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31、第三十一章全文阅读

31、第三十一章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鞋子里面的湿漉感冰凉而熟悉。

从小时候意外栽进喷泉池子爬出来还挨了他妈一顿揍, 到雨夜下班一脚踩进水坑。林淼不肥但宅, 也从不算是个成功的人,他只不过是一个在大城市中忙碌谋生的渺小一个, 泯然于钢筋水泥中。

所以在此时此刻的狼狈中,即便是谢琰,“来接你”这三个字还是在林淼的心上重重一击。

一下子,林淼脸上的意外, 受惊, 与不敢相信掩饰不住地一起迸发了出来。他原本握成拳头松松放在身侧的手霎时紧了,原本只是随便跳了一下的心房此时如同紧凑的鼓点一般连成了片。

即便有车轮滚动和雨声作为遮掩, 林淼还是能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不敢细问谢琰为什么,谢琰也似乎无意往深了解释。

两人都是生来第一遭,生疏不通大约能够按斤称两卖的。

谢琰闭上眼睛将脑袋往后靠在了车壁上,在终于平缓下来的情绪中,整个人放松下来,只剩眉宇之间微拧的弧度露出些许疲态。

林淼后知后觉, 双颊像被火烧过, 他猛然低下头,悄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而后抬头再瞄一眼谢琰。

林淼长得好, 原本白净时一双桃花眼水润含情,从鼻子到嘴巴都生得妙,虽没到男生女相的程度,但在男子中也实属细致了。

谢琰长得也好, 不过与林淼比起来就素了很多,从鼻梁到眼睛都偏寡淡,却更有君子之气。

此刻谢琰闭着眼,敛去了眸中常有的冷冽,周身竟好像带了温和,加上前面谢琰说的那句在林淼看起来意味不明的话,林淼觉得这整个车厢此时的安静都让他脑袋更乱。

身为男主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可是林淼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原著中的剧情走向。在他看来,谢琰和陈宁这会儿就算不爱得死去活来,应该也已经情意绵绵了。

谁知道剧情到了这里忽然劈叉了?

林淼忽然觉得自己能疯了。

难道说之前被他嘲笑过很多遍的璧如并不是在胡思乱想,反而是他自己脑壳长了包一直没看清楚?

可是还有一个陈宁呢?

林淼想到一种可怕的可能,掀起眼皮又偷看了一眼谢琰,惊恐万分。

他要是没有记错,原著就是一本半肉半剧情的小说。林淼从吐槽里面依稀提炼出一些剧情,一直以来就没有注意到这本文的本质其实偏肉。

肉.文男主又会有什么节操?到了这会儿,林淼直接就把前面的半剧情三个字给扔了。

当然,他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握成拳头的指关节在屁股下的木板凳上磕了一下。

也许只是我想太多。

这么一句话根本不能确定什么,就算是有什么,林淼也不信会是谢琰喜欢自己这么简单。

难道是抓不到处置我的把柄,换个法子搞我?

我可是个直男!

千奇百怪挤作一堆的思绪,把林淼自己磕疼了也把谢琰给磕睁开了眼。

车外大雨瓢泼,随着风声时大时小,窸窸窣窣砸在车顶。

谢琰看向林淼,发现他眼珠子里头夹杂了恐怕有一百种情绪,缩在那儿惊慌如同一只小兔子。

“坐到我旁边来。”谢琰道。

林淼抬头,怕但不敢不答应,慢慢挪着屁股坐到了谢琰身侧大约隔着半米远。

干嘛这么折腾我?

林淼想不透彻,全身冒着委屈巴巴。

谢琰的嘴角抿出点笑来,觉得林淼现在倒是敢明着不高兴,也挺有趣。

林淼自己自然是还没有发觉这个。

马车一路行到王府正门口,门房处的小厮远远瞧见马车过来便趁着伞迎上来。

林淼先一步下了车,和谢琰前后跨过王府门槛。

好不容易回到了偏院。

璧如眼见着天色晚了,本来心里是着急得很,来来回回在走廊下面踱步,谁料听见动静后,发现她家公子是和王妃一起进院子的。

璧如先是一愣,后面心头又是一乐。她想得没有林淼多,只觉得谢琰人好。

林淼身上湿气重的地方多了,擦头发换衣服都要费一会儿功夫。

谢琰自己在软榻上坐下,端着茶杯喝茶,并未做声。

璧如一边从衣柜里头拿衣服,一边问林淼:“公子在外面淋了多久的雨?一会儿我去厨房让婆子给你煮点姜茶喝了,免得染上风寒。”

林淼觉得淋的那点雨还不至于让自己感冒发烧,摆摆手道:“不用麻烦,喝杯热茶就行了,姜茶那味道我可受不了。”

璧如伸手摸摸林淼的额头,一脸纠结勉强答应了。

他们主仆两个说着话,背对着谢琰,有那么片刻都快将谢琰给忘了。结果林淼换好衣服和鞋子回过头,正看见谢琰手上拿着一本翻开的书在看。

也就是林淼的小黑脸白不起来。

那书是林淼从书店里买的,书里说的故事是这会儿挺流行的。书生寒窗苦读考上功名,不料回乡途中被大户人家看中抢去强行和自家女儿成了亲。

大户人家的小姐相貌美丽知书达理,书生心动之余还想到自家在乡下的妻子,一番纠结决定还是将妻子接过来。而原本的正妻在知道事情经过以后不仅不怪书生,反而觉得是自己耽误了书生前途,自请做妾,让小姐成正妻,从此一家三口和和美美成就一段佳话。

这话本本来是买来给璧如看的,结果璧如边看边读林淼自己也就差不多是看了一遍,越听越觉得这些个封建余孽的思想不可取,闲暇之余用笔自己在书上将那些毒点划掉加上自己的补充,将一本书改得乱七八糟。

补充的通常是一些“放你的狗屁”、“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王八羔子”。

全都平日里林淼只敢放在心里,说出来就崩人设的话。

他看谢琰,谢琰也看他,两人相顾无言,终是林淼羞愧地低下脑袋。

璧如丝毫没有陷入这样的气氛中,她脚步轻快出了门,从外头拿来好些吃的。从梅子干到小糖块,还有几样不错的糕点。

将一个不大的茶几给摆得满满当当。

林淼千百个不愿意也不好干站着,他琢磨着怎么也不能给谢琰发作的借口,于是自己就先坐到了软榻另外一边。

等璧如端上这么些东西,谢琰已经放下了手里头的书,随手放到一边,想来就是随便看一眼。

林淼赶紧着将那书给拿了起来,顺手递给璧如,还强行给自己正人设说:“这乱七八糟的书以后就别乱扔了。”

明明是昨天晚上还自己边看边念。

璧如满是摸不着头脑,不过是谢琰在场,要不然她准保得顶嘴。当下还只是默默接了书转头走了出去。

由着马车上的那句来接他,林淼既没有像以前那么怕谢琰了吧,又成了换个角度捉摸不透地怕,坐着就挺难受的。

不过再难受,吃还得吃。

林淼拿起梅子干放进嘴里嚼了嚼。他眯起眼睛,好在众生皆苦,梅子干总是甜的。

两颗梅子干下嘴,林淼又小心翼翼喝了一口茶。谢琰依旧没说话,不过目光倒是落在林淼身上有一会儿了。也就是现在林淼已经适应,换成刚开始过来这个世界的他,估计还得被这视线吓着。

谢琰的目光从林淼的额头挪到他的下巴,又从他的喉结挪到衣襟处最后露出的一点皮肤。

林淼真是黑了不是一星半点。原本和谢琰差不多的肤色,当下已经黑了两度不止,也就一张嘴巴略微朱红,看着漂亮极了。就是那漂亮的嘴巴和一张小黑脸放一块儿,到底差点东西。

说林淼是个黑球真是半点不委屈。

林淼换了衣服吃了东西又喝了茶,心情终于稳定不少。

他转头还是觉得该与谢琰稍微客气两句,便将盘子往谢琰那边推了推说:“王妃,你也吃。”

谢琰看了一眼那梅子干,收回原本落在林淼嘴上的目光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才说:“不吃,黑得下不去嘴。”

我可怕你不吃我东西都要发霉了嘿。

小黑球吭哧两大口吃掉一块糕点,又往下灌了一大口茶,舒坦!

谢琰要是直接走了,林淼还能四仰八叉脑袋放空在床上躺着将事情想想清楚,可谢琰不走,也就没这个机会。况且退一步说,即便是谢琰真的走路了,林淼也八成想不出什么准数。

偏院这边不晓得下雨时林淼不在府上闹出了多大的动静,清秋院那边却是清楚得很。妤雯现在想起谢琰的样子还心有余悸,更不说旁边那些侍候的丫头,脚都还是软的,总觉得那一时半刻之间自己说不准就要丢了性命。

这会儿见不着谢琰回来,妤雯心里头还是担心,还是侍卫那边来报,说谢琰已经回府,晚饭在偏院用了,清秋院不必准备。

侍卫的模样也是劫后余生,不过好歹面色是稳住了,用不着妤雯多问,她也看得出来这会儿应该是没事的。

这一面的谢琰林淼没见过,也就是好在没有见过,要不然恐怕更怕。

入了夜依旧还在下雨。

林淼洗了脚见谢琰还在,只是手边多了一叠侍卫送过来的折子,心下就知道今天谢琰应该是不会走了。

以前睡软榻还能睡,如今一场秋雨一场凉,林淼还是惜命,他纠结犹豫片刻站在床边小心问谢琰:“王妃,那我先睡了?”

谢琰嗯了一声,低头还在看折子。

林淼想了想秋猎的时候两个人也不是没有一起睡过,虽然床是不一样大,但总比他睡软榻舒服多了。

林淼等丫头们侍候着谢琰也洗漱完了,出去又把房门给关了起来,这才去自己抱出一床被子放到床里面自己睡进去。

外头风风雨雨,屋里的烛光明亮不受侵扰。

林淼那边很快就睡安稳了,传来低低的,但很均匀的呼吸声。

就算让谢琰自己说,在雨夜里仅仅是有一个人躺在自己身旁的床上就能让那些负面的阴影全都消失不见,这的确神奇。

原来强大并不一定是刀山火海,有时候仅仅是雨夜里面的心安与宁静。

谢琰吹灭了一盏蜡烛,端起另外一盏小的烛光走向床边。

林淼已经睡得昏天暗地歪七扭八,谢琰上床的这点动静也不过是让林淼将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

两床原本应该泾渭分明的被子此时也被林淼睡得纠结成一团,哪里分得清你我。

谢琰将蜡烛放在床外,再回头,本来还睡在枕头上的林淼已经循着他贴过来,照例还是抱枕头似的一脚骑跨上了。

谢琰躺回去,只消歪过脑袋就能看见林淼近在咫尺的脸以及打在他脸上的绵长呼吸。

热而烫。

雨夜中的安然让谢琰心头微动,他凑近在林淼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没想到小黑球竟然真是甜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任打任骂!可是写林淼心态转变这一部分真的好卡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