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冷帝宠后 > 第一百零九章 渔村
    轩辕熠嗯了一声,给凤凌曦夹了一块肉,“流云去查了,过两天就会有消息了。”

    凤凌曦颔首,吃了一口肉,“果然,种族里,没哪个是简单的!”说罢顿了顿,道:“花族和狐族会不会也参与了吧?”

    轩辕熠摇头,“这个不知道。”

    凤凌曦哦了一声,其实内心里,觉得花族和狐族不像是那样的,而且白茜茜和他们关系不错,所以不希望他们也在里面。

    轩辕熠摸了摸她的头,“不要多想。”

    “哦。”凤凌曦一笑,继续吃饭。

    用完膳,轩辕熠继续去御书房处理奏折,凤凌曦则是午休。

    ---------------------------------------------------------------------------

    黎镜皇宫,凤瑾熙在御书房,看着手里的消息,微微皱眉,而后抬头看着一边软榻上的轩辕婧,“婧儿,麟夙那边出事儿了。”

    “怎么了?”轩辕婧坐起身来。

    凤瑾熙走了过去,将纸笺递给了轩辕婧,“虎族也参与了进来。”

    轩辕婧看完后嗤笑了一声,“还真是,和以前相差无几呢!”

    凤瑾熙宠溺地笑了笑,“婧儿,这次也许不一样呢!花族和狐族似乎没那么多心思。”

    轩辕婧想到了白茜茜和花千夜,点点头道:“好像是。”

    “熠已经让流云去查了。”凤瑾熙又道,“不过......”

    “不过什么?”轩辕婧眨眨眼,好奇地看着凤瑾熙。

    凤瑾熙想了想,微微皱眉,“渔村那个地方,距离皇城很远,靠海,在那里杀人,似乎有些奇怪。”

    轩辕婧点点头,“难不成渔村那里有什么让他们不得不在那边?又或者是故意将人引过去,埋伏他们?”

    话落,凤瑾熙觉得很有可能,不过,“倒是不担心,流云足够对付了,就怕他们来阴的。”

    轩辕婧想到这一点有些不悦,“说起来,我倒是想到了蝶族,你觉得蝶族安分吗?”

    凤瑾熙意味不明地轻扯嘴角,“婧儿不是有答案了吗?”

    轩辕婧也笑了,“哎!真是心有灵犀啊!”

    凤瑾熙宠溺地笑了笑,“对了,我让人找了一个月,只有海边还没有找过,我想应该是在那边了。”

    轩辕婧点头,“嗯,倒是很有可能。”说罢,轩辕婧灵光一闪,“瑾熙,你说他们是不是也在找?”

    凤瑾熙闻言微惊,眼眸深沉起来,“如果真是如此,还真是小看了这些人了!”

    轩辕婧便催促凤瑾熙道:“瑾熙,你赶紧给皇兄说一声,说不定他们也在找,让皇兄好做准备。”

    凤瑾熙颔首,立即起身回信,而后让一泉赶紧传了出去。

    一天后,轩辕熠收到了消息,看了后眉头微皱,皱眉不是因为纸上的内容,而是因为,他现在还未觉醒。

    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让人有一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爽!

    垂眸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召来了刘也,吩咐下去,“再多派些影卫,一直跟着流云,不要出现。”

    刘也不明白,“皇上的意思是......”

    “暗处可能还有人。”轩辕熠解释道。

    刘也明白过来,低首应道:“是,皇上,这就去吩咐。”

    ---------------------------------------------------------------------------

    陌流云带着影卫到了渔村,很低调地没有提前通知当地的官府,而是自己一个人去。

    渔村这个地方看着很淳朴,房屋都比较简单,外面都用杆子晒着一张张已经用旧了的渔网,旁边还有几个大盆子。

    陌流云一身白衣飘飘,加上那淡漠如仙的气质,在这渔村显得格格不入,让看到的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走了大概有些路程,陌流云来到了第一个死者的家里,这家还挂着白绸,才办完丧事,还没来得及取下来。

    “请问,有人在家吗?”陌流云淡淡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

    不一会儿,一个憔悴的妇人开了门,见了陌流云,愣了一下,“请问你是......”

    陌流云淡淡回道:“我是奉命来查案的,想向你多了解一下,看有没有线索。”

    妇人闻言立即侧身,“原来是大人查案,请进。”

    陌流云嗯了一声,抬步走了进去,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也晒着渔网。

    妇人走进来,带着陌流云去了客厅,“大人想问什么就问吧!”

    陌流云看着妇人,问道:“怎么称呼?”

    “我姓张,叫张大嫂就行了。”妇人不好意思地回道。

    陌流云颔首,“张大嫂,能说说你丈夫是怎么死的吗?”

    张大嫂点头,开始回忆,“我们这里每半个月都要出海打渔,之前也是出海打渔,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就在他们打渔回来的时候,其他几个人在分完鱼后就走了,他因为要给妻子和儿子买东西,就先去了集市。

    买完东西后,这才往回走,而在家里的张大嫂一直等着他回来,可是等到晚上,都没有等回来,就去邻居问,结果他们说他去集市了。

    听了这话,就知道有些不对劲,张大嫂就让儿子在家好好完成夫子布置的作业,自己一个人去找。

    结果就在回村的必经之路的草丛里,发现了丈夫的尸体。

    其实她发现草丛里有人,是在来回找了一遍后,坐在路边休息的时候发现的,要不然根本没那么快就找到。

    发现自己丈夫死了,张大嫂肯定是伤心的,还觉得莫名其妙,他们这个小渔村,民风都比较淳朴,实在是想不到会被人杀害!

    所以第二天她就去报官,官府来验尸,就发现了不对劲,发现尸体的五脏六腑里全是黄土!

    而就在这时,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也是如此,而且还是和他们一起出去打渔的人。

    在之后,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地方官府查不出来,只好上报到了朝廷。

    陌流云听完后,沉默不语,随后问道:“那最近渔村有没有外来人?”

    张大嫂想了想,摇头道:“没有,这儿的人都认识,要是有外来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陌流云闻言疑惑了一下,随即起身道:“多谢,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

    “嗯,有人来查就好。”张大嫂说着快要抹泪了。

    陌流云又安慰了两句,就离开了。

    他又拜访了剩下四个死者的家属,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便去了集市,找了个客栈。

    陌流云自己一个人在客栈思索,没人外来人,这一点可以确定,他们从来没有在这些人面前露面。

    看来也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只不过他们杀人的原因,还需要再看看!

    到了晚上,陌流云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换了一身夜行衣,从客栈的窗口跃出,隐在暗处,去了渔村。

    他漫无目的在渔村附近闲逛,当然,都是隐藏在暗处的,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碰上那些人。

    然而一夜过去了,陌流云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种族人。

    陌流云不得不回去休息了,可是就在他休息没多久后,又有人因此而死了。

    陌流云只好从客栈去了官府,看着地上的尸体,蹲下身,用种族之力悄悄看了看,发现确实如此。

    而他也确定了,这些确实是土元素,也就是说,动手的人是虎族的人。

    陌流云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昨晚并没有察觉到有种族之力的气息,而死的人范围似乎在这之外,也就是说,他们会换地方?

    那边,知县看着陌流云蹲下不说话,擦了擦汗,刚才知道这位竟然是陌丞相,吓得他差点儿当场跪下。

    “丞相,您......”知县小心翼翼地问着。

    陌流云闻声回过神来,站起身,“带去好好安葬,再问问家人他死之前都做了什么。”

    “是,丞相。”知县赶紧点头,吩咐衙役去搬尸体。

    陌流云又吩咐了两句,便亲自带着衙役去问家属了,家属这个时候还在门外。

    门外,看着尸体被抬出来,一个妇人就扑上来哭的撕心裂肺,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也是哭的很伤心。

    陌流云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让衙役带着尸体下去后,陌流云才对两个失去丈夫的母女,淡淡开口:“请节哀。”

    妇人抬头,看了眼陌流云,也知道他是丞相,就哭着道:“丞相大人,请您一定要查出凶手,为我丈夫报仇啊!”

    陌流云颔首嗯了一声,“进来坐坐吧!”

    妇人看陌流云那淡然的态度,也不好意思哭的太凶,只好拉着嗓子都哭哑了的小女孩儿走进了衙门。

    进去后,陌流云对知县道:“去准备茶水,给她们。”

    知县颔首去准备茶水了,陌流云则让她们坐下,然后才问道:“你丈夫被杀之前,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才打渔回来,还没到家,就莫名其妙地被......”

    陌流云听完后双眸一亮,想到了一个共同点,所有人都是才打渔回来,这么说来,是因为他们去打渔了。

    可打渔有什么是让人必须下杀手的吗?打渔?海上?海上!

    陌流云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眼眸深沉,让一边的母女俩有些害怕地缩了缩。

    幸而知县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过来,“来,喝茶。”

    母女俩嗯了一声,那妇人知道自己女儿嗓子哭哑了,就端起水,哄着喝下。

    这时,陌流云起身,淡淡道:“吩咐下去,在查到凶手之前,不准任何人出海打渔。”

    知县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应道:“是,下官这就去吩咐。”

    陌流云安慰了两句,便让他们回去好好安葬,之后又问了知县,查一下,还有没有人是最近打渔回来的。

    知道后,陌流云便抬步回了客栈,他已经大概猜到是为什么了,但不是很确定,所以晚上他还需要再出来。

    而就在他回客栈没多久,收到了影卫的消息,是轩辕熠传来的,信上的内容,竟是和他猜想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