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神冢 > 第四百六十二章:私谈
    鲍平说完这句话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但这一次,他的表情非常的难堪,有一种不符合他以往性格的难堪。

    而周围来回走动的武士,脸上无一不挂着难堪的表情。

    他们身上素白的孝服,已经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再多的解释都没有必要了。

    鲍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似乎想缓解一下气氛,但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是陈智第一次看见鲍平如此手足无措。

    鲍平是一个非常从容的人!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面对生死,还是面对任何事情,他总是对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怀疑。

    即便是错了,也会坦然接受,可是这一次,他真的非常慌乱。

    那感觉,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很龌龊的事情,想要藏起来,但最后却被人发现了……

    “说说那回旨的事吧!”,陈智避开了最尴尬的问题,先开口去问鲍平,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回旨存在的?

    知道多少?”

    “是义父临死之前告诉我的……”,

    鲍平双眼看着地面,轻轻的说着:

    “历代西岐首领都知道那个回旨存在。

    那回旨里的每一个字,我们都知道,因为在几千年前,姜子牙就将这张回旨完全的背诵下来了,告诉给姬氏皇族了。

    当时姜子牙和武王也想过毁掉这张回旨。

    所以四处寻找比干的后代,但是却找不到。

    后来姜子牙将那个限制姜氏法术的法盘,送给姬氏皇族。

    他说,这张回旨就是一张催命符,会让姜家的人与西岐反目。

    因为没有人会抵抗这样的诱惑,也没有任何一个神裔会拒绝登上神皇之位。

    他把限制姜家的法器,给了姬氏,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子孙,有朝一日谋反。”

    “从来就没有姜家的人怀疑过这件事吗?”,陈智看着鲍平继续问道。

    “没有”,

    鲍平轻轻摇了摇头,

    “包括你的表舅公,包括他上一代的上一代。

    几千年了,所有的姜氏族长,没人怀疑过这件事情。

    所有的西岐首领,也将这个秘密咽进了肚子里,他们与你们姜家人同生共死,荣辱与共,并肩作战一生,但从来没有吐露过一个字。

    只在临死的时候,跟下一任的首领说出来。”

    听到如此坦白的答案,陈智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了。

    忽然间,他竟然理解了鲍平为何会如此的表现,也理解了他之前的疯狂。

    之前的偏激,以及现在的行为,其实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那现在呢?”,

    陈智看着鲍平,双眼炯炯有神:

    “现在你已经没有限制我的法器了,而我也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难道你要杀我吗?

    你认为你杀得了我吗?”

    “呵~~”,鲍平忽然间笑出了一声,随后,他开始不受控制的笑了起来:

    “呵呵~~

    你说的倒有道理,但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成不成功无所谓。

    问题是,你怎样想?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

    你还会站在人类一边吗?”

    鲍平说到这里时,忽然抬起头来,那双灰色的眼睛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悲哀。

    “陈智,你希望从我这里听到什么?

    想听我说我信任你吗?

    说我相信你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背叛我。

    相信你会为了我们这些人类,舍弃神皇之位?

    舍弃永生的机会?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那张回旨中的内容是什么,也知道那张旨意,在你们的世界中代表着什么。

    可我们算些什么呀?

    在那些神灵几千几万年的生命面前,我们的这点寿命,根本不值一提。

    就像是地上的蚂蚁一样,只要他们高兴,轻轻的一踩就没了。

    难道你会为了这样的我们,而抛弃这么好的前程吗?

    要是我,我就没有这么伟大,我说的是实话……”

    “嗯……”,陈智平静的看着鲍平,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都是实话。

    我也的确没你说的那么伟大。

    就像你说的,这个诱惑没有人会拒绝,事实上我现在也不想拒绝。

    问题是你现在还杀不了我。

    怎么办?

    现在的你,对我还抱有希望吗?”

    “当然”,

    鲍平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非常的诚恳,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想去直面诚挚的眼睛,而是垂直的看着地面,

    “算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想象吧!

    我想象你最后会和姜尚神尊一样,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之后,依然站在了我们人类一边。

    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且非常不真实的一厢情愿。”,

    鲍平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自嘲的笑了一下,

    “我义父曾经跟我说过,姜家的神裔可不是好摆弄的角色,他们不会被虚大的话唬住。

    这个秘密一旦让姜家人知道,姜家人必反。

    西岐必亡,人类亦毁。

    所以那个法器一定不能给你,一定要留在自己的手中……

    呵呵,可我最后还是没有听他的话,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有点后悔了……”

    鲍平说到这里时呵呵的笑了起来,陈智也笑了。

    刚才那种尴尬气氛,似乎一下子被冲淡了。

    鲍平这时习惯性的想伸手去拿烟,但想起还在这个地方,便没有去拿。

    然后他双手握在一起,继续说道,

    “陈智,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类。

    和西岐所有的武士一样,我们没有第二个身份,没有什么血缘和神力可以保护我们,所以我们必须拼尽全力才能活下去。

    平时总看那些神裔说人类卑微无知。

    但是我跟你说说,我是怎么评价人类的吧。

    什么是人呢?

    在我眼里,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组合。

    人类和神不一样,人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恶。

    有的时候会很虚伪,有时候会非常胆小懦弱。

    但有时候却很坚贞,比神灵还要坚守,这就是人。

    人很复杂,生命也很短暂,但绝不是一无是处,更不应该沦为食物。

    所以有时候,我们也不要看轻了自己。

    陈智,我不管你最后会如何选择吧!

    但我告诉你,我一定会坚守在现在的位置。

    就像我的义父一样,就像西岐历代首领一样,我会坚守在人类世界的面前。

    我为了维护这个世界,我愿意原意死一千次,一万次,直到粉身碎骨为止。

    如果天道拦我,我就灭了这天道!!

    如果神魔拦我,我就灭了神魔!

    如果你要摧毁这世界,那我们以后,就是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