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913章 前往直属工厂
    杨明志计划835厂变成巨大的实验室,这么一解释乌莫夫算是明白了。

    “好吧,更多新式的武器?您已经有想法了。”乌莫夫好奇的问。

    “当然!”

    “哦?”乌莫夫摆出一副期待的眼神仰视站在身边的杨明志,“别列科夫同志,您可以向我透露一二么?”

    “可以。比如说,让我们的火箭弹变得可以遥控,这样我们遥控它的飞行,用望远镜看着它的轨迹,直到它撞上德军奔跑的坦克。甚至我们可以安置一种遥控引爆装置,使得它还具备空爆效果,就像是榴霰弹,”

    “妙啊!”乌莫夫下意识的一拍桌子当场站起来,接着情绪又突然冷却,他不禁质疑:“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真的可以吗?您说得,就像是凡尔纳的小说。”

    “应该是可以的。”杨明志平静的说,这番平静仿佛就是对“预想”的确定,“我会寻求科学院的技术支持,我有信心完成它。”

    “那么我就提前恭喜您的研发获得成功。”

    “我会成功的。接下来……”杨明志平视着乌莫夫,“我非常的急切,我下午必须去看看我的工厂。但是我对那里的情况非常陌生。”

    “我懂了。”乌莫夫拍拍杨明志的肩膀,“最近一段日子,市区内多个工厂建成,其生产的东西五花八门。哈哈,还有一个工厂专职生产鱼肉罐头。这些工厂一旦落成,我都要亲自去视察的,后续我还要关注他们的产能情况,经费使用情况,调查是否有贪腐情况。既然您回来了,今天下午我亲自带您去您的工厂,您看如何?!”

    “啊!这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干脆这样,我们在食堂吃过午餐后,我们立刻出发。”

    对于乌莫夫来说,他习惯了自己办公数年的办公室,即便升职了,他依旧没有搬离这里。

    他把“市长办公室”的名牌一摘,挂上“州长办公室”的牌子。

    一番人事异动后,乌莫夫不但不打算换一个办公楼,还把之前州苏维埃办公楼内的许多工作人员,迁移到自己这个老楼里。

    如此操作,对外宣传就是精简队伍节约开支,节约的资金用于军工生产,从而获得了一个节俭又忠诚的好名声。

    实际呢?乌莫夫还是舍不得自己的老办公室,更舍不得办公楼大食堂的那一票资深厨子。人一旦习惯了当前的生活,总是不愿突然搬走的,何况这栋办公楼承载了他十多年的工作经历。

    乌莫夫早已习惯了这里,除非上级一纸调令,命令他到乌拉尔山以西工作,否则他就一直待在新西伯利亚,待在自己亲爱的办公室,在自己亲爱的老办公桌前,拿着自己的老钢笔和老墨壶,一直工作到生命的终结。

    毕竟本时代,斯大林本人巩固和完善了列宁建立的干部制度。

    当前苏联施行的是“干部委任制”,这使得干部的任命分成了三种。第一种,即由斯大林本人亲自授权任命,像是新西伯利亚州的老州长的新任命,就是所谓第一种。

    第二种则是地方和各部门的推荐,是否支持任命,是有相关部门审议后,交给斯大林获得审批。乌莫夫的从市长升级为州长就是走的这种流程,毕竟他在这个岗位上工作非常久了,对待组织、对待斯大林的忠诚没的说,他的升职顺理成章。

    至于第三种,即为地方上的人士变动,任命权就在地方大员手里。而这就是乌莫夫当前掌握的一项大权,他有权任命某人担任某个工厂的厂长、集体农庄的管理员,或是其他机关的重要干部。

    如今的乌莫夫已经升职了,新西伯利亚州的重要性也比以往更为重要。他知道,如果自己干得好,斯大林会念及自己的功劳,会给予自己进一步升职的资格。这里甚至不需要什么部门的审议,只要斯大林认可自己的工作并有意提拔,那么升职就是顺理成章的。

    它的确是顺理成章的!乌莫夫认为杨明志是给自己带来幸福之人,而杨明志本人就是一个案例。

    此人用实际功劳获得了斯大林的赏识,才如同飞升的火箭,一年之内从区区营长荣获当今的地位。

    “必须进一步帮助这个年轻人,他获得成功,我也有连带的功劳。”

    乌莫夫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很高兴的和杨明志共进午餐。

    新西伯利亚完成了一次收获,整个城市的粮食供应状况暂时好转起来。

    今天的午餐颇为丰盛,有传统的俄式面包片,以及大量的熏肉,还有一些繁杂做工的奶制品。总体而言,它们充满了油脂和糖分,于寒冷时期,它们的宝贵程度难以用语言形容。

    餐桌之上乌莫夫短暂的描述,让杨明志对未来的工作更有信心。

    原来,乌莫夫特别关注了834厂和835厂的建设情况,不但工人就位了,乌莫夫还从其他企业里挖出来一批基层管理层,将其提拔为厂长。

    对此,杨明志不禁发问:“那些人,他们可靠吗?他们原本不是军工人,如今却要管理兵工厂。”

    “事到如今,你我都不要奢望什么。在我看来,他们至少有管理经验,这就足够了。”

    乌莫夫不想再多谈下去,所谓就算自己把那些所谓的领导吹捧一番,终究是口说无凭。

    “别列科夫同志,他们是否满意,您下午看看即可了解。您完全不用担心,如果您不愿意,我会再给您物色一些人。”

    杨明志点点头,他自己本来也有一点打算。所谓工厂的人数不多,管理的难度自然也不大。如此一来,挑选设计局的几人拉过去,去担任厂长,想必问题也是不大的。毕竟归根结底,还有自己这个资深管理者照着,管理的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届时自己亲自出马解决即可。

    834厂和835厂,根据乌莫夫的描述,直到现在两个工厂,各色人等加在一起,总人数还不到一千人。按照后世中国的标准,压根就是小企业罢了。

    吃过了午饭,杨明志修养了半个小时,待到下午一点半,在乌莫夫的亲自带领下,杨明志与随从上了轿车。

    再没有什么磨蹭,由三辆黑色轿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的直奔834厂而去。

    在一行人出发前,乌莫夫直接给工厂方面打去电话,令其早有准备。

    积雪覆盖整个城市的街道,防滑链的车轮又是发出吱吱喳喳的讨厌声音。

    杨明志不禁抱怨的说:“州长同志,也许您应该组织人力把道路的积雪清理一下。”

    “您的建议很好,不过我们的努力将会白费。我敢肯定,很快又要降雪了,气候也会更加寒冷。”

    杨明志耸耸肩不再多问。

    这时乌莫夫又自豪的说:“很快就到您的第一个工厂。由于两个工厂实际就隔着一条街,在出发前我给他们打了电话,当我们抵达的时候,所有工人都将站在雪地上,迎接我们的到来。”

    “啊?这样的场面会不会……”

    “显得您太有排场?”

    “是。我不想做好大喜功的人,我一直很务实。”

    乌莫夫哈哈笑道,“亲爱的同志,您的另一个身份可是中将!您看看自己今天的打扮,所有勋章都佩戴在您的军装上。您说自己不想好大喜功?!没有办法,根据条例您必须把所有荣誉勋章带上。您这不单纯是去视察工厂,还有检阅的意味。我估计工人同志们会吓一跳。”

    “啊,我懂了。”杨明志振作起来,“他们就是我的新部下。也许我今天穿着军装与他们见面是最合适的。”

    “没有错,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车子本着城市西南方向的郊区而去,由于渐渐离开了老城区,呈现在杨明志面前的变成了大量击中建造的木屋,以及更加宽阔的道路。

    所有的木屋都是统一形制的,他们是当局为了承载数以十万计技术移民和战争难民快速搭建,包括科学院内的那一票建筑也是如此。木屋终究是过度的,按照历史的进程,超过五十万人的战争时期移民,即便是就算战争结束了,他们仍然落户于此并一直生活下去。

    简陋但温暖的木屋会逐渐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混凝土的筒子楼,以及一大堆“鸽子笼”。

    十月十七日,白天的最高气温已经逼近零度,对于新西伯利亚,这样的冬季气温已经非常温暖。

    大街上的行人非常少,于郊区,闲逛的人就更加稀罕,就是有也是那些戴着厚实头巾佝偻着身躯的老婆婆们,她们往往还拽着小雪橇,拉着似乎是柴火的东西。

    杨明志的注意力很快被一群黑压压的存在所吸引住。

    此事,乌莫夫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指着大手说,“别列科夫同志,您看,那些就是您的部下们。”

    为了看得更清,杨明志戴上眼镜后,看到的就是一群打扮得像是黑熊的人。

    车子终于停下,隔着窗户杨明志就听的了巨大的嘈杂声。

    他轻轻打开车门,突然听到一声高亢的男声在呐喊:“全体注意!欢迎别列科夫将军到来!”

    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杨明志没有注意到,因为紧接着耳畔就传来惊人的欢呼声。

    杨明志站在雪地中的身影更显伟岸,戴着的眼睛后又显得一丝斯文。

    他没有穿戴大衣,就是以军装面相所有人,他尤为使劲勒了一下武装带,整个人显得更为干练。

    看看自己的部下吧!仅从面容来看,一种复杂的感觉就贯彻他的整个脑袋。

    为何呢?这里不仅有高鼻深目白脸庞的经典俄罗斯人,还有不少如自己这般黄皮肤扁平脸的亚洲人。他们肯定都是新西伯利亚州的原住民,可能是西伯利亚鞑靼人?或是布里亚特人、叶尼塞人,或是其他的民族。

    仅从其长相,杨明志没法判断其民族。

    当然这都不是问题,他们所有人都是苏联公民,如今成为自己麾下的工人,他们想必都有着合格的工作能力。

    和杨明志打扮完全不同的是,欢迎他的工人们都穿着厚实的衣服。男人多头带前进帽或是护耳绒帽,身披统一的棉袄棉裤。女人们几乎都用围巾裹住头部,除了穿着棉袄棉裤外,她们还增加了一条裙子。毕竟本时代的苏联女性,若是不穿裙子,可是被认为一种离经叛道的行为。

    杨明志就这么站着接受他们的欢呼,不过这欢呼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暗淡下去。

    因为杨明志全程一直没有说话,他知道以自己今天的打扮,仅是站在这里就能带给许多人谈资。

    他绷着一张脸,突然伸出右手,仿佛就是要求所有人安静似的。

    结果,场面真的安静下来。

    就是刚刚观察的功夫,杨明志着重观察那些围巾裹头的人,从面相来看,她们都是女人,而且是年轻的女人。

    目测人员的男女比例,杨明志虽早有心理准备,而今看到自己的部下大概有七成人员居然是女将,心情不禁非常复杂。

    他当然不是对女将的工作能力担心,而是对整个新西伯利亚州乃至整个苏联的后勤生产担忧。

    整个联盟的各个地方,生产的主力真的变成了女人。

    杨明志很快也发现了熟悉的面孔,只因那个女人摘下了围巾,杨明志一眼认出,那就是自己决意提拔的能人安德洛夫娜。

    这个年轻的女人居然故意给予自己眼色,以求更多的关注?

    杨明志只是看了她几眼后,就开始寻求队伍里的管理者。

    此时,乌莫夫见得出乎自己意料的欢呼到此为止,他吭吭两声后,喊道两个名字,令其出列。

    不一会儿,两个审批黑色呢子大衣的低矮中年人,走近乌莫夫,也走近杨明志。

    论身高而言,杨明志足足高过这二人一头,可杨明志知道,他们两个就是乌莫夫亲自从其他企业抽掉而来,暂时担任834厂和835厂的厂长。

    “报告……报告将军同志。我……我是米哈伊尔彼得洛维奇安德烈耶夫。原市第一玻璃厂第二车间的生产主任,接受调任,担任834厂代理厂长。”

    另一人接着回答:“报告将军同志。我是谢苗伊戈尔诺维奇安东诺夫。原新西伯利亚市第一家具厂第一加工车间生产主任,接受调令担任第835厂厂长。”

    看看两人的状态,他们见得自己明显非常的紧张,说话都变得有些局促。

    杨明志整个人紧绷起身体,向他们两人敬了标准的军礼。

    接着说道:“两位同志,听你们的叙述,你们在城里的国营工厂有着很长时间的工作经验,你们都是负责管理基层生产的领导。我想你们在我设计局下属工厂担任要职,一定能取得很好的工作成就。有你们的帮助,我对未来的生产真的非常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