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42、第四十二章全文阅读

42、第四十二章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风在半空中打了个卷, 横冲直撞地倚上了藏书阁二楼半开着的窗户, 窗户脱力让风闯进了屋里头,吹动了谢琰脸侧的两根碎发, 在颊边带出点痒意。

轻微的痒意若有似无,就像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林淼,便仿佛是这样悬在他心头的感觉。

谢琰小时候不太懂事的时候想要的东西很多,无论是简单的口腹之欲还是生母的关怀爱护, 彼时都遥不可及。后头几年进了国公府里, 这些东西便距离谢琰更远了。

他又惊又怕过,向神明祈求过, 然而绝境之中的屈辱与痛苦让谢琰知道软弱与妥协都是无用功。他的心肠渐渐硬了起来,便极少想到从前的渴望了。

谢琰有一阵以为自己再不需要那些才不会去想,可直到被林淼无意点破,谢琰才恍然过来。

他并不是不想要,只是他从来没有从哪些曾近深深折磨过他的黑暗中挣脱出来,所以他依旧觉得自己不配。

林淼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谢琰一直找不到太确切的形容, 他垂眸将林淼略带慌张与无措的眼神收进心里, 忽然想起自己还是踉跄学步的幼童时,在门坎外见过的那只肉嘟嘟的,他一伸手就舔了自己掌心的小狗崽子。又或是第一次郊游时拂面而来的柔和春风。

都是一样的感觉, 引得他不断想要将林淼放在近些的地方。

林淼不晓得自己抬头这一下与谢琰的眼神擦过时对方心里头都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谢琰的眸色忽深忽浅,就像是捕兽夹要收紧前的一刻安宁般。而谢琰的脸清俊又冷淡,像极了被雕刻出来的神像不容亵渎。

这让林淼觉得自己面前的谢琰几乎有了点失真感, 他垂在自己身侧的双手发痒,很想不要命地抬起来碰碰谢琰的脸侧,去确定谢琰是真是假。

原本跟在林淼身后送茶水果点的小丫头因为林淼被谢琰拉开而得了往前走的自由,这会儿已经慢步向前将果点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轻轻只磕碰出了几不可闻的一点声响。

林淼觉察着自己手臂上的力道还没有丝毫放松,原本心里头就乱了的节奏这会儿越发急促。他喉头有点干,喉结跟着吞咽的动作微微往下一滚。

谢琰是个王八羔子狗男人,又坏又狠不是好人,可这样的认知半点没有影响到林淼此刻脑中又糊涂又乱成一团。即便是在这样的混乱之中,有一点却明确起来让林淼否认不了。

他心头狂跳之间,在狭窄的书架前后,紧张之中的悸动与隐隐的雀跃做不了假。

林淼骂谢琰是个狗男人,可转头来惊觉自己竟然喜欢上这么一个狗男人,心下还剩着一点的清醒就觉得自己已经凉了一半了。

林淼完全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他只恨自己以前没有好好把握住恋爱的机会多谈几次攒攒经验,如果有经验教训,他又怎么会这么天真又好骗,几下落入谢琰这样的狗男人的圈套?

原来他自己也是一个缺乏定力只贪图美色的肤浅货。

林淼不骂谢琰,改成骂自己。

送果点的小丫头根本不敢多看他们,低着头快步下了楼,偌大的二楼里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气氛在这停滞的时间里头,越发显得热而古怪。

林淼心中的紧张未曾放松,他想起自己昨天想的事情,忍不住张了张嘴,“我,”

谢琰的目光跟上林淼轻轻开合的嘴唇,说话时候的气息打在林淼的额头上,低声问他;“什么?”

林淼想说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简简单单大概就是想问问谢琰,不说我身份尴尬,你自己都是陈宁的王妃,你在这里勾三搭四干什么,你说要是万一我嗝屁了,你能有命给我收尸不?

呵!这都是好的,林淼心想,万一原著的剧情线太过于强大,谢琰最后还是和陈宁好回去了,他被欺骗感情还不说,可能还要被杀掉,这算是造了什么孽?谢琰真是个王八蛋东西。

毕竟怎么想都是一个自己要死的结果,林淼怂气难掩,第一念头还是想跑。

毕竟谈恋爱哪有命值钱啊?

林淼心里炸开了锅,抬起头时却不敢这么乱放屁,他小声道:“您该想想王爷啊。”

这是隐晦的提醒,林淼觉得谢琰这样的聪明人不可能听不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就盼着谢琰放手了。

谢琰的眼睫微垂,瞧着林淼这怂包样,有些想笑,他也真的笑了。

林淼原本是抱着一丝期盼等着谢琰醒悟饶了自己的,却没有想到他这么低声下气的调调竟然换来谢琰一声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淼心头一堵,心中攒了不知道多少回只敢自己暗暗骂谢琰王八羔子的话一下都冲了出来。

“你笑什么?”林淼怒瞪过去,觉得谢琰恐怕都没有管自己的死活,既然现在这么往下发展自己翘辫子的可能性很大,那他冲撞两句早点死也就早点死了算了。

“你还笑得出来!你不怕我可是很怕的,万一我们两个被逮住了,你是死不了啊,我可是随时都要被弄死的呀!”

林淼说完这段,歇了歇嘴,紧接着没等谢琰说话,他又顺上去往下讲:“我这样一个人和你又比不了更配不上,谢琰你如果是拿我逗闷子就快别害我了,最后只徒让我心里头难受。”

这么一番话下去,林淼心头狂跳,怕是很怕的,只是另一方面觉得自己终于是将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不管是什么结果,不管谢琰会发怒与否,他都不后悔。

谢琰倒是真没有想到林淼管来是小怂包,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将心里头的念头都砸到他的身上。

林淼以为谢琰会发怒,然而谢琰怎么可能会因此发怒。

谢琰缺乏自信,从一开始对林淼动心时便时如此。林淼活泼而讨人喜欢,便是无意说出的那些话都足够让谢琰心中悸动欢喜。

但是他从来不知道林淼对自己是否真的有喜欢有中意。

再完全确定自己想要林淼的时候,谢琰对于两个人的身份差距是庆幸的。因为两人之间的悬殊,即便他心里对林淼充满仰望与渴盼,他也不用担心自己无法得到林淼。

他可以轻松利用两人的身份差距将林淼留在自己身边,即便想到林淼可能不喜欢甚至厌恶自己,谢琰尽量不去想这些。

可是林淼刚才说了什么?

他说自己配不上谢琰,说最后徒添难受。他叫自己谢琰,没叫自己王妃。他在用一个两人对等的方式告诉自己他的心情。

谢琰心头如同被林淼的这两句话给润了糖水进去,甜成了一片无法阻挡的波涛掀起狂浪而来。

他的眸子一瞬间微微睁了睁,眼睛里光芒万丈:“你喜欢我。”

林淼预期之中谢琰的反应分毫没有,他脸上半是生气半是怕的涨红都没有消散下去,谢琰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让林淼很是猝不及防,脸上惊愕又赧然,想往后退两步却又被书架给挡住了去路,最后只能留在原地被谢琰的眸子锁住。

藏书阁的楼下忽然传来点动静,隔壁书房的门被人拉开,陈宁与臣子一块儿走到了廊下。他们的交谈声,门板被带出的声响,错乱的脚步声,这些都忽然在安静的环境之中好像炸了开来,直直往林淼的耳边来。

他怕,只是在这个时候那种怕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怕,像是捉迷藏时即将被人发现时候的紧张与心惊,林淼的心跳得好像要蹦出来,他觉得有些跌份,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估摸着都要被谢琰听进去了。

谢琰并没有理会外面的动静,好似根本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望着林淼。

林淼实在被这样逼仄的气氛弄得腿软,忍不住推了推谢琰,以为他是还没有注意到楼下的动静,想要赶紧提醒他一句:“王爷在外面呢!”

林淼觉得自己这会儿就像是上门的小三,马上要被原配给揪出去打了,慌得一批。

谢琰还等着盼着林淼回答自己前面问的那个问题,此时不仅没有等到,反而从林淼口中听见了对陈宁的称呼,一时又想起初时林淼是怎么进这王府的。

林淼喜欢过陈宁,且是寻死觅活地喜欢他。

谢琰的眸色瞬间冷了下来,林淼现在的慌与乱都成了刺激谢琰神经的东西,他松开了握住林淼手臂的手,却转而一把捏住了林淼的下巴。

“你只能想着我。”他的声音透出狠厉,中间夹杂着一丝渴望与祈求,又完全被他周身此刻汹汹的气势给遮挡住。

傻东西实在是恼人又勾人,让谢琰无措起来。

林淼张了张嘴,耳朵旁明显听见陈宁往这边来的脚步声,甚至他和臣子提到谢琰的声音都就在楼下。

然而谢琰根本像是疯了,他毫不在意现在的情势如何险峻可怕,他低垂着眼眸只看见林淼微张的嘴唇似乎还要开口说到陈宁。

恼怒之中夹杂着一丝已久的玉望,谢琰低头将林淼给压在了书架上,撞得书架轻轻晃动了一下。

他的嘴唇柔软,温度比皮肤略高,从林淼湿润的嘴角擦过,触感让林淼觉得惊心。四片唇瓣在轻柔的吮吸之间产生炙热的摩擦。

林淼不敢呼吸,脑袋阵阵眩晕,理智与思绪全在此刻被抽离。

而屋外,陈宁的脚步停在藏书阁门口,顿了顿便大步向里面而来。

谢琰紧紧扣住林淼的腰,沉醉地吞咽着林淼的气息,他听见了陈宁的步伐,然而根本不想去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