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畅游六零年代 > 458、第十八章
    魏秀算是交到了马玉莹这个小朋友。

    分开之前, 马玉莹小声的约魏秀, 一同去马家庄子骑马打猎。

    马玉莹拉着魏秀小声的说自己家的庄子有个小型的马场。

    里头养了几头马,有两头是她的,是她小时候父亲抱着她亲自去边城马场选的, 是她自己照顾着小马驹长大的, 就算是回京城,也带着一同回来。

    庄子后头是座小山。

    大型动物没有, 不过山鸡野兔还是有不少的,那边的管事知道她每个月都会上山射几箭的性子, 特特养起来的,管事是父亲的退役亲兵,少了一只眼, 不影响他管理庄子。

    魏秀自然是嗯嗯嗯的同意了。

    她正愁回了魏府出门不那么方便呢,平常与闺密之间的来往没事, 可是出京城骑马打猎, 就没那么方便。

    不过,有马玉莹在, 就可以克服克服。

    离成亲还有两年的时间, 老秦王去世还没有满周年呢,她还有两年的单身生活, 不能天天呆在魏府读书识字吧。

    三不五时,魏秀也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这般一想,魏秀觉得是要与马玉莹交个朋友, 一块出城骑马打猎,有个伴。

    魏家不是很清楚她的去处,她是先去了马家,在马家换上骑装,坐上马家的马车,出了城,再上马。

    可,第一回去马家庄子,就遇上了秦王。

    秦王是个消息灵通人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眼前,与她说了几句话。

    已经近一年没有见这人,这人生的实在英俊,鼻梁高挺,眉眼深邃……与颜控的她,着实相配。

    秦王一挨近她,便想抱抱她,还想亲亲她。

    可是,他到底克制住了自己。

    再三克服自己,还是不由得想起以往被自己拥住随意欺负的她。

    她的脸会慢慢转红,大眼睛会渐渐泛着水光,还会添几分迷蒙,不再像平日那般明亮清晰。

    特别是,她的红唇会开始微红微肿,瞧着越发娇艳欲滴——那样的她怎么能不让自己神往呢。

    一别一年,她风采如昔,面容精致,顾盼神飞,如同一汪月光。

    秦王说,马家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人。

    马家之前是山中的猎户,马将军天生神力,当时马将军进了深山,误入了狼窝,危机四伏时,王妃出手救下了他。

    之后,又出声指点他几招。

    就这几招,马将军在附近打猎大大出了名,之后有一回连老虎打杀了,县令接见他这个打虎英雄时。

    问他为什么不去军中效力。

    马将军觉得是该如此。

    县令见他一点即通,便将自己母亲身边养大的远亲侄女许给了马将军。

    成亲后不久,马将军就被送去了边城,他就一步步打上来。

    几年后,母亲又一次与马将军遇见,在离开之前,送了一本世俗武功给他。

    让他答应她三件事。

    哦,马家与秦王还有这种渊源。

    ……

    春天,是百花齐放的时节。

    可目前已经进入十一月份,魏府后头的花园没有一点绿意,对,北方的冬季就是漫长而枯燥的。

    正在这时候,在兰园伺弄的婆子过来报喜,说那几盆墨兰,似要长花了。

    是的,魏府后院有个兰园,但魏府向来低调,没有建暖棚养着,只有伺弄的婆子丫头用心些罢了。

    而墨兰本来就是在十一月份到二月份长花的。

    魏老夫人带着夫人姑娘以及嬷嬷丫头们,一大群人就这样子呼啦啦的过去,围着那几盆墨兰瞧着稀罕。

    魏秀以为看过就算。

    哪知次日去请安时,魏老夫人道:“秀丫头,善丫头说要邀几个要好的姑娘过来赏花,你觉得如何?”

    “挺好的,六妹妹也可以与姑娘们做做诗,吃吃点心。”魏秀笑着点头。

    “嗯,那三日后,你们一块办个赏花诗会吧。”魏老夫人拍板道。住了两年道观,秀丫头身上那股灵气更浓郁,可是听说她在别家做客时,再也没有出过诗……是没有争风头的心思,还是真当没了那天赋,那当真可惜,可,她到底是订过亲,如此也好,让善丫头正好出出风头。

    “好的,祖母。”魏秀笑着应下,做不做不要紧,自有六堂妹会安排,兰园内养着的几十种兰花,是魏六的最爱!不管有没有开花的兰,她每日都会去看上几眼,这个六堂妹是真正的魏家女,风雅的很。

    说起来,魏六样样拿得出手,就是容貌比之魏秀差了些许,瞧着清秀,端庄有余而已。

    当天午后,魏六派了身边的丫头过来问魏秀可是要邀请哪些贵女过来,不好重复邀请。

    魏秀正卧在窗前的软榻上,听着丫头一书给她念杂书。

    一琴进来传话时,魏秀连眼也没有抬,道:“就邀请一个,马家姑娘,别的就托给六妹妹下帖子吧。”

    魏六本想赏兰诗会也得有十几个贵女才行,可是听丫头回来说,四堂姐只邀了一人,她也便只得下了几个特别要好的贵女过来。

    马玉莹得了魏秀的帖子很是高兴,立马回了帖子,道三日后必去赴约。

    上一回,两人在自己的庄子上玩的挺开心的。

    还得了秦王的邀请,下回可以去皇家猎场,那边是半野生的猎场,虽不及边城的原始森林,可比之自己的庄子小山坡,那是相差悬殊。

    马玉莹是个淘气的。

    小时候就爱藏在父亲的书房,无意中知道秦王小世子是自家要效忠的主子(现在的秦王),是原先的王妃与自家有大恩。

    三日后,马玉莹依旧是一身似火的红衣,外加薄斗篷,一大早便出发。

    马家是近些年才发家的暴发户,那府上的住址与魏府这等百年世家是隔得挺远的。

    魏家近年有了魏贵太妃,这些年越发风光。

    但是风光的同时,魏家对家里子弟的约束更甚。

    她不知道,两年前魏老夫人得知魏秀与秦王有私后,对姑娘们看管的更加的严。

    这也是魏家为什么能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的原因。

    王玉莹下了马车,一进侧门,马上就被人迎着上了一顶小暖轿。

    小暖轿一直抬到进了二门,约有一箭之地,方才被放了下来,接着迎上来的丫头婆子们,动作利索有度,言语无一不规矩。

    她粗粗一扫,这魏家的丫头清一色的穿着绿色的长棉衣,红色的比甲;而婆子则是一色的姜黄色长棉衣,外面套着黑色的比甲。

    马玉莹从去年回京城起,参加过大大小小数十场宴会,百年屹立不倒的世家大族也见过,但是像魏家这么规矩森严的家族,倒还真是第一次见。

    从前听人说过,魏家规矩大,还不些不相信,但是自己来了魏家以后就发现,原来传言不虚。

    魏府上目前只住着两位大姑娘,都是家里的嫡女。

    母亲说魏家家风好,男子四十无子,才能纳妾,除此以外,连通房都不允许有。

    这样一来,魏家上下,几乎没有庶子庶女。

    与自家也差不多,父亲也没有纳过妾。

    可是母亲回京城前,亲自给父亲找了两个好生养的丫头伺候父亲着起居,母亲对父亲说咱家是刚刚起家的武官,战场无眼,子嗣为重。

    回京的路上,母亲又细细对她讲:“别吃醋,你不再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以后会有弟弟妹妹们。”

    “娘,你就不怕,父亲养了小妇后,会变心吗?”马玉莹不高兴的嘟嘴,很是不解。

    “傻孩子,我有你与你哥哥们……你哥哥们还怕没有影子的弟弟吗?”马夫人温和笑道。老爷是个需求很大的武官,十几年来,她一个人伺服他本来就不容易,如果不是不想让庶子庶女与自己的儿女年龄相差过近,她早就想当个贤良人,给丈夫纳妾。

    马玉莹被引着穿过二门,进了后院。

    眼前见到一位穿着碧绿色的裙衫的白皙高挑的姑娘,她披着月白色的斗篷,头上只戴了一支碧色的玉簪,手腕上戴着同色同款的玉镯。

    这一绝色姑娘,正是魏秀。

    这一日,只邀来了几个姑娘,大家在一起见过面,聊了几句,剩下的就都让魏六在花厅招待着,魏秀拉着马玉莹回了自己的秀园。

    进了秀院,马玉莹一眼便见到两只绿毛鹦鹉,绿毛鹦鹉一见人,便叫:“欢迎,马姑娘。”

    “啊,真聪明。”马玉莹捂住嘴,开心的小声叫道。

    接着,她又见到几只猫,窝在窗口晒太阳,那个姿势当真慵懒。

    ……

    魏秀回归京城贵女圈,本来就给大家添了不少话题。

    这日之后,更是没有几句好话。

    大多数话题是说魏秀是个空有美貌的草包。

    之前,在京城女院的拔尖成绩都是魏六为她作弊,之前在宴会上的诗词都是提前请人做好的。

    就是为了找个好人家,自从被皇上赐婚秦王后,草包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对此,魏六见到她,面上总是讪讪的,那是她母亲在背后推了一把。

    一开始,魏秀倒是无所谓。

    可见母亲因这些流言蜚语而生气,便去安抚她。

    可是闺女的安抚也没有用,魏三夫人越想越气,当她查出来是二房在背后出了手,更不乐意这般轻轻放过。

    第二日请安时,拉着魏六母亲魏二夫人去婆婆跟前,要求评评理。

    魏老夫人听后,面沉如水,道:“这般争强好胜,先送去庄子上呆一阵子,静静心。”

    “……”魏二夫人一时傻住,有这般严重吗?

    魏老夫人挥了挥手。

    魏二夫人才反应过来,跪下求饶。

    魏老夫人合上了双眼,静如泥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