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不是天生欧皇 > 130、第一百三十章
    萧栗是真没想到还会有拒载这一茬, 他惊异地回头, 和郑亿对视上。

    “这……”郑亿也不知所措,他指着公交远去的背影, 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

    如果当真是谁都没上去也就算了,可问题就出现在……叶则青他成功上去了。

    萧栗突然对他道:“跑车钥匙借我一下。”

    他们一行人是硬郑亿的强烈要求之下坐他的跑车来的,为了停车方便, 郑亿之前停在这条路的路口。

    郑亿脸部抽搐了一下,他知道了萧栗的意思, 但又心疼自己的跑车:“你会开车吗?”

    “不太会, ”萧栗边说已经边往跑车的方向跑,“但我会尽力,有磨损的话我原价赔你。”

    郑亿纠结了一下:“那……还是我开吧, 我怕你控制不住。”

    他们跑向那辆跑车, 郑亿熟练地发动了车子,朝着原先公交车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就在郑亿狂踩油门的时候, 灵异公交上, 叶则青正僵在当场。

    ——萧栗没上来,他怎么会没上来?!

    叶则青捂住自己手臂上的汗毛,他看着司机, 勉强挤出了一句话:“我……我还有朋友在外面,能不能等等他?”

    司机没有理他,他的半边脸上长着青紫的尸斑,密密麻麻地蔓延到全身,看起来像一具因为过劳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尸体, 只是僵硬地握着方向盘——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的脚暗中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

    叶则青估量了一下这厉鬼司机的实力强度,决定还是先按兵不动,他环顾了一下车厢,发现这辆车人数不多,只有三个。

    一名黑衣女子就坐在最后一排,散开的裙摆像一朵黑色大丽花,她的手里握着一把伞,伞面撑开,遮住了她的整个上半身。

    另一人则是那名抓着齐宁的老太太,她紧紧地盯着叶则青,眼睛眨也不眨。

    后排上没穿鞋的男子没有抬头,他的双脚赤.裸地踩在公交车的地面上,他却仿佛没有知觉般地在不断用脚趾摩擦着前排后座。

    没有人开窗,公交车里也没有灯,在这接近午夜时分的公路上,只有偶尔疾驰而过时经过的路灯能够给予内部一点光线。

    但那惨白的光线透在老太太的脸上,显得更加诡异。

    叶则青挪开了视线,他选了一个四周没有人的后排位坐了下来,很接近后门。

    如果实在不行……就效仿齐宁,在下一站到站的时候跑出去,只是比起齐宁,他如果要逃跑必须得再快速一点……

    那名老太太很明显是这车上的厉鬼,她想要活人替她坐在这辆车上,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叶则青。

    叶则青暗中摸出一块符箓,他谁也没看,只是身体紧绷地看着窗外,朦朦胧胧的雨滴打在车窗上,他竟然有种不知道这里是现实还是副本世界的错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则青忽地伸长了脖子,他用手抹干净车窗上因为温度不同而凝成的雾气,看向窗外——

    在公交的尾部,有一辆颜色嚣张的跑车追了上来。

    跑车的顶部是敞开的,狂风吹乱了驾驶者和副座上人的头发,正是郑亿和萧栗二人。

    公交司机也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这一幕,他跟着加快速度,但这辆老破的公交并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只能看着那辆跑车紧紧地咬在公交的身后,却没有超过它。

    而跑车上,郑亿握紧方向盘,他此时此刻有一种肾上腺激素狂飙的感觉,他问萧栗:“要追上去吗?”

    萧栗说:“就这样,不要超过它,公交的每个站点都是有规定的,它也许不能随意地停靠在路边。但它一定会停在下一个站点,到时候追上去,我下车。”

    郑亿大力地点头。

    在他身为郑家公子的一生中,他做过很多刺激出格的事,比如用他的高级跑车载着名模在山里的跑道上玩飙车,虽然这种刺激在成为轮回者之后,就变成了在鬼怪手中求生存,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开着跑车追逐着前方的灵异公交车……

    这尼.玛过于玄幻了。

    在狂风的刺激下,郑亿仰头嚎了一嗓子,随后他放缓车速,不再超车,和公交维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坐在车上的叶则青深深呼出一口气,他将手机上准备发给叶令视的消息删掉,换成了正襟危坐的样子。

    车内很安静。

    只有车辆运行的声音。

    在齐宁的形容里,下一站很远,但叶则青却觉得并没有多久,他就看到了下一个站台。

    站在站台上的是一个人形物体。

    ——之所以说是人形物体,是因为那个物体全身都血肉模糊,它看起来像一个被剥了皮的人,但却还在活动着,站在站台边。

    公交进入站台,它开始减速,停靠,打开车门——

    那名血肉模糊的“人”朝前迈了一步,缓慢地走向公交车。

    “嘎——”的一声,郑亿驾驶着跑车恰好拦在了公交车的前方,跑车的轮子在公路上划出两道浅浅的划痕来。

    萧栗打开车门下车,郑亿犹豫了片刻也跟着拔下钥匙走下车。

    公交司机仍然是面无表情,但他的手一直伸在关门的按钮上,看样子还想再来一次拒载——可这次的问题是,比起叶则青,那名血肉模糊的人走的太慢了。

    它每一脚都是一个血脚印,或许是失去了皮,导致它的重心不稳,因此它不得不扶着门口,才走了上来。

    公交司机刚等它走上来,就想按下关门按钮,但萧栗已经发挥了前所未有的速度,他避开了剥皮人留下手印的地方,一只手握住了公交车门,成功地跑了上来。

    司机按下关门按钮的手一顿,之后才按了下去,车门合上。

    但在关门之前,萧栗已经上来了,并且在他身后,还窜上来了一个身影,正是郑亿。

    郑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本来不打算上来的,但坐在车里太危险,他也就跟着萧栗跳下车,下意识地又跟着萧栗跑上公交——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车门已经关上了,公交绕了个圈避开前方的跑车,缓缓地向前行驶着。

    这下纵使郑亿后悔都不成,现在只能跟紧萧栗了。

    他紧张地舔了舔后槽牙,亦步亦趋地跟在对方身后。

    血肉模糊的人影在前排落座。

    萧栗上了车,他平复了一下因为快跑而激烈的心跳,转而看向那名司机。

    司机诚如齐宁描述的一样,他浑身僵硬,看起来像个死人,但他关门的动作却又显示他的确是有思维能力的。

    萧栗扫了一圈公交车,没有发现工号之类的事,他对司机问道:“为什么拒载我?”

    司机:“…………”

    他不说话,但脸上的神色却写满了“我没有拒载你,我只是手抖多按了一下,再多踩了次油门,莫里亚蒂你不要瞎说啊。”

    萧栗:“我要投诉。”

    司机:“…………”

    萧栗:“我知道你能听懂,你不放我上来肯定有你的原因,我就想听听你的原因。”

    过了好一会儿,司机见萧栗还站在他身边,他才缓声说道:“活人不能进入这辆公交,我听说过一点你的名字,你身上的阳气太重。”

    一直在听他们对话的叶则青:???

    难道他不是活人,他死了?!

    但下一秒,他随即意识到是自己体质的原因——他天生鬼体,再加上常年驯养小鬼,身上阴气很重。

    而那名女学生齐宁也是如此,女子体质偏阴,那天又是个雨天,配合着坏运气,也就坐到了这班灵异公交。

    萧栗也想通了这一点,他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换了个问题:“这辆车的终点站在哪里?”

    司机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如萧栗所想那样根本就没有终点站——只是如果没有终点站,那么这辆车又为什么能够回来,让萧栗等人可以上车?

    萧栗想了一下,换了一种问法:“这里的站台是随机变化,还是固定的?”

    司机还是不肯配合,他回答时的声音沙哑:“不要再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如果一定要上来,那你就坐着,但你会后悔的。”

    是活人坐这辆车会有什么后果?

    司机是一辆车最重要的一环,他如果失控,整辆车都会出事,因此萧栗也没有再为难他的打算,他转过身放过司机,朝着叶则青的方向走去。

    萧栗在叶则青身边落座,郑亿就比较惨了。

    除了最后一排,公交车后排就只有两人座,但最后一排有着举伞女人,他不敢靠近,因此他只得小心地在萧栗身后坐下。

    叶则青侧过脸看萧栗:“有什么收获?”

    萧栗:“你身上阴气很重。”

    叶则青:“…………这我知道,我是指有关这公交的。”

    萧栗摇了摇头,他看向另一侧的赤脚男人——在齐宁的描述里,这只鬼怪算是比较温和好沟通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下车。

    公交车仍然在继续行驶。

    萧栗从位子上站起来,他坐在赤脚男人身边,开口问道:“你好,你去哪站?”

    男人的脚骤然卷在了一起,他抬头看了萧栗一眼,但没有说话。

    萧栗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应该在这车上坐了很久,是不想下去?”

    男人终于开口了,他嘶哑地说:“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尽快下去,否则你会后悔的。”

    后悔……为什么这个人和司机都说他会后悔?

    这辆车的终点究竟是哪里?

    萧栗也不再说话,他坐了回去,看向车窗外。

    窗外的景色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这座城市,他们似乎到了荒郊野外,头顶没有月亮,也没有灯光,一片漆黑。

    唯一能够听见的只是公交的声音,它在缓缓减速,又一站到了。

    没有声音来播报站台,司机只是打开了公交里昏暗的灯,又按开了门。

    就在这时,坐在后座的撑伞女人站了起来。

    她仍然举着手里的伞,伞面撑在公交车的顶部,拱了起来,但女人仍然不肯放过这把伞。她继续朝前走,伞在公交上发出巨大的拖行声响,她下了车。

    就在撑伞女人经过郑亿的时候,由于走动的缘故,郑亿从下往上地看到了她的脸——她只有一半的头,另外一半被人拦腰砍断,鲜血淋漓。

    这就是她为什么一直撑伞的原因。

    过于可怖的画面残留在郑亿的脑海里,但他好歹是经历过几次事件的轮回者,还不至于失声尖叫——他动作熟练地捂住了嘴,将未出口的尖叫堵了回去。

    车灯照亮了车后门的部分地面,萧栗留意到这里好像是一处坟场,从前门又上来了一个“人”,但这次没有人形,只有一滩又一滩的水迹,说明有物体进入了公交。

    一切都在黑暗与安静中进行。

    又过了两站,正当萧栗准备走上前,和那名老太太进行交谈的时候,公交突然加快速度地朝前冲刺,为了维持身体的平稳,他不得不握住栏杆——

    车窗外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地方,但这辆公交经过了一个很大的坡道,萧栗察觉到了强烈的失重感,随后下一秒萧栗等人的眼前骤然一亮。

    这辆公交从黑夜里……开到了另一处黑夜,只是这里的黑夜亮着许多彩灯,看起来似乎是个热闹的地方。

    公交停了下来,它打开前后门,可一直没有车上的鬼怪下去。

    司机也不催促,车上的乘客们却转过头盯着萧栗等人——老太太浑浊的眼珠动也不动,贪婪地看着萧栗,但萧栗却发现她的眼神里除了垂涎,还有些许遗憾。

    遗憾?

    萧栗站了起来:“它在等我们。”

    他像察觉了什么般地来到公交后门,小黄本在他的口袋里震动了两下,他摸出小黄本,但没有下车。

    车门外是一个城市的车站,但并不是萧栗所在的城市。

    站牌后伫立着一座高大的办公楼,但并不崭新,更相反的,它很破旧,像九零年代的香港筒子楼,窗口与窗口的间隙很小,排列在一起,像一张张脸,无比压抑。

    在办公楼的附近是一个个小商铺,上面挂着五颜六色的小彩灯,有卖炒面的,有卖烧烤的,还有小商店。

    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萧栗打开小黄本,上面显示着他很熟悉的大段话:

    【城市,每座城市的外表看上去都是那么光鲜亮丽,它们有着高耸入云的建筑,有着漂亮的灯光,但在繁华之下却掩盖着一切的秘密。雨水顺着城市的下水管里流入地下,也流进埋葬着无数尸骨的土壤里——嘘,听见它们的倾诉了吗?它们,或者说,他们,可是有着数不清的故事想要告诉你。】

    【你通过灵车来到该副本世界,灵车为特殊道具,你获得与其余轮回者相同的权利。】

    【你和你的朋友们是深夜灵异电台的主持人,你们必须在每晚零点到一点时进行直播,聆听听众们的烦恼,但是请注意,打电话来的听众们……可不一定是人。】

    【剩余安全时间:三分钟。】

    【本次任务:在七天之内找出听众的秘密,挖掘它,到最深处,破坏真相,或者顺从它。无论你选择哪一种,都必须彻底的贯彻,完成任务后将会随机传送回现实。】

    副本世界。

    这辆灵异公交车果然不止穿梭在现实,它就像幽冥列车一样,在各个平行副本里来回运行,运载着鬼怪们到它们该去的地方。

    萧栗走下了车,叶则青等二人也跟着他。

    就在他下车的一瞬间,那辆公交车迅速地启动,开走,留了一地尾气给这座城市。

    叶则青等人也接到了同样的任务,但他们并没有看到其余的轮回者。

    萧栗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功夫,就在这栋办公大楼的面前,忽地出现了一群人。

    这群人四周有着一层光罩,这层光照削减了他们骤然出现在这里的存在感,路人以及小贩都没有发觉,只有萧栗等人因为同是轮回者的关系得以豁免。

    萧栗扯了扯另外两人,他们混入轮回者之中,伪装成也是刚来的模样。

    这群轮回者有六人,其中一人萧栗倒是熟悉的很,高大英俊,神色冷漠,正是沈蜃之。

    沈蜃之也瞧见了萧栗,他冲萧栗远远地微微一笑,眼神专注地看着他。

    上个世界,沈蜃之刚刚利用特殊道具介入了酒店中,这次居然又排到了他……

    萧栗移开了视线,观察起其他人来——

    这批轮回者除了沈蜃之以外,还有三名亚洲人,一名白人女性,一名男性黑人。

    其中一名亚洲男性带着一副很大的黑框眼镜,这幅眼镜几乎遮挡了他整张脸,在其他人正相互打量对方的时候率先用英文和中文各说了一遍:“我叫工藤洗衣机,你们可以叫我工藤。”

    叶则青倒是跟这工藤洗衣机见过一次,他勉强地抬起手,跟对方打招呼:“工藤,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工藤推了推黑框眼镜的镜腿:“阎罗。”

    他在轮回者排行榜上名词挺高,跟叶家这种捉鬼世家做过交易,因此也在现实里见过。

    除了工藤之外,另一名亚洲女性长相年轻,她很有个性地梳着一个寸头,这让她的五官显得很是阳刚:“林绮丽。”

    最后一名亚洲人是个中年人,有着很短的胡须,有些发福:“我是楚和,习惯独自行动,不过这个副本看起来闺蜜挺大,还是尽量相互扶持吧。”

    其他人都表态了,那名白人女性长得很好看,皮肤雪白,金发碧眼,金发在后脑勺绑成一个弧度优美的马尾辫:“亚丽丝。”

    “威尔。”黑人男耸肩。

    剩下的人也分别报了名字,只是到萧栗的时候,他看着郑亿和叶则青,晃了一下手腕,最终道:“叫我赫尔克里吧。”

    现在这种情况,无论是叫夏洛克还是莫里亚蒂,那两人估计都会纠结半天,为了方便起见,也只能换第三个马甲。

    在他报完名字之后,郑亿和叶则青分别不引人瞩目地都瞥了他一眼——

    叶则青心道原来萧栗还有第二个马甲?为什么现在要用赫尔克里这个名字,难道是因为沈蜃之?之前他们之间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郑亿则心想原来萧栗还有第二个马甲?不用夏洛克,难道是防备着旁边那个阎罗?毕竟阎罗好像对夏洛克有点敌意……

    工藤最先道:“我喜欢你的名字,大侦探。”

    萧栗笑了笑:“你的名字也很有趣。”

    亚丽丝却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寒暄,她看着自己的任务本,将话题引入正题,用英文流畅地道:“这次的任务描述很奇怪,破坏或者顺从,还要做的彻底……”

    像这类选择式的任务,萧栗之前也碰到过,是无人禁区的分段式任务,只是那次的真相是欺诈之神的骗局。

    而现在就将选择摆出来,萧栗并不认为这是欺诈之神的作风。

    工藤习惯性地把滑到鼻尖的镜框推了上去:“光从任务描述中看上去我们会遇到鬼和人作为电台听众,他们之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林绮丽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十一点三刻了,我们要在零点进行电台直播,先上去吧。”

    没有人有异议。

    三分钟的安全时间早就到了,但这次并没有片头cg出现,看来是没有剧情人物。

    他们走入了那栋办公楼。

    *************

    这办公楼很破旧,环境也很狭窄,前台在这个时间点早就没有了人,灯光也都暗着,但好在众人拿着手电筒,在大厅的指示牌导航里找到了任务本里所描述的深夜电台所属广播公司,在十四楼。

    工藤举着手电筒:“楼层很高,很不方便逃跑。”

    叶则青叶赞同:“如果遇到了鬼魂,很容易从窗户这种地方坠楼而死。”

    郑亿摸了摸手臂:“你们能不能别说这些话,我听的有点吓人。”

    现在距离零点还有十分钟,按照任务规律,现在遇到鬼怪的概率不大,因此他们选择了乘坐电梯上去。

    十四楼的楼道里堆积着很多杂物,这层楼有很多公司,看样子部分公司已经倒闭或者搬迁,门口没有杂物堆积的只有三家公司,而深夜电台就是其中的一家。

    公司门没有锁。

    轮回者们推门而入,进入了这间小小的办公室。

    窗外的月色透过乌云照入楼层内部,郑亿摸开了灯光,但整个办公室竟然只有一个泛黄的灯泡,散发着即将倒闭的光芒。

    电台直播这玩意儿说难也不难,在场之人都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可这设备上都写了大部分按钮的名字,旁边甚至还放着一本操作指南。

    林绮丽钻研了一下,主动请缨:“我先来吧。”

    没人有异议。

    当时钟指针指到零点的时候,她把几个按钮同时往上推,开启了第一次电台直播。

    作者有话要说:  *1:赫尔克里·波洛,阿加莎·克里斯蒂所著系列侦探小说中的主角,著名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