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379章:难达成的功课
    无用武之地?

    赵弘润错愕地看着司马安,他没想到他说了那么多,却让司马安得出了这种让他倍感莫名其妙的结论。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似乎是猜到了赵弘润心底的错愕,司马安略微吐了口气,沉声说道:“某……此生断无可能去信任外族之人。”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正欲开口,却见司马安又接着说道:“话虽如此,不过方才肃王殿下的那番话,着实令某无言以对。”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物,递给赵弘润。

    赵弘润接过手一瞧,这才发现此物竟是一块完整的虎符,上刻砀山二字。

    他……这是什么意思?

    赵弘润惊疑不定地望着司马安。

    似乎是猜到了赵弘润心中的惊愕,司马安沉声说道:“三川之阴戎,某于出征前在兵部了解过一些内情。在某看来,肃王殿下麾下那两万商水军,虽是上过战场的老卒,但并非是常驻的兵将,据某所知,不过是一些楚国的平民、贫农所拼凑,训练了区区三月便拉上战场,在某看来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并且还是一些忠诚难以得到保证的乌合之众。”说罢,他顿了顿,沉声说道:“砀山军,就留给殿下吧。某来时已吩咐过闻续、白方鸣二人,若殿下手持此枚虎符,便可驱使砀山军。”

    将砀山军留给我?

    赵弘润惊愕地望着司马安,有些没转过弯来,愕然问道:“大将军将砀山军留给本王,大将军又将何往?”

    “回大梁。”司马安一脸理所当然地看了一眼赵弘润,旋即抱抱拳,似乎欲转身离开。

    见此。赵弘润连忙喊止道:“大将军且慢!”

    司马安停下脚步,略皱几分眉头回头看向赵弘润。

    “大将军打算将砀山军留给本王,孤身返回大梁?”赵弘润简直不能理解:“既然方才大将军认同本王的言论,为何不肯协助本王?”

    司马安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说道:“某只是说,殿下方才的话确有道理。_ ﹏雅>文吧  w·ww.yawen8.com但这并不表示某内心认同肃王殿下的主张。……某乃陛下曾经身边的宗卫,而肃王殿下乃陛下之子,是故,于公于私,某觉得都应该将砀山军留下。……若换做旁人,早已被某拿下。”

    说罢,他淡淡一笑,仿佛饱含着种种深意,旋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望着司马安渐渐走远的背影,赵弘润几番欲言又止,最终默默地叹了口气。

    失败了……

    驾驭司马安,这个他父皇给他布置的功课,失败了。

    司马安的确是服软了没错,但那并非是发自内心的折服,而是情非得已的妥协,其根本原因。无非就是赵弘润乃是魏天子的儿子,而他司马安乃是魏天子曾经的宗卫。因此,司马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的与他赵弘润为敌罢了。

    是故,司马安唯有妥协。

    但是这种妥协,并非是赵弘润想要的,也并不符合魏天子给他布置功课,让他驾驭司马安的本意。

    总的来说。就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

    望着手中那块砀山军的虎符,赵弘润沉默了。

    虽然说,得到了似砀山军这等精锐军队,他理当感觉高兴才对,但不知为何。他隐隐心生一种错觉:失去了大将军司马安坐镇的砀山军,还是完完整整的砀山军么?

    就在赵弘润嗟叹之际,他身后响起一个调侃的声音。

    “哟,看这样子,是谈崩了?”

    赵弘润回过头去,这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位正啃咬羊腿的将军,从对方身上甲胄判断应该是砀山军的将领,并且,容貌似乎也有些面熟。

    “白方鸣?”仔细回忆了一番,赵弘润想起了这位曾在誓师时见过的砀山军大将。

    “咦?”白方鸣愣了愣,似乎有些惊讶于赵弘润竟然知道他的名字,在舔了舔手指上的肉油后,笑着说道:“正是末将。﹏>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说罢,他将手中的烤羊腿递给赵弘润,问道:“殿下要来点么?”

    因为离地颇近,赵弘润隐约瞧见那只烤羊腿上有好几处牙印,顿时敬谢不敏。

    “那真是可惜了,明明味道绝佳的。”

    白方鸣摇了摇头,似乎为赵弘润拒绝他手中的美食而可惜。

    旋即,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不知肃王殿下将如何处置我家大将军?”

    赵弘润皱了皱眉,淡淡说道:“本王何来权利处置司马大将军?能做出处置的,唯有父皇。”

    “别啊。”似乎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不悦,白方鸣连忙解释道:“殿下误会了,末将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末将只是想知道,殿下内心,是否肯让大将军继续担任军职,还是希望将他闲置。”说罢,他又仿佛求情般小声说道:“大将军乃是领兵征战的俊才,如今正值壮年,若将他闲置,诚为我大魏一大憾事。”

    原来是求情啊……

    赵弘润闻言心中释然,面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不过,对于白方鸣提出的问题,他却思考了好一阵。

    期间,他时不时地望向手中的虎符。

    平心而论,司马安对魏国、对魏天子的忠诚,赵弘润毫不怀疑,唯一的问题,就是司马安针对外族的嗜杀的态度。

    这样的领兵大将,说实话并不符合某个宏伟构想中的将军人选。

    但是……

    “放心吧,司马安大将军,日后仍会是砀山军的大将军。”赵弘润在深思一番后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白方鸣松气之余,亦感觉有些不解:“殿下……仍然希望大将军继续担任旧职?须知大将军的主张,可是与殿下的主张背道而驰哦。殿下不会是在哄末将吧?”

    “呵。”赵弘润淡淡一笑。

    说实话,他并没有哄骗白方鸣,他的确是倾向于司马安继续担任砀山军的大将军。

    道理很简单。这就跟赵弘润记忆中某个和平年代,却有某些国家仍然致力于研究核弹一个道理。事实上并没有哪个国家敢真的投放核弹,那不过就是一个摆设,而且每年还会消耗各国巨额的维护费用。

    但即便如此,赵弘润记忆中的那些大国们仍然紧紧捏着这个战略打击武器,其原因就在于威慑别国。

    说白了。核弹的战略意义,已超过了它作为一种打击武器的价值。

    而司马安亦是如此。

    毕竟这天底下,总有些用道理说不通的人,比如那个羯角部落的族长比塔图。

    这个时候,司马安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他那残酷的屠杀,绝对能够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在另外一个角度为魏国的逐渐强大出力。

    “本王言出必行!”赵弘润一脸严肃地说道。

    白方鸣深深望了几眼赵弘润,点了点头。旋即,他大刺刺地坐在地上,啃咬着手中的羊肉,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话说肃王殿下,您知道大将军是何方人士么?”

    赵弘润略微一愣,便意识到白方鸣多半要对他透露些什么,于是也坐了下来,摇头说道:“这个本王还真不清楚。”

    “天门。大将军乃上党郡天门关军户人家出身。其祖乃天门关守将,而其父以及众叔伯。皆是在天门关当值的将军……”

    嚯!

    赵弘润暗自惊呼一声,他还真没想到,大将军司马安竟然是边关将门之后。

    等会……天门关?

    愣了愣,赵弘润皱眉问道,“天门关?是那个被韩国夺去的天门关么?”

    “唔。”白方鸣点了点头,继续讲述道:“据末将所知。当时韩国几次企图攻略上党,但皆被挡在天门与孟门两处关隘之外。当时天门关外,亦有如同殿下所说,居住着像成皋关外那些羱族人与羝族人一样,亲善我大魏的外族人。切确地说,是胡、羝两族。……当时大将军的祖父、父亲、与伯叔辈,对待那些人的态度,亦与殿下以及朱亥大将军相似,认为那些人可以信任,可以帮助我大魏抵御韩人。……然而,有一支号曰端氏的羝人与唤作高狼部落的胡人,他们背叛了天门军卒对他们的信任,以亲善天门关军卒为借口,用载满货物的车子堵死了关隘内的通道,夺下关隘大门,放韩国骑兵入关,导致天门关失守……”

    天门关原来是这么丢的?

    赵弘润不禁有些惊愕,毕竟他只知道天门关与孟门关曾经是他们魏国抵御韩国而修筑的关隘,只是后来失守而被韩国所夺,但是具体如何失守的,他却不得而知,如今听白方鸣这么一说,他这才恍然。

    “……天门关失守,大将军家中的男人们皆战死关上,唯独其父侥幸杀出重围,单骑赶往孟门关报讯,只可惜,他晚了一步,韩国的骑兵在攻下天门关后,绕后偷袭孟门关,杀了孟门关守军一个措不及手,导致数日之内,天门关与孟门关这两座关隘,这两座我大魏的北方屏障,易主交于韩人手中。得知此事后,大将军的父亲羞惭自刎……”说着,白方鸣冷哼两声,淡淡说道:“大将军恨的是,羝人之端氏,以及胡人之高狼,当初据说还多番受到天门关军卒的照顾。……是故,大将军多番告诫末将等人,这世上有些人,是养不熟的狼,无论你对他多好,当有利益可得时,彼会毫不犹豫地背叛,反噬其主。”

    “……”赵弘润闻言沉默了片刻。

    他并不怀疑此事的真实性,毕竟这天底下什么样的人都有,再者,白方鸣也不像是会信口开河的人。

    “如今肃王殿下应该明白,大将军为何对外族人毫无信任可言了吧?”

    长吐了一口气,白方鸣转头望向赵弘润。

    “若是肃王殿下欲一下子便扭转大将军贯彻三十余年来的主张,末将只能说,殿下您太心急,而摸错了门户。”

    ……

    赵弘润微微一愣,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

    仿佛已有所领悟。(未完待续。)