由得开始期待这次跟李定坤回他的老家。

    她想要看一看,临水镇到底是一个怎样神奇的地方,竟然孕育了像陆少阳、江夏、李定坤、黄桂花这样出色的人才。

    黄桂花来北京看了江夏后第二天就飞回了上海,现在上海美嘉专柜正式销售火爆的阶段,必须得有人坐镇才行。而她和刘杨的感情也进入了稳定期,两人虽然经常异地,但是感情却并没有变淡,反而更加浓郁。

    或许是那一年的分开,让他们更加珍惜彼此。

    一个星期之后,江夏到火车站送走了吴秀群、李定坤以及邵仪婷。

    从火车站出来,呼呼的寒风让她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距离陆少阳离开已经快要三个月了,他现在还好吗?

    北京的寒冬又干又冷,而此时南美洲亚马逊热带雨林正值盛夏,国际尖兵挑战赛的决赛已经接近尾声。中国派出的五名士兵只有三名通过了初赛,决赛过程中有一人因受伤不得不退出比赛。

    陆少阳麻利地将蛇肉串在树枝上,然后架在柴火上烤。

    在距离他五米远的小溪里,梁敬辉站在溪水中一动不动,直到他手中尖锐的木头飞快地刺入水中,扎起一条肥美的鱼,他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

    比赛的最后阶段,中国参赛的军人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从溪水里回到火堆旁,梁敬辉手里拿着已经清理了肚腹的鲜鱼。

    他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进食,干涸的嘴唇泛起白皮,浑身上下衣服全是泥浆,再加上身上背着树叶做伪装,要不是有火苗,远远地看真看不出这里有两个人。

    “首长……”在陆少阳的注视下,梁敬辉改了称呼,“少阳哥,我们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陆少阳收起军刀,拿出随身携带的地图。

    他们正在经历最后一场考验:徒步穿越雨林,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指定的位置。

    “根据地图显示,我们还需要翻过一座山,预计需要20个小时。”陆少阳看完地图之后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比赛不会这么简单。虽然只身穿越雨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作为比赛的最后一个项目,是不是太容易了一些?

    梁敬辉已经把鱼烤上了,他走到陆少阳身边,低头看他手里的地图。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响起了枪械上膛的声音,“不许动!”

    陆少阳和梁敬辉慢慢地举起手来,他们眼底有着疑惑,最后一个阶段并不涉及物资的抢夺,再说所有的参赛者都不允许带枪支参加比赛,只有军刀和匕首之类的是被允许携带的。这说明背后的人不是他们的竞争者,而是另有其人!

    由于背对着对方,陆少阳和梁敬辉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究竟是什么人。

    下一秒钟,他们被人从背后敲晕。

    “老大!”

    “带走!”

    “这些食物怎么办?”

    “当然是吃掉!”

    陆少阳并没有真的晕,他尽量放缓自己的呼吸,耳朵听着周边的动静,从声音和脚步判断,对方有四人,口中说的是英语。还得感谢刘阮和陆海铭的环境熏陶,陆少阳的英语虽然说得不好,但是简单的对话还是能够听懂的。

    当食物的香味传来,陆少阳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勉强做到不动声色。

    天知道他现在饿得几乎可以吞下一头牛。

    “美味!”

    “他娘的,劳资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了。不如把这两个亚洲人抓回去当厨子。”

    “闭嘴,不能把他们带回基地。”

    “那怎么办?杀了?”

    “先把人带到洞口,也不知道别的小分队有没有抓到这些讨厌的军人。在我们的地盘搞什么军事比赛,简直就是送死。”

    过了一会儿,陆少阳感觉自己被人扛了起来。肚子压在硬硬的肩头,滋味非常难受。

    趁扛着自己的人不注意,陆少阳轻轻地把眼睛睁开一道缝隙。好在另外两人在前面开路,扛着陆少阳和梁敬辉的人走在后面,嘴里还骂骂咧咧地,显然觉得这样的分工很不公平。

    默默地记下他们前进的路线,陆少阳看了看身侧的梁敬辉,他好像真的晕过去了。

    其实在对方敲晕他们之前,陆少阳就有心理准备他们会这么做,所以他把指甲嵌入肉里,这才让自己没有真正的晕过去。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达到绑匪口中的洞口。这里还有不少手持武器的同伙,陆少阳听见动静立刻闭上眼睛。

    “嘿,你们居然把人扛过来的?”

    “不然怎么办?”

    “拖过来不就行了,像那几头猪一样,还说什么特种兵,依我看连猪都不如。”

    “早知道就不把人打晕了,这次是我失策。”

    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陆少阳和梁敬辉被人重重地扔在地上。除了绑匪们的讨论声,陆少阳还听到了一起参加比赛的别**人的咒骂声。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洞口似乎燃起了熊熊的篝火。

    陆少阳能够感受到一只软体虫附着在自己的小腿上,然后在上面狠狠地叮了一口。尽管疼痛,他却不能动,只能趴在地上忍耐着。

    在这些绑匪的交谈中,陆少阳听到了毒-品这个单词。他大致猜到这里应该是某毒枭的老巢,而且看样子,组织这次比赛的人也知道这一消息,所以才把他们这些军人当做诱饵抛出来。

    “艹!也不知道基地那边怎么样了。”

    “boss早有准备,那些猪头一个都跑不掉。听说,boss准备把这些军人全都挂在直升飞机上,然后在他们训练营上空溜一圈,一个一个给他们扔下去。哈哈……”

    那些醒着的军人们一听这话,开始剧烈地反抗起来。

    陆少阳听到了几声枪响,然后再也没有不属于绑匪的声音发出来。

    没过多久,陆少阳感觉自己被人提了起来,然后扔进山洞之中。很显然,他们这些被抓捕到的军人都是一样的待遇,同被囚禁在这个黑漆漆的山洞之中。

    陆少阳缓缓地睁开眼睛,身边梁敬辉依然还在昏迷之中。

    借着洞口微弱的火光,陆少阳看到了对面的六个别**人。他们脸上的神情似乎愤愤不平,又好似不甘心。因为光线太弱,陆少阳并不能确认他们每个人的身份。

    陆少阳掐了梁敬辉一把,把他唤醒,然后开始寻找自己身上可以利用的工具。

    “少……”

    “嘘!”

    陆少阳从鞋子里摸出收缩军刀,帮对面捆住手脚的军人去掉身上的束缚。他和梁敬辉也不知道对方是大意,还是信心十足,并没有用绳子把他们两人绑起来。

    解除掉束缚的军人们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在这一刻,无形之中陆少阳成了他们的头。

    于是,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陆少阳。

    陆少阳做了一个等待的手势,示意大家先原地休息,恢复体力。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然后带动着好几人的肚子一起唱起了空城计。没办法,根据要求这次比赛所有的人都不能带食物,他们必须在丛林中自己解决。

    看来,好些人跟陆少阳他们一样,还没填饱肚子就被这群绑匪给抓了起来。

    黑暗中,两个军人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仅剩的几颗巧克力。八人分吃了这些糖果之后,开始低头寻思他们目前的处境。要靠别人来营救他们是不现实的,他们只能自救。

    可是根据观察,外面至少有六十多个手持武器的绑匪,他们赤手空拳完全不是对手。

    哪怕这些军人都是以一敌十的高手,也架不住对方手里有枪。

    他们都清楚,只能在凌晨,趁这些绑匪警惕心最弱的时候下手,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陆少阳从口袋里拿出自己之前在丛林里找到的曼陀罗花,原本他是用来提防丛林猛兽的,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派上用场。示意身边的人捂好口鼻,陆少阳将点燃的曼陀罗花不着痕迹地扔出山洞。

    他也不确定这样的方法会不会有效,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等身上所有的曼陀罗花都被点燃扔出去,陆少阳把所有的军人都召集到一起。

    因为洞口不远处就有守卫的人,因此他们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借着洞口微弱的光,在地上画示意图,然后用手势来交流。即便是能说话,他们之间的交流也会因为语言有些许的障碍。

    大约凌晨两点钟,陆少阳悄悄地摸出山洞,他和梁敬辉一人干掉一个山洞门口的守卫,然后拿走他们身上的武器,退回到山洞之中。

    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钟,却足够他们看清楚外面的情形。

    六十多个绑匪有超过一半的人在睡觉,还有一部分在划拳喝酒。大约有十人在轮班站岗,他们还没有发现山洞门口的动静。

    陆少阳把外面的情况用石头在地上画了出来,他们八个人趴在地上,结合陆少阳的手势,了解外面的大体情形。

    这是一场敌我势力悬殊的对峙,他们想要安全地逃离这里,必须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