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和李白是同学 > 第292章 恩爱全文阅读

若真叫起劲来两国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但是他分分钟会被碾死这是肯定的。所以赶紧做出一个好的态度,求得公主原谅,这才是上册。

玉真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看了一眼卯儿。卯儿看向百姓们。“刚才那几个孩子的家长来了吗?”

几对夫妇领着孩子挤出人群,一起跪在她们面前。“王妃,孩子没事。是他们淘气,冲撞了大唐使团。请王妃消消气,不要追究了。”

卯儿拉起了他们,然后仔细看了看那几个孩子。确实没有什么伤痕,行动也没受影响。

卯儿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他们。“把这个拿去,给他们买点好吃的。孩子小,正是贪玩的年龄。孩子哪有不犯错的?”

几个家长说啥也不肯接银票。这时候马乐凑了过来,拿出一锭银子递了出去。“该我赔该我赔!跟王妃没关系,怎么能让你拿钱。”

几个家长全部流出了眼泪。全部重新跪倒在地上。“王妃,若是非要让我们拿钱。我们就不起来了!既然大唐使者也承认是误会了,就请不要追究了。”

卯儿这才收回银票,对马乐说道:“看看我们的百姓,今天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明天王爷会亲自接见你们。”

马乐自然是千恩万谢,并且拼命把银子塞给孩子们的家长才罢休。

事情处理完回到王府,卯儿原原本本的把经过告诉了王小强。王小强伸手搂住两个老婆一人亲了一口。“不错不错,进退有据,有理有情。比我处理的好!”

两个公主满脸绯红,但是脸上都露出小得意。“爹爹,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亲自己喜欢的女孩?”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原来是王朝正满脸期待的看着王小强。

王小强满头黑线,仔细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王朝的个子比较高,因为长期的锻炼,身上的肌肉也比一般孩子要结实,个子也高一些。可关键才九岁啊,这个年龄初恋咋也早了点吧?

“你有喜欢的女孩吗?”王小强和颜悦色的问道。

“有啊有啊,我们班上那个波斯女孩叶娜可好看了!”王朝兴奋的回答。

王小强有点纳闷,“波斯女孩的名字咋这么简单?”

王朝低下头,“她的姓氏比较长,我没记住。班里的同学们都喊她叶娜。”

王小强点点头,“你喜欢她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

王朝仔细思考了一会,然后回答:“她喜欢笑,笑起来的样子可好看了!”

王小强嘴角抽抽几下,说了半天还是因为漂亮。

王朝里面被几个女人拉去审问了,恨不得连女孩的祖宗八代都被挖掘出来,王小强也懒得理会这些事情。

看着欲言又止的王昊,王小强勾勾手指,把儿子叫道跟前。“你是不是也有喜欢的女孩了?”

王昊畏惧的看了一眼围在哥哥跟前的几个娘亲,立马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王小强是最了解这个小家伙的了。小时候有些懦弱,后来在老虎的锻炼下胆子变开始开挂了。

但是王昊的性格不张扬,做啥都是不动声色。王小强相信,若是哪天他把老虎杀了。也会不动声色的拍拍手,对他说,“爹爹,以后我给你烤虎肉吃。”

面对父亲的逼视,王昊的心有点虚。抬头又看了几个全神贯注审问哥哥的娘亲们没有注意这边。小声嘟囔道:“喜欢五个,有两个亲过了。”

王小强满头黑线的盯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叹息到:“你知道你今年七岁吗?”

“有志不在年高,这是你教的。”王昊理直气壮发回答,还白了王小强一眼。

王小强不想再说啥了,心里难受。

不过看了一眼一直安安静静依偎在自己身边的黛儿时候,一股莫名的紧张突然充斥整个身心。

儿子他可以不管,但是闺女可得自己的心头肉啊!若是现在就被哪头猪拱了。估计王小强杀人的心思都有。

本想询问一下,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事只能暗中调查,不能让女儿感觉到一丝异常。因为女儿才是自己的心头肉。

李白的院子也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就在王府的人外院当中。华夏的官员们住宅都有一个典型的特征。那就是低调。

相对于大唐动辄几十亩几百亩的府邸。这些小楼真的是不值一提的。因为下人比较少,这栋三层的小楼若不是因为李白媳妇多,都显得极为空旷。

现在他的四个儿子也都两岁了。也到了满地乱跑的年龄。因为四位娘亲追的实在费劲,便找了四个身轻体健的女孩当保姆。

对于儿子的培养李白一直是从娃娃抓起的。除了每天都药水浸泡之外,从开始走路,李白就有意识的让他们锻炼体能了。

弄得杨家四姐妹满满的埋怨。至于读书,从牙牙学语开始,便开始背书了。尽管话还说不利索。

李客的性格完全是塞外汉子那种粗犷和不羁,所以一直不跟他们住在一起。自己在城外买了个宅子,娶了两房小妾过自己的日子了。

至于妹妹月亮,也早已经嫁给了郭坤为妻,孩子也两岁多了。

杨姐四姐妹中老大现在可是教育部中屈指可数的大佬。而杨玉奴在华夏学院中也是颜值和音乐造诣数一数二的老师。三姐和八姐性格比较内敛,安心的做着小学老师。照顾家庭比较多一些。

此时四个儿子正排着整齐的队伍围着院子跑圈。尽管那小腿时不时的还趔趄一下,但是没有一个掉队的。

杨玉奴依偎在坐在躺椅上的李白怀里,满脸的惬意。

“夫君,听说那澳洲很大的。你是不是也要过去?”杨玉奴突然开口问道。

李白笑了一下,“我早就想去,二弟不让去。其实我还是喜欢做单纯的教化工作,不太适应如今太繁杂的事物。

杨玉奴看了自家夫君一眼,如今他的地位在华夏国仅次于王小强了。相当于宰相。但是这个男人是真的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他的心思比较单纯,而且对权利没有欲望。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寄情于山水。

杨玉奴不记得他多久没写诗了,如果这样下去。估计中国的史书上一定把他写成一个被国事耽误了的诗人。

杨玉奴也叹了一口气,“华夏的摊子越来越大。王爷又疲沓,你如果再不管。他让谁去管啊!”

李白一脸的纠结,“我不是不管,而是不想啥都管!”

杨大姐从屋子里走出来,“王爷可以带着那几个游山玩水。却不愿带你,你还不知道为啥吗?”

李白苦笑一下,“他们是纨绔我不是呗!”

杨大姐两只手落在李白的肩膀上轻轻揉搓起来。“因为夫君能干啊!目前华夏还没有比夫君能干的人。你若是撒手。王爷自己就累了。”

杨玉奴抬起头望着夜空,“把一个偌大的国家,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其实挺好!”

李白点点头,“你们都觉得二弟疲沓。但是我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见过一个能疲沓出这么多大事的人!我是怕跟不上他啊!”

杨玉奴也跟着苦笑一声,“你这个二弟是妖孽!”

杨大姐附和着点头。“不过他所想出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我们的认知。真的给所有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李白看着姐妹两个,“嗯,包括你们,我喜欢上了一个。他把四个都给我打包来了。”

杨玉奴一把揪住李白的耳朵,“你是不是得了便宜卖乖?”

李白嘿嘿傻笑,“我不承认行吗?”

姐两异口同声,“不行!”

隔壁崔成器家里,南诏妹子在床上翘首等待了很久。可是夫君仍旧在院子里不知道干啥。

她悄悄地走了出来,发现崔成器正昂起头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发呆。

她走过去拉起他的手,温柔的问道,“夫君在想什么?”

崔成器满脸的落寞,“我想作诗!”

妹子有些心疼,“作诗是很费脑子的事。去澳洲几个月应该是没少做吧?夫君回来了应该歇歇。反正我也听不懂。”

崔成器嘴角抽了几下,无奈道:“在澳洲做了人家也听不懂。”

赤德祖赞在地上铺了一块摊子,把几个小鸵鸟放在上面。然后把儿子抱在怀里,跟小鸵鸟躺在了一起。

卓玛看着空荡荡的床铺,无奈的喊了一声。“快上床睡觉!”

赤德祖赞摇摇头,“小鸵鸟没爸爸了,我得陪它们!”

儿子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我有爸爸,我也陪它们!”

卓玛面漏凶光,“信不信明天我就把它们炖了吃肉?”

赤德祖赞一下子坐了起来,两眼爆出火花,“你敢!”

卓玛轻轻一笑,如一朵盛开的格桑花。“那你今晚别上来,看我敢不敢。”

赤德祖赞一骨碌爬起来,指着儿子说道:“今天爸爸的陪伴任务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小鸵鸟孤单啊!你是男人说话要算数!”

儿子坚定的点点头,“放心吧爸爸,男人不能言而无信。我跟你不一样!”

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