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男主为我闹离婚 > 99、第九十九章全文阅读

99、第九十九章

热门推荐:逆袭万岁

两人对于同一个伤口的严重性定义显然存在分歧。

林淼没的辩解, 只双手去扒谢琰的手掌。他的掌心有一道不浅的伤口, 那刀口整齐,一眼就能看出并不是意外受伤。

林淼原本想用谢琰手上也受了伤来为自己开脱, 可是转念想到谢琰病发不可控,这伤口的存在本身就是他先前经受的痛苦的写照,又怎么能用这来说事儿。

他便只轻轻摸了摸谢琰伤口边沿,小心问他, “那你这里痛不痛啊?”

谢琰掌心的那道割伤已经有一会儿, 刚才虽然一番折腾又流了一些血,可是总归已经止了一些血了。前面他割开自己的手掌, 是想要用疼痛来提醒自己清醒。不过这点疼痛有限,谢琰并不放在心上,这会儿见林淼问起,他也只说,“不痛。”

“一点都不痛?”林淼面露疑窦,抬头看谢琰。

一点都不痛当然是假的, 可是林淼脸上写着的紧张还是让谢琰点了头, “一点都不痛。”

却没想林淼嘿嘿一笑,接着笃定地说,“你看, 我们都不怕痛,我们果然天生一对。”

谢琰:“……”

他倒没想到林淼会从这个角度说,因而倒真的难以追究林淼扯谎说伤口不痛的事儿了。

但痛不痛另外说,没一会儿屋里还是陆续来了不少人。城里面的老大夫上来专门给林淼包扎伤口。

“这伤如何?”谢琰问。

老大夫心中紧张, 又被他这么冷面盯着问,给林淼上药粉的手都要抖起来,“定时,定时换药,应当没有什么大碍。”

林淼的手臂伸直朝着大夫,脑袋却埋在谢琰怀里不敢多看。谢琰环着他的肩膀,亲眼见着老大夫上药粉之前还用药酒冲刷林淼的伤口,从里面冲出一些肉眼可见的脏污。

林淼当然是痛的,他回过神来感觉到药酒的刺激性,痛得都快忍不住将手给缩回来,脑袋不住颤,整个人痛得要抽起来,不过嘴上还是忍着没吭一声。

谢琰晓得他痛,眉头也紧紧锁着,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掌在林淼的后脑上轻轻抚摸,带着安慰。

林淼听完大夫的话,又想起什么,赶紧问大夫说,“大夫,这被狼咬伤了会不会得什么奇怪的病症?”

老大夫和林淼说话还算镇定,反问他,“什么病症?”

林淼说,“就是几天以后发病就会死掉,发病的时候怕水,有时候还抽抽。”

他也记不太清楚狂犬病是不是这么个发病流程,问得也含糊。

老大夫惊奇地说,“被狼咬了还有这样的病症?我行医多年,倒没听说过。”

林淼本来抱着一些担心,不过见这白胡子的老大夫都没听过狂犬病的症状,心下又放松很多,起码说明狂犬病可能都不存在于这个时空,那无论是狼还是狗,咬伤也就是纯粹掉块肉嘛。

“那就好,那就好。”林淼面色舒缓下来。

谢琰却一把将林淼的脸压进自己怀里,低声斥责,“说什么死不死的?”

林淼被闷了个一口气喘不上来,不过嘴角却勾起来,另一只空闲着的手紧紧搂住了谢琰的腰肢,额头在谢琰的底子上顶了顶。

老大夫给两人上了药,要开了两个药膳调养,便拿着自己的药箱带着自己的小药童飞似的走了,

后面又是侍候的丫头鱼贯而入,准备了洗澡的热水,进来打算伺候洗澡。却没想谢琰将人斥退,自己帮着林淼跑进了浴桶里面。

林淼在路上许久,有好几天没有认真洗过澡,又跑得汗津津。这会儿因为手上有伤口,只能高抬着一只手,另外乖乖泡着,让谢琰给自己搓澡。

也就泡了一会儿,谢琰的搓澡巾就在林淼后背上一搓一层灰,搓得林淼哈哈直笑,自己看着快要变色的洗澡水对谢琰说,“没想到你还挺会搓澡的嘿。”

谢琰眼里有笑意,嘴上却说,“脏成什么样了都?”

林淼不以为意,自己又浇了一瓢水淋到自己身上,“脏成什么样反正你也都亲了,你这会儿嫌什么?”

他说完又看看洗澡水,然后满眼疑窦地去望谢琰,谨慎地说,“你等下别亲我。”

“嗯?”谢琰看他。

林淼忍不住又要笑,不知道是嫌弃谢琰还是嫌弃自己,“我怕你亲得我一嘴泥。”

其实林淼真的不觉得自己回来路上有多苦,撇去遇见狼群是个意外,其他也就是走的匆忙了一点,吃吃喝喝睡睡没有什么讲究了。不过那也是特殊时期特殊经历,只要见到了谢琰,林淼安了心,便就不觉得前面的经历有什么苦的地方,自然真心开怀笑。

谢琰本来不是这样情绪外放又乐观的人,却也被林淼的笑容影响,心情整个放松下来。

将林淼上上下下到脚底板都搓了一遍,洗得干干净净才抱去换了衣服,林淼又鼓捣着给自己刮了胡子,这便像是换了一个人,精神气也上来了。

两人坐着一块儿吃点东西,在这中间外面的雨一直没有停,偶尔还有轰隆的雷声。

吃完东西时间还只是下午,不过林淼已经满嘴哈欠。有他在,谢琰也不想出去办那些枯燥的政务,干脆便搂着林淼一块儿睡。

两个人都是疲倦极了的,一睡还真逗睡了过去,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亮。

这一觉睡得两人神清气爽,一扫前面的萎靡与倦怠。

外面虽然还下着雨,可是屋里的氛围却很不错,一直持续到谢琰把小九和妤雯叫进来,让人受罚。

“阿淼受伤是你们的责任,按规矩受罚,你们可有异议?”谢琰问。

小九和妤雯自然都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林淼却听得眼睛忽地睁圆了,放下粥碗紧张地说,“受罚什么,要受赏才是,要不是小九和妤雯,我说不定已经死了。”

谢琰夹起一个包子塞到林淼嘴边,皱眉看他,“又说什么死不死的胡话?若是他们经心些守夜,能遇见这样的事情?”

小九和妤雯显然更加认同谢琰的话,低着头很恭谨,并没有任何反驳。

林淼咬了一口包子,伸手拿住剩下的半个,还想再说。主要是林淼的印象之中谢琰的惩罚都极其凶狠,就怕小九和妤雯一路陪着自己吃苦受累,现在还要落个半残,那不是要命了么。

林淼正打算无论如何都要拦住谢琰,就听谢琰说,“你们两个回到晋城以后一起关三天禁闭。”

小九和妤雯都愣住了,这对于他们的成长经历来说,几乎都不能算作是一个惩罚。

而林淼想想却还是觉得不必罚,“我觉得不妥……”

他说了一半却被小九给飞快打断,“属下觉得很妥,愿意受罚。”

和五哥单独关三天小黑屋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开心。

小九都主动这么说,林淼便没法再说什么。

等这边早饭吃完,那边等着来见的大臣又已经等着。

今儿个的雨势并不比昨天小,外面的大臣们心里照样也没有底,只有亲皇帝那边的那个大臣心里掂量着今天有几分把握能够见得到谢琰,他心里面虽然已经有了九分的揣度,然而依旧不能太确定,只等今天试谢琰一试。

却没想到谢琰今天却准时出现,不仅没有一点他推测的病态,反而目光锐利,如炬般直接看向了他,倒看得他心中一惊,飞快低下头去。

其他几个大臣没有这样的心思,表现都还很恭敬。

那大臣一路观察,均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唯一就是谢琰喝水挺勤快,拿起茶杯抬抬手旁边就有一个面目俊秀的侍从上前殷勤倒水。

终了等谈完南城的事情,那大臣也没看出什么来,反而被谢琰的几个精准布置弄得心里十分窝火,出了门便拂袖而去。

唯有被陈宁派来的两个大臣终于是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这回回去总算能够交差。

回程路上。

林淼窝在总算宽敞的马车中,正认真和谢琰说话,“往后不能总是喝茶,吃点糕饼也成,要不然说话说的久,你憋尿难受不难受?”

谢琰淡定道,“不难受,没有憋。”

林淼吃惊地看谢琰,怎么着这是所有下面的配套设施都比他厉害的意思?

“那就随你。”林淼恶意地想,下次我多倒点,怎么都得憋你一次,让你尝尝憋尿的厉害。

话说到这里,林淼又想起一个打紧的事儿,絮絮叨叨又对谢琰说,“我们过来时候的马车里面还存着点要紧的东西,你让人回去看看那林子里面还找不找的回来。”

“什么东西?”谢琰问。

林淼说,“我娘给璧如准备的嫁妆,带了一路了。”

“好。”

林淼见他应了,心下放松,靠着软垫眯着眼睛懒洋洋说话,“等进了城里,我就先去酒楼看看,还得让家里的厨子给我炖个老母鸡汤,我要吃个痛快,后面两天每天早上睡醒再起……”

他说话也不管谢琰听没听,自己先都安排好了,末了也没真说完,趴在谢琰的膝头又瞌睡了过去。

马车轮子慢慢转,外面时不时还有斜风雨,谢琰的手放在林淼的颈侧,低头看着他的睡颜,脸上露出一个舒缓的笑意来。

未来总归还是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可能会发生,谢琰也接受了自己预估不了所有危急与坎坷的事实,不过除却这些所有不确定,惊惶忧虑,他的身边总归有一个人,有一件事情是永远确定的。

林淼会一直陪着他,所以无论当下或者未来,风雨将不足为惧,所有冰冷的记忆带来的痛苦也终将被包裹上一层糖色。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九九归一,完结~后面开始几个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