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柒佰伍拾三章 莫名诡异
    看着它呲牙裂嘴的样子,甚至可以看到它那尖利的牙齿露着,好像随时可以一口吞下什么东西一样。尤其它嘶吼的时候,张开了巨大的口腔,让人可以看到里面腥红恶心,不断往外流着的口涎。

    当然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还有那不同于人类的长度,不时吐出来的红舌头。好像可以把什么东西一下卷进去,然后大口大口的嚼碎了,让人胆战心惊。

    可能是彭术的知觉比较敏感,在彭材感觉到不妥的时候,他几乎就在心里已经感受到了,这东西似乎在自己脑海里,形成了清晰的影像来。

    天!这究竟是什么鬼?

    饶是彭术见识过不少,都感觉自己头皮发麻,虽然看不到它身子紧紧趴在地下,可是错开了它不住晃动的身影,居然可以看到,它似乎有着一对后肢蹲着。

    彭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那应该就是交叉的缠着的双肢,靠近在陈毅和黄舒郎面前。虽然彭术知道两个人和自己作对,但是看到这幅情形时,都感觉到自己喉咙发干。

    虽然没有感觉到空气里的阴冷,但是彭术心里隐隐记得有些熟悉,但是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去想这些。记得当时从藤蔓下逃窜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和这诡异的东西,是不是有着什么关联?

    “好像有点不对,小河你们注意了!”向低低的声音响起,双手在空中不住的打着法决:“你有符咒就都用上吧,当心这东西刺激大脑,还有你身边的人!”

    感觉到自己胸前脖子上的血乌桃木木牌,在这一刻似乎再次发威。不但有些沁人心脾,当然旁边还有着一具,令我没有陷入渊底温暖的身体。听到向的话,这个时候我才再次的感觉到。

    我这个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即使脑海里知道和臆想过一些什么,可是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之下,心里思考的全是怎么办,自己和沈伊珍千万不要有事!至于会不会吓得尿湿裤子,这个时候我也是想都没有想这些。

    张牙舞爪的那个鬼东西,完全超出了我心里的想法。不管是从香三爷那里听来的故事,还是从骆伯伯得来的只言片语,都好像没有听过这么古怪的东西。虽然隐隐有些熟悉,却从未有过这么诡异。

    尤其听到向的话,我的心里再次悬起来,似乎此刻随时有可能出事。从进来阵里开始,到一路经历的危险,顿时感觉到此刻才是最吓人的。

    这究竟是一只什么样的怪物?

    甚至在此时我都以为,它是不是什么鬼东西!

    它确实是一个鬼东西!

    陈毅身边那么多人在喧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因为这鬼东西的肆虐,却似乎没有人听到这动静。即使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不过都变成了脑海里,突然闪现的一个偶尔的念头。

    这个时候我不敢靠近向,看这边的情形,我已经不知道,但是沈伊珍吓得魂不附体,我都没有时间去顾及,更没有想过怎么去和她解释,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有搞明白。

    此刻我看着这个隐隐约约的怪物,看到紧张的说不出话来的沈伊珍,想到我们即使再害怕,也需要自己来面对。何况骆伯伯和龙师傅也不在,也曾经说过邪不胜正的事情,顿时只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不管是为了沈伊珍还是自己,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冲出去,和陈毅身前那东西较量一番。当然最后我自然是没有冲出去,一来就是沈伊珍紧紧的抱着我,想到自己迷迷糊糊脑海里的情形,甚至还升起一些忿念。

    再就是我真不知道,自己冲出去的话,拿什么去和这鬼东西对阵。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自然有着无尽的遗憾,这可以说就是典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罢!

    想到自己手脚都有着力气,我心里不但胆气足了几分,就是那股隐隐担忧的恐惧,加上向的话,都让这种担忧消失了许多。我没有功夫顾及到沈伊珍的累赘,只想着我们却要怎么样,最后才能安全!

    但是这个时候,在沈伊珍的心里想什么,我自然是不知道。不知道他是担心害怕,还是依靠我和向,却让我心里有些茫然。

    因为她不说有没有和我靠近一起,紧紧抱着我的想法。光是如今眼前所看到的东西,似乎就和我所看到的,完全是有些不一样的。因为这鬼东西会影响我的脑海,自然也会影响沈伊珍。如果没有木牌,只怕她早就沦陷了。

    不过在她眼里,这个时候却看着我站在床前摒指对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满是震撼。

    其实要说她心里还真是很单纯,也没有想到偶然和我遇见,随后在这县城里的时候,居然会发生这种意外。在她成长的年月里,自然无数次听过关于鬼怪妖魔的事情,甚至有人说她父亲,就是死于鬼怪缠身。

    以至于后来她哥哥人凤的堂客出事,弘扬堂更是闹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她自然在心里的恐忧,比我还要强的太多。

    平时也听过无数次别人说遇到鬼怪,可是亲眼见到这种恐怖,她心里除了惊恐,没有了丝毫的想法。尤其和我莫名其妙的晕倒,然后不知道怎么来了这里,这些怪异的事情,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追寻。

    她紧紧的抱着我不放,当然开始她是怕我出事,甚至是怕我真的出去。虽然我已经比她还高一点点了,毕竟在她心里我还是个小孩子。

    可是在刚刚的尴尬过后,虽然外面的危险似乎没有解除,甚至还有窗外那明显的危机,可是看到最终没有破门和破窗而入,她终究在心里还是缓了一缓。

    此时心里即使乱成了一团麻,但是她隐隐也想到了什么。看到我根本都没有看她的意思,她心里稍微的安定了一些,不过确实都没有想的太多,毕竟外面那鬼东西的威胁,那可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可是因为这种近距离的贴近,即使我丝毫没有想别的,但是我身体的反应还是剧烈的。这让唐金枝即使在慌乱中,整个人都感觉到浑身发烫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