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 > 176、176巨星原配
    沈容碍于公众形象和子女的身份, 不好对哭哭啼啼的沈妈做出太过激的行为, 或者说太不留情面的话。因为别看现在支持她的路人不少, 但这些都是水中月镜中花,一点都不牢靠, 一旦她做点稍微出格的事,这些人就会背弃她。

    而且很多人都会不自觉地偏心弱者。沈妈年纪一大把,头发都白了一小半,拉着她的手, 哭哭啼啼的, 左一口为了她好,右一句是为她着想, 总是能博得一些不明真相或者圣母心泛滥的人的同情,进而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抨击她。

    虽然沈容不在乎这些人的看法,但她到底是个演员,公众人物, 这样的负面新闻当然是越少越好。正好, 现在来了一个能代替她处理这件事的人。

    沈容有顾虑, 宣哥可没有。

    他把百合塞进了沈妈的怀里, 然后对着沈妈笑得那个灿烂:“阿姨,容容还有工作呢,她都多久没去公司了?再不去, 老板都要炒她鱿鱼了,你也不想她丢了工作吧?”

    说着说着他就不着痕迹地把沈妈带到了一边。

    沈妈被他绕进了圈子里,是啊, 矛盾不就是从容容没什么工作开始的吗?以前容容一年到头在外面拍戏,一家人聚少离多,可没这么多事,老沈也不担心她坐吃山空,被外面不怀好意的臭小子给骗了之类的。

    “你是说我们家容容有新工作了?”沈妈追着问。

    而另一边叶律师也站在了沈爸面前,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烫金的名片,递给沈爸:“你好,沈先生,我是沈容女士的代理律师。她要求你们归还她的身份证、户口本、护照、驾驶证、清水苑别墅、上通……的产证。父母扣押子女的身份证件是违法行为,法律规定除了公安机关等法律授权的部门,其他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许扣押他人的身份证件。”

    沈爸一听违法就火了,对律师横眉怒眼:“我就扣了又咋啦?她是我女儿,她的东西我帮忙保管怎么啦,碍你们什么事了?要你们多管!”

    他只顾着愤怒,根本没发现,小马悄悄把沈容和童月拉进了车里。

    还是沈涛眼睛尖,看见了,边跑边大声喊道:“容容,跟咱们回家。”

    沈爸沈妈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过去,当即就想冲过去,拦住车子,但被早就看他们不顺眼的粉丝给挡住了。

    小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赶紧踩下油门,离开这里。

    沈爸沈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开走了。

    回头,沈爸就把这笔账记到了故意分散他注意力的叶律师头上,食指点着宣哥、叶律师和粉丝们:“好啊,你们帮着那个逆女来跟我作对,走着瞧,今天她不回来,你们也别想走了。”

    说着,他就赖皮地抓住宣哥和叶律师的袖子,一副要扣住他们做人质的模样。

    宣哥目瞪口呆,没想到沈爸会这么无赖。过去没觉得这人如此不讲理啊。他做了沈容好几年的经纪人,以前每回去沈家接沈容,沈爸都非常友好,笑得乐呵呵的,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不曾想翻了脸之后是这般模样。

    叶律师可能是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见多了,相比之下格外淡定:“好啊,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一直在这儿陪您吧!”

    说着他竟然还扭头和和气气地问沈容的粉丝:“你们谁能去给我买个小凳子和一瓶矿泉水来?多谢了。”

    粉丝争先恐后地表态:“我去,我去!”

    几个粉丝跑开了,很快就买了两个红色的塑料小凳子过来,还有两把伞和两瓶矿泉水,分别递给了叶律师和宣哥。

    “多谢。”叶律师掏出一百块塞给粉丝。那粉丝不肯要,直摆手说,他是代他们容姐受罪了。

    叶律师也没再推辞,收回了钱:“行吧,那就多谢你们了。”

    叶律师西装革履,但却一点都不顾忌形象,双膝一弯,坐到了塑料小凳上,旋开矿泉水瓶子,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就重新盖上了盖子,笑着对粉丝解释道:“我怕喝多了,待会儿想上厕所不方便。”

    粉丝们纷纷表示理解,对沈爸更不满了,要不是他非要不讲理地拽住人,叶律师何至于连水都不敢多喝两口。媒体忠实地记下了这一幕。屏幕外的人对沈爸、沈家人的感官更不好了,真是太不讲道理的一家子了。

    宣哥冷眼旁观完这一幕,伸手轻轻拍了拍叶律师的肩膀,意有所指地说:“律师,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进娱乐圈?”

    这家伙狡猾啊,他一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律师,现在被沈爸给扣留了下来,牛高马大地,坐在矮小的凳子上,看起来就滑稽,别人肯定会同情他。也树立了他坚决为雇主解忧的形象,沈容也要感激他。

    而且,太阳这么大,天气这么热,沈爸年纪也不小了,随着沈容出名,他也过了好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肯定熬不过律师,站不了多久就会撤。

    叶律师看了一眼宣哥屁股下面的凳子,笑道:“彼此彼此,至于进娱乐圈就免了吧,我年纪太大了,跟这些小青年没法比,还是用脑子吃饭吧!”

    两人相谈甚欢,似乎一点都不为沈爸的流氓行径所困扰。

    这下困扰的人成了沈爸。他抓住这两个家伙,是想逼他们打电话给沈容求助或者以此逼沈容回来,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效果,反倒把自己框在这里,太糟心了。

    沈容在车上从手机里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她没任何愧疚的感觉。叶律师是她的代理律师,为她排忧解难是理所应当的事,她不会亏待了他。

    至于宣哥,他现在恐怕是有意跟自己重修旧好,所以正竭力表现,巴不得沈爸越难缠越好,以期在她这里挽回些好感。

    所以这两个人都不用她担心,沈爸爱跟他们扯皮就让他们扯呗,看谁最后熬得过谁。

    沈容将手机还给了童月:“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童月将直播关了,笑道:“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说完担忧地看了沈容一眼。沈家人这样在媒体上闹得太难看了,沈容的脸上也无光。他们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一点都不为沈容考虑。

    沈容扭头瞥了她一眼,两人双目对视,十几年的交情和默契不用说都让彼此知道了对方的心意。沈容拍了拍童月的手说:“不用担心,我没事的,闹吧,他们闹得越厉害越好,以后那些圣母、黑我的同行再拿我的家人说事,我就把今天的视频甩出去,看他们还能说什么。”

    沈爸以为这样闹就能威胁得了她了?纯粹想多了,他闹得越凶,沈容以后就越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摆脱掉“吸血”家人。

    童月见她状态还好,知道她是真想开了,很是唏嘘:“你能早这么想就对了。不过现在也不迟,这样就挺好。”

    沈容笑了笑,对前面开车的小马和坐在副驾驶座上当隐形人的小薛问道:“宣哥是怎么安排的?”

    小薛扣着安全带没做声,小马道:“宣哥说送你去公寓。”

    沈容将下巴撑在膝盖上,想了想,问道:“车上有的我衣服吗?”

    小马说:“宣哥准备好了,就放在你背后。”

    沈容转身果然找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里面有一套已经洗过的衣服,蓝白条纹的短袖衬衣,黑色的裤子,干净利落,还有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宣哥这人虽然势利了点,不过做事确实有一手,考虑周到,他要是有心哄一个人,总是能让人很舒服。

    不过衬衣不大好穿,有走光的嫌疑,沈容盖上盒子问童月:“你也给我带衣服了吧?”

    童月自然也带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和一条半身裙。沈容把t恤从脖子上套进去,然后两只手从袖子中缩回去,在宽大的病员服里面穿上了t恤。

    这时候,她才把病员服脱了下来,丢给了前面的小薛:“套在身上!”

    小薛冷不防接住了衣服抱在怀里,懵了,扭头对上沈容的正脸,咬住下唇,有点抵触:“为什么?”

    沈容可没忘记这个人以前做的好事,翘起唇冷笑道:“不为什么,就凭我是老板,你是助理,穿上,不穿就给我下车!”

    小薛委屈地撅起了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可在场三人都不吃她这一套。

    小马见气氛尴尬,咳嗽了一声,劝小薛:“你就穿嘛,一件衣服而已,多大点事。”

    说着还朝小薛眨了眨眼,示意她别跟沈容对着干。

    没人支持自己,小薛只能憋屈地套上了病号服。

    沈容瞥了一眼,收回了目光,等车子开过一条马路,往左边拐了个弯时,沈容忽地开了口:“旁边有家便利店,我要吃蛋糕。”

    小马只好停下车,给小薛使了一记眼色。

    小薛不情不愿地下了车,拎着包往便利店走去,边走边低声抱怨:“吃,吃,吃,肥死你……”

    等她一迈入便利店,沈容就对小马说:“开车!”

    小马懵了:“可是,可是小薛还没回来!”

    “我说开车,你听我的,还是听她的?”沈容拉下脸问道。

    小马有点憋屈,可又不敢反驳,只好踩下了油门,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他前脚刚把车子开走,后面的媒体就追上来了,这些人看着消失在便利店的那一截医院所独有的蓝白条纹病员服,又看看疾驰而去的车子,都有些犹豫。

    最后有一部分人留下了,扛着摄像机去了便利店,另一波人开车紧紧跟在小马后面。

    沈容扭头看了一圈,对童月说:“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用。”

    童月把手机递给了沈容。

    沈容约了一辆网约车,没多久,司机就打电话过来了,问道:“喂,你怎么一直在绕圈圈啊,怎么找不到你?”

    “你的支付宝是绑定的这个号码吗?”沈容问道。

    司机不明所以,还是点头:“没错,你人在哪里?”

    沈容把手机塞给童月:“给这个号码绑定的支付宝转一千块!”

    童月感觉今天有点跟不上沈容的脑回路,但还是照做了。

    等钱一转出去,沈容就对司机说:“我给你支付宝转了一千块,你只要想办法帮我拦住荣华路跟双汇路交界处的五辆车,车牌号分别是xxx……,只要拦住他们五分钟,我再给你两千块。”

    要是换个人对他这么说,司机保管不信,但对方二话不说就先付了一千块的定金,应该不是骗子吧!司机很心动,想着拦住他们又不是多大的事,遂答应了。

    很快,司机就叫了两个在附近跑车接客的朋友,一起赶过来,直接插队,挡在了沈容说的那五辆车的前面,等前方都显示绿灯了,他们还不走,处在那里。

    惹得后方五两媒体的车子不停地按喇叭,但三人愣是等到绿灯倒计时只有十来秒的时候,才开始发动车子。

    虽然后方的车子也在这个绿灯的时间内顺利过了马路,但前面已经找不到那辆法拉利了。

    在车流拥挤的市区,一旦错过,再想觅到车子的踪迹就难了,媒体气得把前方那三辆车的司机好好的问候了一番。他们不死心,越过了网约车司机,继续往前追。

    而沈容和童月这会儿已经下了法拉利。小马愁眉苦脸地看着她们:“容姐,你这样,我没法跟宣哥交代啊。”

    “放心,我会去找你家宣哥的,现在我还有点事要办。麻烦小马按照既定的计划,将车子开回我的公寓。”沈容叮嘱了一句,拉着童月就走。

    她把长发拨了下来,盖住大半张脸,下身已经换上了童月带来的半身裙和白色单鞋,平凡得跟路人没什么两样,只要不看到她的脸,就没人会发现她。

    童月被她带到另一条路上,不解地问:“容容,咱们要去哪里啊?”

    沈容笑着说:“回家拿东西啊,我可是买了不少好东西,不能便宜他们。快走,去药店买两个口罩,待会儿再买一副墨镜。

    买好了口罩和墨镜,两人打了一辆车,直奔沈家人现在住的别墅而去。

    他们现在住的一套独栋别墅,总共三层,八室三厅,还带两个书房,一个健身房和两个衣帽间。这是沈容二十岁那年,用所有积蓄买下的,当时她还很单纯,有个很美好的愿望,希望一家人都永远幸幸福福的住在一起。

    十年前的房价对比现在不要太美丽。当时她只花了差点一千万买下这套别墅,如今,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因为是人生第一套别墅,她当时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但因为她长期在外拍戏,没有多少时间在家,后来便给父母住了,沈涛兄妹本来也住这里,但这两年,两人相继谈恋爱同居,住在这儿不方便,才搬到了市区。

    因为是自己的大本营,沈容的很多东西都放在这儿。尤其是跟卢永章离婚后,她备受打击,不愿再呆在结婚后住的那套房子,又重新搬回了别墅,连带的也将她的各种首饰、证件全拿了回来。

    到了别墅门口,沈容拉下了口罩,向保安表明了身份,说自己忘了带门卡。

    她的这张脸就是通行证,保安很痛快地就将她放了进去。

    沈容拉着童月跑回别墅,将手指放在了锁上。好在,他们还没将她的指纹删掉,大门应声而开,这个点,保姆王嫂去买菜了,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快走,我们俩分头行动,你去我房间里,把我的首饰,贵重的衣服包包全塞进行李箱里,我去我爸妈的房间找一找我的各种证件。”沈容对童月说道。

    童月的心脏砰砰砰地直跳,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什么的,真是太带感了。一想到沈家人还守在医院威胁沈容,而她们已经悄悄摸回了沈家把贵重物品都带走了,童月心里就激动不已。

    她以前就来过很多次沈家,对沈容的房间非常熟悉,进去就从衣帽间右侧找到了行李箱,然后开始吧贵重的东西折叠好,塞进去,一件接一件。

    沈容去了沈爸沈妈的房间,把抽屉翻了一遍,都没找到她的那些证件。外面没有,肯定是放进保险箱了,可惜,她不知道密码。

    沈容有点泄气。没有证件太麻烦了,那么多的证件,要补办得跑不少路不说,关键是还要等好几个月,而且还有不少流程要走。她现在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得先去户口所属的街道开证明,先补办户口,再补办身份证。

    有了身份证才能挂失房产证、重新办产证和银行卡、护照等。而在户口本和身份证没办下来这段时间,她做什么都会受限。

    但事已至此,找不到也没办法。沈容不强求,蹬蹬蹬地跑上了楼。

    童月已经收拾了一箱子的衣服。沈容的很多衣服都是大牌赞助的,拿出去能卖多少钱,可不能便宜了沈家人,她专挑贵的往箱子里塞,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被她塞得满满的。

    瞧见沈容进来,她高兴地说:“我收拾好了,还有什么要带的吗?”

    沈容跑进衣帽间,掀开了挂着的长款大衣,里面露出一个镶嵌在墙壁上的保险箱。沈容将食指按了上去,保险箱提醒指纹验证通过,她再输入密码,保险箱就开了。

    这个箱子里全是她的首饰。这么多年,因为时常要走红毯、开发布会、参加的首映礼等等活动,她给自己置办了不少行头,还有合作的珠宝首饰厂商也送过一些,全放在了保险箱里,这些加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也是她除了不动产和存款以外最值钱的东西。

    沈容拉了一只小行李箱,将保险箱里所有的首饰盒子全装了进去,然后拉上拉链,对童月说:“咱们走。”

    快出门时,她忽地想起了什么,迅速跑到梳妆台前,拉开了抽屉,取出里面的一把车钥匙,蹬蹬蹬地领着童月下了楼。

    然后沈容去车库开了一辆车出来,叫上童月,飞快地开出了小区。

    而在同一时间,神通广大的媒体已经得到了消息,将这条新闻报道了出去,非常简洁,除了标题就只剩几十个字,说沈容已经回到了跟父母居住的别墅。

    简短地爆出这条新闻后,媒体马上掉转方向往这边赶。

    沈涛也从手机上看到了这个新闻,他的脸腾地变色,马上将新闻页面递到了沈爸面前。

    沈爸看到这个消息被骇得心惊肉跳。这死丫头,刚才还不肯跟他们回家呢,转眼就偷偷摸摸地回去了,莫非是回去拿东西的?

    虽然他将重要证件和房产之类的本本全锁进了保险箱里,可保不齐这死丫头会有打开的办法。越想沈爸越觉得不安全,也顾不得宣哥和叶律师了,丢下两人就往外跑。

    他一跑,沈家人失了主心骨,沈妈和沈涛兄妹也赶紧追了上去。

    一家四口坐上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打开门,冲进老两口住的主卧。沈爸打开了保险箱,看那一摞红红的产证还在,松了口气,这丫头白跑一趟了吧。

    另一边,沈妈上了三楼,走到沈容的房间,推开门,转了一圈就发现沈容的许多衣服不见了,而且安装在衣帽间里的那只保险箱大开着,发出呜呜呜的警报声。

    “老沈,老沈……”沈妈的声音都变了调,一个劲儿地喊沈爸。

    沈爸和沈涛兄妹上来看到这一幕,都骤然变了脸色。

    沈爸气得直骂人:“这吃里扒外的死丫头,竟然回来偷东西,下次见到这死丫头,我要打死她!”

    但他再怎么骂都无济于事,东西已经被沈容拿走了。

    骂咧了一会儿,沈爸悻悻然地下了楼,盯着自己卧室旁边更衣室的保险箱,犹不放心,扭头对沈涛说:“找个卖锁的来。”

    他再在保险箱外面加一把锁,看那死丫头还有没有本事打开他的保险箱。

    沈涛明白他的用意,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爸,这些证件,容容都可以申请补办,也就麻烦点而已。”

    沈爸怔了几秒,食指发抖,指着保险箱说:“你的意思是,这里面的东西都会作废?”

    沈涛苦笑着点头:“没错。而且凡是在容容名下的东西,咱们也不能变卖或者抵押。所以你拿着这些东西也没用,咱们还是跟容容好好谈谈吧,别弄得这么绝。”

    沈爸的脸就跟调色盘一样,变了又变,不甘、恼怒、记恨相交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咬牙切齿地说:“你给她打电话!”

    ***

    这厢沈容拿了东西,刚开离别墅没多远,就被狗仔发现尾随了。

    她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媒体的踪迹,勾起唇笑了。

    旁边的童月紧张死了,嗔道:“容容,你还笑得出来,你看狗仔追来了。”

    沈容耸了耸肩说:“我又不是第一次被媒体追,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她连速度都没加,依旧保持着先前的节奏开车。

    童月翻了个白眼,嘟囔道:“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沈容笑了:“那我该唤你小童子还是小月子呢?好像都不大好听,前者还以为是哪个祖师爷在呼唤童儿呢,后者吧就更别扭了,耳朵不好的很可能听成坐月子,不好不好!”

    童月气笑了:“你还有心思取笑我,哼,我看你怎么样摆脱他们!”

    沈容照旧老神在在:“放心,不用我摆脱,有人会帮忙的。”

    “谁啊?”童月不大相信,要是有人帮忙,沈容何至于老大远给她打电话。

    沈容卖了个关子:“待会儿就知道了,你见过的。”

    过了二十来分钟,童月就见到了来人。熟悉的红色法拉利,一如既往的骚包,原来是沈容的经纪人。

    正巧这一段路没什么人,宣哥让小马开车横在沈容和媒体的车子中间,然后降下车窗,取下墨镜,朝后面媒体的车子挥了挥手:“老徐,卖我个面子呗,咱们家容姐刚从医院出来,状态还不大好,得休息休息,大家帮个忙,体谅体谅,回头等容姐修整好了,我替大家争取一个采访的机会,可以吧!”

    看沈容的车子都开走了,而且今天这样,估计也采访不了沈容,老徐衡量了一番,答应了:“宣哥的话可是金科玉律,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不过现在大家都关注着沈容,我们也不能不跟啊,这样吧,我们远远的跟着,保证不打扰沈容,就拍几张照片,这总可以吧!”

    宣哥比了个ok的手势:“行,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他让小马重新发动车子,追上了沈容。

    沈容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后面跟上来的法拉利,对童月说:“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用。”

    童月把手机递给她。

    她输入了宣哥的号码,拨了过去:“给我找个住的地方,钱不是问题,唯一的要求保密性好,安全性好!”

    “公寓不住了?”宣哥问道。

    沈容在市区有一套公寓,保密性、安全性都很好,以前工作忙,来不及回别墅,她就会去公寓休息。

    但现在沈容不会回公寓,因为以前沈妈偶尔会给她送一些煲的汤之类的,有那套公寓的钥匙。

    所以她干脆利落地说:“不去,找好了,发给我。”

    宣哥办事的速度一流,十分钟后就搞定了房子,把地址发到了童月的手机上。

    沈容直接把车子开去了新地址。这是一处高档小区,小区里有别墅和洋房,绿化、安保都非常好。

    宣哥找的房子是一套四室两厅的洋房,装修完善,还没住过人。

    沈容看了很满意,终于给了宣哥一个笑脸:“麻烦你了。”

    “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宣哥笑着说,沈容不提过去的事,他也不提,转而说,“你对小薛要是不大满意,我就给你换个助理。”

    沈容挑眉:“你说呢?”

    她不信,依宣哥的精明和在圈子里的人脉,他会不知道小薛究竟做过什么,就算以前不知道,在她把小薛给赶下车时,他应该也已经清楚了。

    宣哥发现沈容真是越来越难缠了,摊了摊手:“ok,我的错,我的疏忽,我给你换个尽责又嘴严,保你满意的助理。”

    沈容点头,伸了个懒腰,下了逐客令:“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想休息一会儿,有什么行程或者活动,你明天可以拿过来我看看。”

    宣哥有点诧异沈容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试探地问道:“你不再休息休息?”

    沈容回头看他:“趁热打铁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

    她以被精神病人的身份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虽然掀起了不小的热度,但这热度都是暂时的。大众和媒体都非常善忘,而且每天都有博人眼球的新闻,如果她不利用这热度做点什么,将这热度转化为实质性的好处,大众很快就会遗忘她。

    她现在的“名气”只会是昙花一现。娱乐圈从不缺人,也不会等谁。

    宣哥见她头脑如此清醒,非常满意,拍了一下手:“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他走后,屋子里只剩下了童月和沈容。

    两个好朋友,总算有空坐下来好好说说话了。

    童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拿起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嘴里也没停着:“你真的要重返娱乐圈啊?要不要跟我去日本?”

    “不用,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放心,现在的我有一颗比钻石还硬的心,风雨不侵。”沈容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然后埋头开始整理她拖出来的那个小箱子。

    她将这些首饰整理了一遍,只留下了几个有特别纪念意义的,其他的全推给了童月。

    童月紧紧抱住抱枕:“干嘛,我富贵不能淫的!”

    沈容白了她一眼:“想哪儿呢?我让你给我拿去卖了,或者当给当铺,算了,找你,你也没渠道啊,一事不烦二主,我找宣哥。来,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用。”

    沈容又给宣哥打了个电话过去:“我有一批首饰想处理,你有没有什么好渠道?”

    “交给我吧。”宣哥满口答应了。

    但等他给沈容买了新手机送上门后,看到那一小箱子的首饰就后悔了:“你这是要把所有的家当都要抛了啊,不怕人说你沈容穷得要卖首饰了?”

    沈容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本来就是啊,谁不知道我的银行卡、存折、身份证都被扣了,身无分文地被扫地出门。”

    宣哥:得,沈容这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他认命地关上了箱子:“等我的消息。”

    “你快点啊,我急用钱。”沈容把他送到门口,还催促了一句。

    宣哥彻底无语了,他问:“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沈容眨了眨眼:“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是我的秘密。”

    说完,她朝宣哥挥了挥手,关上门往屋子里走去,进了客厅就看到童月在接电话,语气很冲。

    沈容挑了挑眉,一走近就听她说:“没什么好谈的,你们什么时候把容容的身份证件、银行卡之类的还给她?”

    “我来!”沈容用唇形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然后接过手机,淡淡地对沈涛道,“你们想跟我谈什么?”

    被打断话的沈涛听那边是沈容,顿了一下,说道:“容容,咱们到底是一家人,闹成这样没必要。我劝过爸了,你回家,咱们好好商量,他答应把你的身份证还给你!”

    “你们想要什么?”沈容不上当,直奔主题。

    沈涛一噎,不知道说什么好。旁边的沈爸见了,夺过手机对沈容说:“把别墅转让给我,我就把你的所有证件都还给你。”

    沈容讽刺地说:“你知道那套别墅多少钱吗?好几千万呢,啧啧,你们上嘴唇下嘴唇一磕就想白得几千万,有这么好的事吗?行了,咱们没什么好谈的,我的证件你们爱扣就扣,至于别墅嘛,你们爱住就住,我不会赶你们走的。”

    说完,把手机给了童月。

    童月仰起头看着沈容问道:“真要便宜他们,把那套别墅让给他们住啊?”

    沈容冷哼道:“住,怎么不让他们住,他们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就看他们消受得起不了。我哥和我妹都不过是普通工作,一个月也就万把块,两个人还都有了对象,要谈恋爱,要结婚,花钱的地方多了去,能拿多少回家给我爸妈?不问他们要就是好的了。”

    “我那套别墅好几百平米,门前还有个小花园,一个月光是物业费都好几千,还有水电费,保姆王嫂的费用。而且别墅里的水晶灯、沙发套、墙纸等等也需要定期维护,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有冬天的取暖费,那么大的面积,费用可不低。别墅小区里只有一个超市,里面的东西质量很好,但价格也非常贵,附近又没菜市场,以后他们光吃顿菜都要心疼死!不是想要别墅嘛?我看他们住不住得起!”

    童月默默算了一下,不说别墅的保养费用,光水电、物业网费、取暖费、保姆工资,零零总总加起来,至少也得一两万。还有一家人的生活费,人情往来等等,加起来,铁定得往两万以上跑。如果不请保姆,倒是能省几千块,可天天打扫那么大的房子就不是一项简单轻松的工作。

    沈家父母自从沈容成名之后就提前退休了,沈妈已经领退休金了,但只有两三千块,沈爸还要等两三年,但估计也只有三四千块。

    也就是说,失去了沈容的经济支持,他们恐怕得把四个人的收入都加起来才能勉强住得起这套别墅。

    这套别墅对他们来说,迟早会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童月竖起了大拇指:“这招高,我迫不及待想看到他们后悔的嘴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采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菲 90瓶;heihei 79瓶;风铃草 56瓶;jia丢丢 50瓶;笑开颜 30瓶;笙汲. 20瓶;苏白 19瓶;瑜、25807478、28979085、那米、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10瓶;番茄炒鸭蛋、安然silent 5瓶;凡凡和默默 4瓶;一一 3瓶;长安忆、群英街道小吴、枫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