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100、第一百章
    回程路上没什么着急的地方, 两个白天的路程硬是走了三天。林淼在路上没有说他路上吃了多少苦头, 只将家里面的事情说给谢琰听,冲着谢琰一顿比划, 画出一个圈圈告诉他,“我侄子有这么胖,下回带你回去看看。”

    谢琰听得专注,时不时主动问一两句, 三两下也就将林淼家里面的情况大致摸透了。这些事情虽然谢琰早就从探子口中得到过更加详细的密报, 可是一样的事情从林淼口中说出来却多带着一点人情暖意。

    这次的分离并不算一件坏事,两人都互相肯定了对方是那个正确的选择, 情感也更加契合。

    马车在官道上慢慢地转动着车轮,力求将所有可能的震动都降到最低,不过即便如此,马车车身在一天里面还是偶尔会不定时地晃动一阵。

    两人分别良久,再次重聚谁都不愿意离对方太远,距离消弭到负数的程度时, 马车就自然要晃起来了。因而这路上的几天里面虽然看似悠闲, 但对林淼来说其实也挺累人的。

    他没怎么睡醒,略带点困顿地枕在谢琰的腿上,指尖抓着谢琰衣摆上的玉佩, 拿在手里摩挲。耳边是车轮滚动的时候与地面发出的咕噜声,伴着飘打在车顶上的雨声,林淼忽然开口问谢琰,“说过了我母亲, 你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琰微愣,垂眸时指尖拂过了林淼的脸,略一思索低声说,“她是一个可怜的人。”

    可怜而可恨。

    谢琰说得简单,可是林淼却听出里面蕴含着的,他对自己母亲的复杂感情。小时候的谢琰一定是很渴求母爱的,只可惜渴求并不意味着得到。

    “她曾经也对我好过的,”谢琰低语,在细碎的雨声里面显得有些朦胧,“只是很少,断断续续终究还是为她自己的多。”

    林淼知道谢琰病症的根源不能简单归咎于谁,而是一群人造成的。然而这么多要被责备的人里面,林淼觉得首当其冲的还是谢琰的母亲。

    她什么都可以不给谢琰,却不能连最基本的爱与保护都半点不给。

    每个雨天里面谢琰表现出来的迷茫与惊恐,归根究底都是从幼年时累积下来的,深入骨髓的冷漠与虐待而造成的心里阴影。他骨子里缺乏安全感与自信心,这种缺乏很多时候就会透过冷漠与残暴的性格表露出来。

    这个时候的大夫也指望不上了,其实别说这个时候,这样的类似精神类的疾病,就算放到医学手段发达的现代社会,林淼都不能够打包票说谢琰的病一定能好透。

    不过即便是这样,既然他是特别的那一个,能够给谢琰慰藉的那一个,林淼还是希望从细枝末节的地方开始努力,不说根治谢琰,却也希望起码能够改善他的内心。

    “没有关系了,”林淼坐起来,双手捧了捧谢琰的脸,凑上去亲谢琰的下巴一口,“要是今年过年能回我家里去过,到时候我娘就是你娘,我娘可是很好的,她也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是吗?”谢琰笑着问林淼,目光里闪烁着一些不确定。

    他是真的没有什么自信能让林淼家里面的人喜欢。

    林淼嘻嘻一笑,依旧是摸着谢琰的脸,别的他不敢说,起码这脸,“我娘喜欢长得好看的,你顶顶和她胃口。”

    谢琰闻言失笑,“但愿。”

    “没什么但愿的,我说话一口一个钉子,”林淼装出一股大气来。

    他重新懒回谢琰怀里,从下往上看着谢琰的眼睛说,一副博学家的语气,“不管其他事情或者其他人,阿琰,我想和你说的是,你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其他人怎么觉得都不要紧,因为他们屁也不懂,但是我懂,你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是我心里面的宝贝疙瘩。”

    林淼说出这一串肉麻,在外人听来又十分偏颇的话,却说得谢琰脸上粲然。

    “嗯。”谢琰听了中意,心里酥麻麻一片,整个人都飘起来似的像是要飞到云端,跟着便又伸手挠了挠林淼的下巴,“除了是你的宝贝疙瘩,还是什么?”

    林淼倒是不羞于说这样的肉麻话,可是挡不住他文化素养摆在这儿,被突然发问,难免词穷。他抓住谢琰的指尖,眉头动了动,极其认真地想了想,这才跟着又夸奖说,“这世上最贴心的是你,最周到的是你,最温柔的也是你,”话说一半又不忘偷偷往里面夹带私货,“很听我的话,从来不让我生气,我说一你不说二,就是我的心肝儿了。”

    这话先不说夹带私货的问题,就说林淼前后这一顿夸,世上除了他以外的人没人能说出或者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谢琰在外不当阎罗就已经是众人万幸,哪里敢指望他当观音?

    谢琰俯下身去亲林淼的嘴唇,眼中脸上都是愉悦。只要是林淼说的他都爱听,更不在意这话到底几分真假。他要分辨的只是林淼话语之中藏着的感情,便已经是他的慰藉。

    马车一直到第三天才回到晋城。

    林淼坐在窗口往外看,马车侧边有好几个侍卫并排骑在马上,十分高大,挡住了林淼的一半视线,不过到不影响他看。

    “也没有什么变化嘛,”林淼将脑袋缩回来,“咱们现在是直接回府里去?”

    谢琰摇头,“先去酒楼。”

    林淼,“其实这也不着急。”他还是想着回家一趟先看看璧如。

    谢琰却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道,“璧如在酒楼那边,同小包一起。”

    林淼走的那天璧如就直接被送到了小包这里,也是对她的一个安排,两人虽然没有成婚,但是对外已经作夫妻打扮,也是为了保护璧如的安全。

    林淼说,“那赶紧过去吧。”

    小丫头片子不知该急成什么样了。

    马车拐过一个街角,两人便换了一辆小一些的马车,王府的侍卫也跟着原来的大马车离开。

    酒楼这么久来还是照常经营,甚至去钱庄存钱也都没落下,璧如虽然写字不是很利落,但跟着还是把账面记得清楚明白,两个月下来算盘都比从前打得利落很多。

    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人来告知了小包,这会儿马车停在酒楼后门,小包和璧如便已经等在那里了。

    璧如的头发书城发髻,眼睛里水汪汪的一眨就是泪珠子,双目盯着马车的门,一瞬不瞬地看着。

    等见着里面探出头来的先是谢琰跟着就是林淼,璧如一下就哭出来了,随后也不管小包和谢琰,扑上去一把抱住林淼的手臂,脸冲着林淼的胸口埋,一下哭了林淼一个满怀,连肩膀都在发颤,人好似要抽过去了。

    璧如不管小包倒也属寻常,连谢琰都不顾了,可见这两个月来是真的怕得紧了。

    谢琰虽然不喜她这么搂着林淼,却也还是体谅,别过脸去只干脆不看。

    林淼回来没怎么哭过,此时却被璧如感染,眼睛发红鼻子发酸的难受。他伸手拍拍璧如的后背,“没事了啊,我都回来了。”

    “公子,公子下次再走,一定得带上我了。”璧如抬起头来,脸上湿漉漉的一片,“我不跟着你,我不放心。”

    林淼笑说,“都要嫁人的了,往后你和小包一块儿过日子才是正经,哪里要跟着我天南地北地跑?”

    璧如却一连串地摇头,“嫁了人我也得跟着公子。”

    她满脸忠诚,似乎是丈夫也不重要了。林淼看向小包,本来以为小包会有些受伤,却没想到小包也是满脸使命感,一副准备和璧如一块儿抛头颅洒热血的神色。

    这倒是……果然一对。

    作者有话要说:  还在走正文哦。有点后悔这周没申请榜单了嗝,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