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107、第一百零七章全文阅读

107、第一百零七章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谢琰这边明着已经是庶民, 然而其实手上还掌着不少晋地商贸有关的事情。晋地的商贸本来不算发达, 一大半都是谢琰到了晋地以后发展起来的,这之中少说有四分之一每日往来于各个码头的大型货船都在谢琰名下, 算作他的私产。

他王妃是不当了,看似是他背景的国公府也倒了,但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谢琰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实际上, 他的日子还松快了很多。

国公府没了, 老皇帝死了,新帝上台以后雄心勃勃专注于国家内部的事情, 对于各个封地没那么在意,另外又有与晋王修好的意思在,更不会像老皇帝一样追杀谢琰。

没了他们,另外就是有将谢琰视作仇敌的,那也都是些烦不起水花的小喽罗,不值一提。

就是这回谢琰跟着林淼回林家去, 陈宁还挽留了一番。

“要我说现在赶回去也不一定赶得上过年, 还不若等到正月里头将人给都接回来,以后住得近也好多走动。”

要陈宁的意思说,谢琰照样还可以和林淼一起住在清秋院里面, 一些都照着以前的样子走,不过谢琰不愿意,林淼也不愿意。

尽管有些舍不得清秋院,毕竟住了这么久了, 可是都这会儿了,谢琰名正言顺是个单身汉了,还住晋王府里面那算怎么回事啊?

这是必须不行的。

陈宁即便万分不想让谢琰走,毕竟这过年前的事儿才叫一股脑涌过来呢。谢琰处理事情不仅是干净利落而且精准到位,习惯了谢琰的辅助,谢琰没在的那几个月里面,陈宁将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才知道对比起来有多大差距。

结果没成想,好不容易谢琰回来了,却是没两天就要启程陪林淼南下,这一走少说也得三四个月才能回来,陈宁想想都脑袋瓜子疼。

不过他还是没将人给留住,林淼说什么都是想回去陪林家人过个年的。

林淼这边已经在归途,林家那边也盼着呢。

林郑氏自打入了十一月起就开始盼着了,一直盼到了十二月里面,每天还是会揣着手炉去巷子口看一看,天气冷了出门的时候倒是多了。

林大有时候从外面回来还能碰上林郑氏,每回都得劝一劝,“娘,小弟都说了不一定能回来,您在这儿等着做什么,不冻得慌?”

南边这里虽然没有北边冷,可是那湿气重,这阵子又是阴天,连个太阳都没有,站在外面也很冷。

林郑氏跟大儿子回去,路上边走边说,“我还是想着阿淼能回来最好,我感觉他今年还是能回来的。”

两人回到家里头,正巧是开饭的时间,一家人围绕着饭桌坐好,又说起林淼的事儿。

林二从兜里掏出一封信来,“今天有人送到我这儿的,是小弟写的。”

林郑氏这下连忙把筷子放下,伸手想去拿,不过想到自己没认识几个字,又只让儿子给自己念。

这信写的也简单,其实就是说如果收到这信,那他人也没几天就要回来了,另外又说了点谢琰的情况。

林郑氏听完以后乐不可支,一拍手对林大说,“前面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母子连心,我算的没错。”

她想了想又问,“那信里头说了什么,还有谁跟阿淼一块儿回来?”

林二说:“还有,还有,”他想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叫谢琰。

这倘若是个女子,他还能叫一声弟媳,可是个男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好了,支吾了半天这才低声说,“还有阿淼那相好的。”

林家人心里虽然是期盼着林淼找个能生孩子的媳妇儿,但是都这会儿了,也早接受了林淼的选择,这会儿也就自个儿叹叹气。

“怎么说的?”林父又凑过来,“听刚才你念的东西,说有几条船?”

林二点头道:“信里头的确是这么说的,说那人有几条船。”

有几条船是什么东西?林家人想象力有限,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几条是个虚拟的数量,而小船和大船的差别在哪里。

林郑氏说:“可能是个打渔的吧,阿淼不是开了个酒馆?说不定是送鱼的时候认识的。”

林家人顺着一想,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

林淼他们那边已经下了船,坐着马车朝边境跑,还一点不晓得在林家人的想象中,谢琰已经是个满身鱼腥味的打渔仔。

林郑氏想到自己儿子那俊逸讨喜的模样,还说:“竟是个打渔的,一想越发配不上我儿。”

林家其他人倒不觉得有什么。反正阿淼看得上眼的人,那不说好坏,他们是插不进话的。林淼这人脾气是给惯出来的,从小天不怕地不怕不说,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他们家里觉得谢琰是个打渔仔不满意又如何?反正只要林淼喜欢,就算是林郑氏也左右不了。

的确,林郑氏这会儿也只是抱怨几句,并没往下说,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念念叨叨,惹得林父有些不耐烦地说:“天上仙女下来你都觉得配不上,阿淼这性子还不都是你惯的。”

林郑氏气得伸手要掐林父,“说什么,说什么?阿淼怎么了?”

林父怕了她,连连告饶,自己躲进床里面用手捂住耳朵堪堪睡了过去。

林淼和谢琰是年二十九到的。

车到了镇上时,镇上的铺子没几家是开着的,好在这回林淼是带足了东西的,不用到这儿再临时去买。

就是他们这回的马车太大,回来的时候进不去巷子里面,只能自己拎着东西往里去。

璧如和小包屁颠颠拎着东西跟在林淼和谢琰后面,前面又有小九和妤雯开路,这会儿天气冷加上大家都忙着准备年节的东西,外头没什么人,他们一路倒也走的顺畅。

等一口气走到林家门口,林家的门也关着。

小九上去扣了扣门,里面立刻有人应声,“谁?”

林淼听出是自己大哥的声音,拉着谢琰的手高声道,“大哥,是我!”

林大愣了一愣,随即面露惊喜,一拍旁白自己媳妇儿的肩膀,“去,回屋里告诉娘老三回来了。”说着自己快步跑门口将门栓给拉开了。

林淼穿着件颜色鲜艳的衣服,还围着披风,披风上的帽子边沿还有一圈厚厚的狐狸毛,看着就暖和。

林大打开门第一眼注意到的却不是自个儿明显又给养嫩了的弟弟,却是先注意到了谢琰。

谢琰比林淼高出大半个脑袋,身上穿着的衣料与林淼相同,不过色泽更深,没穿披风,人站得很笔挺。这都不说什么,毕竟实属常人也能有的骨架子,可那脖子上顶着的脸,那可不像是人能有的啊,那是神仙吧?

林大看得愣愣,原以为自个儿小弟就是俊逸不俗了,却没想到还能见着谢琰这样又上了另外一重境界,几乎带着仙气的俊了。

再往下,林大就看见谢琰和林淼握在一起的手,心下哪里还能不知道面前就是谢琰了。

他抽了抽鼻子,感觉谢琰怎么看也不像个打渔仔啊?

只是不等林大想透彻,屋里面的林郑氏已经一股风一样跑了出来,脸上满是笑,眼里又要落泪,见林大还在门口堵着,又骂他,“怎么还站在哪里让阿淼受冻?!”

林淼拉着谢琰往里面走,又对林大说,“大哥,这就是谢琰。”

屋里面的人这时候都已经一口气涌出来了,连林淼的胖侄子都悄摸摸探出一张圆脸看他们。

谢琰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这种紧张实在奇怪,他经过的场面大大小小无数,却忽然在这样寻常的百姓家里感觉到了紧张与局促,还有一丝怕被否认的不自信,谢琰的嘴角抿出一个笑容来,开口向林家人一一打了招呼。

这都是来的时候林淼和他念叨过的,谢琰全记得。

等说到林郑氏那边,谢琰说完话却发现对方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瞧。

林家人也屏着气。

特别是林家的两个儿媳妇儿,她们可记得前头在厨房炸丸子的时候婆婆还念叨着老三和他相好,满嘴都是,“不知是什么男妖精高攀我儿,我儿人脾气软,有些话就得我来说,到时候见了面先给人一个下马威,免得他忘形了。”

这会儿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怕不是憋着不搭理谢琰,给他一个没脸?

两个儿媳妇正琢磨着,忽然看见林郑氏哎呀了一声,才回过神似的,满眼惊叹地走到林淼旁边一把拉住了谢琰的手拍了拍,语气软和地问:“哎呦哎呦,这就是阿琰吧!快快快,跟娘回屋里去,可别冻着了?”

两个儿媳妇:“???”

最受宠的亲儿子林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