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34章 帝王的遗产
    机甲的咆哮之声响起,使用最先进的引擎、最可怕的武器制作的战争机械在最古之王的面前轰鸣着,黎政的面前比“机甲机械骨架”要庞大得多的一组零件开始组装了起来,“我舍弃手牌中的两张‘机甲要塞’,将之前送入墓地的一张‘机甲要塞’特殊召唤。”

    机械组件很快组装完毕,大炮台、负重轮、高效能的探测装置以及精密的机械结构无一不证明了眼前的这个庞大的人造物是专门为了战争而生的战争机械,在召唤出属于自己的战争机械之后黎政并没有立即进行自己的下一步,他看着吉尔伽美什后场的那两张卡,稍微有些犹豫。

    【虽然我的手里并没有能够破坏后场的卡,但如果是“先史遗产”卡组的话,那么后场的盖卡会是经常和“先史遗产”一同出现的“古遗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也就是说我继续展开的话没问题,炸掉后场的话反而会出事……】黎政这么想着,但又觉得不太对:【但是现在幼闪闪他没有选择使用xyz召唤,这样的话他会使用什么样的构筑就难猜了……】

    但犹豫并没有持续多久,黎政看着自己的“机甲要塞”,知道即使是有什么展开,那么它也能做出反应。想清楚这一点之后黎政还是没有继续展开,而是直接进入了战斗阶段,他打算保留资源进入到主要阶段二。

    “进入战斗阶段,我使用‘机甲要塞’攻击你场上的‘先史遗产内布拉星象盘’。”黎政下达了攻击宣言,对方的绿豆饼(先史遗产内布拉星象盘)是光属性的怪兽,而攻击光属性怪兽的风险往往是最大的(某诚哥:嘿嘿嘿……),但不打紧,“机甲要塞”这样的怪兽即使是死了也会溅对面一身血的。

    【机甲要塞: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去墓地时,选择对方场上存在的1张卡破坏。】

    “机甲要塞”的大炮开始了填装,而对面的带着贱笑的绿豆饼在此时却显得压力山大它毕竟只是个“滑稽”啊。

    然而就在黎政认为吉尔伽美什会使用手牌里的“欧尼斯特”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展开发生了。

    “我使用覆盖的陷阱卡!”幼闪闪及时打开了他的覆盖卡,这张卡在战斗阶段使用了出来,但却并不是黎政之前想到的那些攻宣坑,而是一张他怎么想都没想到会出现在“先史遗产”卡组里的卡,“我发动永续陷阱:‘连击的帝王’!”

    高大而充满了威严的身影开始在吉尔伽美什的身后渐渐浮现,这些影子都是那些强大古老的帝王们的化身,“这张卡的效果只有在对方的主要阶段或者战斗阶段才能使用一次:我能进行一次上级召唤!”

    “使用‘连击的帝王’进行了上级召唤?!”黎政一开始对这个展开有些愣,但很快他就想起来了:“对了……如果真要说的话,不光是代表了古代文明的‘先史遗产’,代表王权之力的‘帝王’系列和这位‘最古之王’的相性也应该是极高的才对……”

    “我将我场上的‘先史遗产内布拉星象盘’解放”吉尔伽美什弹了弹手中的一张金光闪闪的卡,那张卡立即粉碎,变为了金粉漂浮在了场上,随后场上一脸滑稽的绿豆饼也化作金粉,和手牌化作的金粉相互交织着,然后由金转黑,一股邪念的力量开始涌动了起来,“上级召唤,鸣泣的王者:‘邪帝盖乌斯’!”

    黑色帝王手中把玩这一个紫黑色的光球,这个球里所蕴含的魔力之强,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他人甚至自己给带往异次元空间,“然后,我发动‘邪帝盖乌斯’的效果:当他上级召唤成功时,能够选择场上的一张卡,将那张卡给除外,如果是除外的是暗属性怪兽的话,那还可以追加1000点效果伤害:我选择你场上的‘机甲要塞’从游戏中除外!”

    邪帝手中的死灵球丢了出去,似乎要将黎政场上那凶勐的战争机器给彻底毁灭!但这时候黎政却笑了,“的确,现在我场上最厉害的的确是‘机甲要塞’,如果将它除外的话失去了诈尸能力的它也的确会威胁大减……但实际上,它却不是你现在使用邪帝效果除外的最好对象。”

    “嗯?”幼闪闪眉头紧蹙,他接触这个游戏的时间尚浅,虽然有系统开的挂将他原本的知识、宝具等都转化为了卡组以及决斗技巧,但吉尔伽美什对某些怪兽的效果不了解也是事实其中那些现代科学造物尤甚,毕竟虽然是“最古之王”,但身为古老的王者想让他了解现代科学造物还是有些困难了点。

    “在现代战争中,杀人的炮已经不再武器是最重要的部分了;一款武器,最可怕的还是它对信息情报的发现和处理能力……在被‘邪帝盖乌斯’选为效果的时候,我发动‘机甲要塞’的效果”黎政面前的“机甲要塞”身上的探测装置开始不断地报警,这是它最引以为豪的雷达正在发挥作用,“当‘机甲要塞’被其他怪兽的效果选为对象时,我能够将对方的所有手牌确认,并舍弃其中一张!”

    “糟了!”幼闪闪微微捂住了嘴巴,这个效果一旦发动再加上对面是在游戏中更有经验的黎政,那他的战术就会暴露一空!

    【必须阻止这个效果!】虽然这么想着,但吉尔伽美什却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能阻止现在的“机甲要塞”的卡一般都是些“无效效果”或者是“怪兽覆盖”等的卡,如果吉尔伽美什有这些卡的话他早就在黎政使用“机甲机械骨架”检索“机甲要塞”的时候就使用了。

    “没有卡可以发动吗……那好,将手牌给我看看吧。”黎政这么对幼闪闪说,而这个时候没有更多手段的吉尔伽美什也就只能把手牌全部都公开了。

    其中一张自然是刚刚才被检索来的“先史遗产阿兹特克面具石人”;而另外两张,一张是“先史遗产都市巴比伦”,另一张则是“冰帝美比乌斯”。

    “……将场地给舍弃吧。”黎政想了想后还是选择了让幼闪闪舍弃掉那张能让墓地里的遗产不断诈尸的场地魔法,这样一来他的另一张“先史遗产阿兹特克面具石人”也能算半残废了。

    “机甲要塞”的雷达在探完毕后就发射出一道激光将吉尔伽美什的一张手牌给射穿了,同时它自己也被邪帝的死灵球给打到了异次元去,再也不能诈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