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月夜引魂灯 > 第1000章 终章①
    “古羌,稍安勿躁,此刻空间不稳,等适当的时候,朕自然会让你们出来助一臂之力的!”兮墨抿了抿唇,一边躲闪着空中坠落的陨石,一边安抚着众鬼王。

    兮墨的声音沉静如水,灵动的身影分毫不受空中陨石的影响,四散如地狱般恐怖的热力更是没有让他流下一滴汗。

    庞大的灵力将所有的热力阻隔在他身躯外,仅从目前而言,兮墨并无分毫落败的迹象,毕竟以他今日已超越全盛时期的修为,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只是,自信归自信,并不代表黑泽羽就是那么容易击败。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兮墨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感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一丝不对劲。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丝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是浓郁。

    作为神,兮墨的爆发力和破坏力,是毁天灭地的,数不清的流星和小行星在他和黑泽羽的战斗中被破坏,乃至直接湮灭。

    这一战,在兮墨的内心深处,只是要赢,而不是要杀了黑泽羽。所以,兮墨保留了一部分的力量,并没有全部放开手脚。

    反观黑泽羽,却并没有这种顾虑。

    输了,他不但输掉的是现在所有的一切,就连生命都不再由自己主宰,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他万年来的隐忍和这一次的逼宫,将变成一个笑话。

    所以,黑泽羽没给自己留下任何余地。

    不成功,便成仁。

    正是因为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兮墨渐渐的发现自己变得被动起来。主要是灵力方面,即便强大如他,在如此超强度的大战中,所消耗的力量也恐怖以及。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没有时间恢复。

    宇宙空间中,弥漫着各种物质,并非只有单纯的五行灵力,更有着暗属性等众多异种能量。

    虽说兮墨可以利用自己神躯的先天优势,吸取大量宇宙空间中的能量,但那些能量杂而乱,大战中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过滤,所以并不能真正的补偿他的消耗。

    此外,大量杂乱能量,导致他体内经脉流转渐渐变得有些晦涩。

    虽然旁人根本无法看出,可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反观黑泽羽,由于他的五行灵体,在战斗时始终只有一人是真正动手的,其余四具身躯却在储存着与自己相应的灵力,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泽羽渐渐占了上风。

    这就是五行灵体的最终级奥义。

    无论在什么界面,吸收入什么样的能量,都能够通过不同的身躯反复过滤,吸收自己所需要的,过滤自己不需要的。

    同样是花费时间剔除不需要的能量,黑泽羽有这个时间,兮墨却没有。

    尽管每次吸收的量并不是那么大,但随着时间推移,此消彼长下,兮墨却是处在了下风。

    当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已无所谓什么战斗技巧了,唯一重要的是战斗的持久力。当兮墨意识到这一点时,战况于他而言,已有些微微的不妙。

    他的心有些微微的下沉。

    若真的到那种地步,兮墨也不是那种下不了决心的人,哪怕他付出的代价是两败俱伤。也好过让一个私心杂念胜过界面责任的人上位。

    黑泽羽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兮墨渐渐下沉的俊脸,心情越发的好:“我的陛下,可是觉得力气不够了?若是您肯认输,那我们就此作罢!如何?再这么打下去,对您只会越来越不利。您的万金之躯一旦伤了,要恢复可不是那么容易啊!”

    那毫不掩饰的浓浓嘲讽,和黑泽羽以往温润如玉优雅的风格完全不同。

    兮墨眼中闪过一丝怜悯:“泽羽,你如今已经失去了平常心,何况,就算朕现在真的将这个位置给你,以你目前的情况,也是不能胜任的。”

    “你放屁!”黑泽羽顿时大怒,几乎脱口而出,三个字临到嘴边,却被他生生的吞了回去。

    “哼!我的陛下,您还是先顾好您自己吧!”黑泽羽再次嘴角微扬,眼底深处跳动着的寒意,如二月冰霜,手中却再次加快了动作。

    眼见黑泽羽并没有接口,兮墨有些微微失望,不过却也明白,如黑泽羽这般修为和境界,可不是几句话就能够动摇他的心智的。

    很难想象打斗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两人竟然还能各自转着心思。

    ......

    宇宙中没有白天黑夜,但两人激战的激烈程度,已经从刚开始的留手到了完全的毫无保留。两人都想要速战速决,拖着对谁都没有好处。

    算算时间,已经足足一天一夜了。

    兮墨早已换上了以往惯用的方天戬。

    两人已经不知道毁坏了多少小行星,庞大的破坏力,使得空间支离破碎,兮墨和黑泽羽一边要抵抗对方的攻击,一边还要躲避不停开裂的空间,早前的优雅也已渐渐消失,只想着速战速决。

    引魂灯中,古羌等鬼王都是脸色黯然,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真的是帮不上任何忙。

    空间破碎的力量,神都会受伤,别说是他们了。

    兮墨心中暗暗开始焦灼,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战会如此持久,也不知道冥皇宫中依依情况如何,这丫头此刻怕是要急坏了。

    这一战,他若是赢不了黑泽羽,怕是要无休止的这么打下去了。

    更何况,以他神躯如今吸收宇宙中能量的情况来看,也是有极限的,等到了那个临界点,恐怕输的就要变成自己了。

    怎么办呢?

    他总不见得对黑泽羽说,休息一会,让朕把神躯中吸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能量剔除后再打吧......

    时间毫不顾忌兮墨的焦灼,仍然坚定无比的向前行进着。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

    此刻的兮墨和黑泽羽都有些狼狈,却谁都没有半分退缩,期间更是没有再进行过半分对话。

    终于,兮墨开口了:“泽羽,你认输吧!否则,朕再不留手!”

    黑泽羽嗤笑一声道:“喔?我的陛下,您的意思是,这两天两夜来,是因为您对本殿留手了,所以才能够让本殿活到现在吗?不过,现在受伤的,似乎是您吧?”

    兮墨静静的看着黑泽羽,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泽羽,朕明白,此刻无论朕说什么,你都听不见去!也罢,也许这就是你我最终的宿命!”

    最后一句话,兮墨几乎是呓语一般,仅仅是薄唇微微动了动。

    黑泽羽却神奇的,明白了兮墨的意思。

    他微微一愣,却随即不以为然,冷哼一声:“我的陛下,到了现在,您难道还不明白?只要本殿的五行灵体不破,您迟早会落败的。”

    “是吗?”兮墨冷然道:“可你不要忘记一件事!朕,还是高级引魂师!”

    “那又如何?”黑泽羽忍不住脱口说道:“您的魂力,现在怕是不太好用吧!”

    他们打斗的力量太过庞大,动作速度早已超越音速,魂力再庞大,但是锁定不了对方的魂魄,又有何用?

    “你很快便会知道。”兮墨忽然灿烂一笑,那笑容带着自信和从容,看得黑泽羽一阵神思恍惚,随即咬牙切齿,一阵生气。

    擦!

    笑得这么好看有个毛用?这是准备放什么大招了?

    黑泽羽虽是心下暗骂,实则心中一凛,暗自警惕,身形立刻快速移动,手上动作越发的加快了,五行灵体如风转轮一般,开始继续一波攻击。

    眼见胜利在望,可千万不要最后翻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