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六十四章:铸模
    在赵弘润的记忆中,若以『现代机床』去铸造那制作蜡烛的机器,或许仅仅只需按几个按钮,但是仅凭魏国的冶炼铸造工艺,去铸造一台同时可制造一百支蜡烛的器械,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一项任务。雅文8>  w-w`w=.-y`a·w=e=n-8=.·c`o-m

    因为若要使用工匠丁钧所开创的新式制造蜡烛工艺,便要求用铁来建模,否则,轻易达不到要求。

    但幸运的是,冶造局的工匠们早就有用铁建模的经验,事实上他们帮助户部所打造的用来铸造钱币的模具,便是铁模,这也正是为何冶造局的局丞王甫拍着胸口保证绝不会搞砸的底气所在。

    不得不说,赵弘润对此十分好奇,他很想知道,冶造局的工匠们究竟打算用怎样的方式在铸造那十台制烛器械。

    因此,他希望全程参观冶造局工匠们制造这种器械的过程。

    如今赵弘润乃是冶造局的直接负责人,王甫自然不会拒绝这位肃王殿下的要求,他只是提醒赵弘润,铸造器械的地点会很热,相当热。

    对此,赵弘润不以为意,心想热能热到哪里去?

    直到王甫带着他来到城外的一处地炉,赵弘润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所谓的地炉,其实与赵弘润打算建造的高炉十分相似,也是一间被许多厚实泥土所覆盖的熔炼之地,从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土坡似的,其貌不扬,只有一根高高的烟囱耸立在地表之外。

    可事实上,内有乾坤。

    比如这座小土坡下,大概在六七丈高度的地底,魏人们挖出了一个足足有半个肃王府的空间,,将里面的泥土掏空,用青砖铺满整个房间,并用许多木柱支撑起整个房间,宛如一座地下宫殿。

    显然,魏人早已考虑了保温问题。

    次日晌午后。赵弘润与几名宗卫们,在冶造局局丞王甫的带领下,用小土坡另外一侧的入口,经过一条仿佛隧道似的通道。进入了这座地炉内部。

    因为是深入地底,因此,整个房间的保温能力非常强,哪怕是屋内中央那间火炉还未点燃,屋内便已经是非常闷热。更别说待那巨大的火炉点燃之后。

    “这是本王下令建造的么?”

    在闷热的地炉内,赵弘润擦了擦额头闷出来的几许热汗,询问王甫道。>﹍雅﹏文吧  w-w·w`.-y=a`w-e·n8.com

    听闻此言,王甫摇了摇头,解释道:“向虞部借的。”说着,他了指了指角落二十几大筐的灰色泥土,补充道:“这里是虞部用来烧砖的工坊,偶尔也烧制些瓷器、瓦器什么的。”

    赵弘润点了点头,打量着四周,随口问道:“咱们冶造局的地炉还在建造当中?”

    “嗯!”王甫闻言点头道:“营建司的人说。大概这个月的月底可以竣工。”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几分欢喜之色,舔舔嘴唇又说道:“到时候,咱们冶造局可算是也有自己的地炉了。”

    “呵。”赵弘润微微一笑,随即叮嘱道:“检索各地土壤的事,可得加快,待我冶造局的地炉竣工后,先尝试用大梁附近的本地土壤烧一批砖,测试一下耐火保温的效果,本王要的。可是耐火保温防裂的火砖,而非一般的烧砖。”

    “下官明白。”王甫也擦了擦脑门上被闷出来的汗水。

    而此时,冶造局的工匠们已经点燃了地炉内的那口巨大的火炉,只见炉壁内的火势大起。顿时间,地炉内的温度迅提升,酷热难当。

    而与此同时,一些工匠们将一个沉重而巨大的土模,用铁板盛放着,缓缓推入火炉内壁。

    看到这里。赵弘润不得不暗自称赞古人的智慧。

    要知道,如何利用魏国如今的工艺铸造铁模,就连赵弘润一时间也无从入手,然而冶造局的工匠们却早已想到了好办法:他们利用烘制瓷器的黏土先制作一个土模,用高温烘烤成瓷器,再将用数十口坩埚融化的铁水倒入土模内,一步到位打造出需要的铁模,而待等铁水冷却凝结之后,只需将瓷器打碎,便得到了成型的铁模。后续的工作,无非就是对内壁修整一番,尽量使其变得光滑罢了。

    不得不说,这种熔铸铁模的方式,让赵弘润大开眼界,不由地在心底暗暗称赞:古人的智慧,深不可测!

    不过话说回来,紧盯着那第一台蜡烛制造铁模的诞生,哪怕赵弘润只是远远地在旁观瞧,也是被屋内的高温烘烤地满脸通红,皮肤火辣辣的灼热,尤其是一双眼睛,由于不时地瞧见了那熊熊燃烧的火炉,以至于就算立马转移了视线后,也仿佛瞧什么都带着点红色。>  雅文>8  w=w`w`.·y-a-w-e=n`8-.`c`om

    如此反复了几次后,赵弘润只感觉自己双目传来阵阵刺痛,泪腺亦不受控制地分泌泪水。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弘润不时用手揉着眼睛的举动,局丞王甫心中一惊,连忙劝道:“肃王殿下,这里酷热难当,您还是到外面等候消息吧。”

    赵弘润摇了摇头,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些赤着上身来回忙碌的工匠们,只见那些冶造局的工匠们,尤其离火炉更近,一个个被烤地汗如浆涌,仿佛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似的。

    比起这些处在第一线的工匠们,似赵弘润这等只是远远在旁观瞧的,又算得上什么?

    不可否认,离得那火炉越近,温度越高,而距离那火炉三丈之内,那简直不像是人呆的地方,然而那些工匠们,却顾不得酷热,还要将在火炉内烘烤的土模拉出来。

    不得不说,当那扇铁铸的炉门打开的时候,就连站在远处的赵弘润都感觉一股酷热的热浪扑面而来,更别说那些工匠们,赵弘润甚至能听到若隐若现的呲呲声,那是工匠们体表的体毛被烤成灰烬的声音。

    “关……关门!”

    待等土模被拉出来之后,一名工匠大叫一声,之后,一群人忍着酷热将火炉关上,旋即,这些处在最酷热环境下的工匠们,蜂拥冲向赵弘润所在的这边,将一桶又一桶的凉水往身上浇。

    尽管赵弘润很想告诉他们。在身体被烤得滚烫的情况下浇凉水,对于身体是很大的伤害,不过转念一想,这些凉水早就被烤成了温水。他也就识趣地闭嘴了。

    “痛快!痛快!”

    “哈哈哈!”

    众工匠们相互逗趣着,其中有一名工匠注意到在旁瞧着他们的赵弘润,连忙走过来,汇报道:“殿下,土模已烘烤成型。剩下的,只要将熔炼的铁水倒入其中,就可以得到铁模了。”

    赵弘润点了点头,问道:“会开裂么,本王指的是那个土模。”

    那名工匠咧嘴笑道:“殿下放心,自从那次事故后,我冶造局的人便谨慎多了。更何况今次的土模,至少有一个手掌……不,至少有一肃尺厚实,轻易绝无可能开裂。”

    他略微有些尴尬。因为他在话中透露了他还未适应肃尺制的真相。

    不过赵弘润对此倒是不觉得什么,毕竟凡事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叫一帮以往都习惯用自己身体构造测量长度的工匠们突然一律改用尺子,他们会不适应不不奇怪。

    相比之下,赵弘润更加好奇对方口中所说的『那次事故』。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纳闷,局丞王甫叹了口气,低声解释道:“早些年,我冶造局替户部打造铸币所用的铁模时,由于经验不足,所制的土模不够厚实。以至于……土模崩裂,铁水流得遍地都是。……一名工匠躲避不及,被涌出来的铁水吞蚀,一般身体。真可谓是尸骨无存……”

    赵弘润闻言惊地倒抽一口冷气。

    他当然清楚铁水的温度,以人的血肉之躯,被铁水浇中,断无幸免的道理,别说血肉不存,恐怕就连骨头都不会留下。名副其实的尸骨无存。

    赵弘润默不作声地望着不远处那些因为土模成型而洋溢着笑容的工匠们,心中不禁感觉有些心酸。

    都说士卒是天底下最危险的职业,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比起士卒更加高危的职位比比皆是呢?比如,眼前这些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工匠们。

    “好好干,本王不愧亏待诸位的。”赵弘润诚恳而真挚地向眼前那名工匠保证道。

    可能那名工匠并未听出赵弘润那句话的分量,只当是鼓励,笑着“诶”了一声,继续忙碌去了。

    这让赵弘润更加感觉揪心。

    不得不说,也不知是不是那次事故的关系,冶造局的工匠在工作时十分严谨,他们仔细检查了土模,用黏土填补内部开裂的部位,再将其推入火炉烘烤,待等那座土模内部再无任何开裂之后,他们又小心地用锉刀打磨,精益求精,务求将土模的内部打磨地光滑平整。

    毕竟土模的内壁是否平整,意味着最终成型的铁模是否光滑平整。

    至于最后一道倒入铁水的程序,反而显得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毕竟真正复杂的,是如何烘烤先前的土模。

    一番忙碌,直到戌时前后,此时,火炉早已熄灭,而被倒入到土模内的铁水,也已逐渐自然冷却下来。

    为了快降温,冶造局的工匠们不时地用水浇湿土模的外壁,用这种方式来判断里面的铁水是否已冷却下来,毕竟若没有冷却的话,水浇到土模的外壁后,会生呲呲的声音。

    而等到铁水彻底冷却,已凝固成铁模,这时,局丞王甫将一把木锤递给了赵弘润。

    赵弘润知道王甫是什么意思,对方是想让他去击碎外层的土模,这跟在打了胜仗后收割战利品是一个意思。

    但是,赵弘润却将锤子递给了赤着上身、满身皮肤依旧灼红的工匠丁钧:他不认为只是在远处观瞧的他,有资格拿起这把锤子。

    “丁钧,你与在场诸位工匠们,合力将土模打碎吧。”赵弘润吩咐道。

    诸工匠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均有些吃惊,他们从赵弘润望向他们时的目光中,看到了敬重,这让他们着实有些受宠若惊。

    “殿下……”局丞王甫亦吃惊地望着赵弘润。

    却见赵弘润将锤子递给同样吃惊的丁钧后,向后退离了三步,摇摇头感慨地说道:“本王只是在旁观瞧,从头到尾什么忙都没帮上,这一锤,本王没有资格。”

    “肃王殿下……”

    王甫闻言为之动容,在深深吸了口气后,回顾那些有些茫然的工匠们,大声喊道:“殿下言道,此番的功劳,乃是诸位我冶造局的工匠们!……诸位,砸碎土模,让肃王殿下见证我冶造局的成功!”

    “是!”

    诸工匠们纷纷拿起木锤,围着那座高大厚实的土模。

    “一!”

    “二!”

    “三!”

    “砸!”

    “砰砰砰!”

    数十把木锤砸了一阵,这才那厚实有整整一肃尺的土模砸碎,只见瓷片崩碎,最后露出了深藏在里面的铁模。

    诸工匠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忽然爆出一股欢呼声。

    “喔喔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