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 572、【标题变了看】
    看了一会, 季北辰打开自动门, 走了进去。

    有人踏入了雷火之魂的守备范围,可充斥整个房间的雷电与火焰没有丝毫异动, 依然我行我素。

    只是,与往日呈现接纳他的状态不同, 现在的雷火之魂, 明显是无视了所有进入攻击领域内的生物。

    季北辰的脸色很不好。

    十二年前, 他和带着方以唯的方宋霆在叛军四起的南域相遇。

    因为目的地相同, 就干脆结伴上路。

    那时候的联盟还不像现在这么太平, 南域动乱, 数十个在南域经营许久的势力参战,几乎走到哪里都有战火蔓延。

    人性在不断溅起的鲜血中沉沦。

    无需理由, 哪怕只是多看一眼,都会引起一场新的战斗。

    从南域到中心区,这对于两个十五岁还带着一个三岁幼童的少年来说,是一段非常危险并且艰难的旅程。

    哪怕两个人都是天赋出众, 手上有着自己最为擅长的魂宠,结伴而行实力更是要高于单人,可即便如此, 季北辰和方宋霆离开南域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他们几乎是一路杀过来的, 路上重伤昏迷的次数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如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竟然真的活着走出了那个人间地狱,而且还是在带着一个三岁小孩的情况下。

    但对那时候的季北辰来说,最麻烦的不是来自于沿路的攻击, 而是他的同伴方宋霆。

    如果在方宋霆睡觉或者昏迷的时候踏入他的守备范围,雷火之魂就会自动浮现,毫不留情地攻击他。

    季北辰可以理解,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完全放松休息的时候有能完全信任的存在自动护卫他,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由此产生的哀怨——雷火之魂的守备范围大得惊人,那时候他往往要远离方宋霆五十米以上的距离才不会被攻击。

    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他们在一次次的战斗中,终于成了能够托付生死的好友为止,在那之后,他再踏入方宋霆的领域内,雷火之魂才像是认识他了一样,不再攻击他。

    也是那个时候起,季北辰才知道,原本以为是拥有守卫主人、自动攻击来犯意识的雷火之魂,其实是受方宋霆潜意识操控的——他早该猜到的,不同于一接近失去意识的方宋霆就会受到攻击的他,方以唯不管是在方宋霆清醒还是昏迷的时候走进去,都不会受到任何攻击。

    甚至于,哪怕代价是自己的主人面临生命危险,雷火之魂的第一保护对象,依然是方以唯。

    从南域到中心区,不管是他,还是方宋霆,一路走来都是伤痕累累。

    只有自始至终被方宋霆仔细保护的方以唯,连个擦伤都没有。

    可是,既然你这么疼爱她,连一丝擦伤都不允许出现在她身上,为什么……

    “为什么还能对还是婴儿的方以唯做出那种事来?”

    不自觉的,季北辰问出了口。

    没有回答。

    季北辰也没指望能得到什么回应:其实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那时候他不敢置信地问了,方宋霆回答了,但就是他的态度太不以为然了,季北辰一直以为那不过是敷衍之词。

    然而现在,他终于确信,那就是方宋霆的心声。

    本来在来这里之前,季北辰还想用真凶的事把方宋霆喊醒,可是现在看来……

    行刺方以唯的幕后黑手至今没有找到,甚至于,对方为什么要杀方以唯,他都调查不出来。

    方以唯本身根本没有仇家,方宋霆把她保护得极好。哪怕是在中心十域的上流社会里,知道第七军团长有一个疼爱至深的妹妹的人,也寥寥无几。

    知道方以唯是方宋霆的妹妹的人,更是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硬要说仇家的话……只有他和方宋霆的仇家了。

    或者还可以加上亚伦·瑞德拉贡的仇家。

    但,不管是哪一个结下的仇家,都不太可能对着方以唯下杀手——活捉方以唯的效果比杀了她好不知道多少倍,至少就季北辰知道的而言,如果有人拿方以唯威胁方宋霆,提出不合理要求的话……

    季北辰可以确定,哪怕是要方宋霆去刺杀联盟主席,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至于逼着方宋霆去做他不乐意做的事的后果么,季北辰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承担那个后果……

    ……好吧,方以唯除外。

    当初就因为方以唯一句“明明是杀手不长眼睛把咒毒下我身上了,哥哥你怪亚伦干嘛?”,方宋霆才打消了把瑞德拉贡家一块收拾的念头,转而全力对付那次刺杀的幕后真凶。

    想到几年前的旧事,再对比现在,季北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就算他说了,恐怕方宋霆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最后看了依然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方宋霆,他用力甩上门。

    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才这么想,身上的联络器震动,他打开一看,身在军部的丽生发过来一条信息:

    “北辰大人,压不下去了,西部军区已经发现宋霆大人的失踪!现在,在gs的怂恿下,军部代表已经在前往您住处的路上,来责问是否是您隐瞒了宋霆大人回到中心区的行踪。”

    来的挺快的,看来这次gs那边出了很大的力啊……心下思量几番,季北辰面上依然带笑,平静道:“你做得很好,丽生,我马上回去。”

    被季北辰沉稳平静的态度影响,丽生忽然意识到,有他在,宋霆大人就不会有事,反而是他现在这副慌张的样子会惹人怀疑,忙稳定心神,冷静道:“是!”

    见丽生恢复常态,季北辰微微点头,挂断后和心腹手下说了一声,便再次动用幽灵飞狐的特殊位移能力,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金毛已经很习惯季北辰的忽然消失忽然出现,连往这边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继续专注地盯着窗外。

    季北辰上楼,进了已经封尘一个多月的房间里。

    所有的家具都维持着一个月前他锁上房门时的模样,包括放在桌子上,那个装载了枯萎的生命树之叶的盒子。

    季北辰没有拿起盒子,而是只轻轻地打开盒盖。

    一片如帝王翡翠雕琢而成的绿叶出现在他眼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枯萎了的生命树之叶重新恢复了昔日模样。

    季北辰的表情没有丝毫异动,就像是看到这一幕是他预先就已经料想到了一样,但扶在桌角的手指骤然绷紧,手背上猛的青筋浮现,素来以硬度惊人而闻名的金丝铁木桌在这一刻整个碎裂成数千片只有数厘米大的木片!

    失去了支撑物,装载着生命树之叶的盒子自由下落,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接住。

    修长的指尖碰触到了生命树之叶。

    温润如玉的触感让那只从来都稳如磐石的手颤了颤。

    没有人见过枯萎的生命树之叶恢复常青,就像人死不能复生。

    人死,真的不能复生吗?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这一刻,季北辰依然捂住了脸,不让自己似哭似笑的表情流露于外。

    祸害遗千年……方以唯,你果然还活着!

    接到来自中心十域的通讯请求时,纷雅极为惊讶,特别是当看到那个号码时,她险些打翻手边的水杯。

    她动作声响太大了,正在逗弄自己的六尾赤狐的少年疑惑地看了过来:“阿姐?”

    纷雅没注意到,只看着那个号码,不敢置信:“北辰大人的通讯号……”

    少年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六尾赤狐抓住时机,一口咬上去。

    “嗷嗷小六你松口松口我的手指!!!!”

    惨叫声压过了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这个事实瞬间点燃纷雅的怒火。

    “阿西尔你给我滚出去!!”

    一脚把自家万人嫌弟弟连同他的魂宠一道踢出房,纷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衣着,才接通通讯:“北、北辰大人!”

    “纷雅吗?”通讯那头传来的声音和曾经在毕业典礼上听到的一样,沉稳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你去接触一下迟雁赛区一个叫弥赛亚的选手,可以让其他应试生去试探看看,如果达到标准的话,就发推荐卡吧……嗯,以我的名义发就好了。”

    “北、北辰大人?!以您的名义发?可是您的推荐卡……”担任迟雁行区招生办主任一职的纷雅还没从“北辰大人亲自联系我了”的巨大惊喜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怀疑自己的耳朵罢工了:

    北辰大人的推荐卡?

    从北辰大人拥有推荐学生参加考试资格的数年以来,他只推荐过四名学生,而这四名学生无一例外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入学推荐考,刚一入学就大放光彩,是联盟中央学府名符其实的风云人物。

    但那四位学生在没入学之前,天赋实力就已经得到一致认可了,而现在北辰大人所提到的人……

    身为迟雁行区的招生办主任,纷雅长期进行搜集当地有实力有天赋的□□的工作,可以说,迟雁行区凡是实力天赋足够出众、或者有某方面的特长、有可能会得到某些老师发放的推荐卡的□□,她都了然于心。

    可这个叫弥赛亚的人,她却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很快,季北辰的话解开了她的疑惑,原来弥赛亚不是真名,只是网络id。

    纷雅松了口气,她差点以为是自己工作不力,漏了颗让北辰大人都看好的明珠。

    “您放心,我会很快安排相关测试的……嗯,好的,我保证不会让本人察觉到的!”纷雅虽然觉得北辰大人的补充说明有点多余,依然认真许诺。

    世人总觉得九曜的推荐卡发放完全无规则可言,明明都没有接触过,却有人可以拿到推荐卡,于是权谋操作之类的流言四起——特别是当那些人拿到推荐卡却没能通过考试的时候。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九曜早就暗中派人调查测试,只有通过初试的人,才有可能拿到推荐卡,前往学府所在地,在每年的规定推荐考试期内参加复试——也就是俗称的入学推荐考。

    挂断联络器的纷雅开始思考让手下哪个学生去试探,这边,季北辰放下联络器,摩挲着手心里的生命树之叶,传来的和往日无二的温润触觉让他微微勾起嘴角。

    “北辰大人,我还是不明白……”关绎心鼓足勇气,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为什么……为什么您不告诉宋霆大人,以唯小姐还活着的消息?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找到以唯小姐到底在哪里,但……但是,知道了以唯还活着,宋霆大人很快就会清醒过来!”

    关绎心顿了顿,没有把下面的话也一并说出来:您也不必扛着军部和校方的双重压力,隐瞒宋霆大人的踪迹了。

    一旦让军部发现方宋霆出现在西域以外地域的行踪,都将坐实他“无命令、私自离军”的罪名。

    季北辰看了关绎心一眼,想了想,决定还是稍稍透露一点:“你不觉得,阿霆他太依赖以唯了吗?”

    方宋霆依赖方以唯?

    这怎么可能!

    要说方以唯依赖宋霆大人,那才对吧!

    没有宋霆大人在,方以唯根本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活下去。

    看出了关绎心的满目迷茫,季北辰却没有了解释的心思。

    所有人都认为方以唯是依附着方宋霆而活的。

    除了他。

    很久以前季北辰就发现,不同于方宋霆的极端依赖、时刻将妹妹挂念在心上,方以唯对待方宋霆的态度……用冷漠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那曾经是他厌恶方以唯的原因之一。

    方宋霆去了西三域之后,虽然碍于保密条例不能把做了什么说出来,但是每次通讯里,只当地风景特产等等之类的小事,都会说上半天,他对这些事的感想更是换着法子来表达。

    反观方以唯,吃穿住行,遇到的事,交的朋友……看起来好像是把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分享给了哥哥方宋霆,可季北辰却察觉到,方以唯说的永远只是事件本身。

    比如,方以唯会告诉方宋霆,今天和亚伦一起去看了歌舞表演,但是她却不会告诉方宋霆,歌舞表演好看吗,她喜欢吗。

    她从未把遇到那些事的她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过。

    给季北辰的感觉,就是方宋霆问了哪些,她就回答哪些。

    方家兄妹在一起的时候,方以唯会对着方宋霆笑,对着他哭,对着他撒娇,对着他生气……像正常的妹妹面对疼爱她的兄长一样,但当两人相隔两地时,就算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可方以唯的眼睛里,没有情绪。

    隐藏在平静表象下的……冷暴力。

    知道过往的季北辰已经无法责备方以唯什么了,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另外一个人是他有过命交情的挚友,在得知那件事的时候,季北辰会毫不犹豫地揍死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可做出那种丧心病狂之事的人,是救过他无数次、也被他救了无数次的方宋霆。

    战场上用血和性命换来的交情,人性正常的认知冲突……他无法说什么。

    如今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好好保护方以唯罢了。

    不能……再让方宋霆靠近她了。

    这是一个机会。

    在证实了隔离无用的现在,季北辰希望借着方以唯假死的这个大好时机,真正做到隔开方宋霆和方以唯。

    他希望,没有方以唯的存在影响,方宋霆也能拥有求生的念头。

    所以他不打算用方以唯还活着的消息来刺激方宋霆清醒。

    他要方宋霆自主、自立地清醒过来。

    季北辰微微紧了紧拳头。

    只是,时间不多了。

    在军部和校方的双重施压下,他能隐瞒方宋霆的行踪多久呢?

    关绎心看季北辰沉默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解释的打算了,正想出去工作时,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北辰大人,您说……既然以唯小姐还活着,而且从生命树之叶的情况判断,她现在很健康,那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您呢?”

    这是她得知方以唯还活着的消息之后,最想不明白的一点了。

    “……除了忘记我的通讯号,还能是什么原因?”季北辰面无表情道。

    他养了那小丫头三年了,能不知道那看着聪明其实除了魂宠知识外几乎什么都没装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吗!

    “阿嚏!”方以唯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又感冒了吗……”

    量了量体温发现并没有发烧,系统提供的buff栏里也同样没有感冒buff出现,方以唯很快抛开这个小意外,继续专注于强化梅花喵的工作。

    被她放置play好久的魂宠收集成就也该提上日程了……强化完梅花喵就该去刷怪练级吧!

    ——哎呀,没有刷过怪练过级,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玩过网游呢?

    尼克尔森林,位于尼克尔城外西北方五公里外,是曾经的初级练级地图,适合刚刚成为御魂师或者炼魂师的玩家刷怪练级。

    方以唯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它——曾经,她只在游戏论坛资料里见过它的模样。

    在方以唯进入游戏的那个年代里,尼克尔城虽然还存在,尼克尔森林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继承了“尼克尔”之名的大沙漠。

    据说,之所以会从森林变成荒漠,其实是因为有人抓走了森林深处的某只魂宠,失去了魂宠力量保护的森林慢慢枯萎,太阳炙烤着这里的一切,森林退化成了荒漠,湖泊变成了盆地——如此切合游戏世界观的解释让所有玩家一起对着游戏主策划微笑着比出了中指:

    扯什么鬼!以为套着魂宠庇佑的壳子我们就看不出来这是水土流失了吗?

    还没走到森林边缘,已经有淡淡的雾气弥漫开来。

    方以唯拉了拉披风,清晨的温度还是有点低的。

    因为来的地方是森林,她特意换了身长衣长裤——刀币的存在很好地缓解了她的财政危机,新买的偏中性化长衣长裤虽然就材质防护性完全没法和附一校服比,奈何校服是漂亮的膝上十公分长度裙装,身为御魂师菜鸟,穿着这种衣服去丛林绝对是嫌弃自己死得不够快。

    就算是尼克尔森林这样的初级地图里,一样也是有吸血螨虫存在的,而那种虫子可谓咬上了不吸光人血就不会松口的典型。

    就算是尼克尔森林这样的初级地图里,一样也是有吸血螨虫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