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 103、番外(一)
    俱乐部成立当天, 纪燃包下了一整个酒吧庆祝。

    他身边就没少过人,敬酒的人一波接着一波,都想灌他。纪燃今天心情好,也来者不拒, 喝完还非要灌回去, 所以这场庆祝会到中途,场内就醉了大半。

    “哥, 恭喜, 以后我会给您好好干活的。”

    这次来给纪燃敬酒的是他刚招来的接待小弟,平时就在俱乐部里打打下手,接接电话什么的。

    这小弟弟今年才刚满十九, 辍学多年,手头特别缺钱,是奶茶店老板娘把人介绍给他的。纪燃看他说话做事还算利索, 挺老实一小孩, 就收了。

    纪燃脸颊因为酒精都泛了红。他嗯了声,跟他碰杯:“你少喝点, 明天还要看店。”

    接待小弟忙不迭点头:“好……我就跟您喝一杯。哥,您也少喝一点。”

    “不然我帮您挡几杯吧?我其实挺能喝的。”

    纪燃看不出小弟眼中的光亮,他嗤笑:“我要你一小孩挡什么酒啊?”

    “我不小了哥……”

    纪燃还没说话, 脖子突然被人从后面用手臂勾住。

    秦满刚出完差, 下了飞机便火速赶了过来。他穿着黑色长款风衣,身上还带着外头的凉气。

    秦满轻轻握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抬起来, 低头嗅了嗅,满是酒气:“喝这么多?”

    纪燃任他捏着,还张嘴朝他哈气,笑道:“臭不臭?”

    “臭。”

    “臭就赶紧放开。”

    秦满笑:“不放。”

    小弟弟惊诧地看着面前二人,半晌才叫:“哥……”

    秦满睨了他一眼:“是谁?”

    “我上星期新招的小弟,以后在俱乐部里打打下手。”纪燃说完,对面前的人笑道,“这是你老板娘,打个招呼。”

    “……老,老板娘?”小弟弟又惊呆了。

    这陌生男人虽然笑着,但看他的眼神莫名有些不友好,他不是很敢这么喊。

    没想到,男人听见这个称呼后,笑容愈大了:“嗯,以后好好干活。”

    把接待小弟支走,秦满揽他的腰:“不准喝了。”

    纪燃眯着眼睛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明天的飞机吗?”

    “合同提前签好了,我改了机票。给你发消息,你没回。”语气怪委屈的。

    “太吵了,我没听见。”

    纪燃是这场庆祝会的主人公,不好这么早走。两人去了酒吧的角落。

    秦满给他拿了杯白开水,纪燃喝了口,刚想缓缓,旁边的人就倾身上来,把他抵在墙上吻住了。

    纪燃先是一顿,然后用力地回吻他。

    他们六天没见,秦满忙,他也忙,连视频的时间都很少。

    酒吧气氛高涨,过了十二点就是最嗨的时候。音乐震天响,灯光暗得人怼到脸上都看不清,所有人都沉溺在这个氛围中。无一人发现在昏暗角落,两个男人正亲得热烈,眼见就要擦枪走火。

    最后是秦满喊的停。

    小学弟今晚意外热情,他花了好大工夫才忍住。

    “等回家。”他哑声说。

    纪燃其实没想干什么,他醉得厉害,亲吻和拥抱也都只是见到秦满后的本能。

    两人在角落待到切蛋糕,纪燃出面把蛋糕切了,这庆祝会也就算结束了。

    纪燃刚出酒吧,就被岳文文拉住了。

    岳文文今晚穿的开叉裙,骚得没边。他笑问:“小燃燃,你那小员工怎么回事啊?每回见到我都脸红,太可爱了吧。”

    纪燃说:“可能第一回见到你这段数的女装大佬吧。”

    岳文文朝他抛个媚眼:“你夸人家呢?”

    纪燃靠在秦满身上:“你别把我员工吓走了。”

    “安啦,我就是问问。”岳文文道,“你知道,我对小屁孩没兴趣,十多岁的男生够干嘛的……”

    秦满先把人扶上了车,又下车跟程鹏聊了两句工作上的事,等他再回车里时,纪燃已经靠在窗上睡着了。

    秦满给他调好座椅,开车回家。

    到家,秦满帮他把衣服换了,用热毛巾给他简单擦了擦。

    和好之后,两人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久。秦满在回程飞机上,就想着今晚一定要做到小学弟身寸不出来为止,再不济也要你侬我侬好一会。

    没想到什么也做不成不说,还要伺候这小醉鬼。

    纪燃迷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反复揉搓他的手,睁眼就见秦满坐在枕头边,在帮他擦手心。

    “我洗过澡了。”纪燃道。

    “嗯,再擦擦。”

    “有什么好擦的?”纪燃皱眉,“你嫌我啊。”

    秦满听笑了,认真道:“不嫌。”

    “那不准擦。”纪燃抽回手,掀开身边的被子,“睡觉。”

    秦满刚想说自己还没洗澡,想了想,醉汉说什么是什么吧,就先躺下去了。

    纪燃往他那靠了靠:“你怎么还穿着外套?膈着我了。”

    秦满把外套脱了,纪燃直接把脸抵到了他脸侧,闭眼没说话。

    “宝贝儿,跟你说个事。”秦满捏着他一撮头发,道。

    “说。”

    “明天你有没有空?”

    纪燃困得要命:“没有,要上班,有合同要签。”

    秦满笑了:“我是说晚上。”

    两人平时过得太没羞没臊,一提到晚上,纪燃就顺带着想到什么。

    他隐隐有些心猿意马:“晚上……有吧。我五点前就能下班。”

    “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想起秦满之前提过的教室play,纪燃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明天不是周末,学生都要上课。”

    秦满以为他醉糊涂了,失笑:“不是,去我家。”

    “去你家?”纪燃茫然地重复。

    “嗯。”秦满道,“我俩的事,我爸妈知道了,他们想再见见你。”

    “见我?”纪燃觉得自己有些听不懂了,“为什么要见我……知道我俩什么事了?”

    半分钟后,纪燃猛地抬起头,撞到了秦满下巴上。

    秦满倒吸一口气。

    纪燃伸手给他揉了揉,酒惊醒一半:“……怎么知道的?”

    “她看到海报后面的照片了。”

    “?”

    “最近一直很忙……忘了回家撕掉。”秦满轻咳一声。

    纪燃停下手,不说话了。

    秦满把自己脸蛋往他手心里凑:“放心……他们没说什么。我说是我一直死皮赖脸地追你好多年,你才答应我。他们不会怪你。”

    纪燃想的却不是这个,他拧眉,半晌才问:“……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知道。”秦满说,“在向我的父母,介绍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纪燃:“……”

    秦满看了他一会,怔然:“哭什么?”

    “没哭,酒精燥的。”纪燃红着眼眶,“你说了,就不能回头了,你想没想过?”

    秦满气笑了,低头咬了咬他耳廓:“回头?我一直在朝你走,你要我回哪去?”

    纪燃沉默半晌,吸了吸鼻子,坐直身来。

    “去哪?”秦满揽着他的腰。

    “买礼物。”纪燃头也没回。

    秦满把人逮回床上,纪燃喝醉了,压根争不过他。

    “东西我都帮你买好了,都是照着他们喜欢的买。”秦满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只要你人愿意跟我回去就行,多的不用操心,我来做。”

    纪燃喉结微动,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挤出一句:“……嗯。”

    最初跟秦满在一起的时候,纪燃给自己留下了许多条后路。

    但现在,那些路全被秦满亲手一条条封死了,他除了往前撞,没别的办法。

    撞就撞了,纪燃想。

    他心甘情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番外写点甜甜蜜蜜小日常。再写点他们高中的事儿。

    还有什么想看的?大家可以在评论里说,我会看。

    给大家推本朋友的狗血酸爽文《玫瑰美人》by微风几许

    冷漠霸道37岁大佬攻x天真热烈19岁大美人受,年龄差18岁,狗血虐+甜,受超级超级可爱!!老男人也很会!正文已完结,大家放心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