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173章 调兵遣将
    定下了在徐州与蒙元南下的侍卫亲军会战的决心,赵长舒了口气。而他并非是负责一方的将帅,确是掌控全局的皇帝,于是将目光又转移到其它几个战场。

    当前川蜀战场上文天祥进军还算顺利,成功渡过三峡后,继续沿江北上夺占了夔州、云安军、万州及忠州等沿江州县。但是由于嘉陵江已经进入枯水季,水浅滩险,战船无法继续前行,当前止步于涪陵休整,同时筹措粮草,征募兵丁,整修战船,准备再战。

    文天祥为人一向直爽,在战报中多次提到由于不断深入,当地筹措辎重困难,新募兵丁未经训练,还不堪使用。且长途跋涉,战船多有损毁,新收复的州县也需军队镇守,急需补充兵力和辎重。另外川蜀蒙元敌军如今已经从各处调集于重庆,准备决战。他预料只要击败当前之敌,则可将战场继续向前推进,直下成都平原,从侧翼对陕甘形成威胁,因而再三请调援军。

    江钲率领的湖广军团进击淮西,现下进展也颇为顺利。一者是淮西驻军皆被玉昔帖木儿调走,兵力空虚,难以抵御他们的进攻;而另一个原因却颇为好笑,当年忽必烈建国后,就立即拆毁各地的城墙来削弱被征服地区的防御能力,蒙古人先后拆毁淮河流域、长江中游、长江上游地区城市的城墙,只有极少数城市因为各种特殊原因幸免。

    所有江淮之间的城市,因为没有城墙,导致蒙元地方根本无城可守,一旦在野战中被击溃,便四散而去。伯颜在主持山东河南行省之时通过与宋军的几次交锋,意识到宋军火器犀利,失去城池的屏护,难以抵御宋军的进攻。为了加强防御,便请旨提出重新修复城墙,可又因为他的离开,有些州县重建了城墙,可有的地方就是个烂尾工程。

    由于江淮地区历来水患严重,一些城市的城墙除了具有抵御侵略的作用外,还承担着防洪的功能,并没有被拆毁,也成了阻挡宋军进军的障碍。且由于淮西方面没有发生大的会战,也就无法没有办法实施大规模围歼战条件,不能向淮东战场长驱而入,只有逐城争夺,从而影响到进军的速度。赵对于江钲稳扎稳打的战术还是认可的,因为通讯条件的限制,两支军队只能遥相呼应,无法及时进行沟通,相互间难以及时增援,反倒不如稳步推进,攻下一地稳固一地。

    另外绕城作战会受到很大的制约。因为许多城市大都修建在险要的关隘处,方圆数十里的土地都被囊括在内。如果要绕过去,那势必得翻山越岭走小路。个别人或者小组作战难度或许还不大,但数万的军队全都绕城走,那战线就会拉长,后勤消耗就会增加。

    且在绕城的过程中,也难保不会受到守军的突袭。如果绕过城去作战,绕城作战友军难以驰援,那军队便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况,后方军队与前方军队中间隔着一座城,那沟通起来便会很麻烦。同时如果粮草被截断,那将会对军队产生巨大的影响,宋军辎重依赖水运,而城市往往是依江河而建,绕城作战就要冒着后勤被截断的风险。

    此外一旦前方战事紧张,后方援军也无法进行有效支援。城市中往往人口众多,并有武器储备,甚至建有兵器工坊,即便兵力较少,大的州府可以在短时日内武装成千上万的丁壮参与守城。所以他们即使打不过攻城部队,拖个几十日还是不成问题的。一旦前方军队被消灭,他们腾出手来便可以对付后方援军。

    最后,万一这座城成为孤城,那守军便会玩命死磕。假如军队侥幸绕城成功,并攻下了前方的城池,最后返回来再攻这座城。城中百姓知道全国仅剩这座城池没有投降了,便会与城池共存亡。一旦他们下定必死的决心,那再攻打城池只能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伤亡。

    由于湖广置司还承担着支援云南和川蜀方面和防御占城侵扰的任务,无法向江东一样将兵力大规模的投入战场。如此随着战线的延长,淮西方面同样面临兵力不足的问题。还有随着战场的延伸和地方官员的进驻管理,也存在着名不正言不顺的问题,需要进行调整捋顺各方的关系。

    现在江东战事结束,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赵考虑再三,随即命倪亮统领御前护军第一旅、第二旅、第三旅、第五旅和骑兵旅、炮兵旅,移兵平江休整三日,就近补充兵员缺额及辎重粮草,搭乘御前水军的舰船北上盱眙,准备迎战蒙元的侍卫亲军。第四旅则返回临安,警备京师安全。

    政务繁杂,赵此次索性令下旨命参知政事王应麟兼任淮南东路安抚使,总领淮东政务,授予其组建州军、任免官员之权,尽快完成对淮东新收之地政权建设,尽快展开人口和田地的普查登记,并收拢流民、安抚百姓等工作。而他则专心谋划接下来的战事。

    又下旨撤销江东制置司,免去赵孟锦江东制置使的职务,改任淮东行军总管,原置司臣僚及直属队转隶总管府。参知政事江兼任江东安抚使总领江东政务,并调原常州知州蔡若水为江东转运使兼平江知府,待赵孟锦交接完毕后,即刻领禁军第五军及配属的炮兵第一师和骑兵第一师搭乘第一水师的舰船北上山阳。

    撤销湖广制置司,免去江钲制置使之职,改任淮西行军总管,总领军政。除将先期入淮的第六军和第七军划归其统领外,又将驻沅江的第八军及骑兵第二师、炮二师划拨给其指挥。仍以谢枋得为湖广安抚使,并调蔡乔为鄂州知府兼任淮西转运使;第九军转归枢密院节制,仍屯驻南宁路,仍以防御占城、安南,镇抚诸俚为主要任务;第十军则北调江陵,准备入川增援征西军,并由右相文天祥节制。

    赵让马端临起草好诏书,刚想让王德用玺,却突然摆手制止了他,拿过诏书看了看。接着拿起笔想要改动,可又放下,如此犹豫再三。马端临和王德都知道小皇帝行事向来是三思在前,可一旦想好便会坚定的下令执行。但此次却犹豫不决,显然心中仍在权衡,一时难以决断。

    “令倪亮和赵孟锦停止休整,接令后即刻率军北上,不得延迟,在沿途补充辎重弹药,随时做好投入战场的准备!”赵思惆再三决然道,“令第二水师刘文俊部,并陆战二旅、三旅北上待命盐州待命!”

    “陛下,是不是太过仓促了,此战御前护军损失较大,又麓战多时,已经是兵疲马乏,不经休整恐影响战力。且大战之后,战场遗尸数万,而如今天气转暖,若不及时处置恐引发疫病流行!”在旁的谭飞提醒道,“再者江浙和两广兵力基本已经抽调一空,一旦有事只留州军恐难以弹压!”

    “朕知道,此战的规模已经超出预期,若是不能击败南下的蒙元援军,两淮将得而复失。但是赢得此战,我们则可赢得数年的安定,两淮得以休养生息。”赵略做解释,让马端临重新起草诏书,并取出调兵兵符。

    赵当然明白大战之后部队休整的意义,也清楚此战御前护军在会战初期承担着消减敌锋的作用,直面敌骑兵的冲击,因而损失极大,伤亡近万。现在兵员不满编,消耗的辎重未能得到补充,却要马上开拔连续长途行军拔投入下一个战场,对他们实在也是个重大考验。

    但军情如火,敌我双方都在调集兵力赶赴徐州,敌军多为骑军,且又有运河之便,行军速度不会次于己方。而战斗中谁先到就会争取到先机,可距徐州最近的他们也有数日的行程,不过因为缺乏运兵船只,又兵力不足,因此他不得不如此决定。

    对于调度驻扎在泉州的第二水军参战,也是做出了考虑的。当下江浙地区步军虽然几乎被抽调一空,准备全部投入淮东战场,但是江东不必湖广,东部皆是大海,这成了隔绝敌人入侵的天然屏障。且最具威胁的蒙元水军几乎被歼灭殆尽,已经无力渡海远征,抵达江浙地区。而赵手中需要一支奇兵,在关键时刻投入战场,以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另外赵从战报中业已得知,战场上人马遗尸以十万计,臭气十里可闻。而大灾大战之后瘟疫流行几乎已经成了定式,不及时打扫战场,掩埋敌尸,发生瘟疫就是大概率的事情。且战场正处于江东人口最为稠密地区附近,一旦流行起来则会很快席卷江东。但他已有计较,留下了州军协助当地政府处理此事,而这些早有预案,又有江坐镇平江,应该能处理好善后事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