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八十八章:互换立场的敌友
    『天……天诛?』

    赵弘润愕然地睁大着眼睛,勉强笑着说道:“喂喂,这位兄弟可别开玩笑啊……”

    然而话音未落,就见白衣少年以极快的度袭上前来,手中的利剑如闪电般朝着赵弘润的脖子斩了过去。雅文8  w-w`w-.=y-a-w-e·n=8`.com

    『他……来真的?!』

    心中大惊的赵弘润只感觉自己一瞬间天旋地转,待回过神来,他这才现自己被那名高冷巫女及时地推下了马车。

    “砰——”

    白衣少年手中的利剑斩断了马车的其中一根支柱,亦斩断了与拉车的马儿联系的皮带。

    但见那两匹拉车的马受惊般嘶吠了两声,便往远处狂奔去了,只留下这辆马车的车厢孤零零地停留在原地。

    “喂……不关你的事,让开!”

    白衣少年撇头望了一眼赵弘润身边的高冷巫女,淡淡说道。

    只见那位高冷巫女用左手将摔倒在地的赵弘润给搀了起来,扶着他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口中冷漠地说道:“足下意欲何为?昨日我记得足下还曾救他性命……”

    “昨日这位姐姐不也是想杀他么?”

    “不,我从未想过要杀他。”

    “让开!”

    “断无可能!”

    听着高冷巫女与那白衣少年的对话,赵弘润简直有些难以释然。

    一个昨日救下他的人今日却要杀他,另外一个昨日看似要杀他的,今日却又在保护他,这种敌我的身份转换,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眼下,赵弘润觉得还是多为自己的小命考虑为妙。

    于是,他凑身在高冷巫女耳边,低声问道:“他……很厉害么?”

    温热的气吹在耳边,这让高冷巫女有些不适应,不过当她的目光望向那名白衣少年时,她便再无出言提醒赵弘润保持距离的心思了:“他……很强。> 雅文_﹎8 _ w=ww.yawen8.com是我所遇到过的。最棘手的敌人。”

    “你们不是有什么剑舞么?”赵弘润吃惊地小声问道。

    高冷巫女仔细地打量着对面那位白衣少年,脸上憋出几分牵强的淡笑:“或许,很难……”

    说罢,她轻轻将赵弘润推往身后。

    而对过。那名白衣少年俨然是注意到了高冷巫女的眼神,将那三尺青峰剑抗在肩上,略有些无奈地叹息道:“我说这位姐姐,小弟只是要你身后的那个家伙而已……”

    “断无可能!”高冷巫女严词拒绝道。

    “那就是谈判失败咯……”白衣少年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喃喃嘀咕道:“这可有点麻烦了。张某不杀女人的……”

    就在这时,忽然间高冷巫女率先朝着白衣少年掠过了过去,手中那尺余的短剑,迅地朝着对方的脖颈斩了过去。

    “唔,陪你耍耍……”白衣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身形略微一晃,轻松地便避开了高冷巫女的攻势。

    但,他并没有攻击,只是徐徐地迈步走向赵弘润。

    一击失守,高冷巫女的眼神略微变了变。手中挥剑的度变得更快了几分,每每朝着白衣少年的上身要害招呼。

    她挥剑的度,当真极快,仿佛惊鸿的游龙,仿佛天边的掠电,一闪便逝,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那白衣少年或侧身、或后仰、或轻蹲,竟然每次都能毫无凶险地避开高冷巫女的攻势,哪怕是高冷巫女中途变招。亦伤不到对方丝毫。

    “唰——”

    又是一剑,高冷巫女手中的短剑利刃划向对方的脖子,可那白衣少年甚至闭着眼睛微微一侧身,便看似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攻击。

    当时他的脖颈。距离高冷巫女手中的短剑利刃堪堪只有几分距离而已,然而就是这几分距离,却仿佛是咫尺天涯,怎么也触碰不到。﹎_ _﹍ 雅文8  w·w·w=.-y=a·w·e·n`8.com

    “放弃吧,这位姐姐,小弟的曲步还从未失手过。”白衣少年在躲避那致命一击的同时。淡淡地说道。

    『节奏……他读懂了她的出招节奏?』

    想到这里,赵弘润冲着高冷巫女大声喊道:“喂,对方好像能从你的肢体读懂你的后招。”

    “……”高冷巫女眼角余光撇了一眼赵弘润,迅后跃退出了战圈,回到了赵弘润身前,低声问道:“什么意思?”

    赵弘润耸耸肩,苦笑说道:“大概就是对方可以从你的呼吸、步伐以及你身上的各种征兆,判断出你的下一招……”

    “办得到么?”高冷巫女终于色变道。

    “办的到,只要他的度远远在你之上。”

    “度……么?”

    高冷巫女深吸了一口气,将用双手倒握着短剑平举在胸前,做出一个仿佛在祈神祷告的姿势。

    突然间,只听“嚓”地一声,原地积雪上只剩下一个脚印,她整个人,犹如一道红白的急电,掠向了那名白衣少年。

    “叮——!”

    白衣少年手中的三尺青峰,次用在了防守上,他的眼神,亦露出了几许惊讶。

    『还不够快!』

    高冷巫女心中明了,将步伐度再次提高,一个虚晃绕到了对方身后,反手一剑刺向那名白衣少年的后背。

    可惜,白衣少年的直觉相当敏锐,将三尺青峰剑后负于背,生生用长剑的剑面挡下了短剑的剑刃。

    “叮叮铛铛”一阵乱响,赵弘润诧异地现,那名高冷巫女的出剑绚丽地犹如翩翩起舞,十分炫目,而美中不足的是,她每次出剑皆会被那白衣少年挡下来,或者中途打断。

    『喂喂喂,常人真的能达到这种度么?』

    赵弘润有些失神地喃喃嘀咕道。

    而就在这时,只见身前身形一闪,高冷巫女再次闪身回到了他之前。

    只是这次,她左膝跪地,口中不停地连续喘息,仿佛是憋气了许久的人那般。

    “方才……那就是剑舞?”赵弘润好奇问道。

    “嗯。”高冷巫女喘息了好一阵子,这才调整好呼吸,再次站起身来,口中低声说道:“但是……无法战胜。像你说的,他的度,比我更快,快得多……”

    说话时,高冷巫女望向那名白衣少年的目光亦略有些失神:即便用上了剑舞,也无法在『一口气』内战胜……不,伤到对方。

    而此时,那名白衣少年则站在原地,惊讶地望着赵弘润身前的高冷巫女:“这位姐姐的招数相当厉害呢……可惜,还是无法破解小弟的曲步。……这位姐姐,你应该明白小弟方才让了你多少招,别再使小弟为难了好么?”

    高冷巫女的面色略微有些红,她面无表情对赵弘润低声说道:“他很强,强到我无法抵挡……你快走吧。”

    『这是让我独自逃命的意思?』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面色古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见此,高冷巫女不悦地说道:“你还在等什么?我挡不住他许久。”

    听闻此言,赵弘润低声问道:“你若死了,不是说我一样会死么?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

    高冷巫女皱眉说道:“你还不明白么?对方方才的避让,说明他不杀女人,因此,我不见得会死在他手中,可若是他杀了你……你留在这里,反而坏事!”

    “话是不错,不过……丢下一个替我挡敌的女子,自行逃生,这种事可不符合姬某的性子。”

    “……”高冷巫女闻言一愣,颇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赵弘润,旋即沉声说道:“那你就做好死在此地的准备吧!”

    说罢,她深吸了一口气,身形仿佛急电般掠向那白衣少年。

    “喂喂,还不放弃么?”那白衣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

    『单纯的剑技,不足以击败此人,那就唯有……』

    快地掠近对方周身,高冷巫女右手迅从腰间的布袋里摸索了一阵,旋即好似抓出什么东西,朝着白衣少年一扬。

    “嘿,迷眼?这位姐姐,这可是下三滥的招数啊……”

    白衣少年下意识地用左手挡在了眼前,即便是暂时丧失了视觉,亦轻而易举地用剑挡下了攻击。

    忽然,白衣少年好似听到了什么异样的风声,左手一把将那物抓在了手中。

    赵弘润在旁瞧得清楚,那是高冷巫女在一剑失败后,用嘴里迅吐出的一件物品。

    “毒针?这也是下三滥的招数啊……”

    白衣少年苦笑地望向尚在半空的高冷巫女,忽然,他眼中露出几许意外:“这根针……”

    他意外地现,高冷巫女嘴里吐出来的那根针,尾端似乎系着一条纤细的线。

    “你想做什么?”白衣少年摇头笑了笑,忽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将左手伸到鼻子前,嗅了嗅方才高冷巫女对他扬撒的粉末:“咦?这是……硫磺?”

    而就在这时,只见尚跃起在半空的高冷巫女银牙嘎嘣一咬,顿时间,一道火光沿着那根细线迅窜到了白衣少年身上。

    “熊——”

    刹那间,一团火焰迅将白衣少年整个人罩在其中。

    而与此同时,高冷巫女迅地回到了赵弘润身前,目色惊疑不定地望着那团火焰。

    『好厉害……』

    赵弘润惊讶地望了一眼气喘吁吁的高冷巫女,忍不住问道:“干掉了?”

    只见高冷巫女眼神死死盯着那团丝毫未曾传来惨叫声的火焰,眼中露出几许震惊与苦恼之色。

    “不,他……毫无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