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是炮灰呀[快穿] > 96、096
    皇帝比苏伊预想中年轻一些, 坐在又宽又阔的办公桌后面, 头顶华丽硕大的吊灯垂下,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迫感。

    “你是二号星苏家的女儿。”他看到苏伊后说道, 虽然应该是问句,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苏伊点点头,“是。”

    二号星是离首都星最近的一颗行星,距离权力中心的远近, 同时也代表了地位的高低,这么多年, 苏家一直想要更进一步, 入驻首都星。

    皇帝看了她与霍峻一眼,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你们既然在交往, 那就订个婚吧。”

    苏伊抬了下眼皮, 霍峻反应比她激烈得多,苏伊是别人不能碰触的点,当下沉声道:“那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皇帝并未生气,或许在他看来,霍峻的怒意跟儿戏没什么不同,“你不同意我的安排, 拒绝离开学院到军部任职, 难道不是舍不得她?既然这样,我做主让你们订婚,不正好附和你的心意?至于苏家那边, 我想,他们会十分乐意的。”

    “我不去军部跟别人无关,更没必要听你的,你最好别再对我的事指手画脚。”霍峻语带警告。

    皇帝慢悠悠换了个姿势,道:“你母亲要是知道你跟我这样说话,肯定不会高兴。”

    “你——”霍峻上前一步,苏伊却拉了他一把,转头对皇帝说道:“可以让我跟他单独说几句话么?”

    皇帝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做了个自便的手势。

    苏伊便拉着霍峻往外走,直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才停下。

    出了那个让人压抑的地方,霍峻就慢慢冷静下来,此刻懊恼地皱着眉,“不该让你跟我一起来,我连累你了。”

    “你是害得我缺胳膊断腿了,还是害我进监狱?我怎么没看到连累在哪儿?”苏伊反问。

    霍峻勉强扯了个不算笑的笑,心烦意乱道:“我还是太弱了。”

    苏伊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说:“不是你太弱,是你心里有牵挂,而他知道这点,才能牵制你。”

    尽管他的母亲和外祖或许对他不怎么样,但霍峻却意外地不是一个冷酷的人,只要皇帝把他母亲捏在手里,他就不得不受限制。如果他是孤身一人,毫无弱点,皇帝又能拿什么来威胁?

    霍峻知道她在说谁,微怔了一会儿,才道:“她毕竟把我养大。”

    “我知道,”苏伊靠近了些,仰头看着他,“你要是真的六亲不认,我反而觉得那不是你。”

    霍峻忍不住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轻捏,苦笑道:“可惜他们想要的,我给不了,也不想给。”

    他的外祖和母亲就像皇帝手中的人质,让他不得不束手束脚,可笑的是,那些人质却是心甘情愿的,因为他们巴不得他老老实实听皇帝的话,好捞取更多利益。

    “那就给他们你想给的。你就是你,不是谁手中的傀儡,更不是他们谋取利益的工具,就算现在不得不妥协,也是为了更好的将来。”

    霍峻依旧拧着眉,“但是他要我们——”

    “要我们订婚?”苏伊补充,接着问:“你不想跟我订婚?”

    “当然不是,我当然想!”霍峻立刻道,眼神转到她脸上,飘忽了一下,又转开来,盯着墙角某处,“但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他的命令下。而且……我什么都没准备,也没跟你求婚,鲜花戒指烟花什么的……”

    苏伊抿着嘴,忍住笑意,免得有人恼羞成怒。

    他说了一堆,关键的地方或许只是最后那一句?

    苏伊倒没想到,他在她面前总嬉皮笑脸,还能跟虫族肉搏的一个人,却还挺纯情,挺有那么点浪漫细胞?

    她开口道:“你不觉得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们认识还没多久么,正式交往才几天?”

    霍峻马上转回头看她,语气试探中带了点小心,“所以你不想订婚?”

    苏伊有点无语,刚刚是谁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订婚的,怎么她说了两句,他忽然又紧张兮兮,好像很担心她不同意似的?

    “你有把握么?你觉得我们最终能不能走到订婚这一步?”

    霍峻想也不想道:“为什么不能?”

    苏伊说:“那就是了,既然是早晚的事,有人愿意多管闲事,那就给他管呗。而且他既然要做主给我们两人订婚,至少得公开你的身份,到时候你就是唯一被承认的皇子,而我是皇子妃了,多威风?”

    霍峻听得眉毛挑起来,“就这样?”

    “不然呢?”

    “你不觉得委屈、不高兴么?”

    苏伊也跟他一起挑眉,“为什么要委屈不高兴?皇子妃可是特权阶级,我高兴都来不及了呀,最好再能给我点特权,比如不用上课,安心当个皇室花瓶就好之类的。”

    霍峻听完,沉默无言了好半天。他的全部纠结,在她那里完全不是事,都不知该说她是太乐观,还是根本缺根弦。

    两人又回去见皇帝,得知霍峻已经同意,皇帝再次看了苏伊一眼,与先前的随意不同,这一次带了些许探究。

    他原以为霍峻看上的只是个无知小姑娘,现在看来,这女孩还有点过人之处。但他对苏伊的评价也就仅止于此,反倒对霍峻如此容易被女人左右而微微皱眉。

    不过,以这个年纪来说,他的能力与心性都已经足够出色,远胜他那些兄弟,皇帝自认为在某些方面可以宽容一些,更何况,他越重感情,才越有弱点,越好掌控。

    苏伊和霍峻离开皇宫后,皇帝就分别让人通知霍家与苏家,让他们做好准备。

    两家人对此反应各不相同,霍家得知皇帝肯承认霍峻,欣喜若狂,只是对皇帝如此轻易给他订婚有些微词,毕竟联姻也是一大助力,而苏家虽然在二号星上位数前列,在首都星这些大家族看来,还是有点排不上号。

    苏家的意外之喜中,则带了几分惶恐。他们虽然决定站霍峻的队,也知道苏伊在与他交往,却没想到,几日前还只是个学生的霍峻,这么快就要得到皇帝承认,而苏伊更是马上要与他订婚,这么大的好消息砸下来,砸得苏家人有些晕晕乎乎。

    帝国各大主要媒体,更是在第一时间报道此事。

    皇帝上位多年,虽然有无数私生子,正统的却一个也没有,尽管不少人拿此下赌注当娱乐,但更多人心中,其实有着隐隐忧虑,担心如果皇帝遭受意外,那些私生子会相互残杀,重蹈他当年的覆辙。

    即便皇室厮杀离平民很远,但谁来做统治者,却是大家都关心的事,谁都希望有一个强大、有魄力的皇帝来守卫帝国,震慑虫族。

    霍峻的身世经历很快公之于众,包括他在皇家学院内的表现与成绩,得知他曾独自打败s级虫族,民众对这位还未在公众面前的皇子充满期待,就算有些不和谐的声音,也很快被淹没。

    有霍峻身为新晋皇子在前顶着,苏伊这个即将与皇子订婚的幸运女孩,得到的关注就少了许多,但当他们回到学院,还是被不少人围堵了。

    他们倒没有真的直接挡路,只是原本就颇受关注的两人,这会儿不管走到哪,都能引起一大群人围观。

    苏伊去上课,先前那些得知霍峻追求她,就一直追着问东问西的女孩,如今反倒不怎么敢凑过来了。

    但是不凑上前,并不意味着不八卦,以苏伊绝佳的耳力,可以听到她们现在,谈论得更加起劲了。

    “我早就说过霍学长那么神秘,肯定大有来头,没想到他真的是皇子啊,跟童话一样。”

    “你们说我去跟他要签名,他会给我吗?”

    “会的吧,毕竟我们是苏伊的同学呢。”

    “她也太幸运了,才交往没几天,霍学长就成了皇子,还要跟她订婚,皇子妃诶。”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跟皇子妃是同学,我们还坐得这么近!”

    “你说以后,苏伊会邀请我们去皇宫吗?我做梦都想参观一下。”

    “我想去……”

    “我也想……”

    霍峻那边的情况没比苏伊好多少,他如往常一样去训练场,原本各自专心训练的人,见到他,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像突然被谁按了暂停键似的,就那么诡异地静止着。

    霍峻一抬手,随手点了几个人,开始活动手脚,“你和你,准备跟我热身。”

    被点到名字的人小心翼翼道:“峻——那啥,要不别动手,我们陪你练习射击?”

    霍峻拧眉,“射击还用人陪?废话少说,快点,别想偷懒。”

    那人愁眉苦脸,猛朝身边人使眼色。

    眼见霍峻眉头又要挑起,黄仓仓挠挠脑袋走过来,道:“老大,我们还叫你老大没问题吧?”

    霍峻给了他一个你什么毛病的眼神。

    黄仓仓搓着手继续道:“那什么,峻哥,不是我们想偷懒,是不敢跟你打,你说你现在身份这么尊贵,要是一不小心把你打伤了可怎么办?”

    霍峻简直要给他气笑,“打伤我?就凭你们几个?是我给了你们什么错觉,还是两天没见,你们膨胀了?”

    黄仓仓讪笑道:“这不是怕万一嘛,万一伤到了呢?”

    “伤到我算你厉害,我请你吃饭,可要是在我手下挨不过十分钟,呵。”

    最后那一笑,颇有点鬼畜的意味,在场众人齐齐打了个抖。

    拗不过,他们只好陪霍峻交手,每个人上场前,都在心里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伤到峻哥,上场后他们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在峻哥面前,他们果然只有挨打的份,唯一能做的,就是护好自己的脸,免得第二天没法见人。

    霍峻依旧像往常一样去接苏伊下课,他接受了皇帝要他提前进入军部的要求,只是把时间放在两人订婚之后,也就是说,没多久他就得离开学院。

    一想到留苏伊单独在这,周围有那么多垂涎她美色的人,霍峻就忍不住想赞同她先前所说,开开心心当个皇室花瓶,最好连课都不用上的提议。

    苏伊下了课,两人一同走在路上,不约而同忽略了那些围观的眼神。

    “在想什么事?”苏伊发现他今天话比平时少,便问道。

    霍峻看了眼周围的人,感觉谁都是潜在的情敌,每一个都在觊觎他的未婚妻。

    嗯,未婚妻,他喜欢这个说法。

    他对苏伊道:“要不然你跟我一起离开学院吧?”

    苏伊瞧了瞧他,“我是无所谓,可是你确定希望将来别人介绍我的时候,在学历后面加上肄业两个字?”

    霍峻就不说话了,他自己肄业没关系,但他不喜欢别对苏伊指指点点。

    苏伊见状,又安慰道:“你只是去军部而已,又没跑多远,等安定下来,我跟学院申请一下,有些课程可以自学的,我就在家自修就好了。”

    家。

    听她提到这个字,霍峻心神忍不住荡了一下。

    他即刻开始反思,觉得自己太不应该,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准备,甚至连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也无的时候,怎么能要求苏伊跟他一起离开?实在太不负责。

    在他看来,霍家不是他的家,皇宫更不是,他要为苏伊构筑属于他们两人的家。

    前方是指挥系,梁森和谢明钊两人从里面走出来,梁森颇有些惋惜道:“昨天我看到小秦跟实战系一男生走得挺近,有说有笑的,你和她就这么过去了?要我说,阿钊,我真有点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原先发展势头多好啊,小秦明显对你也有好感,最该加把劲的时候,你突然撒手了,哪个女孩子受得了这样忽冷忽热?她又不是没有人追。”

    谢明钊垂着眼没说话,他最近因为婚约,确实有些心神不宁,他总感觉还有时间,还有机会,却没想到秦舒那么敏感,又骄傲,在发现他的异样时,敏锐地意识到什么,干脆利落转身。

    这是又一件让他措手不及的事,另一件,是他太过轻易就解除了的婚约。直到看见新闻,他才知道,为什么苏家那么迫不及待要退婚,原来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对象。

    在皇家面前,区区谢家,的确不值一提。他颇有些自嘲地想。

    “你看那。”梁森忽然捅捅他。

    谢明钊抬起眼,恰好看见苏伊和霍峻从面前走过,两人被众人瞩目,却习以为常,只顾自己亲昵地说着话,半点不受外界干扰。

    梁森感慨:“这才是将校园恋情进行到极致的典范,你看看人家实战系的,说追求就追求,说交往就交往,这不马上就要订婚了,还爆出一个皇子身份。人比人气死人咯,人家一出生就在终点,这样也就罢了,在终点的人还比你更努力,让人连想说两句借口都找不到。”

    订婚的日子很快到来,苏伊这个身份的父母来到首都星,毕恭毕敬地接受了皇帝的召见,同时,苏伊也见到了霍峻的母亲。

    那同样是个美丽的女人,看起来漂亮而充满风情,完全看不出有霍峻这个大的儿子,出场的时候,她挽着皇帝的手,像是整座宫殿的女主人。整个过程,她的眼神都没离开皇帝身上,只在最开始看了霍峻一眼,顺带还有苏伊。

    苏伊不由对霍峻充满同情,他的母亲,能凭借私生女身份走到今天,在被皇帝弃之不顾这么多年后,依旧能做出一副如此痴情的模样,要么是真爱皇帝,要么当真心机了得,不过是哪个,显然她心里没有太多儿子的位置。

    订婚宴会之后,媒体当然也大肆报道,并且还附带了一张宴会上的照片。

    照片上,苏伊和霍峻并排站在一起,这是她第一次正式被帝国民众所熟知。

    照片一出来,登时出现不少民众留言。

    “站在陛下身边的美女是谁?新晋情人么,怎么之前没见过?”

    “楼上要么眼瞎,要么根本没仔细看,文章里写得明明白白,那是皇子峻的母亲。”

    “不怪他,我第一眼看见也困惑了一下,霍女士保养得太好了吧,根本不像这个年纪的人。”

    “人逢喜事精神爽呗,毕竟她儿子是第一个被承认的皇子,搞不好还是唯一一个,能不高兴?”

    “皇子很帅啊,听说他是皇家学院实战系的首席王牌?实在太出色了。”

    “终于有人注意到主角了,不明白有些人,整天对陛下的情人如数家珍,这么多年都不腻,也是厉害。”

    “你让那些闲得无聊的人不干这个,他们还能做什么?”

    “别引战了,你们没发现皇子妃特别可爱吗?”

    “只是订婚而已,她还算不上皇子妃吧。”

    “楼上这话说的,你以为皇家订婚跟你买鸡蛋一样随便,想买就买,想退就退?像这样公之于众的,都已经板上钉钉了好么!”

    “说真的,她真的又可爱又漂亮啊,忽然想起一件事,她成年了吗?”

    “……”

    “……”

    “问到点子上了,我妈妈同事的女儿跟她在一个学院,听说开学的时候,她比别人晚了两个星期才到学院报到,就是因为家里人给她办成年礼。”

    “这么说来,成年没两个月啊。”

    “怪不得看起来还跟小女孩一样呢。”

    “就算是家族联姻,她的年纪也小了点吧。”

    “什么家族联姻,他们是自由恋爱。”

    “官方的话竟然有人信?哪有那么巧,随随便便两个人遇上,一个是贵族女孩,一个是皇子,他们还爱上对方了?做戏给人看而已。”

    “你们发现没有,照片上那些人,几乎都是女士挽着男士的手,只有皇子是半拥着皇子妃,他的手还放在她腰上,感觉皇子妃整个人都缩进他怀里了,好有爱!”

    “真的诶,楼上说家族联姻的人睁大眼睛看看吧,这么有爱的联姻,请给我来一打。”

    “难道你们不知道有个成语叫逢场作戏吗?”

    “我好像发现了个好东西,来自皇家学院论坛,点进去看有惊喜哦。‘实战系王牌热烈追求音乐系新生,有图有真相!’”

    “看完了,真的超有爱,说逢场作戏的人,能不能劳烦你们动动尊指去看一看?”

    “别跟他们争了,到时候他们又要说帖子作假、楼主水军、皇子做戏,你看,我连理由都给他们想好了。”

    “就是,不过说起来,皇子跟陛下比,实在太专情了,听说他在学院几年,一直没谈恋爱,然后对皇子妃一见钟情,就开始追求人家了,追到手后马上订婚正名分,想想他母亲和陛下那些情人,这么多年别说名分,连个公开的身份都没有,感觉好心酸啊。”

    “醒醒吧楼上,那些让你心酸的人,可是个个住大豪宅、大庄园的,你一个搬砖的,想要散播过剩的同情心,也要看人家给不给机会。”

    “哈哈,这种新闻看看也就算了,竟然真的有入戏的,笑死我了。”

    订婚宴后,霍峻便准备离开学院,前一天晚上,他和苏伊两人又溜出来,到密林里的小木屋看星星。

    这座林子对别人来说阴森恐怖,与霍峻却意义非凡,小时候他恐惧它、厌恶它、征服它,最终将它变成自己唯一的安心之所,后来,他在这里与苏伊相遇、定情,如今又在在这儿离别。

    苏伊坐在木屋外的平台上,仰望着星夜,两条腿悬空,白皙纤细的小腿轻轻摇晃。

    霍峻在木屋里窸窸窣窣不知道干什么,好半天才出来,苏伊没转头,只感觉他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如往常一样轻捏,然后捏着捏着,她发觉有什么套上了她的手指。

    低头一看,却是一个黑漆漆的指环,勉强能说它是个戒指吧。

    她偏头看霍峻,霍峻却望着星空,如果不是握着她的手手心都是汗,她还真以为他有面上那样风轻云淡。

    “这是什么?”

    “……”霍峻咕哝了一声。

    苏伊把耳朵靠过去:“什么?”

    他还是没看她,却一鼓作气道:“是我遇上的第一只s级虫族的胸甲,那时候我以为我必死无疑,结果却再次醒过来,虫族的尸体还在旁边,我胸口上插着这片胸甲,如果再深一点,现在我就不在这儿了。”

    苏伊边听边点头,“所以你把那片胸甲留下,磨成了这个戒指?”

    这么说来,确实意义非凡,可是他需要说得这么吞吞吐吐么?

    结果霍峻又接着说道:“它是曾经离我心脏最近的东西,现在不是了,你比它更近,你在我心里。”

    最后一句话他是盯着满头星星说的,说完还是固执地不回头看她。

    苏伊觉得这情话有点土味,可是看他窘迫的样子,竟也有点可爱,有些感动。

    她挪了挪,往某个不肯看她的人身边靠近,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

    霍峻浑身都是紧绷的,好一会儿才抬起手,将她环住,大概是窘迫的劲头过了,迟疑道:“是不是一点也不浪漫?”

    “浪不浪漫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就好了。”苏伊道,她把带了戒指的手向着夜空张开,白皙的指头上,黑色指环尤为显眼。

    她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那只指环,说:“它曾经离你心脏那么近,以后每次我摸它的时候,就相当于在碰触你的心口了。”

    霍峻一时摸不准她这话到底只是表面上的意思,还是因为他别有心思,所以听起来才别有深意?

    苏伊说完,往后仰了仰脑袋,呼出的气息几乎能喷在他的下巴上,“你不觉得说了这么一大堆肉麻话之后,现在你该吻我了么?”

    “……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子、一串糖葫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芥深 23瓶;七月流火 20瓶;青婉丝 10瓶;浅墨 6瓶;yay的小楼 3瓶;一条咸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