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扮演刀子精的365天[综] > 194、再次
    绝望病, 这并不是现实里应该存在的病症——至少在太鼓钟贞宗的认知中,是不存在的。

    配合上这个游戏的背景,不用去思考(事实上也的确不用去思考,黑白熊自己也主动承认了这一点),大家都能明白这又是黑白熊想让他们自相残杀搞得事情。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需要大家再一次思考解决的办法。

    然而,这件事在第一步上面就失败了。从黑白熊口中得知这个所谓的绝望病会传染, 以人类生存的本能, 除却罪木这个医护人员以外, 大部分人的第一想法就是远离这三个(狛枝,澪田,终里)传染源。

    尤其是自从狛枝生病之后,因为心里过意不去而主动照顾了对方一段时间的左右田。因为狛枝他们的状态, 左右田现在恨不得把自己丢到消毒水里面泡个澡, 以免自己传染上这个听名字就很奇怪的病。

    现在的狛枝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理智、智商可言,所以并没有人拦着罪木(贰大猫丸也跟着帮忙)把三个生病的同学带回那个旧医院。在这期间, 所有的同学都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

    太鼓钟左看看右看看, 趴在餐桌上懒懒地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抬起头伸了个懒腰, 他微微睁大眼睛做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各位——前辈们?我是应该这么喊你们吧?”

    不知道为什么, 太鼓钟此刻的语气听起来微妙有点嘲讽。“这种时候就让我猜猜看, 你们在想什么?”

    不等大家的反应,太鼓钟自顾自地开口说下去,“狛枝的绝望病大概就是第一传染源, 既然会传染,所以这种时候我们应该把他们隔离开来——诶!为什么你们这个表情?难道你们不是这么想的吗?这种如同瘟疫一样的传染病菌,不管是为了什么,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先将他们跟我们分开,所以罪木她此刻的行为做的很对。你们不觉得吗?”虽然罪木本身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单纯只是想让生病的同学好好休息一番。

    或许一开始有些人没想到,但是在太鼓钟开口后,他们也意识到了他说的没错,但是无论怎么样,这种行为,都对于同学太过于冷漠了。

    太鼓钟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他还是选择做了这个出墙鸟,因为之前的审判,因为他身为“唯一”一个不同于他们的所谓的学弟,而且还有一个不知道对于他们是否善意的目的地(物吉)。所以现在,不管之前的关系有多好,此刻都被他们——哪怕是无意识的——也都拉开了一点距离。

    不过这些也都不重要啦,重要的是,黑白熊的行为让他感觉有点不爽。之前的“掉马”完全不是他的本意,他的想法是以同龄人融入进这个小团体,然后在自己开心的前提下完成任务。

    可是现在,不仅要暴露物吉的存在(虽然后期物吉也要上线,但是主动和被动完全是两个概念),还和大家产生了隔膜。

    在心里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太鼓钟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他直接抢走了本该是十神白夜的工作,“所以现在最保守的办法就是在治疗狛枝他们的前提下,保证自己不被传染,以及不去动手和同学们自相残杀……花村前辈的处刑……相信大家不会忘记吧?”

    “……”看着明明比他们应该小几岁的少年,提到花村时微垂下眸的模样,在场的、身为学长学姐的他们,在认真思考过后,也都明白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处理方式。

    “只不过,如何保证?花村的事情我们怎么保证不会发生第二次?”十神白夜双手环胸,语气冷淡而傲慢,“而且我不觉得黑白熊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绝望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其他同学附和了几句表达赞同或反对后,七海千秋顺势接口,“那我们可以两两组队。”

    “因为黑白熊说过,”七海的手指撑在下巴处,微微歪着脑袋回忆道,“如果杀人的话,帮凶是不能一起离开的,只有唯一一个凶手可以离开……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不过我觉得,大家不会去做这个帮凶的。”除去狛枝以外,七海千秋在心里补充道。

    “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尽管觉得此刻的行为太过于冷漠,但是又明白一切都仅仅是为了保证大家活下去,日向创实在是说不出反对的话语。“如果是组队的话,至少最后能保证会有一个不在场证……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日向创慌慌张张转移了话语,表示自己没有认为还会发生一场案件。

    “日向说的没错。”十神白夜没在意那些细节,“组队也至少比一个人要安全一些,而一旦组队中的某个人出事了,那么另外那个人的嫌疑也就是最大的。这么做也方便我们排查。不过我不会再让凶杀案发生了……”说到这里,十神白夜扶了下眼镜,非常认真地说道,“以我十神的名义。”

    ——至少看起来很帅气就是了,就算没有人配合。

    而对于组队的意见,九头龙以及西园寺第一个表示了不同意,因为不满于这种近乎监督的行为。九头龙本身就一直是独来独往的性格,而西园寺的大小姐性格也是非常难以接触,唯一能在西园寺心中是不一样的存在的小泉又……

    “好啦好啦,就算是组队也不一定是时时刻刻在一起,而且对于专业的人来说,真的想要隐瞒对方杀人,就算是一直在组队的状态,这一点也不是做不到的。”太鼓钟拆台地说道,“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组队不可取,但是狛枝的行为已经给我们打了一次预防针吧?为了一些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就算是付出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说道这里,太鼓钟的眼神飘了一下,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接着道,“所以这个只能拿来参考,完全靠自律。而且除此之外我觉得更重要的需要我们在意的,就是黑白熊口中猝不及防的动机了。就像是刚刚你说的,绝望病没有那么简单。”

    “嗯,狛枝同学他们的状态已经可以让我们明白这个病有多特殊了……”在大家说完自己的观点后,七海慢悠悠的插了一句,“不过我觉得,黑白熊不会轻易让狛枝他们出事的。”

    “诶?”

    “赞同——因为如果黑白熊想让我们去死,完全不用那么麻烦——他完全就是觉得有趣啊、好玩啊?只是想看我们自相残杀而已,所以绝对不会轻易让狛枝他们出事的,哪怕现在他们病的很严重。”

    “是了!黑白熊有说过!这就是给我们的动机!”

    “对……如果身为动机的狛枝他们在现在死亡,就完全算不上是给我们的动机了。”

    “所以我们暂且可以把绝望病他们先放放?”

    “不。”十神白夜皱起眉头,“绝望病还是处在我们最先需要解决的事情。”

    “为什么?”

    “因为……”

    “因为绝望病太不可控了。”太鼓钟给自己拿了一杯橙汁,“先不提传染性,光是看狛枝的说谎,澪田的小孩,终里的爱哭……如果我被传染了,没准我会大开杀戒?”

    完全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可怕的话语,太鼓钟这么解释着,“你们都是超高校级的前辈,就比如花村,一旦踏出了那个坎,没人知道你们会做出什么事情,尤其是……我们这里破坏性高的不在少数。”

    先不提最直观的二大猫丸,边古山佩子,一个是运动好手一个干脆就是杀过人的剑道家,光是看起来武力值不怎么样的性格又胆小的左右田和一,身为机械师的他只要拥有材料,做出一个杀伤性强的机器人也是不在话下的。

    尤其是——最重要的是——在太鼓钟已知的信息里面,这群人,全部都是搞事情的一把好手啊!

    “而且,就和现在一样,一旦被传染的人越来越多,气氛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压抑,到那个时候,没人知道身处在期间的我们会做出什么。”

    “……”

    “……”

    “所以?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啊!”

    “但是,伊达说的没错……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

    “这些都在黑白熊的预料之中吧……”

    ……

    “终上所述,我的建议是,想办法解决绝望病的同时保证自己不被传染上,并且组队的事情……大家同意吗?为了避免类似狛枝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最好每天跟换组队的队友……抽签怎么样?”太鼓钟笑着这么道。

    *****

    由于左右田和二大长时间照顾过狛枝,而罪木更是天天跟在感染者的身边,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他们一起被大家有意识无意识地一起隔离开来。

    而其中,七海和日向创最终还是决定去帮助罪木同学照顾狛枝等人。

    为了避免传染源直接接触到另外没有被传染的同学,所以现在大家完全就是绕着医院走了,而左右田害怕自己被传染,拉着二大整天失踪,不知道捣鼓着什么东西,并不待在医院里面。

    而太鼓钟本身百分百确定自己不会被传染,看了看罪木他们整天忙得晕头转向时,思考了会也跑去搭了把手。

    不过自从知道了太鼓钟年纪要比他们小,大家多少都有照顾对方的想法,所以更多的时候,太鼓钟都是待在一楼看门——说是看门,其实是为了防止有人来偷药,加上防止有人对现在没有自理能力的三个同学出手,以及看管人员进出。

    因为绝望病的关系,现在连吃饭都是大家分开时间,专人送到医院门**给太鼓钟的。不过就算不这么做,罪木也没有什么时间去餐厅吃饭以及照顾其他人。

    ——然而,还没等大家明白绝望病的原理,找到解决的方法前。

    作为最重要的医护人员,罪木蜜柑,也生病开始说胡话了。这算得上是非常大的应该打击。

    大家都是超高校级的存在,就像七海千秋在一开始的时候说过自己除了游戏并不会其他什么事情就可以看出。他们每个人,都相当的偏科,失去了唯一的医护人员,绝望病的恢复简直是遥遥无期。

    “幸好七海同学注意到了罪木同学的不对劲……”在轮到日向创休息时间的时候,日向创带着庆幸的心情对着蹲在门口打游戏的太鼓钟说道。

    “吓了我一跳。”太鼓钟的眼睛盯着游戏,吐槽道,“大半夜突然一声尖叫,我还以为闹鬼了呢。”

    日向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刚刚罪木同学突然出现在我休息的地方,如果不是七海同学把罪木同学哄着睡着了……”

    “不用多说——我知道你很受女孩子欢迎了,下一个。”太鼓钟的目光专注在游戏的屏幕里面,回忆了一下十分钟前那声如同女孩子见到了色/狼一样的尖叫,觉得日向创的女子力真的相当高了。

    不过这个想法也没在他脑子里存活太久,他现在低着头的状态和七海沉迷游戏的样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连游戏机的样式都和七海那个差不多。

    “说起来我好像没见过这个游戏?”日向创稍稍靠近了一点太鼓钟,原本因为害怕传染的关系,日向创现在对谁都是稍稍隔了些距离,虽然视力良好,但是因为天色以及角度的关系看得不算清楚。

    “唔,是左右田拿来给我打发时间的,”太鼓钟眨眨眼睛,回忆了一下,“就在你尖叫的两分钟前。”

    “……所以不用特地重复这一点了吧?”日向创好脾气地只是叹了口气。

    “嗯……是左右田自制的游戏,你要试试看吗?”游戏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大写的game over,以及欢快的音乐也从游戏机中传来,显然因为刚刚一心二用的关系,太鼓钟这一轮游戏是失败了。

    日向创想着现在大家都睡了,又因为罪木同学因为生病大半夜突然跑到他房间的事情吓了一大跳,导致现在没有继续睡觉的想法,没怎么犹豫地就从太鼓钟手里接过了游戏机。

    这是一个推球游戏,从四面八方射/出箭头啊方块啊,把一个不动的圆球往着终点推,其中还包含了不少关于角度的数学问题,也就只有左右田这个机械师才能找到玩这种游戏的乐趣。

    “咦?这个还有困难模式?”日向创在玩了一波简单的版本后,无意中不知道按了什么按钮,突然跳出了一个困难模式,太鼓钟也是一副意外的表情。

    “我刚刚玩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个?”太鼓钟感兴趣地把脑袋凑过来,看着游戏机里面的那个本来不动的小圆球突然开始无规律地乱滑动时,“啊,这就是困难模式吗?感觉和刚才没什么区别啊?”

    “除了这个圆球不受控制之外,的确是没什么区别。”日向创射/出了几根箭头后,同样点了点头。“但是规则还是把它推到终点是吧?”

    “应该是这样吧?左右田他没跟我仔细说,就说是一个试玩游戏问我要不要试试看。”太鼓钟回答。

    而不等日向创通关,七海千秋突然从楼上跑下来,看着在医院大厅里面毫无危机感的两个人,有些着急的开口道,“日向君,伊达君,狛枝不见了。”

    “什么?!”日向创猛地抬起头,因为七海的突然出声差点把游戏机丢到地上。太鼓钟顺手接住游戏机,看着基本上快要通关的游戏,顺手按了几个键,然后抬头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我不太清楚……”七海摇了摇头,“因为罪木同学不太舒服,我想给她倒杯水,路过狛枝同学的房间时却发现门开着,但是里面人不见了。我猜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我一直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动静……”

    “二楼都找过了吗?”日向创问道。

    “嗯……”七海的表情有些凝重,因为绝望病的关系——哪怕没有绝望病,他们也无法控制不住狛枝的行为,“我现在担心,他跑到外面去了。”

    “澪田和终里还在吗?”

    “她们还在原来的房间。”七海回答。

    “那就是只有狛枝一个人离开了吗……”因为狛枝因为高烧基本上一直都在昏迷,他们的关注点都在一直闹腾的终里赤音和澪田唯吹身上(现在还要包括罪木蜜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狛枝的失踪。

    看着手上游戏机表示通关的标识,太鼓钟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左右田果然不适合做游戏,困难竟然要比普通模式还要简单,而且这个游戏还挺无聊的……把游戏机收起来,太鼓钟抬头说道,“七海你留在这里,我和日向去外面找。”

    医院需要一个人留下来,身体素质并不算好的七海也的确是比较适合作为留下来的那一个,所以没有什么犹豫,七海压下心里的不安感,对着太鼓钟和日向创点了点头。“好。”

    然而,在医院等待着的同时照顾着三个女生的七海千秋,心中的不安依旧在最后还是被证实了。

    “叮咚咚咚——发现尸体啦!”

    “现在,过了那么久了,学级审判要再次开始了!”

    “真是的,为什么你们总是要打扰校长我的睡眠呢?”

    作者有话要说:  耶,猜猜看这次死的是谁?

    顺便,我的大纲以及存稿全部丢失——包括但不限于搞定的明石存稿,小龙番外,隔壁戏精第二章第三章,另外几篇预收的第一二章,隔壁be的大纲人设包括细节。

    新预收

    [综]今天我又爱上了谁

    没办法自己产生感情的人如果拥有极为强大的共情能力,会发生什么?

    你爱他,他就爱你。

    你恨他,他就恨你。

    而一切的感情都来自于他人的代价是…………

    修:今天我又双叒叕爱上了别人。

    修:你们不要随随便便爱上我好嘛,一言不合爱上别人很让我困扰的。

    修:总是爱上别人又不是我的错。

    代价大概就是,无穷无尽的修罗场和扣不下来的渣男称号吧。

    #主角拥有四分之一梦魔血统(梦魔详情参考型月世界观下的那位花之魔术师),是个渣。

    名字取自修罗场的“修”。

    ps:文案感谢雾川梓小可爱!

    试读片段一

    “我不是……我真的不是骗子!”

    幼小的孩童将自己蜷缩在一起,明明不过七八岁的模样,此刻身上的情感却是压抑得连修这个并不纯粹的梦魔,都产生了一种想要哭泣的想法。

    ——这种让人痛苦的梦境,可一点也不符合梦魔的美学啊。

    看着如同幻灯片一般、没有面容的一个个陌生人,对着那中央小小的孩子指责着,说这孩子不对劲,喜欢撒谎,感觉很可怕的样子。

    修叹了口气,他走上前,而他脚步踏过的地方,就像是镜面破碎一样——灰暗的背景消失,作为替代的就是那人类的幼崽最为喜爱的一个场所。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对劲声音,一直低着头的夏目茫然地看向四周,却是发现那些让他感到痛苦的根源都消失了。

    这是梦幻的仿似不是真实的场景,夏目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只是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是,在他还没有消失的记忆中……是爸爸他,曾经有一次带他去过的……

    游乐园。

    夏目注意到有一个人在向他走来,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下意识还是向后缩了一下——他在害怕。

    同样在夏目身上得到了这种情感的修,有一种想要抱住这个孩子然后安慰他的想法。但他没有这么做。在夏目眼中,这个模糊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因为妆面的关系而显得特别滑稽的小丑先生。

    小丑先生蹲下来递给了他一个可爱的红色气球,似乎是注意到夏目紧张的心情,夸张地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做出恍然的样子,将红色气球换成了一个猫咪样式的。

    就像是杠上了,小丑先生在夏目面前更换了好几次气球,可是夏目一直不接,导致小丑先生脸上夸张的笑容都变得有些低迷起来。夏目想,如果小丑先生有尾巴的话,这种时候可能也都垂下去了吧。

    于是接下来,修看着小小的孩童在接过他的气球时,显露出来的细小微笑,心里的悲伤终于平复了些许。

    ——啊啊,终于笑了啊。

    ——这才符合他作为梦魔的美学。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天亮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雾川梓、——、西西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乱酱最可爱啦 92瓶;—— 77瓶;青衣问酒 20瓶;冬雪暮秋、彩虹灵雪、佑罗ちやん、yuwokami!、红 10瓶;青筝 8瓶;石灰 6瓶;雨过无痕·殇、花良、丷八丿、缘锦 5瓶;雪玥芽、慕斯 2瓶;初心、doyizi^、被被的被被被被被给弄、谢九非、风起天阑、白宸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