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怂怂[快穿] > 103、圈中戏精(八)
    新经纪人安慰他:“没事。斐雪松连个正儿八经的演员还算不上, 和你比试镜,那才是自取其辱呢——哪怕多了这一道程序, 角色也肯定是咱们的。”

    陆由心中稍稍舒坦了些,抿着嘴未吭声。

    这一句话说的有理。斐雪松和他不一样,既不是科班出身,也没什么基础。……演技这东西, 可不是平常随便说说就能有的。

    他骤然又升起了信心,伸手整了整自己的头发, 站起身来。

    新经纪人给他带着路, 把他带到试镜场地去。剧组的几个导演都坐在桌子后头,中间一块地空空荡荡, 什么道具也没有,杜云停手中拿着薄薄几张纸, 已经在看剧本。

    导演低头看了眼表,声音提高了些, 说:“来,斐雪松是吧?先准备——”

    他其实并不看好, 一个经纪人跑剧组里头来试镜, 这简直是胡闹!

    偏偏顾氏集团专门派的人和他对接, 还自带投资, 导演就算是再看不上这经纪人, 也不至于和钱过不去。有了这笔钱,他还能把特效做的再好一点,能把五毛特效升级成一块的。

    冲着这, 他看杜云停的目光都像在看一颗摇钱树。

    陆由也站在了旁边,静悄悄看着。按道理来说,同样参与试镜的演员并不应当在现场,可统共只有他们两个,工作人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在一旁看热闹。

    杜云停酝酿了下,找到状态。

    等他再抬起头时,周身气质都变了——方才看着还只是轻灵的小伙子这会儿从头到脚都透出脆弱感来,还带着点纯真,好像真是枝细细的、沾了露水的花枝,在河岸边上微微摇曳着。

    他脚下的步子也是乱的,由于清瘦,腰间的腰带系的格外紧,几乎只剩下一道玉色的剪影。

    梨花带雨,怆然欲泣。

    导演动作微微一顿,紧接着坐直了。不止他,场中其他人的神情也多少有些诧异——他们简直像是看见了朵真的白莲花,活的,雪白雪白的那种!

    但这白莲花婊的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还透着股子可爱。工作人员想了想,将其归结于脸。

    脸长得好,恨都恨不起来。

    导演身子越来越前倾,几乎要拍案叫绝。他猛地一拍手,对这段表演赞不绝口,“好,不错!我还没有见过能把这个角色诠释的这么完美的!简直是本色出演!”

    7777心想,可不是……

    也就这种角色杜怂怂最有把握了,毕竟他自己在顾先生面前装小白花都装了多少世了。

    光是那一点又纯又浪的功夫,拿出来都足够把渣攻比下去的。

    导演目光炽热,虽然不曾当众宣布决定,可谁都能看出来他到底有多欣赏。他也不让杜云停离开,就让他在旁边站着,随即喊陆由上来表演。

    新经纪人可没看出刚才那段表演的半点好,伸手轻轻推了把陆由,叫他:“该你了。你也上去演一段,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演戏!”

    陆由从这一推中回过神,脸色却并不像磊哥想象的那么好看。新经纪人看着他这会儿阴沉的能滴下水的脸,迟疑道:“……陆由?”

    陆由总算有了反应,上前接过了他的试镜剧本。

    同样的戏。

    他并没感到欣喜,相反,一颗心都直直沉了下来。

    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斐雪松诠释的很好——怎么会诠释的那么好!

    这东西多少都有点先入为主,有了珠玉在前,他要是还想出彩……

    他微微吸了一口气,额角竟然有些渗汗。

    “陆由?”导演问他,“准备好了吗?”

    “……”陆由恍然回神,这才意识到,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而他甚至都没有研究剧本,只投入在斐雪松带给他的压力里。这压力让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根本不被人正眼相看的十八线,在第二次见面时,斐雪松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那是怎样的耻辱?陆由现在又一次感受到了。

    他毫无退路,只能被赶着上了架,在无人注意的地方,指尖却微微有些颤抖。

    他想象着自己就是剧中人物,那样的楚楚可怜,那样的委屈——

    导演猛地皱起了眉,场中的其他人也一怔,随即诧异地对看了眼。

    有工作人员小声说:“怎么回事?”

    “和刚才的……”

    导演脸色一下子肃穆下来,并未打断,只是紧紧盯着中间的试镜演员。陆由慢慢找到了感觉,越演越自如,好像自己真是剧本里活过来的人物,举手投足都是戏。他抿紧了嘴唇,露出苍白的脖颈,仿佛自己真的站在高台上,随时可能从上头一跃而下。

    演完之后,他心中安定了不少。虽然斐雪松的确演的不错,可他应该也不会差——就刚刚那一段,陆由还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入戏过。

    他抬起眼,正正撞上了导演的目光。导演盯着他,目光里似有深思。

    陆由忽然微微一哆嗦,他侧过头,发现斐雪松的脸上居然在笑。

    那笑把他的最后一道防线也给击垮了,他整个人都颤起来,不得不并拢了双腿。磊哥没看出什么问题,还在旁边给他鼓掌,问:“张导,您觉得怎么样?”

    导演看了眼他,往后微微一靠。

    “演的不错。”

    陆由吐出一口气,放心了些。

    导演话锋一转,“但是——”

    他严厉地盯着陆由,问:“陆由,你知道你刚刚完全在照搬前一位试镜演员的表演吗?”

    陆由一愣,随即下意识反驳道:“怎么可能……”

    他本能地以为导演在开玩笑。可场地里陆陆续续响起了工作人员的应和声,分明都是赞同的。

    “就是,除了人不一样,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这简直是复制下来的,没有半点区别。”

    “虽然说是表演,可也不能这么copy吧?”

    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响,陆由头嗡嗡作响,新经纪人不敢相信,又往前走了几步,满脸堆笑。

    “是不是张导看错了?我们陆由可是科班毕业出身,但斐雪松之前只是个学传媒的……”

    “传媒又怎么了?”张导并不吃他这一套,“只要是能演的好,那就是好演员,跟学了什么没关系。”

    磊哥心里头突突狂跳,隐约感觉这个角色恐怕是抓不住了。他还不肯放弃,仍然对着张导道:“要不这样,您再考虑考虑,您看我们陆由,多么大的流量——”

    导演阴沉着脸不回答这话,反倒有两个工作人员上前来,客客气气请两位演员出去。磊哥想再多说句话也说不成,硬是被领着离开了试镜场地,到了等候室。

    等候室只有一间,俩演员还得待在同一个房间里。磊哥对杜云停半点都没有好脸色,阴阳怪气说了一通,又去安慰自家艺人,“肯定没问题。他们不考虑演技,也得考虑粉丝买不买账!”

    陆由半点都没被这样虚假的话安慰到。他不知道粉丝会不会买账,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怕是拿不到这个角色了。

    他垂着头,一声也不吭,只是双手攥的紧了些。他喉咙这么干渴,新经纪人也不曾想着给他倒杯水,只一个劲儿站在身边絮叨,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陆由忽然有些想念斐雪松。倘若斐雪松仍是他的经纪人,绝不会现场威胁导演让他难堪,更不会在出来后还对他说这些。斐雪松只会严厉地指出他的毛病,要求他时时刻刻做一个完美的艺人,从头武装到脚,甚至武装到大脑——

    然后告诉他,他下一次一定会更好。

    陆由使劲儿闭了闭眼,终于意识到自己走了一步错棋。

    他太急着向斐雪松证明,自己已经强过他、赢过他了——以至于都忘了,一个优秀的团队,对于艺人来说,是多可遇不可求。

    现在他身边围绕着的,只有一群蠢货。

    二十分钟后,工作人员重新将他们请了回去。导演表情轻松,只是看一下那张脸上这会儿神采奕奕的状态,陆由就知道了答案。

    他几乎是自取其辱,却又自虐一样动不了脚,硬生生站在这里。

    导演夸了他们两人,随后上前拥抱了他选中的那一个。

    “合作愉快,”他笑道,“我非常期待——你一定会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是斐雪松。

    陆由还从没像今日这么难堪过,他甚至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抬眼看了看这会儿的前经纪人。

    笑的多开心。

    这个人——

    为什么还没有去死呢?

    陆由连妆也没卸,大步朝外走去。他身后忽然有人叫他,不是磊哥尖锐的声音,扭头才看见,居然是前经纪人。

    前经纪人也仍旧穿着戏服,白袍翩翩,被风吹荡起来。

    陆由停住脚步,问他:“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当然!

    怂怂几乎要脱口而出,又按捺下去,仍旧笑着,“怎么会。”

    陆由沉着脸,一言不发又迈动步子。杜云停声音提高了些,说:“我是作为把你带出来的经纪人,给你最后一个忠告。”

    “——永远不要和蠢货为伍,”他唇角勾起来,“要是你明白的话。”

    除非你自己也是蠢货。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从这个角度看来,陆由和星耀真是配极了。

    陆由越走越快,钻进自己的保姆车里。磊哥也急匆匆追上来了,由于今天这一出超乎想象的闹剧,还有些气急败坏,“什么剧组!这样的剧,不演算了……还配不上咱家的咖位,还是个男配……”

    他一扭头,对上了艺人的目光。那目光和平日里不一样,透着股狠意,让经纪人心里猛地一打颤。

    “陆由?”他问,“……你怎么了?”

    陆由顿了顿,重新将目光移开。

    “没事。”

    ……斐雪松说得对。

    他不能再把自己交给这样的蠢货了。

    -------

    杜云停拿了角色,第一个想法是和顾先生嘚瑟。

    他打通电话,刚准备分享消息,就听那边的男人淡淡说:“恭喜。”

    杜云停:“……”

    也是,老攻肯定早就知道了。

    他也没失望,脚在地上碾来碾去,碾的一根小草摩擦着地面,渗出了点汁水。杜云停自己的声音也软的能滴出汁水来,问:“顾总吃过饭了吗?”

    顾黎还在办公室里,回答:“没有。”

    那头的青年朝他抛过来橄榄枝,羞答答的,“我可以邀请顾总一起吗?您今晚有没有应酬?”

    旁边站着的秘书指着日程表,向老总示意,有的。

    顾黎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去,道:“没有。”

    秘书的眼睛差点儿瞪脱眶。

    不是,这哪儿叫没有?

    今天晚上有两个说好了要去的酒席啊!

    她的手就指在上头,顾黎分明看见了,却仍旧对着手机道:“你定。”

    秘书:“……”

    她默默地收起了日程本,看严肃的新老板把桌上文件一推,吩咐,“还有什么要做的,半小时之内送过来。”

    他要赶时间。

    这头的杜云停得了“你定”的回复,头都要秃,在车上将市里有名的餐厅研究了个遍。

    可是都没特色,人也多。

    7777:【人多?】

    杜云停翻着手机,解释,【会有人认出我。】

    7777为他的自信吃惊。

    【你会不会想太多?】

    现在还不是明星呢。

    杜怂怂幽幽道:【不是。我是怕被泼硫酸……】

    他本是没有身为公众人物的自觉的,但陆由的粉丝多,其中难免有偏激的死忠粉。指不定这会儿角落里就有认定是他害了陆由的anti呢,在这种情况下出去,冒的风险太大。

    他摸着自己的脸,感叹:【主要是怕毁了我这张如花似玉的脸。】

    他以后要靠这个吃饭的。

    7777:【……】

    外出吃饭被否了,杜云停准备在家里做顿大的。他这句话出来后,7777摆明了不信,宿主往常在任务世界里基本上不下厨,偶尔炒两次菜,还都是简单的家常菜。

    做顿能吃的,它信;做顿大餐,它完全不信。

    宿主都不像是有那个脑子的人。

    杜云停为它的不相信痛心疾首,指责它一点都没有父子之情。

    系统呵呵他一脸。

    哪儿来的父子?

    杜云停信心满满让人买回了菜,在家里开了火,又像模像样往腰上系了围裙。挺久没有下厨过,他的确不太熟练了,把切好的青菜往锅里放时手一抖,差点儿都扔出锅外去。

    7777:【……】

    年纪轻轻,就像得了帕金森。

    老了可怎么办?

    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杜云停折腾出来了四个菜,全都是家常菜色,没有一个是他说的场面菜。7777问他:【说好的大餐呢?】

    杜云停嘿嘿笑,【马上。】

    7777:【……】

    它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杜怂怂舔了舔嘴唇,谄媚地喊:【二十八,小六子,我最最亲爱的小六子……】

    系统要是有人形,这会儿鸡皮疙瘩能全掉锅里。杜怂怂讨好地说:【你送我一道菜呗?】

    系统难以相信,他居然把送一道菜说的这么理所当然。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你有积分。】

    杜云停说:【那是要攒下来换和谐膏的。】

    需求量太大,更别说他还想再换几张毛茸茸卡,没事薅自己玩。

    再加上回家的那520点,杜云停简直是个乞丐,想买的和手头有的积分完全不匹配。

    7777:【……你居然还想着兑毛茸茸?】

    这到底是什么宿主,欠债也要撸毛?

    杜云停遗憾地说:【落后的社会生产力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之间存在矛盾啊。】

    系统才不纵着他,一口回绝,【不送。】

    杜怂怂眯起眼。

    【真的?】

    【真的。】

    杜怂怂:【那成吧。】

    这么轻易就放弃,系统警惕心更盛。

    杜怂怂摸着下巴,【那我就只有再送我的意识流小火车出道了。】

    7777:【???】

    7777:【!!!】

    晚八点,顾黎到了门口,敲响了门。

    斐雪松住的是高档小区,他父母都在国外,家中只有他一人,每周有保洁过来帮着打扫。杜云停听见门铃声,一溜小跑着过去开了门,顾黎看向他时,他还围着小黄鸭的围裙,一头小白毛又软又乖。

    系统刚刚受了新的熏陶,这会儿正抱着思想道德课本嚎啕。杜云停也不理它,只顾眼睛亮晶晶望着男人。

    顾黎的目光在他被系着的细细一截腰上额外停留了一会儿,这才掀起眼皮。

    “自己做?”

    青年答应了声,给他找出一双新拖鞋,和他自己脚上那双是配套的。一黑一白,上头还耷拉着俩粉白的兔子耳朵。

    顾黎还没穿过比这更不符合他气质的东西,冷静地把脚塞进软乎的毛拖鞋里。

    他从刚进门时,就闻到了香气。那香气浓重极了,几乎是强制性地往人鼻子里钻,顾黎从未闻到过比这更霸道的食物味道,走到餐厅才发现,是从一个汤罐子里冒出来的香气。

    那里头也不知炖的是什么,汤汁都成了乳白色,有细小的肉块浮浮沉沉,由于时间久了,边缘已然成了半透明的,几乎要化掉。

    桌上点燃了三支红蜡烛,大灯被灭了,只有盈盈的烛光和着昏黄的壁灯,气氛恰到好处。

    顾黎抿了口汤,鲜味在他嘴里爆开了。他眉头慢慢松开,整整衣领,问:“是什么?”

    对面青年说:“龙精凤髓。”

    男人以为他在说笑,薄唇一抿,“孩子气。”

    杜怂怂:“……”

    他和7777委屈地说:【真是龙精凤髓,没说错啊。】

    7777响亮地呜咽一声,更深地埋头于书籍之中,妄图靠书本来拯救自己越来越不健康的心灵。

    洗涤灵魂!

    杯子里还倒了点香槟酒,搭配的恰到好处。杜云停盯着男人微微扬起头时的喉结,有点心猿意马。

    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酒是色媒人……

    只可惜顾先生酒品相当好,酒量也不错,压根儿不会干酒后的那种糊涂事。

    杜云停只好另谋主意。他站起身,跑去厨房看另一道猪脚汤是不是炖好了,他感觉自己确切需要补补胶原蛋白。

    往锅里倒到一半,忽然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男人越走越近,呼吸压抑的很低,沉沉的,像是头在觅食的狼。

    头颅靠在了杜云停肩上,顾黎眯了眯眼,控制不住地去咬他颈侧的嫩肉。牙尖叼着一点皮肉,厮磨。

    杜云停被咬的有点疼,扭过头想问顾先生在干什么,却被这会儿男人的表情吓了一大跳——顾先生眼睛里全是他熟悉的那种暗芒,写满了灌他可乐的渴望。

    杜怂怂:“……”

    杜怂怂咽了口唾沫,目光飞快地往下一移。

    卧槽,他腿一下子就软了——这可乐瓶子装的有点满吧?包装都快爆了。

    他动动嘴唇,隐约感觉不对,喊:“顾总……”

    男人没有回应,只一下下在他颈侧吐着气。气息全是滚烫的,像是一团火从衣领里滚进去,把人点燃了。

    杜云停难得头皮发麻,他还是第一次见男人这个状态,跟要变身了一样。

    可问题是顾先生的可乐本来就很厉害了,再进化能变成什么?——可乐侠吗!

    他吓得大叫:【二十八!二十八!!!】

    你快出来看看,顾先生怎么眼睛都变红了!

    7777电子音还带着鼻音,没从刚才嚎啕的余韵中缓过来,【我以为你知道。】

    杜云停惶恐,知道什么?

    【龙精。】7777慢吞吞强调重点,【那是龙精炖的。】

    杜怂怂:【……】

    杜怂怂这会儿被男人轻而易举抱了起来,跟拎鸡崽子一样放在了料理台上。料理台挺大,顾黎手一挥,碗筷砸落了一地,但他把青年放上去的动作却很轻柔,不容拒绝地分开青年两条腿,挤进去,伸手去解他围裙的系带。

    杜怂怂:【……你不会是想告诉我,那玩意儿还有点别的作用吧?】

    7777想了想。

    【也还好。】

    杜云停松了口气。

    【也就强于你们所说的伟-哥个□□十倍吧。】

    【!!!】

    杜云停想起来了,那一锅龙精凤髓,他半滴都没舍得喝,全盛给男人了。

    卧槽——这得是多少倍?

    7777:【放松点,说不定待会儿顾先生能喷火呢。】

    如果喝的多了,说不定可乐还能抽中买一赠一。

    毕竟龙都是附带着俩的。

    【……】

    杜云停腿肚子抽筋了。

    这让他怎么放松?他怕不是要死这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顾先生:买一增一。

    怂怂:……拒绝!我拒绝!!!

    ---------

    怂怂日常翻车系列。

    决定了下一个世界写什么了,鬼夫,一进来就和自家鬼老攻拜堂成亲,分享同一张床,动不动就感觉凉-风贯穿身体。

    贼刺激,想想都替怂怂开心。

    虽然他可能不开心……

    但我开心就行(*^▽^*)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nic、alicesnape2、百里夏明、29474923、小鱼儿、渊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d、咿呀是喵喵呀!、哈喽 20瓶;望月舞木、夜泠枫、miumiu 10瓶;墨司、干了这根辣黄瓜 6瓶;6769 4瓶;alicesnape2、玛丽奥炖蘑菇 2瓶;咔嚓咔嚓、xy、韶光、小边的对象、fusrusgskoy、幽悠优游、小四、喵薄荷、电臀小柯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