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76、第七十六章全文阅读

76、第七十六章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因为外头下着雨, 即便是谢琰没发话, 林淼也不敢离他远了。

外面的雨时大时小还没有停的意思,谢琰不便外出, 便干脆在清秋院的小书房里面处理事务。

璧如这随主的丫头,下雨天根本不敢随便进来往谢琰跟前凑,这会儿站在外面廊下看了看雨,再转头朝屋里面看一眼, 见着谢琰往书房走, 林淼几步落在后面,小丫头这才敢小步上前, 轻轻拉住了差两步进书房的林淼的手腕。

没说话,就对林淼试了个眼色,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林淼跟着她往外踉跄两步,压低声音问她:“做什么?”

璧如活像是恨不得夹起尾巴,细声细气地对林淼说:“公子,我今天就不到你跟前伺候了吧?”

林淼知道她在谢琰面前的老鼠胆子, 也不难为璧如, 正要打发她下去,书房里面没见着林淼跟进去的谢琰就走出来看向他们,问道:“怎么了?”

林淼怕谢琰魔疯, 忙一把推开璧如,“没什么,我就是让这小丫头片子别往我跟前凑,成天事儿事儿的。”

说着还嫌弃地看璧如一眼, “去去去。”跟赶小鸡似的。

璧如二话不说领命扭头就走。

林淼回过头走到谢琰跟前同他一块儿进了书房。

清秋院里的书房林淼除了远远看过以外,还没有自己进去过,这会儿走进去先抬头看见的就是几排书架,上面的书放得比藏书阁更加密集一些,书房的小窗从里面紧紧关上,整个屋里虽然不算小,却因为黑暗而显得有些逼仄与压抑。

妤雯随后进来,又领了谢琰的意思去藏书阁报信,林淼自个儿在凳子上铺好软垫,自个儿回房去拿了账本与算盘,回来同谢琰一个桌子坐着算账。

林淼将账目算个通透,心里总归还是有点想要自己出去看看铺子的情况,只是碍于现下情势不安全。在赚钱与保全小命之间稍作权衡,林淼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屋里一时就他们两人,林淼便垮着腰,干脆将脑袋趴在桌上,歪着头看谢琰。

林淼想,自己没有照着原剧情被谢琰杀掉,应该已经为剧情带来了不可逆转的蝴蝶效应,只是这股效应是否强大到能将后续剧情改变,林淼心里存疑。

换句话说,就目前这个状况来看,林淼也不知道谢琰和陈宁还造反不造反了,如果造反还会不会成功。

关键是这个问题林淼还不好问啊。

谢琰说过和陈宁的关系实质上是无名无实,而且也会结束这种关系。林淼并不怀疑谢琰这话,毕竟他不觉得谢琰是个知道用假话哄人的那种。

林淼估摸着谢琰说的结束这种关系,起码也是得在政局稳定的时候了。林淼没看过原书,不知道那个里面两人花了多久造反成功的,但是目前来说,身处于这个时代,他对当前的情况还是有大概了解的。

目前晋地位置微妙,势力逐渐强盛,皇帝那边虽然未曾衰微,但在止步不前的情况下,与衰微的差别也不大了。但即便是这样,两地也没到撕破脸能正面打的状况。

造反这种事,林淼自己想想以前上过的历史课看过的历史小说,没几个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来回拉扯个十年八载的都是常事。

这么一想,万一谢琰造反也造个十年,林淼瞬间呼吸都要停了。

如果真搞这么久,那真是要他的命了。

当然,造反成功这都算是好情况了,造反不成功那结果才令人胆寒,说不准那就是凌迟分尸再来一次。从这个角度考虑,那林淼还是希望谢琰造反顺顺利利。

林淼想得愣愣,目光落在谢琰脸上都没前面那么聚焦了。谢琰早就注意到他的目光,此时转头与林淼对视,见他视线发散,伸手便在林淼的下巴上轻轻摸了摸,指腹蹭过一片软乎肉。

“愁什么呢?”谢琰问他。

愁你造反太慢,愁你造反不成功?林淼也不能张嘴就说这个,只好别过脑袋去摇了摇头,就是一时没忍住,还是将脑袋给扭了回来,对着谢琰勾勾手指,让谢琰把脑袋凑过来。

谢琰略微附身凑近,还以为林淼要亲,心中略有些期许,没想到林淼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开口吹起一股热流,说的却是:“现在咱们的局势如何啊?”

谢琰耳畔那股酥麻还没退,林淼就已经缩回脑袋满脸期许地看着他了。

谢琰的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耳垂,有些捉摸不定地看向林淼,反而把林淼看得心里七上八下。再仔细一想,这样的问题也不是普通人会问的。

“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就是顺嘴问问。”林淼道,就怕谢琰有什么误会。

谢琰笑起来,“欲盖弥彰。”

林淼闻言更想解释,谢琰看破他那点心思,脸上笑更盛,一下灿若明星,差点晃了林淼的眼睛,“傻东西,还怕我觉得你是探子不成?”

林淼被谢琰这笑容弄得有些分神,面对谢琰的问题也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谢琰便让林淼放宽心,“哪儿有你这么傻的探子?”

士可杀不可辱。

林淼本来还懒散趴着的,这下猛然就把腰给直起来了,左右看看拿起一支笔就想甩到谢琰脸上去。谢琰微微一偏头,轻巧躲过,只是那笔的墨点甩在半空中,还是有一滴溅在了谢琰的脸颊上。

林淼正要得意,却听见外面传来通报,有臣子进来求见谢琰。两个人私下怎么样都不算什么,可是当着臣子的面,林淼顾忌着谢琰平时那模样,这点场面总是要撑住的,便赶紧站起来伸手想要帮谢琰擦去那墨点。

谢琰却一歪头,已经应了那通报,让人直接进来了,活像是故意要让外人看看林淼胡闹的罪证。

行,你厉害。林淼一屁股坐了回去,抿唇低头作正经模样。

掀开门帘进屋的是个中年男人,见到屋里有林淼在,先是一愣,继而看向谢琰。

本来是想要看谢琰的指示,却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个脸侧一滴墨点子的谢琰,心里又是奇了个大怪了。

“王妃,这……”来人看林淼,语气犹豫,仿佛在揣度林淼的身份到了什么位置了。

林淼也跟着他一块儿看谢琰,原本想着谢琰脸上多了块黑,总归要收敛些,却发现谢琰果然是谢琰,这会儿抬了抬下巴半点不将那当回事,“直说。”

谢琰这话一出,林淼就觉得那来人看他就是在看妖妃的眼神了。

妖妃就妖妃吧,林怂怂强撑场面,故作镇定。

那人便将过了年以后城里暗处的情况向谢琰呈报了一遍,点名了前头已经收敛一波的皇帝的势力,这会儿有反扑之势。

林淼是头一回听见晋地实际的情况,根本没有想到明面上歌舞升平的地界,暗中竟然较量得如此厉害。

本来这还是旁观的角度,正还在心里面感叹罢了,却没想到那人话锋一转道:“今日有人回报,那边如今正看准林公子,准备从他下手,如今里外都有专攻他的意思。”

林淼在一边原本乖不楞等地坐着,听见这话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了。

我这么苟且偷生一男的,为什么要从我下手?

谢琰却是半点不意外,只让那人加强守卫,暂且只需将那些线人的动向看住,不必动手惊扰。

想到这个时候自己陷入的是权力斗争的局面,林淼就觉得自己像是一叶扁舟要被不由自己控制的滔天巨浪给扑沉了。

等人走了,林怂怂后背发凉,声音发颤,“这么说来,我不是很长时间里面都不能随便出府了,我招谁惹谁了?”

谢琰说:“你若是想出府也不是不成,我安排人陪你出去便是了。”

林淼是谢琰头一回露出的软肋,任谁也不会轻易将这机会放过去的。对此谢琰早有预料,也早有安排,里外细作谢琰又掌握得通透,因此并不很忧虑。

林淼却吓得打了个嗝,压力大的差点儿吐出来,“我要是被人抓走了怎么办,他们严刑折磨我怎么办?”

“他们严刑折磨你做什么?”谢琰伸手揉林淼的后背,帮着他顺气,顺了两下发现用处不大,干脆将人拉过来抱进怀里,“你左右不知道什么要紧事,折磨你没用处不说,还只会惹恼了我。”

“那他们好吃好喝供着我?”林淼问。

谢琰更是一笑,明晃晃让林淼看出了他脸上专属于富有之人的轻蔑,“他们能拿得出什么好吃好喝的?”他指尖蹭蹭林淼下巴,活像是在摸被自己养胖的仓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