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三十章:成皋合狩之消息(二)
    “成皋合狩……会有几支阴戎响应?”

    赵弘润询问六王叔赵元俼道。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毕竟据他所知,居住在三川之地的阴戎,他们并不像中原国家那样以『国』的形式存在,他们是许多个部落的聚合,这点与巴国有些相似。

    但唯一不同的是,巴国的部落会相互攻杀,但阴戎却很少生内斗,除非是为了争夺『大领』的位置。

    “这个六叔也难以猜测。”赵元俼思忖了一番,说道:“不过,据六叔所知,成皋关外数百里内的阴戎部落,与我大魏的关系较为和睦,以往还时常在受成皋关庇护的边镇市集进行两族货物交易……他们应该会响应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恐怕也只是响应吧,『借道』这种事,并非几个阴戎部落就能决定的。”

    “听这话,似乎成皋合狩阻碍重重啊……”

    “可不是嘛。”赵元俼耸了耸肩,似乎并不是看好此事。

    赵弘润闷声喝了一杯酒,心情不由地有些复杂。

    要知道三川之地是姬姓赵氏从陇西东迁后第一个正式定居的土地,几百年前,姬赵氏的先祖们便定居在这里。

    当然,可能这里在更早之前属于别人,可能是姬赵氏的先祖们从那些人手中抢来的,因此谈不上是多么光彩的事。

    但即便如此,作为一名魏人,赵弘润还是无法释怀,先祖所定居的土地,如今却落入了外人手中,更匪夷所思的是,他们这些当代的魏人穿过魏人先祖们所定居的土地,竟然还要向那些抢走了那片土地的主人请示。

    『阴戎……』

    赵弘润默默地将这个词记在了心中。

    “六叔,你想过夺回故土么?”

    “什么?”

    赵弘润冷不丁的询问,让赵元俼为之一愣。

    “夺回故土?陇西?……你指的是三川之地?”赵元俼惊讶地望着赵弘润,现这个时常在自己面前嘻嘻哈哈的侄子。>雅文吧  w·w-w·.·yawen8.com眼下的态度十分的认真。

    见此,赵元俼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别小看阴戎啊,弘润。……阴戎没有正规编制的军队不假。但是那里的男人,每一个都可视为弓马娴熟的骑兵。一旦阴戎的大领下达了战争的命令,各个部落都会贡献出本部落最年轻英勇的战士,唔,他们那里称之为勇士……由阴戎勇士组成的骑兵。实力比起韩国的骑兵只强不弱。”说到这里,他望了一眼赵弘润,看似玩笑实则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在我大魏军力仍显不足的当今,还是暂时别惹到那位『恶邻』为好,他们与韩、楚不同,并不在乎『称霸中原』这种事,只在乎脚下的土地是否肥沃,是否能够养活部落里的男人、女人与老人、小孩。……若你想夺回阴戎之地,就势必会遭到整个阴戎部落的仇视,我大魏没有必要跟他们生冲突。明白么?”

    “……”六王叔少有的认真表情,让赵弘润微微一愣,旋即,他笑着说道:“六叔言重了,我也就是随口问问。”

    『随口问问……』

    赵元俼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半响后微笑着说道:“你知道么,在这一点上,你真的很像你父皇。”

    “父皇?”赵弘润表情有些古怪。

    “不信?”赵元俼调侃道:“你以为你父皇就没有雄心壮志么?别忘了,你四王兄名叫弘疆!”

    『弘疆……』

    赵弘润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可能是看出了赵弘润心中的惊讶,赵元俼叹息说道:“你父皇。其实是一位进取心极强的人呐,年少时,便与你五叔吵吵闹闹,说什么要为大魏开疆辟土。然而……”

    “然而?”赵弘润皱了皱眉。

    赵元俼瞥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然而,在你祖辈的时候,我大魏在上党惨败于韩国之手,待等稍有起色,又因皇位之争引了内乱……你父皇胸怀开辟疆土之志。却一辈子都在展大魏的国力,唯一的战功,便是与暘城君熊拓合谋攻灭了宋国。……别看你父皇口口声声将其称作荣耀之事,事实上他心中恨地很。”

    “恨?”

    “啊,恨我大魏的国家底蕴,不足以支撑他开辟疆土的宏伟志向。”

    说到这里,赵元俼摸了摸赵弘润的脑袋,笑着说道:“不过话多回来,等到你们这辈长大成人时,或许我大魏就有实力对外扩张了吧。雅文吧 ﹏ w`w-w=.-y=a·w-e-n`8`.com”

    “什么啊,我已经长大成人了!”赵弘润没好气地打掉了六叔的手,而在心中,他对他父皇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还真没想到,被他视为守成之主的他父皇,内心竟然深藏着为大魏开疆辟土的宏伟志向么?

    『唔,应该说,任何一位君王都有着率领铁骑踏碎一概敌众的梦想吧……』

    赵弘润不禁有些感慨:原来父皇并非畏惧战争,恐怕是害怕战争失利后将使大魏好不容易展起来的现今再次化为乌有吧?

    想到这里,赵弘润不由有些怜悯他那位父皇,怜悯他明明有着雄心壮志,却一辈子都在致力于展魏国的基础国力,埋头于垂拱殿内的龙案前,在日复一日审批章折的期间蹉跎岁月,转眼间就从当年年轻力壮的小伙,变成了如今两鬓斑白的垂暮君王。

    相信这是任何一位君主都感到憋屈的事,但大魏天子却日复一日地坚持了下来,这份意志力,乎常人。

    『哪怕自己这辈无法达成宏愿,亦要替下一代打好坚实的基础……么?』

    赵弘润忽然感觉心情有些沉重。

    长吐一口气,他岔开了话题:“对了,六叔,成皋合狩,我能去么?”

    『我想去见识一下阴戎那些所谓的勇士。』

    赵弘润暗自说道。

    赵元俼自然猜不到赵弘润心中所想,笑嘻嘻地调侃道:“怎么?有了苏姑娘与芈姜还不知足么?哦,还有那个叫做羊舌杏的小丫头。”

    “我与芈姜没什么关系……”赵弘润刚下意识地反驳完,忽然脸上露出几许不解之色:“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岂料赵元俼疑惑地瞧着赵弘润,表情更加惊讶:“你不知阴戎的风俗么?”

    赵弘润更加纳闷了:“什么风俗?”

    “六叔还以为……”六王叔无语地摇了摇头,这才解释道:“记住了。小子,在阴戎部落,狩猎是年轻男女找寻配偶的祭典。”说着,他眨了眨眼睛。笑着补充道:“若是你到时候斩获猎物的成绩出色,会得到许多风情万种的阴戎女子倾慕哟。”

    『我已不是刚离宫那会儿的我了,不至于那么饥渴……』

    “……”赵弘润表情复杂地望着六王叔,最终还是打消了解释的念头,干笑几声。淡淡说道:“六叔不是不好未经人事的少女么?”

    是的,六王叔赵元俼从来不碰未经人事的少女,简单地说就是处子,也不晓得这是怪癖,还是纯粹不想担负责任。

    “可到时候,不只有未经人事少女呀。”赵元俼表示这根本不成问题。

    『你不会是打算给那些阴戎部落的领戴帽子吧?』

    赵弘润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位六王叔,心说:感情最容易让大魏与阴戎引战争的家伙在这!

    然而,后来赵弘润才知道,阴戎部落那方面的风俗非常开放,那些阴戎部落的男人。根本不介意让妻妾给尊贵的客人侍寝,甚至于,还将此视为非常有面子的事。

    当然了,前提是那位客人地位足够尊贵。

    就在赵元俼兴致勃勃地对赵弘润讲述阴戎那边的风俗时,宗卫沈彧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殿下,冶造局的王局丞请殿下到司署一趟,说是兵部尚书李鬻与左侍郎徐贯,还有兵铸局的李缙,求见殿下……”

    与赵元俼对视了一眼,赵弘润随口问道:“王甫就这么将三人请入了司署?”

    “不。他们三人请动了工部尚书曹稚大人,王甫没有办法。”

    『不出意外……』

    赵弘润释然地点了点头,旋即转头望向赵元俼。

    “去吧。”赵元俼端着杯子笑道:“李鬻那小老儿挺精明的,切记莫要被他看出破绽。”

    “我明白的。”赵弘润嘿嘿一笑。

    告别了六王叔赵元俼。赵弘润乘坐马车慢悠悠地来到了冶造局。

    刚到冶造局,便有局内官员侯在门口,向他禀告李鬻等人正在他办公的屋子里等候的消息。

    来到屋外吸了口气,赵弘润调整了一番情绪,旋即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肃王殿下。”

    “肃王殿下。”

    待等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走入后,屋内众人纷纷向他见礼。

    “唔。”

    只见赵弘润朝着工部尚书曹稚与冶造局局丞王甫二人点点头。作为回应,对于另外三位兵部的官员,他仅仅用余光瞥了一眼,便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有什么事么,兵部的三位?”

    赵弘润冷淡地开口道,上演着一出『余怒未消的肃王』形象。

    不过对此,事实上李鬻、徐贯、李缙三人也早有预料,因此倒也并不惊讶。

    “肃王殿下。”

    在赵弘润冷淡的目光下,李鬻拱了拱手,沉声说道:“老朽以为,我兵部与肃王殿下有些误会……”

    『屁话连篇!』

    赵弘润心中冷哼一声,毕竟这可不是他想听的话。

    这不,他立马打断了李鬻的话:“王甫,送客!”

    “是。”

    王甫站起身来,对李鬻等人言道:“三位大人,请吧。”

    “这……”李鬻没想到赵弘润竟然连一句话都不让他说完,只得转头望向曹稚,向这位工部尚书求援。

    见此,工部尚书曹稚站起身来,拱拱手笑呵呵地说道:“肃王殿下,能否卖老夫一个面子,听李尚书将话说完?……还有,李尚书啊,肃王殿下事务繁忙,方才那种场面话,老夫以为就免了吧。”

    望了一眼笑呵呵的曹稚,又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赵弘润,李鬻暗自叹了口气,终于道出了来意。

    “肃王殿下,恳请助我兵铸局一臂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