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土门康辉?”

    今天从早上开始, 天气就阴沉沉的,一看就要下雨,可偏偏,拖到现在就是下不下来,叫人看了就心焦。

    “命令不是从我这边发出来的,是任务还是生意?”

    但要说是生意的话, 动用琴酒这个级别的高层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

    “朗姆发到我邮箱中的, 所谓的一个小忙。”

    琴酒的面无表情地取下扎着头发的发圈, 大手在长发中顺了顺, 然后扣上黑礼帽。

    “他不是掌管着墨西哥那边吗, 还把手伸到这里来,未免太多事了。”

    月见语气不快, 但还是找了一把梳子上前, 把男子之前因为随便扎着所以显得有点毛躁的发梢顺了顺。

    在组织还不知道‘那位先生’换人的情况下,他也没有贸然对各个高层的负责区域动手。理论上来说,朗姆可以要求琴酒去墨西哥杀人, 但却不应该让他在日国解决这个参选的议员。

    毕竟组织中的高层都知道,日国是那位先生留给琴酒的地方。

    “无所谓,临死之前让他再疯狂一把。”

    说到这里, 琴酒的脸上露出一个绝对称不上良善的可怖笑容, 配合帽檐打下的阴影,分分钟可以直接去演恐怖片。

    “要知道,人死了之后,可没有活着的时候那么轻松。”

    ……啊, 对,墨西哥在北美来着。死了之后,灵魂归琴酒管。

    “不过,动这个人对你没有影响吗?”

    给朗姆判了死刑之后,琴酒若无其事地将话题转换到他发过来的任务之上。

    “我?哦,阵哥你是指宇佐见家吗?嗯,这个人没关系的,可以随意哦!”

    土门康辉并不是宇佐见家族的扶持对象,不是因为这个人的刚直的个性,而是他的主张基本上和宇佐见这样的财阀没有太多的关系。

    所以,如果这人因为意外落选的话,喜闻乐见。反过来说,如果任务没成功,他成功当选,对月见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想起来了,土门康辉主张大力打击犯罪,清扫地下社会。原来如此,是影响到墨西哥那边的‘生意’了?”

    至于墨西哥那边的什么生意,这几乎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组织正是借着那个国家的混乱,成功地在哪里生根发芽。

    如果说,在美国,组织采用的是资本开道的做法。那么在这个灼热的国家,使用的就是所有做非法生意的‘生意人’常用的,枪/支加‘献金’,数年扶持白手套,这样经典但是百试不爽的套路。

    “这个国家年轻人消费的dupin每年都在增长,所以土门康辉的强硬主张才会得到了那么多民众的支持,朗姆会想办法除掉他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顺便,还能在琴酒的地盘上插一把手,何乐而不为呢?

    月见都不用思考,就能猜得到对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毕竟,等琴酒从清理人的位置上退下去之后,他可就没有立场去下命令了。

    同样是组织在某个国家的负责人,即使朗姆自诩地位仅次于那位先生,理论上他们都是平级的。

    他将目光投向正在习惯性地检查武器的琴酒身上,即使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随身携带武器却已经成为了习惯,一时间难以改掉。

    接收到了来自身后的灼灼目光,琴酒头也不抬,将保养好的伯莱/塔装了回去,手一翻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我准备全权交给基尔执行。”

    “哎?”

    不同于一瞬间就想通了各种缘由的月见,骤然接到了这个任务的水无怜奈不禁一怔,露出意外的表情。

    “怎么,做不到吗?”

    小鬼不在身边,不用再顾忌什么的琴酒点起一根烟,似嘲讽似激将地说。

    “……怎么会。”

    对上那银色刘海后面的冷冽的目光,代号基尔,真实身份为cia派进组织的卧底的水无怜奈心生一凛,连忙装作强忍着兴奋的样子,回答。

    当然要兴奋了,这些被琴酒带来日国的组织成员,基本上都是他的手下。他们彼此之间可能不是很熟悉,但是对这个人见人怕堪称鬼见愁的顶头上司还是有一点知道的。

    对自己的计划控制欲相当强烈,决定绝不容许他人反驳。而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久而久之,众人也就习惯了听从他的指挥。

    但是今天,这个控制狂居然突如其来地说出这样的话,可见组织里头的小道消息也不是一点真实度都没有。

    琴酒很有可能要从清理人这个位置上退下来,成为组织真正的高层,也就是管理层。

    是的,一般来说,有代号都能算得上是组织高层了。但是,高层和高层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最明显的,就是权限的不同。

    这一点和官方机构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不同的级别能够接触不同权限,接受到的消息也有区别。不过,不一样的是,组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或者说,做得太好了。

    酒名作为代号算是组织的特色,但是这些代号除了当做名字使用,基本上并不能以它们本身的意义去推测使用它们的人在组织中的地位。

    就比如琴酒,作为世界名酒之一,地位并不低。但是gin这个人也是一步步才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而不是到了这个位置之后,才被授予琴酒这个代号。

    一个成员能得到的信息的多少,除了要看这个人本身的能力之外,还要看‘那位先生’愿意给他开放多少的权限。

    所以,即使水无怜奈在组织中卧底到现在,甚至可以说从她的父辈就开始卧底了,但是他们依旧没能弄清楚,不同的成员拥有什么样的权限。

    这给他们、或者说所有的卧底带去了极大的阻碍。这一点,就算是被称为情报人员、尤其擅长收集信息的安室透来说,也是一样的。

    只要坐在总控制室的‘那位先生’——当然现在是月见——愿意,他们就不能从组织的电脑中得到想要的信息。

    很多卧底就是死在了这一个致命的条件上。

    这也是安室透至今耿耿于怀的一点,当初他的同伴,代号苏格兰威士忌的诸伏景光就是被人发现了是卧底尤不自知,甚至作为同期的安室透都被隐瞒了信息。

    最后安室透能够及时赶到,还是平时和他处的还算不错的一个成员借着喝酒的机会小心地提醒了他一句,让他那段时间尽量不要一个人,他才惊觉诸伏景光被组织发现了卧底身份。

    可惜,最终他依旧没能成功将人救下来。

    而和普通拥有代号的高层不一样的,就是管理着一个区域,在那个区域内拥有全部权利的成员,这些人被称为真正的高层。

    其中,以掌握一个国家的地下社会为最顶尖的那一戳。

    这部分人,不包括金字塔顶端的‘那位先生’,至今不超过五人。现在,琴酒即将变成第六个。

    否则,他不会将任务分配下去,一幅明摆着要开始选择下一任清理人的样子。

    努力不去听自己胸腔中心脏砰砰砰直乱跳的声音,盯着基安蒂灼灼地差点没办法烧穿的目光,基尔不自觉地压低声音。

    “目标呢?”

    “已经发到你的手机上了。”

    感受着这个安全屋中所有人速率不一的血液流动速度,琴酒百无聊赖地掐灭手中的烟。

    “除了我之外,这个安全屋里的人你可以随便使用。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在选举之前,我们要看到土门康辉的尸体,明白吗?”

    “咦,我明明是来休假的,把我算上也太狡猾了一些。”

    还没等急脾气的基安蒂出声,靠着壁炉晃着酒杯,一直置身事外仿佛在欣赏晶莹酒液的贝尔摩德率先开口抗议。

    虽然口气柔软,听着没有多少的力度。

    “什么时候组织有休假那种可笑的东西了?”

    琴酒冷笑一声,很想切开这个女人的血管,看看里面流淌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心思已经不纯了,当初赤井秀一在的时候,就对那家伙若即若离,不用猜都知道,这是抱着不可能的期望呢!

    银色子弹这个说法,最早也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早知道就不掺和了。”

    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贝尔摩德仰起头,将只留下一个底的金黄色酒液一饮而尽。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

    面对水无怜奈的招呼,她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算是默认。

    同样的,看见贝尔摩德吃瘪就高兴的基安蒂难得没有发表什么反对意见,和本来就沉默、不爱说话的科恩一前一后离开了安全屋。

    他们是狙击手,无论计划怎么安排,不出意外的话要么是暗杀主力要么是最后的保险,这段时间增加模拟训练是不可避免的。

    水无怜奈就在两个狙击手离开几分钟后,从安全屋中走出。

    这时候她的心情无比的纠结,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完成这个任务,去争那个‘清理人’的位置。这个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可以说,只要她成功地当上了清理人,过不了多久,cia就能根据她给出的信息让组织遭受重创。

    即使对不同成员之间拥有的权限高低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琴酒的权限一定非常高,不在据称二把手的朗姆之下。

    甚至很有可能,仅次于boss!

    当然,就算成功的拿到了这个位置也并不意味着能够走到琴酒的高度,但是对于水无怜奈现在的级别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容错过的质变。

    然而,感情上,她却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如果是别的cia,可能就没有她现在的纠结了吧!水无怜奈面无表情地想。

    从她祖父辈开始,他们一家就是美籍日裔,理论上来说,就是一个不扯不扣的美国人。否则,也没法通过审查,成为cia的一员。

    但是……

    早在她的父亲为了保护她而牺牲的那次事件中学乖了的水无怜奈没敢叹气,但是垂着眼睑的样子却可以看得出她内心天人交加。

    打开公寓的房门,水无怜奈扔开钥匙,走进浴室从上到下快速又彻底地洗了个澡,将换下来的衣物全部扔进洗衣机,这才放松地浑身瘫在沙发上。

    即便如此,她还是打开了电视机,弄出能够遮掩自己动静的声音来——曾经的那件事情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刻了,每一次和组织的人碰面回来,她总会疑心疑鬼地觉得自己身上被撞上了窃听器。

    所有准备做完,她这才有心继续考虑这个尤为重要的问题。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琴酒这个人。

    现实是,即使她成功地完成了这一次的任务,按照琴酒的个性也不可能那么快地就定下人选。后续的任务很有可能更加的艰难,时时刻刻地拷问她的内心。

    让她怀疑,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是不是值得。

    所以说,卧底终究是一条难以回归的路。

    该怎么办呢?

    她仰着脸,盯着天花板,一时间难以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笑看卧底左右为难,琴爷真坏,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易、书瘾重度患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粽子 80瓶;流火 14瓶;幽冥眼泪 10瓶;落英缤纷、贵族大小姐、今天依旧在酒厂卧底中、君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