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dao章, 1小时后见~

    两人探讨着将要表演的个人节目。

    莫易久自然是唱歌, 唱内地听众最是耳熟能详的国语歌, 虽然她本人并不那么喜欢, 几十遍上百遍唱下来, 还多了几分厌烦。

    曾今今不能理解:“既然你不喜欢,为什么要放进唱片里?”

    莫易久说:“歌星啊,是台前风光,其实没什么主动权的, 特别在资历浅的时候,全部都是听公司安排, 公司觉得这样做对你好, 就算不喜欢也要做。”

    “看来一行有一行的难处。”曾今今叹气:“真没想到易姐这样的咖位都不能自己说得算。”

    “那倒不是……我现在呢, 主动权也得到少少咯……你看……就指甲盖那么多。”

    曾今今觉得自己被忽悠了, 指甲盖那么多到底是多少……

    莫易久继续道:“其实一首歌能被这么多人喜欢和记住, 不止是这个唱歌的人, 还有作词、编曲、制作、宣传、包装,都是很重要的因素。歌手的喜好和一首歌的问世流行是没有关系的,喜欢就唱得好, 不喜欢就唱不好, 这种不是专业歌手。所以如果我提出来说, no, 这支歌我不喜欢,不想唱不想把它放进专辑,那就是对其他幕后工作者不尊重, 除非我有充分的理由去告诉他们这首歌不合适。不过呢,做新人的时候我都不去争的,不然别人会觉得这个新人什么都不懂还这么难搞,给其他人机会好了。”

    曾今今捂着嘴偷笑:“我想到你卖乖的样子居然觉得好有趣。”

    莫易久用力踹了一脚曾今今的脚底心:“胆子很大啊敢笑我!”

    曾今今绷住表情:“我没笑,真的。啊,对了,我觉得你不喜欢唱那首歌就不要唱好了。反正你那些歌不管唱哪首现场的反应都一个样子,因为他们都没有听过嘛,倒还不如唱自己喜欢的呢。”

    莫易久翻了个白眼一副被打败的样子:“真是见鬼了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听你这样说感觉好沮丧……曾今今,你是上天派来刺激我的么?”

    “没有啊我没接到过这样的任务……”曾今今爬到莫易久的床上,抱着她的胳膊讨好道:“哎呀易姐,不要生气嘛,我就事论事的。我看这边很多人家可能连电视机也没装,一群老人孩子,要么是山歌,另外的还有什么,估计小孩子就是春天在哪里这些,老人家就对东方红太阳升那种的熟,也没机会听到你的歌啊。哎?对了,我干脆跳段红色娘子军的独舞好了。”

    “啊?红色娘子军?什么来的?”莫易久不懂为什么话题会突然跳到这个什么红色娘子军上面。

    “等我搜个图给你看看。”曾今今捡回手机,2g流量信号又出现了,趁着这波赶紧搜红色娘子军的图:“看,就是这样的。”

    莫易久看看曾今今,又看看手机屏幕上军装女演员各种亮相的照片,要是把这张脸变成曾今今的脸……还真是不能想象。她又注意到图中女演员绷直的脚尖,疑惑道:“芭蕾?你不是跳现代舞的么?”

    “现代舞是从芭蕾发展过来的嘛,要学芭蕾打基础的,而且这个剧我中学排过,这几天准备一下应该没问题。就算演坏了,嘿嘿,反正我不是专业芭蕾舞演员。”

    “你这么狡猾啊,要不我也跳舞,反正我连舞蹈演员都不是。”

    曾今今知道莫易久这话绝对是开玩笑,也乐于和她逗趣:“易姐求求你,不要抢我饭碗好不好?”

    莫易久忍不住笑出来,背过身,指了指肩膀,得意地说:“求人的态度拿出来哦。”

    曾今今马上狗腿地上去给莫易久捏肩,轻了重了这里那里百般贴心。任甄备完课去洗澡,得过两张单人床中间的走廊,看见曾今今和莫易久的互动,不禁说了一句:“你们玩得好嗨。”

    曾今今抬眼瞧了瞧任甄,到莫易久耳边完全没有压低声音地说:“甄姐嫉妒我给您按摩呢,易姐,要不要给她个机会和您亲密接触一下?”

    任甄无语,曾今今这说瞎话的本事也不能小看啊,赶紧洗澡去。

    莫易久无情揭穿:“曾今今同志,你是不是想偷懒?”

    第二天早晨,节目组就来敲门了。本来莫易久和曾今今以为周一是不用去学校的,因为没有音乐课。但节目组说第一天要介绍学生认识所有的新老师,所以没课也还是得去。

    莫易久似乎已经习惯了清早被曾今今叫起床,也没有黑脸,就是精神不太好。村长来邀请老师去他家吃早饭,一锅白粥,配点儿小菜,很简单,但味道不错。丁正阳和柴骏时早就出去买菜了,剩余六人和村长一家四口一起吃,除了村长本人和孙女刘虹,还有村长的老伴儿和儿媳。问起刘虹的父亲在哪里,她可骄傲了,说爸爸在大城市里做生意,还叫她好好读书,以后考城里的大学。

    饭桌上,莫易久又向辛浩歌问起知不知道要出节目的事,辛浩歌吞下嘴里的粥,抹了抹嘴才说:“昨晚上我们合计了一宿,被丁正阳那厮给闹得,他说他不会唱不会跳的,也不能走段模特步当表演,硬要跟我说段相声。我就给他找了段相声,他又嫌词儿太长背不出来,我说我逗你捧呗,来来回回就是 “呵”“对”“没错”“好极了”“像话吗”,多容易啊,他又嫌当捧的太不出挑,要整个小品,就白云黑土那个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噢耶,说那个比较顺。”

    莫易久和曾今今都不了解小品,没看过,听得稀里糊涂。

    沈可欣接茬:“那谁演白云谁演黑土啊?”

    “他白云我黑土啊。”

    “丁老师要反串老太太啊,哈哈哈!”

    辛浩歌说:“他演就不算反串了。里头不是还有个牛群的角色么,逼着小柴演了,他还挺认真,背了一晚上词儿。”

    “哈哈哈,他一定没看过那小品,绝对hold不住。那你们还有什么节目啊?要十五个呢。”

    辛浩歌想了想,说:“数量不必担心,不够就让莫大天后带着汤远开演唱会。”

    “噗!!!”

    “噗!!!”

    被点名的两人同时喷了。

    莫易久指着辛浩歌:“你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七点二十分,丁正阳和柴骏时背着食材回来了,十八个鸡蛋,十八个番茄,十个大土豆,还有葱姜辣椒等香料。八人汇合,村长孙女刘虹就领他们去学校。也不知是不是提前放出了消息,有很多学生在村长家门口张望等待,似乎是打算和他们一起去上学。

    学校在半山腰上,绕过几亩农田,得走十分钟山路。有几个学生好奇心重,就找了看起来最年轻的汤远问:“你们是新来的代课老师吗?”

    汤远回答:“对啊,这星期你们高老师不在,课由我们八位老师上。”

    学生又指着摄像们问:“那他们是干嘛的?”

    丁正阳过去说:“看见他们背着的那个机器没有,你们如果上课不认真听讲,他们就用那个机器把你们拍下来,到时候全国各地的学生老师都知道,哦,这个学校的学生上课一点也不专心。”

    学生被吓到了,赶紧离摄像们远远的,又跑到曾今今那边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我们高老师是城里人,你们是不是城里人?”

    曾今今反问:“你们觉得呢?”

    学生们七嘴八舌说:“我觉得你们是城里人,你们长得这么好看。”

    曾今今说:“你们长大了也能这么好看,男孩子个个帅小伙,女孩子个个小美女。”

    学生们围在一起笑得前仰后合,还不忘先前的问题:“那你们到底是不是城里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有罪!周末努力在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