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谍影重现 > 二百二十七章见面全文阅读

......

这话明显引得周围的属下怀疑,但这些人都是跟李天明的,自然没有说什么。

杨杰知道他的身份,做出这样的行为并不奇怪。

“是。”

“你们是要检查什么?”

藤原真美小心说道,她到不是害怕被76号抓起来。主要是担心抓的时候突然被帝国的人救下来,周围人多眼杂,难免不会出现问题。

“抱歉夫人,需要您出示邀请函,不然...”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有邀请函,那就是帝国的朋友,我会想办法让你过去。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如果没有邀请函,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抓人,完成万里浪交代的任务。

“哦?”

“给他!”

“是。”

司机从车里拿出金色的邀请函递给李天明,让他快点检查。

接过邀请函看着上面的内容:——邀请东大洋行经理藤蔓女士出席宴会。

没毛病。

不是帝国的朋友,就是帝国的人。李天明把邀请函还给司机,然后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这里。

就这?

藤原真美还真是被他搞糊度了,这些人的表情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却被这个人主动放弃了。

这是故意的?

还是知道什么?

藤原真美没有耽误时间,想要上车离去,却被喊声给定住身形。

“就是她!”

“把人带走。”

这话是刚得到消息赶过来的万里浪说的,同时眼神不好的看向李天明。

“李队是眼神不好呢?还是刻意为之?”

“哼。”

两个人原先的职位相当,一个情报科长,一个行动科长。

现在到了76号,李天明明显矮了一级,虽然处于身份不一样,没必要跟他争一时长短,但心里难免不舒服。

万里浪没有等他回复,不管是处于什么目的,等回去后在研究。

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个女人带走,没工夫跟他掰扯。

几个特务向着藤原真美而来,她却镇定异常,根本就没担心过。

旁边的司机想要阻拦,却被她示意止住身形。

“为什么要抓我呢?”

“总要有个理由吧!?”

她想知道这是谁安排的一场戏。

“你不需要知道,等到了地方,你自然就清楚了。”

“带走。”

这样的情况周围经过的人自然能看到,一辆挂着日本国旗的车辆缓缓停下。

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从车里下来,传统的和服穿在身上,很是彰显其身份。

“藤蔓夫人。”

哎...还是来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藤原真美看到中冈麻美出现的一刻,就知道事情要快点结束,不然要出问题。

中冈麻美是自己过来的,不是什么帝国情报员,也不是什么帝国军人,再考虑问题方面相对单纯。

看到藤原真美遇到麻烦,很自然的想出来解围。

“一点误会,看来要麻烦夫人了。”

这个时候没必要在做其它事情,只需要快点打发这些人离开这里。

“嗨。”

“我是中冈麻美!”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阻拦帝国的朋友!”这话虽然说的声音不大,但底气十足,对这些支那人没必要太客气。

“嗨。”

“属下侦缉处人员,正在侦查走私贩卖烟土的罪犯。”

万里浪虽然不知道中冈麻美是谁?但是这车牌太扎眼,

【海0001】三色牌。

这是日军在上海的一号长官,三色牌代表着海陆空的意思,那这就有可能是石井将军的车。

能做在车里的女人,用屁股想也知道身份绝对不简单。

此刻万里浪心里狂跳不止,无数马匹路过,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现在赶紧抽身方为上策,不然李天沐不仅救不了自己老婆,很可能小命要受到伤害。

“藤蔓夫人是我的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已经足够分量,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嗨。”

“属下这就带人撤离。”

万里浪欠身施礼后对着下面的人摆摆手,赶紧撤吧,还站在那里发生什么愣!

来往的行人可是有不少人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这帮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没事了。”

中冈麻美很是客气的对着藤原真美道,还以为做了件好事呢?

藤原真美还真没法怪责她的好心,只是向着周围的人群扫视一圈,寻找有没有梁鸿达的身影。

她虽然名义上接管上海组织,到现在除了梁鸿达可没有见过其他成员。

苏慕青这个共党还不算,这样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所以她才着急搞清楚真想,是继续潜伏在共党内部还是及早撤离。

还好...

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梁鸿达的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没有看见隐藏在人群里化了妆的梁鸿达而已,此刻他满脸震惊,没想到出现的女人居然是特派员。

而且看上去跟这个日本女人很熟悉,怎么会这样?

这让他不敢相信,也不敢去想!

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用猜也知道不简单,能认识这个女人,岂会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何况身份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即便你百般理由,你是怎么认识这种人的?

因为隐藏的身份才结识她?

那你的隐藏身份未免太高了!

何况...

特派员来上海才几天,要不是原先就认识,怎么可能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这么熟悉?

对于藤蔓过往他不是很熟悉,只知道是土生土长的西北人,加入组织时间比自己长多了。

没听说去日本参加什么活动?怎么就认识了这个女人?

还是她本身就是...

梁鸿达打了个冷颤,没有敢再往下想。旁边的黄广元不知道他为何变的小心谨慎起来,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躲在他身后。

“梁书记您...”

“不要回头,给这两个女人拍几张照片,不要被发现。”

“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还是举起相机轻按快门,偷偷摸摸的给两女拍了几张照片。

等两女走后,梁鸿达这才长舒一口气。

看着满脸疑惑的黄广元道:“换个地方。”

......

11:30

礼查饭店。

藤原真美跟中冈麻美的车子刚停在门口,迎面就横冲直撞的开来一辆车,看车牌就知道是谁到了。

9527的车牌全上海就一辆,那就是燕公馆的车,这都是有登记的。

燕文川一身礼服从车里下来,身姿挺拔,气质沉稳。配上他的国字脸,还是很有威严的。

松田圣子传的很保守从另一侧下来。看着脸色不好的两人,一时还真不好开口。

藤原真美也是第一次见燕文川,给她的感觉沉稳之余少了一些年轻人朝气。

倒不是说燕文川步入中年的暮气,而是少了一份活力。

“无礼!”

中冈麻美开口斥责一声,觉得燕文川太不懂事了,没看到车牌吗?

“无礼?”

“夫人是在说我吗?”

燕文川背着手一副领导派头,像是在审视犯人一样。

“八嘎!”

“支那人!你实在太没有礼貌了。”中冈麻美满脸寒霜的道。

“哈哈、”

“夫人才是无礼之人,未经允许擅自来中国。就像到朋友家做客一样,最起码跟主人打声招呼,得到主人邀请才可以登门拜访。”

“像你们国家这种蛮夷之地,向来缺乏礼仪教化,野蛮入侵,还谈什么礼不礼的。”

“想必夫人深知其中三味,应该不在乎这些才对。”这话也是充满讽刺。

“八嘎!”

就在中冈发火的时候,松田圣子主动走上前开口道:“中冈夫人,这位是燕文川,不知道夫人的身份,所以才出言冒犯。”

“燕先生,这位是石井将军的夫人不可无礼。”

哦?

这就是中冈麻美啊!

看上去四十多岁,长相一般吧,有些盛气凌人的感觉。

“原来你就是燕文川!?”

中冈麻美说着话重新打量了他一番,这个名字最近听到的比较多,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

“哈哈...”

“原来是石井夫人,真是失敬!”

“看来夫人知道我,这真是让我感到荣幸之至。”

“哼。”

知道他是燕文川后,就没法跟他生气了,听说这个人向来麻烦,今天这酒会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他召开。

“燕先生,这位是东大洋行的经理藤蔓夫人。”松田圣子主动介绍道。

她这句话说完,三人不自觉的看向他的表情,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最起码有个直观的感受。

恩?

这是什么表情?

燕文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在考虑事情。

“藤蔓夫人,我好像在哪看见过你一面?这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来了?”

装!

接着装!

“哦?不知道燕先生在哪里见过我?”藤原真美虽然知道这个混蛋说假话,但还是很配合的询问。

“哦!想起来了!”

“好像是在梅花堂的街口,夫人当时跟南造云子聊天,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这话明显是知道装不知道,藤原真美怀疑他是共党人员,那就是怀疑知道她的身份了。

要是一味说不认识她,反而成了变相承认自己身份的证据,这样说不管她信不信,最起码有扰乱之意,让她一时之间判断不出真假来。

“哦?”

“燕先生应该是看错了,我刚来上海没几天,并没有去过梅机关,何况我只是一介商人,不可能去这么重要的地方。”

她否认去过梅机关,也是再次试探一下,燕文川真正在哪里见过自己,梅机关街口?这根本不可能!

“哈哈...”

“可能是我看错了,总觉得眼熟。”

“还请夫人不要见怪才好。”

“夫人既然是一介商人,居然认识石井夫人还真是不简单呢。”

“听夫人的名字像是中国人,但现在跟石井夫人这么熟悉。”

“藤蔓夫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中国人呢?还是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