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组,去处理步行街的物资损失,并且在二十五分钟之内给我粗略的报告书。”

    “b组,准备记者会,同时给准备发言稿,下午六点在海马乐园中心礼堂举办记者会;另外,礼你准备一下,一会儿你变装代替我出席记者会。”

    “c组,对顾客观众进行抚慰工作,用之前的说辞,这一切都只不过是kc杯的余兴节目而已,为了让决斗王尽全力而找来的超强的决斗者……嗯,需要一个名字吗?自己编,我现在没时间帮你们想这些。”

    “矶野,让那帮天天吃干饭的行动起来,对方有可能还潜入了超能力者在这个海马乐园里面,找出来,然后老办法。”

    “d组,安排医疗小队……”

    ……

    一组组的命令从眼前这个仅仅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口中接二连三地发出,海马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开始在这唯一一个意志的领导下全力以赴这也是海马集团的特性,这个庞然大物只有在海马濑人手里才是白龙,一旦换了领袖,就会成为一只羔羊。

    而对海马而言这只不过是日常罢了立体投影这种完全可以当作军用品的技术大规模的投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中,无论是它对现实生活的冲击还是它改变了游戏的运作方式还是别的什么理由,都理所当然的会带来各式各样的负面消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把企业做这么大的,可想而知海马集团的危机公关能力有多强。

    不过这一次面对的情况稍微特殊了一点黑暗游戏所造成的影响摆在眼前,这个时候一般的海马集团智囊团都不好做决策,毕竟这种事情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理解范畴,进入了玄学的领域。

    但很幸运的是,现在海马濑人就在这里,海马集团有主心骨;而更加幸运的是,海马身边目前就有解决玄学问题的“专家”。

    “这里这里……濑人,这里的话应该安排演讲而不是抚慰;普通人对这种超自然现象的接受能力是弹性的,越是抚慰就越是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就和尼斯湖水怪以及ufo的传闻一样不如安排成演讲,用濑人你的人格魅力来糊弄过去。”

    “都说了别叫名字,我们没这么亲密……”海马皱着眉头看着给自己提建议的巫女,想了想后一个指令发出:“c组,还没开始吧?抚慰工作不用了,在‘龙之灵庙’或者‘光之阶梯’搭演讲台,顺便让哥德温准备一下他不是一直说自己是三寸不烂之舌吗?给他个机会试试吧。”

    嗯,社长他虽然嘴巴上不承认,但还是接受了建议呢。

    “另外,还有这里……”巫女继续提着改进意见,而社长听了之后大部分也都同意了似乎东风谷未央有不少解决这种事件的经验来着。

    “久等了,游戏。”一连串的指令下来后,海马的额头也渗出了一丝丝的汗水。不过这都不碍事,对他而言现在眼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那么,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你突然赶来了,是输给了谁来着?”

    虽然霸王的事件闹得很大,但并没有超出目前海马的处理能力极限,所以当他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就马不停蹄地找到了游戏毕竟游戏出现在这里的话,就意味着他被击败了。

    尽管只有2000lp,但击败决斗王仍旧是一件大事。海马自认即使是自己也并没有100%的信心说击败只有2000lp的武藤游戏。

    虽然之前游戏稍微解释了一下,但当时忙着和霸王开片,所以他并没有详细说明之前的种种;而这些决斗上的细节才是海马最在意的东西,而不是某些玄学的黑暗游戏。

    “这个并没有什么好说的海马,单单是因为2000lp脆薄如纸而已。”然而法老王不懂人心,他并没有说上一次的决斗的种种,而是担忧一般地对海马说道:“旧事先不提,这件事情,我认为不会这么结束一个这么强大的黑暗决斗者,为什么之前没有一丝一毫的预兆就出现在了这里呢?”

    说这话的时候,游戏反复把玩着手中的“最终一战!”,猜测着霸王当时真正的想法。

    海马将游戏将手中的那张“最终一战!”拿了过来,对游戏说道说道:“那些玄学的东西我不想去想。与其讨论这些,你倒不如说说,如果他最后发动这张卡的话,你认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神不会受到陷阱卡的效果影响,所以你的‘欧西里斯的天空龙’还会留在场上,但是,你薄薄的卡组给人不太放心的样子呢。”

    “欧贝里斯克还在里面。”游戏随口说道,“如果‘最终一战!’无法召唤出欧贝里斯克的话,那么他就不能发动这张卡了我的卡组剩余的怪兽只有‘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这一张,刚刚更新的‘决斗怪兽’的规则里有说到,任何的效果都不能空发。”

    “但就算你这么说,也是不太对劲……”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游戏摇了摇头,匆匆结束了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对了,你的那位属下呢?这为‘霸王’应该是附身在她的侄子身上的吧?”

    “似乎是因为输了黑暗游戏的缘故,现在暂时没有意识,已经移交给医院了,伙同这位‘霸王’一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提起游城结衣,海马就止不住地摇了摇头今天这位精英骨干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先是辞职,后来又出了这档子事……

    海马在和游城结衣的聊天当中能感受到她似乎有些恐惧她究竟在恐惧什么?而这东西已经让她害怕到了认为自己会连累海马集团?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巫女似乎也忙完了,回到了海马身边。海马皱着眉头看了看这只巫女虽然有点烦人,但之前的那么一大堆决策也有这家伙的功劳,自己毕竟有不擅长应付这种玄学事件的老问题在,而她之前提到的一些解决方案的确起到了作用。

    因此,海马社长特许这家伙占据自己身边的位置嗯,这和想知道这家伙以及和“青眼白龙”之间的关系无关。

    “嘿嘿,社长大人,人家腻害吧?”巫女东风谷未央摸了摸鼻子,有些得意地对海马说道:“当年惠酱惹事的时候,这种情况可是很常见了呢。”

    “总之,这回谢谢了。”海马有些无奈地道没想到自己也有用上“玄学顾问”的一天,这可真是讽刺啊……

    而此时听到巫女的话的游戏却突然皱眉道:“你之前说,惠?难道说,你说的是……东风谷惠吗?”

    “嗯嗯,惠酱是我妹妹来着。”巫女点头看向游戏,随后微微行礼道:“对了……初次见面,久仰大名了,当代的决斗王,武藤游戏殿。”

    如果是表游戏的话听到这声“武藤游戏殿”可能会有些紧张,但对身经百战见过大风大浪的暗游戏而言这也只不过是出于礼节上的问候而已,于是游戏微微点头道:“那么,只是满足一下我的一些个人的好奇心既然你是惠的姐姐的话,那么你刚才说的,惠以前惹事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呢?”

    海马也转过头来,看着巫女,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答案。

    “啊……这个啊。”巫女有些难办,但很快她点了点头,对海马和游戏说道:“反正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如果你们真的感兴趣的话只要问我妈,她多半就会像是炫耀自己家的小天才一般自豪地说出来吧……”

    游戏和海马纷纷表示冷汗这种事情会值得炫耀吗?这母亲也真是有些古怪……

    “我和惠酱呢,原本都是双胞胎在检测的时候。”东风谷未央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口道:“但出人意料的是,惠酱她出生之后却只是单个,医生并没有发现惠酱的妹妹。”

    “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呢。”东风谷未央耸了耸肩,“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惠酱她……在很小的时候,有两个人格。”

    “两个人格?”海马一脸玩味地看向了一旁的武藤游戏。

    暗游戏表示自己和双重人格没有关系:“是千年积木的缘故,听马利克他们说,这里面关着无名法老王的灵魂……而我所想要做的,也就是找回我本身的记忆。”

    但海马却耸了耸肩,认为这种事情并没有证据,说不准只是游戏自己犯中二呢……

    比如圭平就有一段黑历史海马曾经在圭平的床底下发现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全是些羞耻的语录……

    什么“所罗门王”啦,统御七十二柱神啦,王之财宝啦……

    反正当海马将这本笔记本拿到圭平的面前时当时圭平那精彩的表情让海马现在都难以忘记。

    当然,这也是在刚三郎还在的高压环境下自己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嘛吗……先不管游戏殿的事啦,反正呢,惠酱是有两个人格的。”巫女对海马点头道:“而其中的另外一个人格,很麻烦。”

    “很麻烦?”

    “嗯,在当年,神社经常传出‘闹鬼’的新闻。”东风谷未央双手紧握道:“但那其实,都是惠酱,以及她所驾驭的那些灵魂……”

    “停停停!”海马急忙叫停巫女的解说:“当你说到‘第二人格’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有意义的,但没想到还是这些玄学的东西,就不能给个能理解的版本吗?”

    “濑人,虽然你以前可能很看不起这些……”巫女此时却是一脸严肃:“但是现在,你必须尝试接触这个新的世界否则,某个家伙会很伤心的。”

    巫女指的是在自己心中所住的白龙女的灵魂在听到社长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自己等“神秘侧”的存在意义时,她传来了更悲伤的情绪。

    为了稳定白龙女的情绪,同时也为了安排未来白龙和社长的见面,巫女必须在现在对海马把话讲清楚。

    “……继续吧。”不知道为什么,海马这次并没有继续否定巫女,而是让她继续讲。

    游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海马和巫女要知道自己在即将讨伐达姿的时候,在直升机上和海马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辩论都没办法让社长听进去这些,而今天……

    她是怎么做到的?

    “好吧,那我继续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创下了即使决斗王都没能完成的纪录后,巫女继续说道:“而那个时候,我和母上大人就经常需要去封印小惠身上的这个‘诅咒’母上大人在美国留学时以前曾经为某个大富豪的女儿做过类似的封印工作,后来因为多玛的原因而不得不离开,所以有这方面的经验。”

    “某个大富豪的女儿?”游戏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决斗者王国”期间,贝卡斯就说过,小惠所得的“绝症”和他的女友仙蒂娅,是同一种,对吧?

    “是的,就是贝卡斯先生的未婚妻,仙蒂娅女士。”东风谷未央点了点头,“而为了不让小惠自己感到压力,我们一直多骗她,说她仅仅是生病了而已……”

    “原来……是这样吗?”

    dna改造手术

    “呵呵呵……你居然还敢来啊。”被钉在冰冷钢板的“东风谷惠”发出了疯狂的笑声:“你来这里干什么?夺走我最后的一切吗?姐姐!”

    “我……只是想回去,”小惠压低了声音,委婉的说道:“这里的事情,必须要告诉黎政……”

    “你tm还敢在我面前提他啊?!”“妹妹”疯狂地大叫道:“如果不是你,这本来都将是我的一切!如果不是你,能见到他的人也是我!如果不是你……”

    小惠一言不发。

    “仅仅是因为你是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