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八五六章 积水为海,共抗吕布
    “恕曹某斗胆,弘农王可否将陛下诏书,借与臣下一观。”曹操微低头颅,眼底闪过一抹狐疑,并没有当场承认下来。

    之前讨伐董卓可以矫诏,但眼下局势,和当年讨董又有所不同。

    董卓执政那会儿,残暴嗜杀,横征暴敛,惹得天怒人怨。有没有皇帝诏书,诸侯和百姓都想把他赶下台去。

    可吕布不同,虽然世家对他的支持率不高,但他在民间却享有极高的威望。倘若没有天子诏书,仅凭红口白牙,很难让百姓相信吕布是欺君之贼。

    所以,所谓的天子诏书,曹操还是想亲眼确定为好。

    “曹将军怕吾诓骗,也是情理之中。如此,吾便将诏书拿出给曹将军一观。”

    说着,刘辩将早就准备好的诏书从怀中取出,递过去的同时,心中也对曹操性格有了大致了解:谨慎多疑。

    曹操上前恭敬接过,然后缓缓打开浏览起来。

    信诏中,历数了吕布欺君、嗜杀等诸多罪状,每一款都是可以杀头灭家的罪名。故号召天下忠良之士,共同起兵讨伐,匡扶汉室江山。

    诏书末尾,盖着大红的玉玺章印,清清楚楚印着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曹操心中点头,的确是玉玺无疑。

    将诏书还于刘辩,曹操抱拳很是诚恳的认真说来:“弘农王,曹某是相信你的。只是如今的吕布势大,天子和朝廷也都握在他的手中,靠曹某一人不行,必须把散乱的力量集合起来,积水为海,共抗吕布!”

    “曹将军所言甚至,吾也是这般想的。”

    刘辩赞赏的看了曹操一眼,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然后又问:“对抗吕布的其他力量,曹将军心中可有人选?”

    曹操略作思量,随后笑说起来:“徐州城里,不是就有位汉室宗亲么?”

    刘辩闻言,嘴角带笑,彼此心照不宣。

    …………

    徐州城,州牧府。

    自从刘备接管徐州以来,数年如一日,勤于政务,礼贤下士,又在当地广施仁义,深得徐州百姓爱戴。名声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愣是从一个小有名声之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举国皆知的重量人物。

    在外人看来,刘备可谓是风光无限,不仅是一方大佬,也是朝廷认证的封疆大吏。

    然则这其中的愁苦艰难,只有刘备自己知道,他在徐州底蕴太薄,处处受世家掣制,若非有糜家给他撑腰,恐怕很难坚持到如今局面。

    至于头上顶着的汉室宗亲身份,朝廷从来没有给他正名。像出身显赫的袁术之流,更是不止一次的在公众场合,讥讽刘备为织席贩履之辈,十足的虚伪小人。

    对于这些,刘备默默忍了。

    在他麾下,武有关、张等世间猛将,文有孙乾、糜竺、陈登这些杰出人物替他出谋划策。但刘备清楚,他还差了一个可以总揽全局的谋主,就像吕布麾下的陈宫,曹操手下的荀,可以为他们的主公指明前进道路,好让吕布、曹操放手去博。

    我的谋主,又在何方?

    刘备吁了口长气。

    “主公,曹操来了,正在府外等候。要不要派人去请关、张两位将军回来。”担任刘备亲卫的陈到入堂禀报询问。

    关羽和张飞近些时日都待在军营,正忙着训练招募得来的新兵。

    陈到有些担心,仅凭自己一人,恐难以招架典韦,万一要是曹操起了歹心,则主公性命危矣!所以他才主动请示,要不要派人去请回关羽、张飞。

    刘备对此倒不担心,毕竟曹操在徐州已经是声名狼藉,要是这个时候,还对自己痛下杀手,那他在徐州以后肯定混不下去,还会遭受世人无数的唾骂。

    以曹操的头脑,不至于会蠢到这步田地。

    更何况,如今曹操守着彭城,作为徐州最外层的壁垒,与刘备有着唇亡齿寒的关系。

    基于他对曹操的了解,无事不登三宝殿,此番前来,定是有事情与自己商量。

    刘备停下手中事务,整了整衣冠,起身往府外走去。

    州牧府外,曹操没等多久,便见到刘备出来。

    他大步上前,主动给了刘备一个拥抱,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大笑说着:“玄德公,许久未见,真想煞吾也!”

    “曹将军,别来无恙啊!”

    尽管不太喜欢被人这样抱着,刘备亦是没有推开,笑着寒暄。

    与曹操的豪爽不同,刘备的言谈举止间,皆透着股儒雅随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切,如沐春风。

    这种亲切感,对百姓平民的杀伤力,无比巨大。

    “主公,昔日外界传言,说当年曹操和刘备为争徐州,弄得双方头破血流。如今看来,两人关系似是不错。”辰龙低声说着。

    刘辩不动声色,嘴角冷笑。

    拥抱曹操的时候,刘备细心的注意到,曹操身边除了如影随形的典韦,今日还多了另外两名陌生的年轻男子。

    想来,曹操来此,应该与这二人脱不了干系。

    刘备深知人情世故,并没有直接询问二人来历,而是笑着同曹操打趣说着:“吾观这二位相貌不俗,想必是曹将军又从哪里招来的贤能之士,着实叫人眼红啊!”

    刘备的这番话,看似随意,实则是不着痕迹的将两人夸了一番。

    任谁听了,都会觉着舒服。

    在此之前,刘备从未见过这位被董卓废黜的少帝,准确说,是他那时候还不够资格混迹朝堂。

    由于刘辩不想过早的在大众之中暴露视野,所以途中也叮嘱过曹操。

    “玄德公,咱们进去再谈,如何?”曹操明白刘辩的顾虑,所以也没有当众明说。

    刘备会意,比手说了声:“请。”

    来到会客的大堂,曹操扫视了眼堂内的仆从。

    刘备便屏退左右,也约莫猜到了这对年轻主仆的身份非凡。

    “主公,这……”

    陈卫欲言又止,明显有些不太放心,曹操便同他开起了玩笑:“叔至啊,你担心个什么劲儿!我曹孟德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放心,不会吃了你家主公!”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