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六十一章:挥军正阳
    次日晌午的时候,赵弘润便下令继续向汝南以南的正阳县推进。>  ﹏雅文8  w=w-w=.·yawen8.com

    但是因为汝南县地理位置紧要的关系,赵弘润在汝南留下了一部分兵力用于守城,以防备突然情况。

    毕竟若是汝南丢了,哪怕上蔡仍在魏军的手中,到时候赵弘润想返程回归魏国,仍然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因此,赵弘润势必得将汝南、上蔡两地牢牢控制在手中,只要这两座城池牢牢握在手中,那么赵弘润无论何时都保留有退路,不至于让麾下的大军深陷楚国的泥潭而无法抽身。

    正是因为汝南的地理位置关键,因此赵弘润不惜将浚水军的射准营留了下来,又留下了一支步兵营,想来一万名精锐的魏兵守着汝南,哪怕是有楚国的军队前来攻打,一时半会内也无法攻克这座城池。

    不过在事后,赵弘润想了想,又将浚水军的骁骑营也给留下了。

    倒不是不信任那一万名魏兵,只是因为前往正阳的路早已是大雪封路的处境,而骑兵队在雪地中的作战能力毫无疑问是大打折扣,因此,赵弘润希望尽可能地保留这支骑兵队的实力,毕竟魏国不比韩国,骑兵亦是十分珍贵的兵种,正如那句话,好铁自然要用在刀刃上。

    如此,赵弘润此番挥军向南的浚水军魏兵,就只剩下了大将李岌与吴贲所率领的两支步兵营,总共一万名魏国步兵。

    至于远程打击手段,在暂时失去射准营的情况下,赵弘润麾下就只剩下那两百辆战车上的近千弩手,可谓是实力缩水了许多。

    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毕竟此番攻打正阳县的主力,并非是浚水营,而是降将屈塍所率领的三万五千平暘军,赵弘润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让这些楚人们自己去解决。

    因为赵弘润觉得,由于出身不同的敏感问题。魏兵们尽量还是减少在楚国境内的杀戮为妙,因为这很容易引起楚人同仇敌忾的情绪;而相反地,若是叫平暘军去攻打正阳,非但那些楚人不怎么会因此产生“外邦入侵”的抗拒心理。_ 雅文﹍8  w=w`w-.`y`a=w-e`n·8·.=com或许还能收获别的好处。

    在屈塍的统帅下,三万五千平暘军分作了三支,由屈塍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平暘军取正阳县,而使左洵溪、华嵛二将率领一万兵取确山县,再使公冶胜、左丘穆二将也率领一万兵取新蔡县。

    而赵弘润则率领着一万浚水军。遥遥在后。

    若是顺利的话,他甚至根本不必经历攻城拔寨的战事,便能坐享其成。

    似这般的安排,让赵弘润亦体会到了当初暘城君熊拓大举进攻魏国时,驱使麾下四路大军在前方攻伐、而他自己却安然自得地坐镇后方时的轻松惬意。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暘城君熊拓率四路大军攻魏,而眼下,就轮到赵弘润率三路大军攻楚了,不对,若是算上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那支正在攻打平舆县的一万五千平暘军。赵弘润麾下亦是四路大军攻楚。

    不得不说这有些讽刺,短短几个月的工夫,楚魏的攻防之势竟整个转掉了过来。

    “过了前面那片山丘,差不多便是正阳县境内了。”

    此番,平暘军将领晏墨仍然没有随军,依然是跟随在赵弘润身旁,协助引导着那一万名浚水营魏军。

    毕竟赵弘润的军队是落后于屈塍军大概二十里,在此等大雪封路的环境下,若是没有一名熟悉当地的楚人引路,很容易就会迷路。让魏兵们多走一段没有必要的冤枉路。

    “本王迫不及待想要见识见识那些阔绰到有钱自行盖建城池的大氏族了……”

    赵弘润朝着逐渐冻僵的双手哈了口热水,又使劲地搓了搓双手,这才又握住那冷冰冰的马缰。

    天气实在太冷了,甚至于天空中仍在飘落鹅毛大雪。似这般恶劣至极的天气本来是不利于行军的,但是没办法,因为若是不能趁早攻克暘城君熊拓的领地,待等他们魏军攻入楚国的消息传到了楚国朝廷的耳中,到时候,魏军的攻伐之事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雅文8  w=w=w`.-y=a-w-en8.com

    因此。无论如何也得在楚王以及楚国朝廷得知最新消息前尽可能地攻下更多的楚国领土,将这块土地上的楚国人口迁至汝南,再想办法从汝南旁的汝水,走水路将那些楚国的百姓运至大魏的国土上,借这种人口掠夺的手段来提高大魏的国民基数。

    不过幸运的是,即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向楚兵进军,但是赵弘润麾下魏军的士气依旧非常高昂。

    也难怪,毕竟此刻暘城君熊拓治下的领地,几乎没有什么抵抗之力,因此,他们魏军攻入楚国,简直好比是来收刮战后利益的,相信对此任何一名魏军都是热血沸腾。

    其实不单单只是魏兵们士气高涨,就连那些平暘军的士卒们,也没有一个对雪天赶路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毕竟赵弘润早已告诉了他们,在攻下了熊拓以及那些大氏族的城池后,所收缴的财物中也会有他们的一份,相信这一句话,足以使平暘军的士卒们忘却天寒地冻的恶劣天气,忘却跋山涉水的行军之苦。

    “殿下,前边,应该就是『彭氏一族』的城池了。”

    在穿过了一片山丘间山坳路后,晏墨朝着前方指了指,提醒道。

    “唔。”赵弘润眯着眼睛朝前打量着。

    虽然说大雪纷飞时的能见度不高,但他依然能够瞧见,前方远处依稀伫立着一座城池。

    待大军接近时一瞧,赵弘润现这座城池虽规模远远不能与汝南那种县城想必,但是这座城池的城防却毫不逊色。

    只见那城墙,一丈余高,而长度一眼难以望到尽头。

    据晏墨所说,『彭氏一族』的城池,其城墙竟有两里多地长,这让赵弘润叹为观止。

    要知道似这般规模的城池,放在大魏,那俨然就是一座人口多达近千户的小县城。

    而在这里,那仅仅只是『彭氏一族』的家族城堡罢了。

    “那彭氏一族有多少人?有必要建这么大的城池么?”赵弘润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光是彭氏一族居住。”晏墨板着手指解惑道:“居在这座城里的,还有彭氏的田农、家奴……殿下您看那里。”他抬手指向远处,即城外相当广阔的一片平坦雪地。

    赵弘润顺着晏墨所指的方向瞧了一眼,脸上露出几许不解之色,他不明白晏墨的示意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见此,晏墨低声说道:“那原是谷田。”

    “……”赵弘润闻言双目不由地睁大了,心说那片谷田未免也太了吧?

    “绕城一周?”他吃惊地问道。

    晏墨点了点头,肯定了赵弘润的猜测:是的,城外空地,皆是开垦过的田地。

    赵弘润惊叹地张了张嘴,他越怀疑眼前的这座城池莫非其实就是一座县城,而非是像晏墨所言,仅仅只是一座彭氏一族的城池。

    “看来这里已经被屈塍将军攻克了。”

    晏墨朝着这座『彭城』的城墙上瞧了几眼,现城墙上插着一面面简陋的白旗,白旗上用墨书写着偌大的『平暘军屈』字样,略有些感慨地淡淡说道。

    赵弘润没有说话,只是率领着一万浚水营魏兵小心地接近这座城池的城门。

    他现,这座城池眼下城门大开,并且,当他们接近的时候,城墙上那些身穿楚军皮甲的士卒却并未作出什么敌意的举动,他心中恍然:这些楚兵,原来是平暘军。

    果不其然,当赵弘润身后的浚水营魏兵正式进驻这座城池时,那些城墙上“楚兵”也未作出攻击的举动,相反,甚至有几名将领在城门里恭候,等待着赵弘润等人的来到。

    “末将平暘军侯柏,恭迎肃王殿下。”

    那名楚将在赵弘润的马前叩拜行礼。

    赵弘润拿眼粗略打量了几眼城内,只见城内空空荡荡,很难想象这里屯扎着屈塍麾下一万五千平暘军士卒,遂好奇问道:“屈塍可在城内?”

    那侯柏抱拳拱手行礼道:“屈塍将军往下一个氏族城池去了,叫末将领两千人在此驻守,恭迎肃王殿下。”

    『看来屈塍很拼啊……』

    赵弘润笑着摇了摇头。

    要知道,这彭氏一族那可是阔绰到拥有自己家族城池的大氏族,然而屈塍在想办法攻克了此地后,却毫无心思收刮那彭氏一族的财富,反而是火急火燎地继续去攻打下一个大氏族,这就意味着,屈塍的野心很大,他迫切想要在这场仗中立下他人难以比拟的功勋。

    至于他准备用这份功勋来谋求什么,赵弘润虽然没兴趣去猜,但是心中却早已想到了。

    “好,诸位的功勋,本王记在心中。眼下,便将这座城……”

    赵弘润刚要宣布由他来接管这座城,忽然,城内传来了一阵惨叫声,旋即,人声噪杂。

    『……』

    赵弘润皱了皱眉。

    而晏墨与那侯柏二将在听到那阵噪杂的嘶喊声后更是面色大变,因为那种喊打喊杀声,他们实在太熟悉了,就仿佛他们曾经攻下了魏国的城池时,纵容麾下士卒烧杀抢掠时那样。

    “走!”

    赵弘润沉声喝道,率领着麾下一万浚水营魏兵迅朝着传来声响的城池深处而去。

    从旁,晏墨恨恨地咬了咬牙,紧跟在赵弘润身后。

    『他娘的,但愿那群家伙莫要真做出那样的事。否则,那群杂碎当着肃王的面,当真是将我楚人的脸给丢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