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 183、四个爸爸
    183:

    办公室

    江序年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一份教案, 若有人的话, 会发现, 他保持这个资势已经许久, 可教案都一页都没有翻开。

    “哥, 哥!”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打断一室静默,卢一休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你找我干嘛?我终于借到一辆电动车,可学姐已经走了,万一……”

    江序年抬头:“万一什么?”

    卢一休支支吾吾。

    江序年:“你知道她要去见什么人?”

    “对啊。”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卢一休刚开始莫名有点心虚, 现在已经镇定下来, 三言两语说了。

    “齐梦寒……齐橙……”江序年眉尖一蹙, 瞬间明白过来。

    “哥, 你在说啥?”卢一休听到他哥喃喃,没听清,唰唰凑上前把脑袋搁过去。

    江序年卷起教案在卢一休脑门上重重一敲,面无表情的道:“说了多少遍, 在学校叫我老师。”

    “疼疼疼。”卢一休捂着脑袋,暗忿他哥的“狠毒”, 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你到底叫我过来什么事啊,没事的话, 我去接学姐了。”

    “你说自行车后面的座位是女朋友,电动车总不是吧。”他还找了理由。

    江序年:“我刚才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你想上热搜?”

    卢一休:“啊?”

    “没这么严重吧。”卢一休百思不得其解,“我又没做什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上热搜。”

    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

    他想起前几天姜眠席卷全网的消息,各大头条推送的都是姜眠的消息,更是霸占微博热搜前三名。

    他刚开始不知道来着,拿着相机到处拍拍拍,到了周一回学校,宿舍里其他哥们儿对他说:“老四,你学姐姜眠霸占微博了你知道吗。”

    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两天,姜眠的热搜排名到了底,势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热 ,但他还是小心的围观了下,这才发现他的这位学姐有点厉害啊。

    ……

    在他哥的视线下,卢一休想了想,说:“那我不去了。”

    江序年挥手,那是让他圆润离开的姿势,卢一休乖乖离开,等出了办公室,他纳闷的挠头:他哥把他叫过来,到底为啥来着。

    ……

    卢一休闷头闷脑的离开教务处,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电动车——这是他朝一位同学借的。

    跨上车启动,发现前面往这边走的人怎么那么眼熟来着。

    “学姐。”他滋的停下车,“你去见完齐梦寒了,这么快啊,没事吧?你要去哪,我送……”

    想起他哥刚才的话,赶紧把后半截咽了回去。

    姜眠没注意他的停顿:“我有事找江老师问问,你去吧。”

    卢一休开着电马儿走了,开了一段距离他又停下:不对啊,他骑车载学姐被他哥说的有奸情似的,他哥和学姐单独在办公室见面呢。

    不行,他得回去,用他哥的话,避免传绯闻。

    结果刚要掉头,手机响了,一看,是他喜欢那姑娘打过来的,那边响起女孩软软的声音:“一休,我们见面吧。”

    卢一休傻了,激动的他再也顾不上他哥绯不绯闻,不行,他要回去准备,力求出现在心上人面前时,让她眼前一亮。

    “江老师。”姜眠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进去,因为要问的问题有点特殊,所以她把门关上了。

    瞥了眼江序年手中的教案,姜眠笑眯眯的:“江老师,您教案备完了吗?”

    “没有。”江教授的回答很简单。

    姜眠:“那我在这里等您。”

    江序年不置可否,镜片后的目光微移,不动声色的落在姜眠身上。

    看着她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是老师都喜欢的乖巧学生模样。

    不了解她的人,铁定骗过去。

    姜眠平心静气的等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椅子摩擦地面移动的声音,抬头,江序年站了起来,她还没说话,江序年道:“六点半了,你还没吃饭吧,一起。饭桌上有什么问题,你随便问。”

    于是姜眠再次坐进江序年的车,中途路上遇到有学生,时不时往他们这儿看一眼,两人都不在意。

    江序年的车左拐右拐,并没有开进繁华的市区,而是进了一条深巷,那里有一家招牌很旧的店铺,上面写着四个字:千古绝鱼

    “这家店的鱼味道很不错。”江序年推门下车,“忘了问,姜同学,你喜欢吃鱼吗?上次我奶奶做的红烧鱼,你没吃多少,不知是不是不合你口味。这家店已经有百年历史,会做各种口味的鱼。”

    “没有,江奶奶做的鱼很好吃。”姜眠说,“除了鲤鱼,我什么鱼都可以吃。”

    江序年沉思片刻,说:“我奶奶那次做的就是红烧鲤鱼。”

    姜眠笑而不语。

    进入店内,里面居然做满了人,老板娘迎过来,笑的红光满面:“哟,是小江啊,你有段时间没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及至看到姜眠,愣了下,然后在身上的围裙上搓了搓手:“这么漂亮的姑娘,小江,你第一次带姑娘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师娘,这是我一位学生,叫姜眠。”江序年的话音一落,老板娘看起来更愣了。

    姜眠蹙眉看着,没有吱声,她注意到老板娘的左手,小指和无名指齐根断下,右手手背上也有深深的伤痕。

    客人多,老板娘没有多问,指向最靠里的一个空位:“你俩就坐那儿吧。”

    刚坐下,有个服务员递来菜单,个子小小的,声音倒是不小:“江哥,你这段时间怎么都没来呀,如姐念叨好几次呢……吃什么鱼?老规矩吗?”

    江序年把菜单递给姜眠,她道:“江老师点吧。”

    江序年:“老规矩吧,不要鲤鱼。”

    “好嘞。”小个子笑嘻嘻的跑了,跑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眼姜眠,然后猴一样的擦着人群进了后厨。

    江序年茶壶,倒了两杯茶,往姜眠那推了杯:“我曾经有段时间在部队里待过,认了个师父带我,不过后来我师父去国外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消息中断,我师娘放心不下,去国外找他……”

    顿了顿,他的声音低了几分:“带回了他的遗骸。”

    姜眠喝了口茶,脑海里闪过老板娘残缺的手,江序年看着她冷静清透的双眼中闪过一抹赞赏,唇角微勾,说:“这家店是我师父父亲的店,师父出事后,老人家经不起打击,没过多久病逝,店便由我师娘承担了下来。”

    过了会儿,小个子端着一个大锅走过来,店里人多,他小胳膊小腿的,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将锅倒了,或者撞到人。

    姜眠下意识皱眉。

    “别小看他,他天生就有副好力气,是我师父师娘捡来的孩子,本来打算送他进部队特训,但师父出事后,师娘就让他在店里当服务员,比起一些荣誉责任来说,当个普通人才是最安全的。”

    话落,小个子已经把大锅端上来,大锅里类似九宫格,每个格里的汤汗都不一样,热汤翻滚着,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

    “鱼片马上就好。”小个子拍着胸脯朝姜眠道,“漂亮姐姐,咱家的鱼,保证你吃了还想吃下次。”

    姜眠看了眼:“这算是……鱼火锅吧。”

    江序年诧异的看向她:“你现在才知道?”

    姜眠:“……”

    江序年脸上含着淡淡的笑,盛了碗一个格子里白色的汤:“这是熬的鱼汤,可以直接喝,你试试。”

    姜眠只好接过尝了口,眼睛一亮:“不错。”

    江序年脸上的笑意漫进眸子里,他道:“除了鱼,还有虽的菜,有想吃的吗?”

    姜眠看了看满桌的鱼,默:“……够了。”

    小个子又蹿过来:“江哥,我妈说有多余的鱼头,免费赠送要不要?”

    江序年:“什么鱼?”

    小个子:“好像是鲤鱼。”

    江序年看了姜眠一眼:“不用了。”

    等小个子走了后,他问姜眠:“为什么不吃鲤鱼?”

    这个问题……姜眠面无表情的回答:“不喜欢。”

    她现在虽然是人,但好歹曾经的曾经是条鲤鱼,没道理自己吃自己,她没那么重口。

    江序年又挑了些话题说,等吃了一半,肚子已经微鼓时,姜眠猛然想起,她跟江序年出来吃饭可是有事情要问他的。

    她居然被美味给俘虏了。

    姜眠:“……”

    “江老师。”她咳了一声,“你……”

    她话还没出口,就被江序年打断:“你是想问星期天凌晨十二点,在机场北兴路和南云路之间发生的枪战中,我为什么知道其中一个人是你,对吗。”

    他感觉到在他的话落时,对面盈盈而笑的女孩,身体周围的温度在瞬间冷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二胎到,晚安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永远睡不醒的喵、夏xia 20瓶;斐乐、天蓝 10瓶;鱼雨、白 5瓶;给我一只白羊、加肥猫 2瓶;小淨、蓝兔子与七彩阳光、催更的叶子徐、devi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