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193章 最后一张卡
    四张手牌能够做到的事情很多很多,同时,擅长从墓地当中苏生的不死族怪兽,使用四张手牌的话怕是能够复活不知道多少次……

    而很快,祸的下一波攻击就来了:“我发动魔法卡‘生者之书禁断的咒术’,将姐姐你墓地里的‘蒲公英狮’从游戏中除外,同时将我墓地里之前被同调召唤送入墓地里的‘僵尸之主’特殊召唤当然,当‘僵尸之主’特殊召唤成功时,我场上的两只‘吸收精气的骨塔’都能够发动效果!”

    “咕噜……咕噜……咕噜……”惨绿色的光鞭再次从骨塔的最高处射下,在缠绕住小惠的手脚后,光鞭当中开始不科学地传出了输水一般的声音。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小惠的神色开始越变越差很明显,这些骨塔打算将小惠的生命力之类的精华全部都吸进去!

    “呼……呼……”半灵少女喘着粗气,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抽取,她已经开始感觉到疲累甚至虚脱了,如果此时有人守在外界看小惠的身体的话,就能看到熟睡的小惠的眼睛上开始冒出了越来越重的黑眼圈,同时一旁的半灵也开始变得浑浊了起来。

    这是快要被“吸收精气的骨塔”抽空的局面!

    当然,现在正在决斗的双方并不会这样就停止决斗尤其是现在局面基本上已经被祸给掌握了时候。

    “舍弃手牌中的‘马头鬼’再度发动‘僵尸之主’的效果,将墓地里的‘僵尸带菌者’特殊召唤。”一枚漂浮起来的钉子在祸的意志下被赐予了穿着破旧白衬衫的死灵法师“僵尸之主”,使用这根钉子中封印的不死族怪兽的力量,僵尸之主施展了自己的禁术浑身真菌的死灵调整者“僵尸带菌者”再度粉墨登场!

    “虽然说很想要召唤墓地里的另外一只‘吸收精气的骨塔’来让姐姐你死的快点的,但场上怪兽能使用的格子只有五个真是太可惜了呢……”祸用好像那么随口一说的语气道:“两张‘吸收精气的骨塔’的效果姐姐你还记得吧?将卡组最上方的四张卡送入墓地。”

    两道惨绿色的光鞭再次没有丝毫阻挡地缠绕而下,伴随着这次的卡组破坏,外界小惠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消瘦。

    “‘僵尸带菌者’和‘僵尸之主’同调不死的妖刀将会引来最美丽的绽放,从冥土归还迎来你的第二次生命吧!同调召唤,天人五衰,‘刀神不知火’!”这一次,祸并没有使用之前那能够将小惠墓地里的不死族怪兽特殊召唤出来的“死亡帝王龙”,而是呼唤出了一名曾经在黎政和达姿的决斗时也出场立过功的不死武士,但这很显然不是她的全部目的:“首先,还是让姐姐你承受两体‘吸收精气的骨塔’的效果吧!”

    “咕噜……咕噜……”抽水的声音再度传来,当那些惨绿色的鞭子离开小惠时,明眼人都能看到她那喘着粗气、摇摇欲坠的灵体,但她还是坚强的站住了。

    “呜……”在被抽取的同时,小惠咬住嘴唇,捏着自己的最后两张手牌,没有说话。

    “然后,除外,墓地里的‘马头鬼’,将‘僵尸带菌者’再次特殊召唤。”祸的操作仍旧没有停止,她钝刀子割肉一般地不断地削减着小惠的卡组与生命:“然后,照旧!”

    半灵少女仍旧沉默着但这一次,她那颤抖着将四张卡送进墓地里的双手却已经暴露了她此时真正的状态:东风谷惠,现在是真的要“结束”了。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姐姐你的卡组也快要空了呢,既然如此,就再来最后两次吧!我将我场上的不死族调整怪兽‘僵尸带菌者’和不死族怪兽‘刀神不知火’调星妖刀吞噬不死武士的时候,我看到的却不是迷惘,而是守护家园的亡者的绝唱!同调召唤,‘战神不知火’!”

    缠绕着不死烈焰的妖刀刺穿了原本持有它的不死武士的身体,跻身于妖刀中的背后灵占据了武士的身体成为了主导,但此时却从武士的脸上看到的却只有信赖与决绝……

    挥舞妖刀的不死将军,“战神不知火”降临!

    登场虽然足够华丽,但很可惜,目前召唤出他的“主公”却不是为了获得他的效忠,仅仅只是为了让他来协助另外的一样东西而已毕竟不死族的八星同调怪兽就他一个。

    “发动两张‘吸收精气的骨塔’的效果!”祸的命令紧随而至,虽然战神有些反感这种依靠巫术折磨对手的行为,但主公的命令是不可违背的,于是战神也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用来激活了两座“吸收精气的骨塔”。

    半灵少女的最后一点力气也开始被抽走了,对方就像是一个想要吞噬自己一切的强盗一般,将自己的“府库”全部搬空了。

    “一、二、三、四、五、六……”再又经历了一轮削减卡组之后,祸又削掉了小惠卡组里的20张卡,这也导致此时小惠的决斗盘上最后的卡片数量已经清晰可见,祸一张张地数着:“呵呵,还剩最后六张卡呢,那这个如何?我将我的一张手牌放入卡组最顶端,墓地里的‘僵尸带菌者’,特殊召唤,然后……哈哈哈哈哈,发动两张‘吸收精气的骨塔’的效果!”

    “呜……呜……呜啊!!”这一次,小惠终于没能继续忍住在这四张卡送进墓地里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接近自己卡组的底端了,小惠在这一次的“抽取”当中感受到的,是一种被锋利的剃刀一遍遍地来回刮擦自己的脊椎骨一般的感觉!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痛不欲生?

    “你听听,这是多么动听的仙乐啊姐姐……”而终于听到小惠的哀嚎声的祸,此时却露出了陶醉的神情她看着此时因为过度的痛苦而不知觉地跪坐在地上的小惠,脸颊微红、眼神迷离、口中喘着粗气,仿佛高♀潮了一般“但是,和我当年的惨叫比起来,姐姐你还是五音不全呢!我发动魔法卡‘一时休战’,双方都抽一张卡,并且在我的下回合到来之前都不会有伤害产生!”

    几乎是如同机械一般的,小惠抽出了一张卡……

    “我知道姐姐你的卡组很厉害特别是在墓地资源丰富的时候。”虽然说着冷静分析的话,但祸此时的表情却仍旧不像是冷静的样子,“但再厉害,姐姐你也需要给予伤害才能够在你的这回合终结掉我,而且这张‘一时休战’,还能让你的卡组仅剩下最后一张……”

    而看到自己抽上的那张卡当然,这就是之前被“僵尸带菌者”送往卡组最上方的那张。

    “真可惜呢……如果说我的额外卡组里有第二只‘炎神不知火’的话姐姐你的卡组在这个回合就会被削干净……”祸无所谓地耸耸肩,对仍旧跪坐在地上似乎被痛断片了的小惠说道:“但无所谓,反正也差不多,姐姐你的卡组仅剩最后一张,下一回合又不能给予我伤害……我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

    盖下最后一张手牌,祸的回合终于结束了。

    “你的回合到了,抽你的最后一张卡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