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465鬼神斗巨枭,四方烽火起(153)
    话说就在关兴启动的那一瞬间。却见张飞和甘宁那处,张飞和甘宁几乎同时猛然出手,紧接着只听连道如同霹雳炸开的爆响,一时间绝个不觉。两人在力量上以及速度上几乎都是不相上下,一时间谁也无法将谁立即压制住。

    渐渐地却见两人杀了有数十回合,甘宁似乎隐隐有被张飞压住的势头,张?看得眼切,正要出手。突兀,只听得左侧一声怒喝,一员小将朝着自己忽然杀了过来。张?眼精,一眼就认出了张苞,不过这时又听右侧响起了一声怒吼,张?下意识地也望了过去,正见关兴杀来。

    “哼!!”张?冷哼一声,却是猛然驰马加速起来,并快速地上箭拽弓,朝着张飞射了过去。正朝张?杀去的张苞以及关兴都没想到张?竟然会忽然启动,再反应过来时,张?已然发箭射出。须臾,正见张苞和关兴两人扑了个空。张苞急转战马,正见张?朝着自家爹爹和甘宁厮杀的那处赶去,不由神色一变,急忙追上去。就在此时,张?刚刚所领一同上来的鬼神军将士猛然发动,朝着张苞和关兴猛扑上去。关兴见状,面色一变,急忙喊道:“张苞你先赶去三叔那,以防万一!!这里由我挡着!!”

    关兴喊罢,面色一震,立即一提手中大刀,朝着飞快扑杀上来的鬼神军将士迎了过去。另一边,张苞和关兴带出城来的那些燕军将士眼见战况混乱,也不怠慢,纷纷各提兵器杀了上来。

    此际,却说就在不久之前,张?再次突发冷矢,逼得张飞挪身闪开,敏锐的甘宁立即抓住了机会,连番猛攻之下,反将张飞给压制住了。

    “猾贼!!!”张飞大骂一声,忽然发力,正想要强行震开甘宁的鲲鹏宝刀。甘宁刚刚已经吃亏过了两回,自然不会再上张飞的当,立即怒吼一声,迅速地把刀一挑,张飞舞戟扫空。这时,甘宁猝是连发攻势,鲲鹏宝刀舞得密不透风,将张飞杀得节节败退。眼看着甘宁这回如此强势,鬼神军大阵中的将士无不振奋,这下却听得张?一声震喝,鬼神军大阵中的将士立即纷纷杀扑而出,皆要来擒张飞。

    “可恶这奸诈的张?y?v时机拿捏得可真准!!!”正在厮杀的关兴,刚是拦下一批鬼神军将士,可这下眼见着大批的鬼神军将士如同洪潮决堤一般扑涌上来,面色连变,不敢托大,连忙拨马就撤。

    另一边,正在城上的刘婵,眼见着张?竟然发动大军来擒张飞,惊得脸色大变,连忙急喊鸣号撤军。很快城上号角声响了起来,示意城外的将士立即撤回辽东城内。

    可此际正在厮杀的张飞,似乎听不见似的,只听得他一声怒吼,宛若天刹降临的他,手中丈八蛇矛化作无数的狂影,杀向了甘宁。甘宁眼看张飞想要发势反扑,不敢怠慢,奋喝一声,拧刀狂舞起来。却见两人你来我往,力量和速度都施展到了极限,两人狂攻之下,一时间飓风骤起,恍然更像是听得天刹咆哮,鲲鹏怒鸣的声音,这天地仿佛都要被这两人给打碎了似的。

    只不过很快,随着张?的赶到,原本隐隐有些偏向张飞的天平猛然倾倒。却见张?不知何时手中已经换回了??杌宝枪,悍然杀至后,连发强袭,道道枪影如似匹练一般,杀向张飞。张飞不得已,连忙挥矛挡住,甘宁虽然心里不愿和张?一齐拿下张飞,但为了大局着想,眼见张飞那里有空档,立即也发动起攻势。于是只见在甘宁和张?合力之下,张飞险象环生,虽然张飞一时间还能保住阵脚不失,但长久下去,只怕是难以扭转局势,甚至会败在甘宁和张?两人的联手之下。

    就在这时,张苞疯狂地杀了上来,提矛朝着张?的后背猛搠过去。张?反应极快,却是早前就感受到了背后那股杀意,挪身急闪躲开后,快速地一起??杌宝枪,向张苞猛扫过去。张苞速是躲开,逼向张?。张?面色一惊,看张苞那副不要命的样子,不敢怠慢,迅速地转马与张苞杀在了一块。这时,暴怒的张飞猛然发作,甘宁一下子反应不及,再次被张飞强行杀退,震得虎口流血不止。幸好此时,张?成功地逼退了张苞,拨马转了过来,甘宁震色,速是发动,两人再次联手,杀住张飞。张苞见状,眼角迸裂,嘶声怒吼,再次袭向张?。殊不知张?早有准备,忽然丢出了一颗流星锤,正中张苞坐下战马,张苞反应不及,猛地从战马上摔了下来。张飞见状,面色一变,这一分神,立即被甘宁抓住机会,在其手臂狠狠地划出了一条血痕。

    “你俩猾贼可真不知廉耻!!!”张飞暴怒,狂暴症更是有隐隐发作之势,这时正好两方人马赶了上来,关兴驰马急奔,先是迅速地救下了张苞,然后向正在混战中的张飞急喊道:“三叔,城上鸣号数发,快快撤回城内,否则陛下只怕要发动城内大军来救,待时状况恐怕更是混乱!!”

    张飞一听,心想城外鬼神军人多势众,加上张?狡诈无比,若是城内大军杀出,恐怕反而被张?这猾贼有机可乘,大损辽东的元气。想到这,张飞虽是万般不甘,还是迅速地大喊了一声撤走,然后拨马急撤。

    “杀猪屠夫,休想逃去~~!!”甘宁见状,焉会让张飞轻易逃去,可就在他准备拍马追去时,忽然体内一阵血气翻滚,一口血气立即涌到喉咙,几乎喷了出来。不过甘宁还是忍住了,却是怕一旦张飞见得他喷血,会复回来杀。原来,甘宁与太戊若霜的一战所受的内伤还未痊愈,而刚刚与张飞连番激战,内伤正好在这下复发。甘宁强吞了那口血气后,脸色连变,恶狠狠地瞪着张飞逃去的身影。另一边,张?逼退了关兴,正想朝张飞那处杀去,与甘宁合力趁乱将张飞拿下,却不料张飞已然撤走,再往甘宁望去,正见他脸色十分难看,心细的张?一下子就猜到了甘宁恐怕是内伤复发,遂是立即连发号令,让正好在此时赶过来的大军杀扑上去。却看随着鬼神军的大军人马赶到,燕军的将士立即失去了方寸,连忙转身逃跑。鬼神大军人马汹涌掩杀,将燕军的将士或是击毙或是擒下。关兴和张苞共骑一骑,迅速逃跑,张飞一路狂奔,无人能挡,那些追上去的鬼神军将士,纷纷死在了他的矛下。刘婵看得眼切,不一阵后,眼见着张飞赶到城门,连忙命人打开城门。须臾城门大开,城外关兴和张苞还有数十仅存的燕军将士还未入城。城上不少燕军将士都紧张起来,只怕鬼神军的人马趁机抢下城门,杀入城内。而恰恰张?也正是这般想的,却见他此时已经策马赶到大军阵前,连道喝令之后,数队轻骑人马飞快冲起,纷纷朝着城门处飞奔过去。

    此际,在城上已经乱成一团,因为忌惮着张苞和关兴的身份,一些将领虽然想要劝刘婵速速关闭城门,但却也不敢张口。眼见着鬼神军那数支轻骑转眼就要杀到城下,可谓是心急如焚。就在此时,张飞忽然在城门下勒住战马,并向关兴和张苞大喊,让俩人莫慌,尽管往城内赶回,城门自有他来守卫。

    少时,关兴以及张苞飞快地先是冲入城内,紧接着还有五、六骑。与此同时,那数支鬼神军轻骑也飞快地杀了上来,那些未能来得及入城的燕军将士此下已纷纷死在了他们的利刃之下。

    “谁敢再过来,三爷全杀了~~~!!!!来啊~~~!!!”张飞扯声一吼,声势震天,浑身煞气蓬勃,那些正往杀奔过来的鬼神军轻骑一时间都被张飞的气势所慑,更有不少人下意识地纷纷勒住战马。

    “莫惧那杀猪屠夫,众人一齐冲杀上去!!”这时,只听一员鬼神军的将领大声喊了起来,并飞快地一拍战马冲向了张飞。与此同时,也有数十人紧随其身后,一同杀了上去。张飞见状,一声咆哮,立即舞动手中丈八蛇矛,悍然迎了上去。须臾,张飞与鬼神军将领以及紧随其身后的数十人马赫然相遇,霎时间却见人仰马翻,如波开浪裂一般,张飞如入无人之地似地,瞬间冲溃了那数十人马,并在混战之中,将那鬼神军将领一矛搠落了马下。

    眼看张飞如此威猛,后方的鬼神军轻骑看得纷纷色变。张飞瞪圆环目,竖起眉头,厉声又喝:“还有谁要上来送死!!?”

    张飞此言一出,那些不远处的鬼神军轻骑却都不敢做声。少时,张飞眼见张?率领大军即将扑杀而至,加上刘婵在城上催促,张飞这才一拨战马,转向城门方向,策马奔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