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剑道通神 > 第一百零九章 真超极境(中)
    刀光剑影!

    剑影刀光!

    武斗台上,两道身影对碰、交错,剑气激荡,刀风冲击,惊人的锋芒锐利充斥在武斗台上,仿佛被防护罩封锁了一样,在其中不断的回荡席卷,让站在武斗台外观战的众人,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惊悚感。

    仿佛只要他们置身于其中,就可能会被那可怕至极的锋芒锐利所洞穿、撕碎。

    哪怕是陈宗和北千都没有催发神相,所施展的,只是自身本体的力量而已。

    但,以本体的力量施展出来的剑术刀术,其剑意和刀意惊人至极,可怕无比。

    陈宗的剑意是变化的,时而雄厚沉重而霸道,那是世界剑意,时而灵动变幻却又洞悉一切,那是心之剑意。

    世界剑术和心剑术也是交替施展。

    北千的刀意,是一种十分锋锐的刀意,似乎能够斩断一切斩裂一切的惊人刀意,其刀术,也是如此,每一刀似乎都要将这世间的一切都斩断。

    斩天刀术!

    斩斩斩!

    交手之间,陈宗能感觉到北千的刀术惊人,哪怕只是大成境界,在境界上不如自己,但其应用却十分独到。

    境界是境界,应用是应用,不可混为一谈。

    有些人境界的确很高超,但在应用上却是一般,而有些人或许境界一般,却有着无以伦比的应用。

    陈宗的大道剑术境界提升太快了,至少相对于其他人而言,极快极快,提升快固然有其好处,但也有其弊端所在,那就是来不及彻底的掌握。

    就好像吃饭,吃得快,难免无法细嚼慢咽一般,细细的品味其中的滋味。

    而提升得慢的,则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应用上,将一切玄妙都激发出来。

    显然,在应用上,陈宗有所不如北千,毕竟北千在斩天刀术上的应用时间更长,而且,只是斩天刀术而已。

    陈宗却是同时要掌握心剑术和世界剑术,还都是在相当短的时间内提升到圆满境界,这一点其实陈宗自己也很清楚,不过,有一心诀在,自己的提升,总会更快。

    战斗,与高手战斗,也是提升自己的一种方式,很好的方式,如现在,陈宗与北千刀剑交击,便在无形当中提升自己对世界剑术和心剑术的应用。

    于是,越是战斗下去,北千就感受到以往陈宗那些对手的那种无奈憋屈的感觉。

    因为,陈宗的剑术应用在提升,世界剑术与心剑术的交替施展,愈发的完美圆融无暇。

    压制!

    渐渐的,北千跟不上陈宗的剑术变化和提升,两种风格截然不同的剑术交替施展,瞬息万变,出乎意料,让北千无法把握,因为你不知道他下一剑到底是实还是虚,更有一种自己的刀术路子被洞悉进而被针对的感觉。

    憋屈!

    十分憋屈!

    与北千相反的是,陈宗觉得无比畅快。

    酣畅淋漓!

    淋漓尽致!

    就是这样的感觉。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才能够激发出内心的战意和斗志,才能够让自己热血沸腾起来。

    一个好的对手,不仅有足够的实力,还要正好与自己对应。

    “被压制了。”

    “北千竟然被压制了。”

    “护舰军士第一刀客竟然被压制了。”

    观战者,连番惊讶。

    北千是谁?

    那可是巨鲸号上护舰军士当中,仅次于三个神将榜高手的超级高手,是以一身刀术闻名的超级高手,连炎武都曾被他击败过。

    当然,北千的实力和炎武其实也差不多,那一战,北千也不算是真正的击败炎武,只是占据上风而已,饶是如此也说明,北千技高一筹。

    论及刀术,哪怕是三大神将榜高手用刀的那个,也是自叹不如北千。

    现在呢,他们看到了什么?

    北千,竟然被压制了,被对方的剑术压制了,这等大道武学的境界,太过惊人了。

    一个大极境!

    仅仅只是一个大极境而已。

    不可思议的感觉。

    爆发!

    憋屈之下,北千直接爆发,催动神相,他的神相是一尊高达十二丈的刀客虚影,甫一出现,便弥漫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威能,仿佛能斩裂天穹般的,万事万物都无法阻挡那一口长刀的斩击,都会在那一口长刀之下被斩裂、斩碎。

    北千一催发神相,陈宗自然也要催发神相,因为有没有动用神相的差别是很明显的,神相之躯一旦催动,其威力就会释放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实力。

    简而言之,没有催发神相之躯时,凭着本体所发挥出来的实力,只有自身的十分之一左右,而催发了神相之躯后,才能够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

    哪怕是北千的大道武学境界不如自己,但在绝对的力量之下,自己也挡不住。

    练气神相与炼体神相同时催动,瞬间暴涨为十一丈,陈宗还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惊人的力量正在苏醒,就像是深海处的暗流一般,看不出来,却有着可怕的威能,悄然展现而出。

    潜力!

    那就是位于自己身躯深处的潜力,正随着与北千之间的战斗,而一点点的被激活,仿佛巨龙从沉睡当中被唤醒似的,一旦完全醒来时,势必会爆发出惊人的威能。

    神相之躯催动之下的剑术和刀术,其威能暴增十倍,每一剑每一刀所散发出来的锋芒,也更强烈了好几成,愈发的惊人,叫人心惊肉跳不已。

    神相之躯的威能,陈宗不如北千,但两大神相之躯的力量叠加,却还是勉强可以抗衡,再加上愈发高超的剑术,北千依然无法扭转局面,还是处于劣势,落于下风。

    “一刀断岳!”

    蓦然,北千的刀术一变,力量凝聚,再以惊人的速度劈出,仿佛将山岳直接劈开似的,威能惊人至极,可怕无比。

    那刀光惊世,霸道至极,锋芒无边,甫一出现就让陈宗浑身发麻,汗毛倒竖,仿佛整个人就被一刀劈开似的,惊悚不已。

    但,陈宗并未有丝毫的闪避,反而一剑扬起,悍然斩杀。

    神风霸斩!

    霸道至极的一剑,顶尖的十二阶奥武,威能惊人。

    刀光与剑光碰撞,发出无比刺耳的声响,继而破碎开去,强横的力量冲击,直接轰入陈宗的体内,那是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仿佛要将自己的身躯劈开似的。

    但,那一股力量并未劈开陈宗的身躯,反而在陈宗的引导之下,仿佛将苏醒的潜力,更进一步的被激发出来。

    勃勃欲发!

    “再来!”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发出一声低吼,陈宗再次出剑。

    斩!

    这种强硬的对碰,才能够更好的激发出自己的潜力,让那已经在苏醒当中的潜力真正被激发出来。

    哪怕是每一次对碰,对方的力量都会让自己不自觉一颤,有一种被长刀直接劈斩的感觉,但陈宗还是承受下来。

    潜力的激发,就在此时。

    一剑!

    两剑!

    三剑!

    北千的刀术奥武一施展,一刀接着一刀,每一刀的威能都惊人至极,强横无匹。

    苏醒!

    陈宗每硬接一刀,那可怕的力量冲入自己的体内,都让陈宗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在不断的苏醒,蓬勃愈发,宛如沉睡的火山被激活了一样,岩浆滚滚。

    轰隆隆!

    那声音,就像是打雷似的,在乌云当中,有无数的雷霆涌动,又像是海啸来临的前奏,乌云低垂,狂风席卷,肆意咆哮。

    兴风作浪!

    没有人看得出陈宗此时此刻的状态,只是感觉到陈宗的战意升腾,其剑意,似乎前所未有的凝练,那一股锋芒,仿佛什么都无法阻隔。

    陈宗的双眸,也愈发的明亮,仿佛能刺破苍穹般的。

    “五刀破虚。”更为强横的一刀,被北千施展出来,这一刀的威能,完全达到了奥武的极限,是真正的极限,再突破的话,那就是大道绝学的层次。

    当然,从奥武到绝学的突破不是那么容易的,十分困难,哪怕是以北千的天资,现在也找不到头绪。

    这一刀破虚斩出,虚空仿佛被斩破般的,刀光之中,隐隐带着几分灰白,一种可怕的气息,在那灰白当中凝聚。

    这一刀,陈宗被直接斩退,可怕的力量侵袭而至,仿佛要将自己的身躯彻底撕裂一般,有一种被破为虚无的感觉。

    那可怕的力量侵入体内,却没有真的伤及陈宗,反而将陈宗体内那蓬勃愈发犹如火山般的潜力,真真正正的激发出来。

    轰隆隆轰隆隆!

    陈宗体内,一阵阵的轰鸣声响起,犹如狂潮滚滚,席卷天地般的,又仿佛火山积蓄千百年的力量,一朝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滔天威能。

    潜力!

    沉睡的潜力在这一刻,大爆发而出,滚滚而起,烽烟无尽。

    仿佛冲破了那天地的桎梏,冲破了一切束缚一般的。

    那神妙的力量,正不断的汹涌而出,涌入陈宗身上的两大神相之内。

    练气神相与炼体神相都已经达到了大极境的极致,此时,被这新的力量冲入之后,顿时,那一层桎梏被冲破了,那一道极限被击碎了。

    暴涨!

    陈宗只感觉到自己的练气神相和炼体神相在暴涨起来,似乎要打破一个极限,强横的力量,正在凝聚、积累,直欲爆发。

    这是突破,从大极境到超极境的突破,其意义远大,一旦突破,陈宗立刻就摆脱大极境的层次,直接越过伪超极境,一举踏入真超极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